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28)

2005年02月23日11:06:54网易文化 黑天才

  “收破烂和拣破烂有着明显的不同。收破烂的人一般穿梭在城市内部,在居民区、各类营业的店面外收集能在废品收购站换钱的东西,如酒瓶、金属、纸屑书本等等,以赚取其中的差价。拣破烂属于无本万利,也是机会主义者,有个书面语为”拾荒者“。通常这类人懒散,只靠此维持生计,偶尔买点小酒喝喝。当然,也会偷偷藏起几个钱来,放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也许有一天去取那些放在暗处的钱,会发现被老鼠咬的稀烂。拾荒者什么都拣,也拣不一定值钱的玩意儿,这是个人爱好吧。地上的烟头拿起来吸,把别人丢在路边的半瓶水喝光,或者破旧不堪的衣服拾回来在福禄河边洗洗穿上。这都很常见,在宏城,在祥和里。同时,那些收破烂的也拣破烂,只要被他们发现就会进入他们的蛇皮口袋或背着的大背篓里。”

  这是老冢投稿文章的一段话,他的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住在祥和里的人》。他当着大家的面把这段话激动的念了一遍,他说他找到写作的方向。他决定听我的话,不写一些抨击社会的文字,而是写一些人们不知道的事情。他的这段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老冢并不标准的普通话的引导下,老春首先鼓掌称赞老冢写的好。他说:“多写写我们,最好提提我们的名字,还有老板。”老杨和老油子也很支持老冢这么写,并且让老冢写细一点,写一点奇特的人。突然他提到老没,说写写老没吧,这个人够有意思。

  老冢:“说你们别急啊我慢慢写,黑哥你说我写的怎么样?”

  “好撒,这么写,就算你发不出去,大家也会觉得你写的东西有意思。写东西嘛,肯定要有意义,你写我们活得不公道,又有多少人活得公道呢?”我当然很高兴老冢这么写,但他选择的这个题材也许太靠近我们了,我不能保证这是好是坏。但这些都是次要的,至少他的确找到了真正想写的东西。

  老冢的宣布还没有结束,他继续高兴的给每个人倒上一杯酒:“还要告诉大家伙儿一个好事儿,我已经有一套完整的好衣服了,这也得感谢黑哥的外套和鞋,我昨天弄到一条半新的西服裤子。明天中午,我请大家去老木那里搓澡。下午,我就去书城看书啦。哈哈。”

  老油子怪声怪气说:“你夹克里面穿什么呢?该不会穿那件你放箱子底下的破衬衫吧?”

  老冢气愤地说:“你狗日的动过我箱子?”

  老春息事宁人的说:“算了算了,谁的箱子他没动过啊,他躺床上那么长时间,不动点东西他不无聊死了?”

  老冢笑着说:“其实没什么,你动就动了撒,没什么宝贝。就那件衬衫啊,反正穿在夹克里面,谁知道是两只破袖子啊,我打算把袖子给剪掉,哈哈,那些保安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我说:“你最好把头发洗干净,再稍微剪短一点儿,别顶着鸡窝窝去就行了。”

  老冢感激的向我点点头。我打算当天和他一起去书城,帮他买几本书。因为昨天李扬的那笔债我轻松的要回来了,使我手里多出一张有两千五百块钱的银行卡。还有一套属于我的黑色西服和皮鞋。

  昨天,李扬从饭桌离开,让我稍等。我坐着喝汤,猜不出李扬有什么给我看,包括她想如何让我去要把笔债。她拿出的是一套黑色西服,不需要用手抚摸这套衣服我就能感觉到它所代表的身份。这是套价格不菲的西服。李扬说:“你穿上它去收这笔钱一定没问题。”

  别说是我,就算是傻瓜去要这笔钱都没问题。西装就在眼前,在光线面前闪光,我弄不清楚这是西装被阳光的折射还是它自己在发光。细西装还散发出种崭新的气味,没有沾染过人身体,属于布料纤维自己的味道。我问李扬这是不是新的。李扬说这是买给她男人的衣服,却一次都没穿过。我想,这种倒很有可能,二奶买的衣服一般男人是不能穿的,否则回家不好交代衣服的来历。说男人自己去逛街买衣服简直不可能。那么男人只好不穿。

  这么猜测不知对错,李扬说你去洗个澡吧,浴室里有套干净内衣裤还有衬衣。她把西装递给我说:你穿着看合不合适,假如穿在你身上你还像个收破烂的我也不勉强你了。

  我说:这衣服,谁穿了都不像收破烂的。

  我自觉的走进浴室,李扬在饭厅大声说:“洗澡的用具都摆在浴缸旁了。”我应她一声,开始放水,脱衣服。浴室里有一面很大的镜子。这寂寞的女人,不知在镜子前多少次端详自己的身体。现在该我端详自己了。这脏兮兮的模样,我自己实在不想再看一样。我手里还提着那套西装,和我站在一起,它是天我是地。

