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38)

2005年02月24日09:46:07网易文化 黑天才

  新身份给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娱乐,至少是我。喝完咖啡,她拉着我去买衣服,说不能老穿着同一套衣服,而且游玩的时候最好穿休闲的。穿什么衣服我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能在一起。我很乐意在她屁股后面看她帮我挑衣服。怎么评价李杨都不太过分,她的眼光很准,总能找到适合我的衣服,而且每件事都替我想到了。在试第一套衣服的时候,她帮我把西装拿在手里,我出来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把钱塞在了西装口袋里。拿手一摸,一个黑色的钱夹,看来也是她早就准备好的。里面多少钱我数都没数,掏出几张付钱。她小鸟依人的靠在我身边,很有点傍大款的味道。服装店的店员露出羡慕的神色。下午,和她在僻静的公园一角喝喝茶,躲起来接吻。我给她讲祥和里,讲老东西的人,讲祥和里发生的破事,那些拾荒者的故事和他们如何变成拾荒者。她谈不上爱听,也说不上讨厌,对我那几个兄弟比较感兴趣,我想是因为我的原因吧。

  喝茶的时候我问起过她去祥和里的事。她说有天她打车到祥和里转了一大圈,她说假如不是祥和里给她的印象非常不好,她还会进那个大垃圾场里找找我。我哑然失笑,对她这股疯狂。

  像所有刚刚恋爱上的人一样,我们做了很多事,去了很多地方。公园散散步,看看湖光山色,陪她买几套内衣也行,去书店买几本书也可以。听听音乐看看歌剧,去游乐场坐坐过山车,路边摊上的小吃。能想到的事都慢慢做着,爱也做着。紫光宾馆,612房间,那是夜里的天堂。

  白天,我们互相了解对方的脾气个性,夜里我们互相了解对方的身体。

  有两件事我们绝口不提,她再没问过我有关我的过去,我也没问她有关她的家庭生活。这是个避讳,我们不避讳城里所有的人,因为他们不认识我,也不认识关在笼子里的李杨,但必须回避我们彼此的隐私。这一点我很欣慰,心照宣的快乐。

  有个问题我一直没回答她,就是我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仿佛天下所有的女人都会问这个问题,而且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她们又总是先告诉你她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李杨对我说,当我第一次去宁静小区时候她就觉得我有意思,和我说话就觉得我很有意思,当我让她少喝酒的时候她就觉得我更有意思。当我第二次来的时候她差不多就喜欢上我了。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很容易理解,只是身份地位如此悬殊的人为何又能互相吸引呢?我想起老油子,不知道他有没有我这么幸运,估计是没有了。

  但我没回答李杨的反问,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她,还是需要些什么。在我心里,有团本已经停止燃烧的火,现在微弱的点亮着。我不太清楚它是什么,但一定不是爱。我很喜欢李杨,鉴于喜欢和爱之间的差异,我只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转个弯对她说,这是个秘密。她若再追问,我就说还没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爱上她了,或者说爱上她这样的女人。可惜我的狡辩没有得逞,她没有问下去,只是带点忧郁的说那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当我离开她,在坐出租车回祥和里的路上,她打来一个电话对我说:黑,真的很感激生命中有你出现,当你今天拉着我的手跑在雨里的时候,真的,你不知道我多长时间没这么疯狂过,对,就是疯狂。我觉得自己很年轻,而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老很老了。这场大雨就像我的阳光,我不得不再说一次,我爱你。

  我已经四天没回祥和里了,所以我的脚一踏进房间他们几人就问七问八,打听我的去向。其实我在街上看见过老油子和老冢,分别是宏城第一小学和书城,我特地找准时间在那里找到他们,但没告诉他们。他们神情专注,眼中除了自己的目标,就是些皱纹和血死了。我大摇大摆从他们身边走过,和李杨,他们看也不看。他们一样认不出我。我给老冢带回了几本书。他显得很高兴,这几本书都是他念念不忘的一有时间就在书城的角落看一下午的书。他已经没钱买再多的新书了。他抱怨地摊上能买到的好的盗版书很少,他还告诉我他这段时间只看书和写东西。老油子还是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被爱情填满的欲望不能消化,全部集结在内里,郁积。我没打算告诉他们我的去向,从来没有,撒了个谎说自己去农村帮了几天工。他们就失望了,老春埋怨我不带着他去。拿出一百块钱,搓澡,喝酒,乐成一团。老杨问我借了一百块钱,我知道他是想去十八坡而他媳妇封锁了他的经济来源。我没借给他,要不老杨媳妇绝不会给我好脸色。

  几天没回来,这儿依旧如此,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世界在发展在变化,祥和里永远不变。闲散的人到处看得见,他们有的是时间消磨,打发一生。一生,有时候想想这个词多么巨大,带着恐惧。如此过一生,有时候想着会快乐,有时候就是无休止的忧伤,有的人的一生是一张纸,有的人是一本书,有的,是空白。我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

