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32)

2005年02月23日11:15:34网易文化 黑天才

  老杨两口子的战争才真正开始,我们都没太把老杨将他媳妇踢下床看作一件很大的事,甚至并不在意。在老杨眼里,老杨媳妇是只能干家务活儿的母狗而已。偶尔给这只公狗发泄一下兽性的工具。我们除了微微怜悯老杨媳妇,也没更多的话可说。床头打架床尾和,这早成家庭战争的定律,尽管是拾荒者,这一条同样奏效。我们过多参与他们之间的事得不到任何好处,只会和老杨翻脸。一般来说,不论老杨如何打骂他媳妇,过不了几小时老杨媳妇还是会笑脸相迎老杨。按老杨的说法就是:女人就是贱。

  这话一点不错,我见得太多。你帮着受欺负的一方,到头来她还会责怪你多管闲事。这就是夫妻生活。但这回老杨媳妇好象豁出去了,被老杨踢下床后的第二天她回复了平时的生活,每件事都做的有条不紊。只是,看上去不对劲,似乎多了些什么,至少冷静许多。

  到了晚上,我们才知道老杨媳妇的冷静是为什么。她冲到十八坡把老杨从娼妓床上把老杨拉了下来。并且两人在十八坡打大出手,假如不是老杨最后良心发现,老杨媳妇肯定被十八坡那些女人打死。

  事情很简单,老杨媳妇早就知道老杨心里想什么,老杨也毫不避讳,两人心照不宣。老杨假如问老杨拿钱当晚肯定会去去十八坡。老杨媳妇把时间捏拿得很准。这天晚上,老杨问她拿了三十块钱出去了。老杨前脚离开祥和里老杨媳妇就开始打扮自己,在祥和里小房。当着我们的面。这简直是奇迹。老杨媳妇在箱底拿出一面大镜子,放在平时吃饭的小桌上,然后洗脸。和其他女人化装程序一样,她开始往脸上抹些我们并不知晓的液体或半液体。抹了两三层,劣质化妆品浓郁的香味传散开来。当时我、老春、老油子在床上打扑克,看见老杨媳妇如此反常的行为不免惊愕万分。丑陋的女人在化妆时居然没人敢发出笑声,事实上没有谁想笑。我们都在看着老杨媳妇把小瓶小罐里的液体抹在脸上、手上。老杨媳妇无视我们的存在,她满面平静的作着一切。弄完面上的事,她开始扎头发。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半新绿色看上去很重的发卡。发卡我还记得,是老冢拣回送给她的。她慢慢把头发盘起来,像个美妇人那样幽幽的打扮自己,然后用发卡卡住头发。香水,是大房叫来二的人在端午节给老杨媳妇的。我告诉过老杨媳妇这个牌子的香水很昂贵,笑称香水瓶子都能买几个钱,当时老杨媳妇就煮了五个鸡蛋,四个给来二,一个给我算是我说出香水身份的奖励。那天之后谁也没见过这个香水瓶子,今天老杨媳妇郑重的拿出来。我小声对老油子说:妈的,那香水瓶里没香水的啊。

  老油子说:你看着,她有办法的。

  当老杨媳妇开始把香水瓶打开时我才发现原来香水瓶里早被她放了水进去。因为过了段时间,香水瓶残留的香味融进了水中,现在拿出来用,水就变成了稀释的香水了。老杨把香水瓶里的水一点点的洒在虎口、耳后、和脖子那儿。我大惊,这丑女人何时学到这一手?不过事后想想也没什么,女人天性爱打扮,这些东西听一耳朵就永难忘记,估计老杨媳妇在家看电视时学到的。香水本来她还想留一点,可一迟疑,她全用光了。用完后她又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放回箱子里,用手帕抱好。那样儿,看得我黯然神伤。

  再从箱子里拿出一套干净的颜色鲜亮的衣服,抚平褶皱,老杨还拎着老春送的一双补过的高筒黑皮鞋走到她和老杨床前,拉上窗帘。我小声对老春说:你说老杨媳妇出来会不会变得和你们家兰兰一样漂亮?

  老春说放屁,打死我都不相信。

  事实证明老春说的是对的。穿着和打扮不伦不类的老杨媳妇拉开窗帘走出来并没让谁耳目一新。她也并不问我们她今天的打扮是否好看,直接走出门去。在门口的时候老油子问她:嫂子你上哪儿去啊?

