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44)

2005年02月24日10:02:41网易文化 黑天才

  事情是不断发生的,不会因为你的缺席而凭空消失,也不会凭空捏造。如果你捏造,就有失败的可能。老春面临的失败简直难以抗拒,他现在必须做的是回家与苏兰兰的父母商榷:苏兰兰是否真的要嫁给那个河南人。

  苏兰兰家原先有些钱,在老春居住的那个村子里是富裕之家。而在一次和河南人做化肥生意的过程中,赔了夫人又折兵。血本无归不说,还欠了一笔数目不大的债。河南人跑了,这辈子也不可能找的出来,而这个富裕之家就此破落下来,幸好苏家的亲戚朋友还都殷实,借了些钱给他们还债。苏家做了几年小生意,还了债,却也不会再像当年那般风光。老春和苏兰兰从小就认识了,数年的同学。就是青梅竹马,老冢说。而现在,苏家要将苏兰兰嫁给另一个做生意的河南人。老春在祥和里大骂苏兰兰的父母,也骂河南人。他的声音传遍宇宙的每个角落,可惜无济于事。苏兰兰一连来了三封信问此事如何处理。老春都快疯了,他现在无法回去,因为他依旧一钱不值。带着这样的身份回到家乡会被乡人笑话,这个身份也无法说服苏兰兰的父母。

  老春在祥和里喝着闷酒,这几天的酒也许是最不香的,只是起着麻醉自己的作用。几个人也不太高兴了,老冢中稿的快乐完全消失。这很正常,求平安快乐才是关键。老冢也坐在一边陪着,不说话,他已经找不出什么话安慰了。老油子又不见踪影,和那套他洗了两次的漂亮衣服。老杨坐在老春下首帮老春倒酒,其实是怕老春多喝而每杯少倒些,因为不管多少老春都是一口喝掉。他问:老春,你丫不存了钱的么?多少是个数目吧,先回去把婚接了,要不带回去做点小生意,别他妈混在祥和里了。

  老春说,不多!他又喝上一大口。

  老冢说,具体是多少嘛。

  老春说,死期存折上三千,活期两千五。

  老杨说,他妈的,你钱都干嘛去了,就这么点钱?

  老春说,你懂个鸡吧,老子不寄回家啊,还得给兰子家还债呢!

  这下老杨火了,也跳起来,骂着苏兰兰的父母。

  这的确是件窝囊事,我想谁听了都会生气。可这些良心被狗吃了的人不会在乎这些。我拍拍老春的肩膀说,别急,咱一起想办法,兰子不是写了好几封信给你么,她还在你这边就没事儿。这年头,父母权利没那么大了。

  老春说,她妈自杀,说不嫁就死给她看。

  我说,吓唬人谁不会啊,让她喝口农药试试,她保证挑那假农药喝去。

  老春呵呵傻乐了一下,又哭丧一样说,老黑你他妈别逗我了,我他妈有心情笑么我。

  我说,你他妈板着脸用么你,我看你把这钱先带回去,也再别填苏家那无底洞了,把钱拿出来耍,买身好衣服回去,装成有钱的样儿把钱耍完。回了看老板能不能借你些钱,把苏兰兰接过来一起干点什么,只要苏兰兰不同意和河南人好,她妈也没辙。

  老春眼睛一亮,站起身,把酒泼到被子上也不管,口中喃喃地说,是啊我怎么不问问老板呢,我去给他打电话。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见到老板,他忙他的生意,我忙我的李杨。老杨说老板也很少回家,换季后他会忙一些,每年入冬前他都会很少回祥和里,这差不多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是如何才能找到他。老春打了半个小时电话都不通,他换回那张苦瓜脸回到床上。在河边,我私下给老板打过几次电话,关机。等老油子回了我们才知道,老板有两个手机。

  老油子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回到祥和里,他还不知道这儿发生的事。他也沉浸在自己营造出来的“爱情”里。他一天比一天高兴,好象全世界的垃圾都归他一个人拣了一样。他唱着儿歌回家,还告诉大家这首歌是谢蕾教他的。

  大家没理他,直到他把事情经过听清楚。他说,我操,不会找得到老板的,除非他回来,他有俩手机呢,这还是我看见的,说不定有三个都说不准。我们知道的这个号码的手机他不常开的。

  老春说,那怎么办,我是等老板回还是回家去?

