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16)

2005年02月21日16:35:17网易文化 黑天才

  于是,我就成了老油子的专职医护人员。每天我的任务是喂他吃饭(天知道他是不是真站不起来),还要扶他上厕所。每两天要给他擦身子。他义愤填膺的说这是我阻碍他去搓澡的代价。

  老油子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我也就伺候了半个月。这十五天我只能在望江楼周围拣拣金子和宝贝,倘若我走远一点老油子会在祥和里里大呼小叫喊我名字让我早点到他身边。我想,他是不想对着老杨媳妇那张丑脸,也可能是孤独。老油子喜欢说话,平时就他喜欢在祥和里逮着谁就和谁说。所以老油子总能得知哪个地方拆除老房子哪个地方可能会有金子出现。现在把他一个人丢在床上他肯定闲不了。老冢倒是好心在他床口放了几本黄色小说,可他说他认识的字少把书丢得远远的。

  仔细看看我居住了几个月的地方,它还那么乱那么脏。川流不息的人群来来去去,我想住在我们附近隔壁的老鼠们也会换上一窝又一窝。其实我很快活。我仿佛成了个心灵手巧的人,眼睛如同猫一样尖锐。在望江楼那个垃圾场我寻着了不少好东西。我拣到一套半新的裸女拼图带回家,让老油子拼凑,却被老杨拿去整天研究。很可惜这副拼图的样板盒子掉了,只剩下零碎的小版块。老油子愤恨的断言老杨是绝不可能将这拼图完整起来。除此之外我还有许多收获。如一台无论如何也修不好的破14英寸黑白电视(这个显示器可以换钱)、一副象棋、半块镜子、吉他的琴枕(天知道琴箱跑哪儿去了)与十来个好看的洋酒瓶子。我和老冢拣了不少避孕套学会了在福禄河里漂洗这玩意儿。尽管我曾无数次幻想着自己会呕吐会将吃的那些黑乎乎的东西泻到地上、河里,就像那些白色的液体一样飘远飘散。然而我的胃功能好象没记录“呕吐”这一项。我干得比老冢认真,也比他勤快。老冢很佩服的对我说他们曾经做过实验,因为拣金子这事的的人总会在某个时间段里呕吐一番,他们几个都有过。

  原来老春老冢他们几个打过赌,赌过多久就会吐。很遗憾的是他们谁都没赢。我对老冢语重心长的说:“有些人啊,天生就是拣垃圾的,比如我。”老冢很不同意的观点却也有些沮丧。他没有说话,只洗着套子。

  望江楼又叫“炮楼”,这是我们给它取的名字。因为我们常常看到不明身份的男女从楼上下来,奇怪的是我们很少见到有人上去,只见有人下来。他们都是趁我们在附近拣垃圾不注意的时候跑上去的。这些男男女女的身份都不同,有一二十岁学生模样的人,也有中年男女,也有打扮入时的一对儿。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偷情,宏城并不是小城市,它属于中型市区,虽然可以说买不起商品房在宾馆开个房间总是可以的。这一点上,我们都持不解态度却也没精神多去想它。

  在老油子卧床不起的这几天,我也发现祥和里近来的人多了些。天气慢慢变凉了,街头巷尾的人在下个月就很难入睡。公园里的拾荒者消失了大半,回来的人说是露水太重再睡不得。聪明些的拾荒者已经搬回了祥和里,在大房里寻个角落睡下。晚了,挤也挤不下就得像老没一样睡树上去了。老油子讥笑我说:你睡树上?秋天一到叶子都他妈掉光了不冷死你?

  我说:老子要再陪你天天呆在祥和里,不被挤死也被熏死,还不如上树上自在。

  大房,是我不太想去的地方。那儿的味道随便提取三种就是人间最难闻的气味,而且很熏眼睛。除了厕所我还没进不熏眼睛的房间。房间里的尿味儿很重,很臊,不知道是谁老在夜里在朝窗户外撒尿,准头也不够老是尿在窗台上。后来延伸到直接在大房里撒,反正大家也不介意。大房还很潮湿,脚太多把祥和里场子上的泥全都带进来,一碰上水就泥泞一片。倒是大房里的床千奇百怪的有。有破烂的“席梦斯”床垫,这上面能挤三到四个人;有木板码了几层的铺板床,这也能睡上两三个;最多的还是废旧衣服棉絮木纸盒报纸码起单人“塌塌米”,只能一个人睡,这是专用床。

