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43)

2005年02月24日10:01:17网易文化 黑天才

  缠绵无休无止,谁也不希望甜蜜的日子停下来。生命的机器本就带着惯性行走的,你想停也无法停止,况且,你何时想停呢?况且,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李杨的突然到来让我满意上天的赐予,我们成天懒在床上,在天气渐渐变冷的时候,谁也不愿离开这张床。我们外出的时候少起来,每天都打个电话出去叫外卖。偶尔下去买包烟或一些饮料,我们在家看电视看影碟,做爱是我们唯一在乎和乐趣的根源。我们离不开对方的身体了,迷恋在身体的欲望中间。我们不停的说“我爱你”,在高潮来临前后,我们高呼对方的名字。我们共同想到了死亡,死在快乐之中,却又念念不舍。如果不是有新闻,我们连现在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了。我们的手机没关机,却没电话来袭。在这个城市,我们都没有亲人,那对手机安静的躺在那儿,就像我们躺在床上。

  天气真的越来越冷了,每天早上,我去给我们买早餐时都会看见宏城笼着的雾霭。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祥和里。白天祥和里人才会出来拣金子,望江楼那片垃圾场的面积也越来越大,这预示着臭味也将越来越浓。他们早上还起得来么?在被窝里躺着比什么都强。可生计?我突然想到老东西的几个人还没有厚被子,我问李杨是不是该拿几床厚被子回去。

  李杨说你在这儿睡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你那几个兄弟在祥和里也住了一两年了,肯定有自己的办法。

  我点点头,说也是。李杨一直对他们几个没更多的好感,除了对老油子最近的“爱情”有些感兴趣之外。我对她说如果不是遇见老东西的几个人,我也不会到宁静花园小区,如果不去宁静花园小区就不会遇见她,不会遇见她就不会有今天。她却傻傻地说,就算没有这一切,也会有另外的方法让我和她相遇。

  恋爱中的女人不知道是傻的可爱,还是真正的智慧看穿了宿命间的联系。后来我也在想,要是我不进入祥和里,是不是真能和她见上一面。可时间不会倒流,也不会改变它的样子,既然眼前发生着,就是最美好的了。

  我在考虑着,是否应该找份正经工作做着,假如有了一定经济基础让李杨离开那个男人,和我真正的在一起。念头刚起就灭,现在已经在一起,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再回祥和里就有喜事,刚回祥和里那天,老木送来一份信笺,上面写着寄件人是《宏城晚报》龙某。老木兴高采烈的把牛皮信封捧在手里,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封宽大的信封里肯定有老冢写的文章。他把信封往老冢面前一放说:老冢你自己拆开吧,肯定是好事。

  老冢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正捏着一副旧扑克和老油子学习打牌。他把牌放下,把信封拿过去看,我们几人也把脑袋凑过去。这是老冢头一回收到信件。老冢往刊物投稿写的都是老木澡堂的地址,而从没刊物将那些稿件或铅字或者稿费寄给老冢。现在的刊物已经不流行退稿,尽管老冢每次都将邮票夹在稿子里。所以老木能肯定这封信肯定是好事,我们一见《宏城晚报》这四个字也都明白拆开这信封意味着什么。老冢还假装担心的说:怕是退稿信吧。

  老春说,放屁吧,你装什么蛋呢,你他妈丢那么多稿子和邮票谁给你退稿啊,赶紧的拆开,你不拆我他妈拆了啊。

  老冢马上把信封抓得死死的,他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他小心翼翼的用口水在封口处涂了一层,然后拿长指甲慢慢将封口抠开。老杨都急了,他把老冢脑袋一打,你他妈快点,斯文什么,又没别人看见。

  老油子倒轻松起来,点了几支烟发到我们手上,再点一支放在老冢嘴上说:别急了,老冢不容易,让他慢慢来。

  花了五分钟老冢才顺利的完整的拆开了信封,抽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份报纸。老木一看报纸日期大叫,我操,都过去快一个月了,叫你们看报纸,全他妈擦了屁股,这上面铁定有老冢写的。

  老冢急忙到处寻找自己的笔名,荒冢。翻来翻去,急急忙忙找了几版也没看见。我说,我们一人找一张吧,抢过一张。迅速分完,老冢说,查仔细点,我笔名荒冢。

  一时间,房子里热闹极了。老杨媳妇也笑眯眯的走上前,把手在黑油油的围裙上擦,等着看老冢的文章。我们都细细的在报纸上查找着,每一寸都不放过。其实老冢写的那篇《住在祥和里的人》报纸在我手上,我也翻找装没看见并问老冢为什么取笔名叫荒冢。

  老冢放下手上的报纸说我这张没有,你那张也没有是吧。我叫这名字是因为有个谐音是“黄种”,我们是黄种人啊,而且祥和里不像是坟墓吗?人这么多,却都死人一样活着,谁也不在乎我们。