  老杨媳妇说,去会亲戚。

  也算是亲戚,两女共侍一夫。老杨媳妇把老杨拉下床时可没喊那个常被老杨念叨的叫翠翠的女子为“妹妹”。老杨媳妇说:“臭婊子。敢勾引我家汉子。”她一耳光打过去,翠翠也下了床。这女的也不好欺负,她口里说着你就是杨杨的老婆吧,长得真他娘的丑,你还敢出来见人?老杨媳妇又想打耳光,被翠翠躲过去。俩人撕打起来。老杨谁也不帮,在一边抽烟,他好象很满意这一切。

  但等十八坡其他女人赶过来时局面就无法控制了。老杨媳妇口中的脏话不停,祥和里从不缺乏脏话。她妙语连珠,手下动作狠辣,几个回合下来翠翠就抵挡不住了。她喊起来叫起来,十八坡的女人们就冲进这小房间,一下子嫖客和妓女挤满这个房间。嫖客说搞,搞死她。

  十八坡的女人一拥而上把老杨媳妇埋在人堆里殴打。从人群缝隙中老杨看见他媳妇倒在地上满脸鲜血但口中依旧咒骂不已。他有些慌乱了,连忙拉开人群将刚烈的丑女人从人堆里拉出来。这才平息愤怒,至少丈夫出面了。那个婊子也不好作声,小声音嘀咕了几句悻悻离开了房间。她临走时说:管好她啊,要不我再也不爱你了。老杨望着她笑了笑,但绝对是瞒过了他媳妇的眼睛。

  老杨媳妇满脸鲜血,化过的妆被血、唾液和摩擦弄的一干二净。香水味似乎也没有了,准是这乌烟瘴气充满精液的房间消解这带了纯净气息的味儿。老杨对他媳妇说:“这回你满意了吧,干这蠢事干嘛。”他一把抱起自己的老婆,大摇大摆走出十八坡。他走的非常自由又有气概,当我们看到他抱着他媳妇回到祥和里,脸上的得意还没有消失。他走的那么慢,非常像电视剧里得胜的英雄最后抱住自己心爱的女人从一个地狱般的场景中走来出来,假如有个大爆炸在身后就更完美了。

  这次之后,老杨老实多了。可每个人都相信这只是暂时的。

  夜里,“老黑,咱去搓澡吧,我他妈这几天身上很痒,怎么样?”老油子带着试探性的问。其实就算他不问,我也会拉大家去搓澡的。这段时间我简直成了祥和里的中心人物,因为我在挥霍。其实钱不是很多,仅仅是四五百块而已。每天抽抽红梅,让老春打几斤酒买老杨媳妇点卤菜预备着,隔天就一群人拥到老木的澡堂里搓个澡。我对他们说钱财乃身外之物,连大房的人都知道这句话。他们不停的向我借钱,五块八块的拿。我都不太记得这十来天有多少人问我借过钱了,因为我没打算让他们还。祥和里的人也没还钱的习惯,假如你傻瓜一样借出十几块钱,等你觉得对方该还而对方毫无动静的时候去要,对方会一脸惊愕的问:“什么?我问你借过钱?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他妈问你借钱干嘛。我又不娶媳妇又不炒股票。你再想想,再想想,是不是我借的。”欠债人回答的斩钉截铁,令借款的人都有点茫然,是哦,到底是不是他借的。毫无疑问,没人问其他人借钱,有的只是错觉。所以敢借钱的人不是笨蛋就是大款,在他们眼里我属于后者。在我自己眼里,我乐意这么干。我以为这些钱能花上一段时间,至少在祥和里,不用买衣服不用到茶座卡拉OK消遣。谁知道,摸摸口袋,只剩下三十几块钱了。

  我对老油子说:“哥哥现在穷了,股票又跌了五个价位,今天洗最后一次。你把他们叫出来撒。”明显底气不足。老油子非常友好的假惺惺地说:“黑哥,你要是手头不方便就算了嘛。其实洗不洗无所谓的。”

  我说:“你他妈少来这套了,滚滚滚,叫他们出来。”

  他笑呵呵的跑进去,不一会儿几个老东西走出来,满脸笑意,他们脸都白净净的,这几天连续的搓澡看来还是很有影响。排头兵老杨只穿了件大裤衩,肩膀上挂条毛巾乐呵呵的冲到我的面前把我搂出掐得死死的:“兄弟,这几天我们洗得可脱皮了。”

  老冢说:“那你可以不去,把钱省下来我买书看。”

  老杨说:“你别整天看书看书,你他妈不就是去了趟书店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春没精打采的劝着:“得了得了,吵什么呢,妈的,真是有病。”

  我走慢两步和老春走在一起问他是不是这段时间和苏兰兰的感情出了问题。

  老春说:“兰子说她想到宏城来,说想和我在一起过年。”

  老油子说:“过年远着呢,你先答应她不行啊,真他妈笨。”