  老杨说,再等几天吧,,老板也有十几天没到祥和里来了,等几天,等他回了再说。

  老春说,兰子还等我消息呢,我再去给她打个电话吧。他又跑出去。老冢说,这事麻烦。

  老杨说,肯定没戏,回去也没用,他身上那几个钱哪里够花啊,再说,那苏兰兰还不知道老春是干嘛的呢,要是知道了,还和他好?好个球啊。

  我说,老杨,这话你别放老春面前说,再说了,俩人相爱管他妈什么身份地位呢。

  老杨说,我晓得我晓得。

  老春这事没有谁能帮他,除了安慰安慰他我们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他说那个要娶苏兰兰的河南人有辆富康,让整个祥和里的人把钱全掏出来也买不了。除了安慰,别无他法。尽管我说过只要苏兰兰爱老春一切就好办,可实际上我们知道,在农村,父母的意见还是天,还是地。指望老板也只是缓兵之计,让老春不那么难受。这不是几个钱能解决问题的。

  想到这儿就有些不畅快,拖着他们几人去老木那儿搓个澡洗洗晦气。

  老春没去,他没心情洗澡,只想好好睡一觉。他喝得也太多了些,趁我们不注意他又喝了三两。我们板着脸离开房间。刚到澡堂,老杨讲个荤段子后几个人就笑起来了。只是因为老春的颓唐,大家笑的不敢太放肆。

  大家心情其实不错,老油子总找个由头讲几句和他谢蕾那微妙的进展,比如不小心摸过谢蕾的手啦,比如两人在吃饭的时候被老板称赞俩人有夫妻相等等。老冢和报社编辑通过一次电话,感觉也很好,对方将他的文笔夸了又夸,无非是想多个写稿的人,老冢也不管真假,现在每天都在祥和里发现着周边的故事,这些曾经发生正在发生和马上要发生的事儿。老杨媳妇对老杨也好起来,每天勤快些,好脸色也在她那张黑脸上显露着,因为冬天的临近,老杨一家也赚了些钱。可以让老杨买烟大家抽买点凉菜下酒了。人和人就这么简单,有人不高兴就一起不高兴,等到该自己快乐了绝不放过。毕竟是别人的事。大家都浸泡在各自的小幸福里,闭起眼睛,安静的躺在池中享受片刻的温暖。冬天越来越近,寒冷已经在祥和里插上了旗宣布这儿归它所有。

  今天我们倒是没多少说话的欲望,当老油子说了几句被打断之后他也自觉的闭上嘴。一时间,澡堂安静了,这让澡堂伙计不自在了,以为里面没了人,跑进来看了看。见几个人都在水里,水花轻微的荡漾,乳白色。想着以前,我们在这儿高声谈话,说笑,大家围成一圈给对方搓着背,捏捏肩膀。声音会环绕着这个宽阔的房间,嗡嗡的。这点变化没谁在乎,等老春缓过劲来了,知道一切不能强求时,自在自然回到我们中间。躺在水里的时候,最好有人起身给我们点支烟。今天老杨主动站出来晃荡着大鸟给我们点上。他很乖,在澡堂也不炫耀自己撒尿的家伙了。美美的吸完这根烟,睁开眼看看,老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水里,大家都像睡着了。这天谁都愿意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看见老春会影响些什么,还是水里真舒服。直到伙计打了好几次瞌睡才把我们请出澡堂。

