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18)

2005年02月21日16:36:57网易文化 黑天才

  老油子的伤似乎要一百年才能痊愈,我已经习惯和他一起赖在祥和里等着老杨媳妇把饭做好。老油子替我交了一个月的饭钱,目的是让我陪着他,并且告诫我这是我应该做的。天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的人民币。祥和里的人都这样,谁都会藏点钱在身上和身边的某个地方。老冢有句话很精辟,他告诉我们除了小偷,没人知道祥和里的人的钱藏在什么地方,还有存折。

  祥和里人的工种也随着我在这内部的活动中渗透给我看。居然是百花齐放。满以为拣拣金子就结束一天的生活,却远远没那么简单。拣金子也是有周期性的,每个月总有几天如女人例假一样休息。这几天城里可能要检查卫生,也可能会是一场雨淋湿了多半值钱的垃圾。一个月对于祥和里人来说总有几天休息时间,就如同是上帝分配给人类必须的假期。垃圾桶里的垃圾不见了,街上的人少了许多,消费者全躲在家里,娱乐场所或小车里。那些路边摆摊卖小吃的人也少了许多,只能在一些屋檐下看到。那么,祥和里人不得不去找点其他的事做或也有周期性的消耗一下太过于闲暇的体力。

  有的人去工地打几天散工,做一天给一天钱。这工作来钱倒是不慢,可我所得知的是每个做完工的回来的人都要躺一两天吃点好东西补充一下锈蚀的体力。一天三十或五十块的收入对这群以闲散的拣垃圾为生来说,很高却太累。而做小工是祥和里的人不得不去做的事。因为他们有时候会没吃没喝。只有在饿的时候他们才会感觉到生存是有些紧迫,去做一些累的烦琐的需要动用大部分体力的事。一般做小工都选择在祥和里后面的农村里。在农村的深处总有人死去或出生,他们可以去那儿显露一下在没到城里拣垃圾时的绝活儿。比如一个叫老何的人,据说他的鱼香肉丝做出来可以直接迷倒一群人,更不用说吃这道菜。关于他的事也挺多,老冢说带有传奇性。可我在当时打断了他的讲述。每个人都可能是传奇,每个人都一样,并没有太多的绚丽。如果别人有,自己也会有。所以老何会在某个时候到农村去帮帮厨,两三天的事。每次见他回来都面露红光,养胖了。天天吃好东西嘛,他说。

  还有到农村去帮着盖房子的,其实也就是提提灰桶递几块砖什么的。钱很少,但管饭不查身份证不问来历,帮忙的都拿着饭碗在开饭时间去盛饭,管饱。农村的事倒是很多,穿梭在村与村之间,总能找到点事做。假如季节在农忙时候,不回家祥和里人的都会去农村帮着收割,这样他们又可以以绝对滋润的身份活到下一个季节了,还能攒一点小钱存进信合社。

  我陪着老油子呆下去,或在老东西房间门口的睡椅上小寐,或走出祥和里的院子到门市部门前蹲着。看穿梭忙碌的人或闲汉无聊的争吵。“只要你有废品,我们都将高价收购;再生资源的利用是人类社会的巨大财富。”这块牌子的底下从不肯少出一个人,巨大财富被人们以货币形式交换着。牌子更旧,上面鼻涕口水什么都有,老杨媳妇又该洗它了。形形色色的人带着满足或失望的笑进入收购站,有时还能看见前面的人在跑,手里抱着个铜磙子,后面几个人拿着棍子在追赶。前面的人跑累了跑不动了就喊觉得熟的人的名字,另一人就如同接力一样把铜磙子抱起来继续往前跑。后面追的人眼睛只看见铜磙子,路过那个真小偷时只踹上一脚就又继续追赶。可接力行动是巨大的,祥和里最多的是垃圾,第二多的肯定是人了。接力者不停的换着,后面追的人终于累了,停下来破口大骂。

  “妈的,你偷国家财产,你要坐牢的你知道不?”

  抱铜磙子的人也不答话,抱着铜磙子也蹲在地上休息。追的人一站起来他们就跑,以绝对追不上的速度。

  追的人终于一点力气没有了,只认晦气,边骂边离开。有时追的人比较聪明,会大声喊价钱来交换铜磙子。如果价钱合适,就会成交。这也有心理作用,毕竟这铜磙子是国家的,真追查起来的确要坐牢,祥和里的人也不是没脑子况且如果对方聪明的话去收购站打个招呼这铜磙子就肯定卖不出去还得自己花力气砸碎了换地方卖。基本上这事可以成交。追的人把钱捏在手上,真偷儿就站在一边接受辱骂并扮演中间人。追的人把钱拿在手上,拿铜磙子的人就慢慢走近突然对真偷儿使个眼色,真偷儿抢了钱就跑,铜磙子就丢在地上。追的几个人抱着铜磙子边骂边走。

  可更为惊奇的事出现了。追的人并不把铜磙子抱回去安全的放好,却是直接走进了收购站。过不了一会儿,他们拿着一叠钞票走出来,脸上笑嘻嘻的。真偷儿这会儿肯定会是大骂的,可骂也没用。如果这铜磙子是自己送进收购站就会担点凶险,而他们却能理直气壮。

