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31)

2005年02月23日11:11:54网易文化 黑天才

  老杨媳妇这几天很少回祥和里,我是指她每天呆在祥和里的时间。作为祥和里唯一的女性,她其实地位并不低。祥和里大房的那些人常常和她说些不荤不素的话,说那种可以逗得她满脸通红的笑话或乡间传言。大房的人并不嫌老杨媳妇长得丑,可能长得丑也和他们无关,因为她不是他们的媳妇,是老杨的。大房里的人喜欢和老杨媳妇说话,老杨媳妇对他们也好,有时候心情好被夸了几句漂亮,这个丑女人会从老东西的房间拿出点剩下的吃食给站在门口满脸讪笑的男人。老杨媳妇说“死鬼”,因为大房的人会夸她的菜做的好吃,又或者是说她的屁股很大,肯定能生很多娃娃。事实上老杨两口子没有子嗣,好象是因为老杨不想养吧。老杨媳妇在祥和里声誉不错,大房的人都叫她嫂子,有些许好处都留给她。比如拣到剩下的快蒸发完的漂亮香水瓶子,给她;比如拣到一个用旧的头饰,给她;比如拣到旧的女式皮鞋,给她。这些东西在男人身上一点作用没有,而到了老杨媳妇手里,就是宝贝,就是金子。女人的金子通常和男人不一样,尽管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金钱换来的。几乎没有香水的漂亮瓶子被老杨媳妇灌上一点冷水,滴在身上还能用用。旧的头饰和皮鞋还不能立即穿,也许估摸到她丈夫老杨媳妇不错,她才拿出来戴着穿着。夜里老东西房间最里面那张床又是吱吱作响到天亮。老杨媳妇也不是白收这些东西,她会以物换物,比如半包烟啊一条老杨不穿的破裤子啊。拾荒者可不管裤子有多难看有多破,他们从不嫌自己裤子多了。在冬天,只要能不被冻死,他们可以穿十条裤子,就算真再穿不下去,只要冷,裤子变围巾也不是笑话和奇迹。唯一的女性虽然在祥和里吃香,不代表她在老杨面前有了地位。她的容貌依旧丑陋,她的笑容那么僵硬,偶尔她还东施效颦一下。老杨对他媳妇的态度就像对一条破裤子那般。不用的时候它被遗弃在一边,想穿就套在身上。

  像裤子般的老杨媳妇这几天很少回祥和里。通常她应该在家呆着。她每天的任务是把收上来的避孕套洗干净,再剪下套子的橡皮筋,其他部位丢在祥和里中间的垃圾场。这些曾戴在男人身体某些部位的套儿们如今被这个女人支离破碎。等橡皮筋收集到一定数量,老杨媳妇就坐公共汽车到只有她和老杨知道的一个地下作坊将橡皮筋出售。这些橡皮筋的用途就是老杨媳妇头上戴着的好看的发束,它的外表很美,谁也不知道里面是曾经套在男人生殖器上的。

  因为老杨媳妇的手碰过这些东西,每次她和老杨房事都会自觉的洗很多次手。当然,老杨也不怎么让她的手接近自己的身体吧。这是我们的猜测。除此之外,老杨媳妇就做饭给我们几个人吃,确切的说她做饭给交伙食费的人吃。这得占用她许多时间,大部分吧。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祥和里小房周围转悠,绝不远离半步,因为她要等待自己男人的归来。老杨媳妇是个封建不能再封建的女人,她绝对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何况她这副模样也不容易嫁到另外的鸡另外的狗的怀中。避孕套、做饭、洗衣就是老杨媳妇所有的的生活。而这个女人最近很少回祥和里了。这使我们吃饭的时间发生巨大改变,老杨媳妇夜里也很晚回来,不言不语。她仿佛变成一个怀春的少女,在等待情郎满怀心事。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下午两三点她回,给我们做饭,这是中饭。夜里九十点回,晚饭。有时却早早把饭做好,中午不回了,我们只得吃点冷饭。老冢说他妈的,老杨媳妇这婆娘干什么呢,老子在城里累得要死,回来连口热饭都吃不好,妈的妈的。老冢最近的脾气火暴了点,这可能和他接触到更多的城里人有关吧。夜里呢老杨媳妇唉声叹气的回到家,懒洋洋的做了饭。她不再理睬和在意老杨的凶狠和咒骂,只在老杨骂得很凶狠时动作快一点,那也一样让我们挨饿。在我看来,这应该是抗议,是对老杨最近进出十八坡最顽固强烈的无声抗议。老杨虽然外面衣服很脏,可入秋后穿上的内衣却很干净,这向来是他媳妇包办的,现在也没人做了。一堆破烂堆在墙角。

