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45)

2005年02月25日13:13:33网易文化 黑天才

  “离婚,没啥好说的了,还想嘛?想他好?他要是对俺好俺离婚吗?俺可是他明媒正娶回来的,可不是路边的野鸡也不是人贩子骗给他的。”老杨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她的声音颤抖着,家乡话说的比蹩脚的普通话好听,只是有些句子实在听不到。我们几个乐呵呵的看着老杨媳妇撒泼,这不是头一回说离婚了,在老春离开祥和里之后的这天我们都快活起来。至少不能一回到家就对着一张破碎哭丧的脸了,他回去我们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尽管不知道面对老春的是什么,但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和我们无关。人在人情在,人走人情走,这是江湖术语。在听着老杨媳妇歇斯底里的嚎啕时,我们还没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在阳光下,我们晒着太阳,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老杨媳妇痛斥老杨的种种恶行。老油子和我兴致最高,常常在老杨媳妇一句话结束之后再添上几段,顺着她说话的含义一字排开。这样的效果非凡,达到我们预想不到的境界。等我们发现老杨媳妇这回是来真的,已经比较晚了。她从箱底拿出结婚证书、身份证放在桌上,义愤填膺的对我们说:“既然大家伙都向着我,呆会儿老杨这狗东西回了,你们就别拦着我!”接着她麻利的收拾着衣物,从床下拿出几个大塑料旅行包,把衣服裤子使劲往里塞着。

  我们面面相觑,楞了好半天才摸索出老杨媳妇的创作意图,一时间居然找不到词说什么了。老冢笑着的嘴还没合上,眼睛瞪得像铜铃。现在,谁都看得出老杨媳妇想做什么,她在哭泣一番后冷静下来,坐在房间门口等待老杨归来。她把脚跷着,手里端一缸子半热的茶慢悠悠的喝着,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还带着笑意。大部分行李就放在门边上,她把老杨和她的衣物分开放着,一堆在门左边一堆在门右边。我想她现在是不是在考虑着离婚后的生活?这并不容易解决,尽管我们看来老杨媳妇很善良,但她自己并不知道或不把这条当作再婚的标准?现在,她安详的坐着,又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沮丧什么的。我对老冢使个眼色,他就很聪明的和我走到祥和里外头。我们必须先一步告诉老杨这个事。

  “这不像个要出事的天气啊,一般来说发生悲惨的事情老天会给点意思的。”老冢很幽默的说。

  “别放屁了,这个城市一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悲惨的事,照你这么说他妈这么说天天都不出太阳啦?”

  “嘿嘿,我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嘛,既然有人离婚就有人结婚撒,所以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老冢这才把他想说的说出来,“我的意思是咱就别管了,他们该离就离,不该离还会和好,我们凑什么热闹。”

  我说:“要是你出了事别人也这么说怎么办?不管事成不成我们都得先办着,再怎么说让老杨有个心理准备也好。”我看看天空,如此湛蓝,根本不像冬天了,而风还吹着,在这个偏远没有阻挡的祥和里,风有些肆无忌惮,特别是在这几天夜里,风吹得鬼哭狼嚎,呜呜的。好在有太阳在第二天探出脑袋,否则谁都别想出去了,站在这儿等老杨也是假的。

  等了半个小时,他问我要了支烟叹了口气,蹲在马路边上。老冢问老杨媳妇有什么动静,老油子哼了一下说:“她啊,喝了两缸子茶,憋不住又上了两次厕所。茶是不喝了,人还坐着呢。她还哼着小曲儿好象挺放松得意的。老杨这回是死定了,嘿,你说老杨啥反应?会不会很高兴撒?”