  洗澡用了一个小时,我甚至不想起来了。这和在老木的澡堂有着很大的区别,这里安静,只有水声和自己闷在水中的胸口而发出比较粗重的呼吸。我先淋浴了一次,看见黑色的液体流进下水道。水哗啦啦的响着,身上的污垢也哗啦啦的响着,最后从我身上消失。清澈的水马上被白色的泡泡倾占,水慢慢被我身体上的暗处不易发现的污垢倾占。水还是变黑了,我只好站起身再一次淋浴。人前所未有的轻松,我站起身时居然有些晕眩。可能是干枯多泥的头发被冲洗干净而出现的不适应,我跌倒在浴池里,然后哈哈大笑。李扬赶紧跑到洗手间门口关切的问有事吗有事吗?我边笑边回答她没事,说我看见自己身上一只老鼠被淹死了。接着她尖叫一声跑了。

  一个小时后我我终于洗干净自己,彻底的干净。那堆又臭又脏的衣服是不是该烧掉?还是该放在垃圾桶里?李扬在我洗完后问我。我让她放在袋子里,那是我的行头,我怎么会丢弃呢?

  名牌,内衣外套衬衫袜子皮鞋都是名牌。我在估计这一身新的行头和五万块钱也没多少距离了。在这一平方米三四千块的房子里,有套几千块钱的行头实在不过分。我又笑起来,这次不是刚刚玩笑里的老鼠,我感觉自己像只老鼠。一只快被淹死的老鼠。

  穿上这些衣服我有些不适应,抬口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人像是一个借口,漂亮的借口。我可以认不错自己么?认识,太熟悉的自己,看了许多年的自己。我对着镜子招招手,像是在告别某些东西。我告诉自己,这是暂时的。

  我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你好。心里说:久违了。

  在李扬的催促声中,我走出浴室。她说:“像走出另一个人,真的,你照过镜子了吗?你认识自己吗?我都不认识你了。”

  我苦笑着说:“我真不认识自己了,感觉自己是个骗子。”

  李扬说:“你这么去要债,肯定没问题,你把我的旧手机拿去用吧,有什么事也好联络不是吗?”她似乎觉得没对我评价完,又接着说,“真的不认识你了,你长的还可以啊,这衣服也很合身。你这样子坐酒吧去一定有女人找你搭讪。”

  我说:“你把地址给我吧,就别说了这身衣服了,我浑身都不舒服穿这衣服。”

  李扬不高兴了,又撅起嘴。“你要真不穿就脱下来吧,那忙我也不让你帮了,真上不了台面。”

  我说:“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做到,我就当自己是个演员行了吧,快把地址给我吧。”

  李扬笑起来,把我拉到浴室的大镜子前。她挽着我的手,一脸笑意。她说你看我们像不像一对,谁还知道你一个小时前是个收破烂的呢?

  我说,你知道,我知道。这就已经很多人了,我都想杀你灭口了。我做出一个杀手的表情。她说对对对,你呆会儿就用这个样子去收钱,他们一定以为你是黑社会老大,我再给你戴副墨镜。

  在我哈哈大笑中她把一个手机塞进我的裤子口袋,纤巧的手轻轻碰着我的腿,手一松,手机掉进口袋。她把一张纸条和一张借据交给我说你可不能携款潜逃哦。

  我说你真太信任我了,要是我真跑了呢?

  李扬走出浴室说,那就当我看错了人呗,就让我爸妈住破房子吧没办法的事。

  我说,你放心吧,你没看错人。

  走在小区门口的草地上,轻软的草坪和和脚的鞋都是种享受。没有谁多余的干涉我,我就这么慢慢走着。李扬就在窗口拿望远镜看着我。在走之前她用了许多摩丝在我的头发上,现在只有头发是硬硬的。她说这是个很酷的发型。

  叫老伍的保安简直看都没看我。李扬说的一点都没错,老伍从来不管穿着西装走进走出的男人,何况皮鞋的亮度以及阳光的强度都会让他很远都会觉得耀眼呢?她这么说,我这么相信。

  老伍很多天后问过我,他问那天我怎么突然不见了,竟然没看见我什么时候出来。我回答他那天看他在认真看书,就没打搅他了。

  他的确在看书,但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神羡慕,还微微调整坐姿。他这么敬业,我都想笑了。走出小区,李扬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说:“你看,人家都不认识你了。其实人干净点多好。是不是,我都看见保安那表情了。多恭敬啊,还向你点点头,可惜你没看到。哈哈。你学得也真像,走路也有派。你要完债后给我打个电话吧,就这个号码,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不会用手机了啊。”说完,她挂断电话。我走到小区对面的一片水田旁,把时装手袋里的脏衣服倒出来并压出手袋。这破衣服,放一百年也不会有人要它们。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