  终于有一天老杨打了他媳妇。下很重的手,老杨媳妇哭得很凶,这和她以前坚持的“家丑不可外扬”原则不符,连老杨都有点措手不及。事情的原因我们并不知晓,是夜深之后。众人都在微凉的夜里裹被睡去。老杨突然说“去你妈的X”,接着“咚”的一声一个东西摔到地上,很响的砸在水泥地面上。女人的哭声和疼痛声夹杂着传到我们耳朵里,老杨好象也下了床,他在床边大骂并用脚去踢某个东西。老杨媳妇的哭声终于放肆了。我对睡在门边的老油子说:老油子你快开灯,快快。几乎是在我说这话的同时老油子把灯打开了,几乎也是在这个时候,老春已经跳下床跑过去把老杨抱住了。老春说:“老黑老黑,快把嫂子拉走,快啊。”

  几乎就是这之后,老杨媳妇已经和她汉子隔了三四米。老杨媳妇的哭声有些不依不饶的味道,她肆意着哭着嚎着,很难听。她甚至瘫在我怀里如烂泥一团,她的哭声却像坚固的堡垒。老杨说你别拦着我让老子打死这个婊子,死婊子。他说。

  没人听老杨的,因为老杨媳妇的哭声太巨大了。这声音几乎能他妈传到宏城中央,离她最近的我突然想把这个女人丢到老杨身边让这个禽兽一般的男人将她灭掉,至少不让她再开口才好。还好我没这么做,我只是调整了一下耳朵和老杨媳妇的嘴的距离。老杨也不说原因,老冢问了他很多,老杨媳妇的哭声还大。这引来了大房里的观众,他们站在门口,有的在窗口了望,跳起来看。更有的在门边缝隙里偷望,看戏。他们的生活太空洞了,每一次打斗都是他们的余兴节目。何况是老杨媳妇脾气这么好的人。他们在门边起哄说嫂子打他,妈的这男人太坏了,我操我要是你汉子保证和你好好过,好好过啊。说完,他自己也笑了,周边的人也跟着笑。我们也笑了,老杨很生气的推着老春说你他妈有种站出来,我操,我这就把我媳妇让给你,看你有没有用好好过,王八蛋你他妈站出来。

  外面那人倒是不作声,另外的嗓子说他不要,我要。更大的笑声。老杨媳妇哭得更凶了,伤心,现在还有奚落。

  老杨差不多冲出去了,大房的人绝不怕现在。他们人多,要打保证一窝蜂一起上。这时老冢说你们少他妈得意看热闹,妈的快回去睡,妈的X,信不信我们让老板把大房收回来,让你们睡外边去。

  这句话才有作用。很快很快大房的人一哄而散,脚步声匆匆离开。很多人在笑,还在笑。呵呵,呵呵。

  丑女人在一边哭,坐在床边哭,快倒在床上了。她哭得太累,想休息一会儿,却又做不出来。我们谁也不看她,她哭的样子更难看。老杨说,上来困觉,少他妈给我出丑,还丑得不够啊。

  老杨媳妇却不敢上去,她捂着肚子声音渐渐小些,再小些。她的脸很红很干燥,又加上灰尘和泪水,这个丑女人怎么会不惹男人恼怒呢?老冢说你别打嫂子啊,你不打她肯定不哭的嘛。