  在喝过酒之后的下午,太阳从云里探出脑袋,照进灰暗的祥和里,所有的垃圾蒙上一层薄薄的光芒,真的有些像金子。我踱出祥和里,向望江楼走去。已是秋天,一片片贫瘠的草地露出枯黄的迹象,有人开始在这片草皮上点火,烧不了多长时间,但可以留下一滩滩黑色痕迹。几个乡下的农民提着些铁器走向祥和里,他们是去卖废品。看不出他们脸上的喜悦,来祥和里这么久,我拣到再好的东西也不会惊喜如初了。垃圾在蛇皮袋里的分量越来越重,却不能带了更多的金钱。肮脏的福禄河流淌,发出哗哗的流水声,我不知道这条河通往哪里,但它流过的地方就意味着脏。一个拾荒者从一棵树后面提着裤子走出来,他一定是在那儿拉屎了。他往地上吐口痰,舒坦的慢慢走回祥和里。我扯着他问为什么不用厕所。他说这鬼地方还讲什么干净。说完挣脱我,跑了。我绕开那棵树,可风还是把带着温度的臭味吹到我鼻孔里。操。我也往地上土了口唾液。

  更远的地方,在一堆垃圾上,几个人撕打着,把一个人踢到在地。接着他们几人又互相扯着,好象是为了什么东西。再走近点,原来是台老式的破收音机。他们在垃圾上挤成一团,像是几个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闹,一会儿又滚到垃圾里打起来,抱在一起滚几圈再站起来,打赢的那个发圈烟给周围的人抱着收音机跑了。那个最先被打倒在地的人坐在地上茫然失措,他好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还在回味那顿不太凶狠的暴打。还没等他回味完,那几个没得到收音机的人又过来打他一顿,他这回一点反应都没有,连惨叫都没发出。那么呆坐着。我只好掉过头,坐在河边。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这味道很不好闻。

  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李杨的电话。我躺倒在河边,躲在别人看不到的低处。接起来,喂。她在电话里笑嘻嘻的问:回祥和里的感觉怎么样啊?

  我说挺好的,毕竟这儿是我的家嘛,有自己的床。

  她有点失望,哼哼几句,我赶快说几句甜言蜜语哄哄,她又开心起来,告诉我她想我,夜夜不能入睡。

  我说我也是。她说,不许你说你也是,就算你也想我,也要全部说出来。女人心思,我把她的话重复一次,心里想着下次我他妈先说句。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我还对她撒了谎对她说祥和里旁边这条河有多么美,我记得我用了“蓝”“白”“绿”“紫”这几个颜色,她居然相信了,在电话里撒娇说她也要看。我不禁对她的一些想法好奇起来。

  我问:我现在穿着又脏又破的衣服,是个拾破烂的,你还能在电话里和我说的这么开心。你想想我第一次见你那模样啊,你怎么高兴的起来啊。你怎么就会喜欢上我我了呢?真想不通。

  她说,我没想那么多,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计较更多的。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太多了,要是连爱情都不公平,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说,我该带你到祥和里来看看,他们都是没有爱情的人,他们拼命活着使劲让自己活得更好,有温饱才能有爱情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后肯定了我说的话,扯开话题再聊了几句,电话快没电了,最后她说:你别在那鬼地方了好吗?我需要你,你什么时候再来?我回答几天后。

  其实我想马上飞到她身边,假如我是只鸟。我头一次没吃完老杨媳妇做的饭菜,事实上只吃了三口。我对他们说我这几天没什么心情吃东西。老油子和我一样,也没吃多少。不同的是,他是真心情不好,而我完全是因为饭菜实在难以下咽。老杨媳妇的手艺早就领教过,但以前吃着吃着还能觉得饭菜很香,现在却一点滋味都没有。不是咸了,就是饭菜有股馊味儿。我想我是这几天大鱼大肉吃多了的原因,李杨特地带我去吃各地的食品。宏城人就讲个“吃”,怎么吃,吃什么,花样百出,我想假如有龙,他们会想出一万条方法弄来吃,哪怕犯法。这几天吃的美食,让老杨媳妇的饭菜如同自己身上的污垢,或者一堆呕吐物,看着半液体般的食物,我的确有种作呕的感觉。跑出祥和里很远大口呼吸了很长时间才压下来。老东西的人没发现我的变化,回到小房,老杨和老春喝着小酒,一筷子一筷子的夹着菜,吃的啧啧作响,像是在吃人间美食。我真想他妈问问他们是不是真这么好吃。老油子一口饭都没吃,他每天都坐在麦当劳附近看着小学老师谢蕾上课放学。他现在坐在自己的床上喝着闷酒,大口大口。也不出声。老冢最近对祥和里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下午我接完电话没多久他就在河边找到了我。他对我说他有种预感,祥和里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他说他准备观察一下祥和里的一群人,把他们写进文章里。我想,他的预感是对的,人们对弱势群体缺乏关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表面上他们又是那么关心这些人,比如新闻报道比如诗歌歌颂和怜悯,捐赠救助等等。老冢能发现这一点,是个进步。我夸了他几句,他就高兴了。他说,老黑,我一定要写出名堂来,用尽我一切办法。

  我看着你,就信了。我记得这句歌词。

  夜里,睡着祥和里,自己的床上,臭味一阵阵飘过来。其实到处都是,满屋子,被窝里,身上,空气中,甚至他们的呼吸中。我身上到处痒痒的,被很多虫子咬着抓着。又摸不起虫子在哪儿,也许爬满了全身。这一夜,祥和里很吵,总有人弄出响动,要不就是哭泣的声音。一个男人,又在夜里哭泣,还发出凶狠低沉的诅咒,听不清在骂什么,也许在咒骂一切。这一夜,我没睡好。我想起李杨,她身体的香,决定第二天去找她,用鼻子在她身上蹭半个钟。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经济来源』 『家庭生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