  走出澡堂,一阵冷风灌进脖子,都打了个哆嗦。老油子喊声快跑啊。我们撒腿就跑,这才有丝快乐涌现。短暂的,等我们看到祥和里垃圾场,就悄悄的,不作声,钻进去。猫一样。

  钻进被子需要勇气,这床被子算是老杨一家赞助的,不花一分钱,但滋味就不那么好受。我也平生头一回体会到“黑心棉”的滋味。睡这些被子,开始还很好,新的,白白的,好象能用上十年。抱着新被子,心里美美的,像抱着全世界。而这些被子,盖上身上不出一个星期就出现问题。首先是被子的一头,因为脚会在夜里动来动去,被套里的棉花马上散架。接着再睡上一个星期,在头这边的棉花也会开始散掉,把它们拿出来一看,就会发现棉花芯子里全是黑色的颗粒。睡不了一个月,这被子就成一团再也用不上的棉花了。而且这些棉花睡的时间长了,会让身上长一些小斑点,红色,很痒。睡的时间越长身体会越痒,也许不到被子散架就得换了它。老杨一家和他的几个老乡在这个时候就会联络着,那几个老乡都比他们有钱,这回合作着,赚赚民工和宏城周边农民的钱,当然,祥和里的人也能“沾光”。黑心棉是以六毛一斤从祥和里收来的,到冬季时老杨一家就会告诉所有人他们收废棉花。祥和里的人尽管这些黑心棉有多恶劣,也知道这些棉花将在自己身上,可也得干。老杨媳妇和她的老乡就把这些棉花用双氧水清洗一下,每床十元钱至十五元不等的价格放在一些小的代销店售卖。祥和里的人优待些,八块就能买到这些。而我们几个,就免费得到这些东西。当然,也可以不要。而这些对我们,也足够了。能睡就行。有个被套套着,也不是太难受。而大房的人就得找些破被单之类的东西将它蒙住,否则是无法入睡的。

  这就是祥和里冬天的前奏吧。已经有不少人买了黑心棉了。他们还将在夜里咒骂老杨一家,这也不希奇,老杨说去年他们就是如此骂的,今年留在这儿的老熟人还得继续用。因为寒冷是祥和里最惧怕的东西,也许还会有人在这场漫长的季节中死去。祥和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这些在天桥在公园在废墟里睡着的人陆续回到祥和里,强占山头了。再晚回几天,这儿也许就没位置。这几天总能看到孤单的身影远远走来,破烂着,面容既陌生又熟悉,收破烂的都一个模样。他们走进祥和里,熟门熟路,遇见熟人还打个招呼。老冢说去年因为占位置还打过架,把几个人打个半死,今年也许又要重演一次。

  好在这些与我们无关,因为我们睡在隔壁,这个还比较温暖的地方。而更和我无关,我有李杨。每次想到她,我心里总一阵温暖,在这个已逐渐凝固的地方。

  我不喜欢睡黑心棉,虽然隔着被套,我还是能感觉它带来的不适应。这床被子已经开始分散了,我的脚只能蜷缩着,因为前面的被子已经散掉,一团团的呆在被套里。摸摸我脑袋边上的,也快完蛋了。老油子在睡前笑着说,嘻嘻,学学我们撒,不踢被子就是好,告诉你,大房的人现在都要叠被子了,整整齐齐的。

  寒冷的夜,使一切发生着变化,也没有多少吵闹声了,尽管夜不是太深。大家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挨过这个冬季。我们房间的灯也熄灭了,谁也不愿意聊天,虽然老春睡着了,可他在梦里也不会痛快。静悄悄,哦,老杨媳妇还没睡,听得见她翻身的声音,把那张破床弄的很响。可这次,床的响动只和她一个人有关。因为,老杨还没回家。他肯定是去十八坡了。狗改不了吃屎。这是没办法的事。老杨媳妇翻来覆去十几分钟,也没了声响。

  估计她是想通了吧,这样的丈夫,我猜。也睡过去,不知道老杨什么时候回的,他如果知道他这次去嫖娼的代价是离婚的话,打死他都不会去。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