  几个人都放下报纸说,不在我这儿。

  老杨媳妇说再找找再找找。

  老冢说,算了甭找了,我估计是编辑可怜我老是投稿不好意思了,给送张报纸看看。

  我把报纸扬起来说,狗日的,在我这儿呢,瞧你他妈那小样儿,真他妈没自信,哈哈。话音未落,几个人狼一样扑了过来把我按倒在最低下。还不知是谁在我身上拧了不轻不重的几下,要不是老杨媳妇提醒我们别把报纸弄坏了,我肯定要挨顿揍。几个人笑呵呵的坐在床边,都要求老冢把报纸给自己先看。老冢仔细的看着自己文章变成的铅字,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他突然哭起来,哇的一下,把我们都吓坏了,像个孩子那样嚎啕着。我们几人也默不作声的看着他,高兴归高兴,可这份艰辛显而易见。老冢每天都在写着,写好后把一张拣来钉好的小桌子擦的光亮铺层报纸再把稿纸放在上面誊写。在写的过程中不能出现一个错别字,不能有一点涂改,否则就重写一张。他写的极其专心,不能有任何人打搅,也不说任何话,一笔一划工整的将稿子誊完。写的过程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也不好劝慰,看着他哭。渐渐的,哭声小了,抽泣着,小个子一耸耸的。这才敢说几句。老木说,别他妈哭了,以后接稿费的时候再哭吧我操,真不像个男人,赶紧的,把报纸看一下,给我们念念。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想再买几份都难。

  我说,那简单,去复印几份不就得了么。

  说点琐碎的事儿总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向老木递个眼色,老木心领神会的说这么着吧,这个钱我来出,也算是给咱们祥和里的作家做点贡献,夜里到我那儿去搓澡,免费撒。

  祥和里一下子欢呼起来。

  祥和里一下子欢呼起来,不止是我们几个,大房的人也都知道了老冢文章的发表。对于他们而言,“作家”两个字是多么遥不可及,差不多和明星一样。大半人没念过几年书,对文化人固有的尊敬马上体现出。我来祥和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接受这等待遇,现在,更是。老木特地多印了十几份,对他而言不贵,在大房里也发了几张。大房的人趁机过来问他要根烟抽,老冢因此很花了点钱买烟打发人,可这值,他说。好几天里,老冢的头上都戴着看不见的光环,这光环是他自己的,也是别人给他的。他第一次尝到当作者的轻松,旁人的羡慕以及地位。在老冢停止哭声的那一刻,我们要求他将自己的文章念出来。

  “说说祥和里这个地方吧。它那么安静。在我写这随笔之前之后它都是一样,当然有时候在大房能听到有人唱《爱你一万年》。它是个垃圾场,里面住着靠拣垃圾为生的男人女人们。有美的有丑的,大多都是心灵的。人们在这里生存、生活。把拣来的几副牌合起来打、吹牛、吃饭,偶尔也干的别的。我称这里为”静水区“。在这里你不需要去想明天吃点什么又能饱又不腻味还省钱;也不需要动不动打开很大一张的中国地图端详上十分钟再拿出列车时刻表看哪趟车便宜;更不怕夜里睡着睡着发现自己是一个人躺在床上椅子上喊无数人的名字都没人回答;夜里,肯定没人踢你一下让你挪挪地方……这里,和宏城的其他小区没有本质的区别。”

  老冢在告诉宏城人,祥和里人和他们一样过着日子,还告诉他们这里一样有快乐和痛苦。作为人间乐园,它是世界的一部分。不知是因为它上了报纸,还是因为文章写的的确很好。这回,又轮到我们沉默,在老冢的周围。看着这个小个子男人,在文章里说着话,仿佛是个强者。老杨媳妇不认得几个字,却也把报纸拿过来端详了很长时间。她站在房中,很笔直的站着,好象手里捧着的是红宝书或一份入党宣言。老春拿出酒,喝几口,递给身边的人。再喝几口,这么传着。那张报纸也是,被我们几个人翻过来翻过去的看,怎么也看不够,其实只有一两千字。我看得见每个人眼中都含着晶莹的东西,不知是不是眼泪,湿润着。也许是被这份带着感情的文字潮湿了。老冢写的那么真切,尽管没有具体的事例,每句话也说到心坎上。老春拍着老冢的肩膀说,我他妈小看你了,你他妈是个写字的材料,以后我保证不在你写字的时候喝酒唱歌了。

  其他人也刚想作点保证,老冢就说,算了少来吧你们,我操,嫌老子还哭不够啊,你们几个已经够支持我的了。

  细心的老杨媳妇在信封里找出了一封简短的信,上面的编辑说,很希望老冢多写些关于祥和里的文章来,说报社很欢迎这种关注弱势群体的文章。老冢在房子里尖叫着,到傍晚还能听见鬼一样的叫声。很早老冢就告诉我们他找到了文字方向,我们没留意而已。我们看着他的疯狂,纵容着,无论他将什么掀翻。他看到了自己的希望,明天。一个人只要有明天,就有了一切。在文章的结尾,他就已经告诉我们了。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