  追的人说:妈的给你点钱你他妈还不老实,要不是你偷老子会卖么?就这样,奇怪的事情天天发生着。我已经分辨不出谁比谁更加卑劣,好象在祥和里这一片,每个人都有权利做个小人,为一点点利益大打出手。

  因为老油子卧床这段时间我常去老木那儿聊天,我和老木成了真正的朋友。严格来说,以前和他的只言片语和几支香烟不能让他和我之间发生点什么。而两个男人之间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后,这种朋友关系才能深入,更深入。

  老木并不只有一间澡堂,他在城东还有一间杂货店,另外他自己还在一个单位拿工资带徒弟。他的生活逍遥,每次他来祥和里这块都会踩着摩托车呼啸来呼啸去。他婚结得很早,老婆是别人介绍。我曾见过他媳妇儿,是个不爱打扮的女人。素面朝天,老木对我说。他告诉我这是老冢教给他的一个词。老木问我这是好词还是坏词,我回答说看说话人的语气,老木就笑了,苍白的笑。老木是个苍白的人,不单单是脸上的颜色。他的确很配这澡堂,他的脸和澡堂里的水差不多,身体的颜色也是如此。“我爸当年说我结婚他就给我买辆摩托车,那种木兰,老式的。你知道那时候有辆摩托车该多牛。”

  “结婚那天晚上我一滴酒都没喝,我不愿意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刻被酒精填满。小君也没喝酒,只是笑。”夜深的时候,老木不让我走,开了瓶汾酒在浴池里喝。白色的雾气笼罩在我们周身,老木在讲他结婚的事,讲他没和谁提起的事。

  “入洞房的时候天都发白了,我尽管不喝酒,还是陪着朋友们闹,看他们把手放在我媳妇的屁股上,或者借酒装疯亲小君一下。小君现在和当年一点变化都没有,不喜欢说话,爱笑,有酒窝。直到天快亮我才赶他们走,我父亲早喝倒了,要不这事就该他干。上床的时候小君先脱的衣服,然后我脱。可等事情做过之后,我犯起迷糊来。你知道我困惑什么么?”

  “她不是处女。”我切入主题。

  “你怎么知道的?操!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的?”老木打我一拳,然后给我灌一口酒。

  “很简单,除了不是处女,你还能有什么可困惑的。这很正常,现如今结婚时候是处女的不多。你在乎这个做什么?”我被这热腾腾的水泡得有点难受,我想是酒精起了作用。

  “是的,我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想得太多。而就从那晚起,我似乎对这种生活厌倦了。知道吗?厌倦了,毫无道理,有时候我他妈真想和你们一样活着,多他妈开心啊。”

  我笑着说你他妈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老木说要不是我爹老了,还有女人儿子要养活,我还真像你们一样活着了。

  我摆摆手说别说这个话题了,你他妈是疯子。

  老木说你等着看吧,迟早有一天我他妈要和你们一模一样才好,你说要是再打仗就好了,我马上就变成穷人而不用为此付任何责任。

  我望着苍白的老木,再不想说一句话了,至少今天。

  很多时候离开一种生活后,就会忘记这种生活。比如我现在,好象已经记不得走在城市里的心情。我仿佛几万年没出祥和里这个小圈子。老油子终于在一天可以下地,事实上他不得不下地,他再躺着就会饿死。老杨媳妇已经拒绝给他做饭,除非他自己去找钱交伙食费。这也使得我能走出离祥和里更远的地方。出了祥和里,我来到大街上,在高楼墙角,电线杆底下,台阶上,公园里。周围再不是那狭小空间里弥漫如地狱般的汗臭、屎臭、烟臭和奇形怪状的味道龌龊的气流。这是真正的氧气,清新。我能清楚的看到太阳和干净的人,而在祥和里连太阳的模样都模糊着,因为,你的视线不干净。我看见有个年轻人向我靠近,更近,他手里捏着半瓶水,我正猜测他的用意。

  他拿出手机对我说:你让我拍一张照片,我就把这瓶子给你。

  那瓶鲜橙多还有许多,他拧开盖子把水倒在地上,抬头以轻视而又真诚的目光注视我。“怎么样?”

  我微笑着把瓶子从他手上取过来(此时他有点向后退的趋势,估计是害怕我做出什么暴力动作),对他说:你可以自己弄着玩儿,但不能将它发表在媒体杂志,更不要挂在橱窗里,如果我看到,就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其实三星SCH-V20O比这个好多了,贵不了多少。

  没等他说什么,我摆好一个可怜的姿势说:你拍吧。

  他楞在那儿,好象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样子比我做出的姿势更可怜。

  我把那个塑料瓶抛得高高的,落下来嗵嗵嗵,我已经远去,身边一辆拖拉机开过,更响的轰鸣声传来。我以一枚枯叶的步伐走进城市。阳光很好,人群很好,噪音很好。还有人高喊着:“嘿!祥和里的!过来过来,收不收酒瓶子?收不收?要收就快过来!”

  突然想起已忘记的李杨,这个漂亮的二奶。我没有遵守约定把钱送过去。


本文相关内容:娱乐场所』 『肖像权』 『年轻人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