  老春说:“你懂个鸡吧,我要是答应,保不准她就说来和我一起过国庆,元旦,那他妈圣诞节还请假过来呢。我们在家过过两年圣诞节,记得第一年她亲了我,那……”

  老冢说:“春儿,你讲点新鲜的,这事我听几十次了,腻不腻啊。”

  老春没好气的说:“做你他妈的文学梦去,少参合,你懂什么啊。”

  吵着,澡堂就到了。老木依旧不在这儿,他这段时间似乎很多事,基本上见不到他的影子,他媳妇也不来,只叫几个工人在这儿看着。我们时间掐得很准,正好是澡堂预备打烊的时候。还有俩人在这儿,是祥和里大房的两个形影不离的脏鬼,一个叫大民一个叫陈辛。他们是准备回去帮忙收庄稼的,今天是在祥和里的最后一天,农忙结束他们才会回来。他们准备了干净衣服,还买了些便宜的东西放在我们房里准备带回家乡。他们看上去很高兴,满脸笑容。一见到我们来,大民就爬上池子在一个破口袋里摸出一包刚拆的“红塔山”打了一圈。

  要回家的拾荒者总是很开心,这几天接二连三在澡堂看见大房的人搓澡,随即第二天离开祥和里回到家乡,那偏远的村庄,贫瘠之地。在这个时候要走的人对我们房的人很客气,因为他们回家必须带点象样的家乡没有的东西回去,什么便宜买什么。对于这个,他们经验丰富,他们天天在城里走,哪儿的东西便宜又好用,哪儿的东西家里用得上又用的好他们比谁都清楚。如果有必要,还可以顺手牵羊弄几件相对昂贵的衣服送给亲戚。拾荒者也要面子,应该说男人都要面子。而他们买的东西不能放在大房里,除非通宵不睡,否则第二天起床,这些代表面子代表喜悦的家什都会消失。所以他们必须将东西放在我们房里,绝对安全。

  大民一一将我们的香烟点燃,然后白白的身子跳进池子里。他把水花浇得到处走是,大喊着:“回家咯回家咯。”陈辛要安静些,半躺在水里。

  老杨说:“高兴什么呀,其实你们搓澡干嘛呢,第二天又要去挤火车,是绿皮车吧,那地方和祥和里差不多臭了,你下了火车还得穿几次车,洗了白洗。”

  老春说:“老杨,这你就错了,我回过几次家,我懂这意思。谁都知道坐车不痛快,这是洗晦气,洗洗在祥和里的味道。总他妈不能把这味儿带回家去吧。再说,洗一下心里也舒服。”

  大民说:“对对对,主要是洗一下心里舒服。”

  老杨也不说什么,他有好几年没回家了。他把撒尿的家伙弄在手里摆弄几下,就硬起来,长长的伸着,他说:“大民你把家伙拿出来我看看,看是你的大我的大?”

  大民说:“你的大你的大,我们以前就比过了,大房没人可以和你比。这个,我们都晓得。”

  老杨说:“陈辛,来来来,我们比比。”

  陈辛说:“我这玩意儿怕他妈是废了,好多年都用不上。”

  老杨充满同情的说:“不会吧,十八坡有的是女的,去搞撒。翘不起来让女的帮你弄,保证一弄就起来了。老子试过撒。”

  陈辛说:“那些婊子都太脏了,老子不喜欢。”

  老杨还没下水脸都涨红了,他生气地说:“他妈的,你个傻逼就不脏?睡就睡在厕所边上,一身骚臭,妈的还说别人脏,我操。老子用舌头把你全身舔一次你怕都没十八坡的婊子干净,我操!”

  我拍了拍老杨告诉他陈辛不是说他,只是个人兴趣云云,这才消了老杨的气,搞不好的话今天晚上他就把这俩人的东西丢到垃圾场去了。以前老油子就这么干过。老杨也不像是真生气,只是发发飚,现在顺水推舟的哼哼几句,也下了水。过不了一会儿,他又尝试和陈辛比那话儿了。

  我躺在水里,把身体把脑袋都放在水里,热度始终跟随。我有种失去重心的感觉,这种感觉从不会消失,从来就有。而在水里,它又异常活跃。我昏昏沉沉的靠在水边睡着了,他们在说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是陈辛把我叫醒的,他拍拍我的肩膀说:“黑哥,我们先起了,你们慢慢洗啊。”我嗯了一声,听到拖鞋在宽阔的空间里响起来,那么愉悦那么快。擦擦擦,慢慢的声音消失,他们俩明天就回家了。水哗啦啦的响。我睁开眼睛对老春说:“老子明天去宁静花园收瓶子,老春你陪我去。”

  其他人瞪大了双眼看着我,一眼看去,全是羡慕。


本文相关内容:化妆品』 『战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