  到处都是吐痰的迹象,祥和里的卫生条件很差是不用说的,再加上空气浑浊吸进去的气体大部分都化作浓痰吐出来。一见祥和里的人仰脖子就知道他们要大喝一声从嗓子里变出一堆黄绿色的固、液体混合体。地下的潮湿也有唾液的成分。大房里可以到处是人,原本是有些宿舍用的单人床架在角落里,只可惜被人拆掉送到别的废品收购站卖了。老板边笑变气的说他忘了祥和里住的是什么了。后来就不再管了。祥和里的人随到随睡,也不管这曾经是谁的铺位,除去少数常住祥和里的拾荒者以外。

  大房还常斗殴,这事一两天就能看到一起。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谁怀疑谁偷了谁的钱和东西,也许只是踩了一下脚,也许是大个子欺负小个子。旁人也不帮忙只看热闹。一般打架很容易解决,只要赢的人把输的人踩在脚底下说:说你是老子养的老子就放了你。有喊的也有不喊的,但结果都是一样,被放开。第二天俩人说不定还在一起拣金子有说有笑。祥和里的人最喜欢看到打架一幕的发生,一旦有热闹看他们就欢呼起来。这是祥和里的电视剧。

  尽管大房我不大愿意去,可我和老东西房间的人还是常常往里面钻。特别是老油子卧床这段时间,我无聊了就进大房坐着。我开始知道这里面有许多信息和许多可以交换的物品。比如城里哪个地方大减价,哪个地方有香烟促销,哪个地方卖的铁的价格最高、哪个地方有了新的垃圾场、哪个收购站是绝对不能去的……这些都是祥和里人赖以生存的条件,祥和里的人在大房无偿的交换这些条件。他们谈起宏城的地方如同自己是宏城规划署的干部一样,口若悬河。当然很多消息都是过时的。我有次就上了当,一个叫李半脚的人告诉我城南公园附近有大住宅楼拆迁,说里面有很多住户留下的东西。说完,大家都提起家伙三三两两上路了。到了城南李半脚说的地方,一无所有。回来将李半脚打了一顿他才告诉我这事已经发生两天了当然什么都没剩下。那些没去的人哈哈大笑告诉我们──他们三天前就去了。还有黄色笑话和所见所闻,比如谁走在街上不小心露了光或是谁穿着裙子被看见了裙子里的“春光”等等。大家在形容走光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这是群男人,有正常生理机能的男人。说完黄色故事和笑话,大家就齐齐相约去望江楼看“黄色录象”。当然这也只是说说,祥和里的人还是比较懂“本”,该看的看不该看的不看。

  祥和里也有干净的地方人少的地方。那自然是厕所。祥和里的厕所架在福禄河边,被誉为宏城最干净的厕所。厕所架在河边上自然没有粪便的味道,排泄之物全流进了福禄河变成了菜农间接的肥料。祥和里的人还有一绝就是上厕所擦屁股的速度特别快,快得让我惊讶。我这辈子也不能学到这样的技巧。他们往坑边一蹲,肚子里先响起来,放一两个屁之后淅沥哗啦就开始解放自己。我每次上厕所就算计着身边的人上厕所的时间,基本都是在一分半钟左右他们就完成了人身体重要的新陈代谢。祥和里的人擦屁股就是一小块报纸往屁股那里抹一抹站起身提起裤子就往外走,走得很轻松很自然。我是学不来的,老杨说这没有几年的经验是绝学不会的。他还告诉我祥和里的人在宏城里要是内急这一招就占很大便宜,往往别人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解决完毕逃之夭夭了,别人连训斥的机会都没有。我目瞪口呆。

  祥和里大房里还有个特色就是失踪。我不止遇见一次,周围的人也如我一样。前一分钟你正和一个叫大明的人说话聊天,你和他正是一个省份的老乡,你们谈到了家乡的吃食谈到了家乡的姑娘和家乡口音。最后你们说的哭起来说的性起,你提议要去拿酒。等你提了几两散装酒回来他已经不见了。今天他不见,明天也不见了,连再见都没说声他就消失在人群里这辈子也没见到过。你怅然的坐在祥和里门口,下一秒你又和一个人聊起来,你在想他是不是一会儿又不见了?

  我不能离开祥和里的日子,我感觉自己离祥和里更近。我能和其他祥和里的人一样活着,尽管老油子说我还不像祥和里的人,他直言香告说我身上有种和祥和里的人不一样的地方。我问他是什么,他说他讲不出来。

  我笑着说是不是我不够脏?他摇摇脑袋说这不是脏不脏的问题,表面上看你和祥和里的人一样,可和你说话看你做事就觉察出你不像,这话不止我一个人说,大房也很多人在说。

  我说:可能是我来祥和里的时间还很短吧。再说,像不像祥和里的人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我在这里,没有消失过。

  老油子沉默一会儿说:你像老没。

  我终于找到机会踹他一脚报复一下:去你妈的,咒我死啊!


本文相关内容:医护人员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