  现在事情就好办了,只要老杨话一软事就解决了。老杨说我自己媳妇打几下,还不是我媳妇,块,给老子滚上来睡。

  这样,老杨媳妇才从我的床上坐起来慢慢边抹着眼泪边走到她和老杨的床上。老油子说妈的大半夜的把老子们搞醒,妈的要打打死撒,早晓得这样做啥结婚。老杨挥挥手说睡睡吧大家伙,吵醒你们真他妈不好意思,这女人又不是第一次被我踹下床,谁知道今天反应这么大,原先她都是自己爬上床继续睡的,哈哈,睡了睡了。

  老春低声说你他妈少去几次十八坡嫂子就没这么大意见了。老杨打着哈哈上了床,一会儿,他们床上又响了起来。老冢说狗男女。

  不但是老杨两口子出了问题,老油子的情况也好不到那儿去。他现在所有时间都交付给那个叫谢蕾的小学老师,每天中午他都等待谢蕾的下班。一旦谢老师带着一帮孩子从校园走出来他就藏到阳光照不到的拐角观看。自他被打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正面出现在谢蕾面前,他告诉我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挨打──祥和里的人从不怕挨打。是因为他不想倾犯到谢蕾的正常生活。那天他被打时一个老师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他妈个死流氓,拣你的破烂去,想干嘛?”老油子说这个男老师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时谢蕾盯着说话的老师,他就没说下去。“他肯定要说的是这句话,而且我知道他也喜欢谢蕾,我的蕾蕾。”老油子甜蜜蜜的称呼让人起鸡皮疙瘩,特别是他操着话剧腔说。

  有一次我路过谢蕾所在的学校,看见老油子在一个垃圾桶旁边蹲着抽烟。他眯着眼睛,抵挡刺眼的光线。在人群中他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没有人看他,都从他身边远远的绕开走。当时是上午十一点,距离小学放学还有四十多分钟,他在等待放学的铃声。周围的人,周围的声音,周围的的物体。他更像一副雕像一动不动,除了抽烟,像个生活在昨天的人。又是个不食人间烟火之徒。

  但没有更多的人关心他的行踪他的心情,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入秋了。紧接着就是冬天,拾荒者惧怕的季节。大家都在关心天气变化关心过冬的衣物。

  我这段时间也许是众人中过得最清闲的一个。每天我都把时间消磨在喝一杯白酒上,酒钱是李扬给我的五百块现金多出来的一点。我用李扬给的这些钱交了欠下的伙食费,剩下的用来和大家喝酒,去澡堂搓澡。日子过得轻松悠闲,没有任何负担。唯一让我烦恼的是李扬最近给我电话多起来。她三天两头给那个酒庄打电话让人找我,我一次也没接。我对酒庄的人说若有人打电话找我,就说我不在,在乡下接了桩白事当跑堂去了。这话她也信,却还一直打电话来。于是我只好天天去买点酒讨好那个讨厌的酒庄老板娘,这也得与她要挟我。老板娘似笑给笑的对我说她很有可能一不小心说我在祥和里。她看得出我不想得罪这个打电话的女人,而她是那种最市侩最爱拣小便宜的人。她对祥和里的人一点好脸色没有,除非你买她的酒。假如她和老杨媳妇换个位置该多好,我这么想。

  喝酒,睡觉,睡觉,喝酒。这是我每天的生活。多自由有滋养人。每天,我走在祥和里的每个角落,看着每个人或忙碌或苦恼或自足或勤奋或颓唐的过着。有人继续快乐有人继续忧愁,每天有看不完的把戏。猛然发现自己和祥和里已经完全溶解在一起,我是那么渴望着看到每天发生的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细节,哪怕是一个人摔倒在地。我会和祥和里其他的人一起笑出声来,而不用像以前一样需要假装严肃假装矜持。李扬的电话不停的来到,每次买酒酒庄老板娘都会问这个女人是谁,并告诉李扬打电话的时间有多长。李扬似乎不放过我了,她居然对这个胖老板娘问起我的为人我的来历。老板娘没什么可说的,只说我爱喝酒,天晓得我他妈爱不爱喝酒,老春喝掉了我买的大部分酒。

  酒庄伙计问过我为什么不接这个女人电话,这个开朗的小伙子。他说,如果有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该多好。他的脸上布满青春痘,精力旺盛,一匹上好的种马。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