  “我估计不会高兴,婊子和媳妇之间区别大着呢,谁给你做饭洗衣服啊,谁他妈能你想什么时候日就什么时候日啊还不给钱,是吧?”老冢直直的说。

  “你还文化人呢,说的真他妈恶心,敢情媳妇儿就干这个的啊?”老油子说。

  “那看是谁的媳妇,老杨的媳妇也就起这么个作用,所以俩人离不离我他妈一点都不关心知道吧。”

  老油子不再说话,抽完烟他又问我要一支,独自往城内的方向走去。他走的很洒脱,和他最近的心情一样。任何男人在艳遇面前都会兴高采烈,哪怕死了娘亲老子都不在乎。老油子很快消失在拐角,顶替他出现的是老杨,他对即将来临的灾难毫无觉察,很远就对着我们打招呼,看他双腿有些无力,我和老冢相视一笑。自打他独自溜出澡堂到现在,两天没回家了。傻瓜也知道他是上十八坡去了,何况老杨媳妇前一晚也让人偷偷跑到十八坡打听了。老杨这回过瘾,在那女子房里呆了两天。他晃悠着走过来,好象也哼着歌儿,一脸的笑意和今天的阳光很有些配合。他走过来说:“都站这儿干嘛啊,给我来热烈欢迎?”

  老冢说,欢迎你?谁他妈犯贱才站这儿等你,老黑你和他说吧。

  我说,你媳妇要和你离婚。

  老杨楞一下然后笑了:“离呗,她又不是头回这么讲,老子还真想和她离了呢,免得干点事也得看她脸色。”

  老冢说,好撒,那你进去嘛,呵呵。

  我说,老杨你他妈别傻了,你媳妇是真和你离,身份证都拿手里了,行李就堆在脚边儿就等你回去。我们先也以为是假的,后来看出来她是来真的,要不谁他妈有病站这儿拿你开心。你现在得想想该怎么着,要真想着离婚,你就进去,我们也没什么说的。

  老杨这才有点惊讶,脸上的笑首先隐藏起来,换上个难看的表情,眼睛浑浊。他让我们等一下,然后猫着腰跑进祥和里。我和老冢看着他躲在一堆塑料桶边上往小房那边望着。他看到了什么呢,但他的举动告诉我们,他还是害怕离婚的。老杨可不笨,他可知道少个媳妇意味着什么。他可笑的爬在塑料桶上,像只大花猫准备抓老鼠那样。庞大的身躯终于看够了,又猫着跑回来,走过我们身边也不敢大声说话,只小声说出来,出来说。

  老杨掏出包烟递给我们然后点上,很巴结的说,两位兄弟,你说该怎么办啊?

  老冢说,怎么办?你他妈进去道歉怎么办,这还用问?老杨使劲点头说,是是是是是,道歉我这就去道歉。他却不往里走,还看着我。

  我说:“道歉怕是起不了作用,你别听老冢的,你这么对老杨媳妇他早就想骂你了。你现在进去怕是马上要被她拉回老家办离婚,女人要是惹火了就麻烦,你最好出去躲几天,三天后你这个时候在门口等我们告诉你你媳妇什么态度。”

  老杨苦着脸说:“我他妈到哪里去躲啊,这么冷的天。”

  老冢冷笑:“呵呵,有什么不好躲的,你他妈到十八坡里睡去撒,温柔乡啊。”

  老杨说:“冢爷您就饶了我吧,我错了还不成吗我保证改。黑哥你说我该躲哪儿去?”

  我说:“我他妈怎么知道,找个不冷的地方躲一两天,要你有钱回十八坡去也行就是别要你媳妇知道。总之这几天别活着回来。”

  老杨抓着头皮想想,也没找出更好的办法,只好说:“好吧,就让她先把气消了,我苦几天也没什么。十八坡我肯定是不去的,你们在家好好劝劝他,回来我天天请你们喝酒。”

  老冢转身就走了,我拍拍老杨肩膀也进了祥和里。老杨慢慢的转到路的另一边,在那儿留下好几个烟屁股,把口袋里的钱翻出来看了看,只有几毛。他哭丧着脸把钱小心的放回口袋,和老油子一样,朝着城市的方向走去。走得缓慢像个老人,体态臃肿。

  老冢说嘿嘿,这回好了,冻不死这狗日的东西。

  我现在再也无暇顾及兄弟们更多的事情了,李杨在我生命中显得越来越重要,我每天都在想念她,我想她也如此。任何能引发想象的道具都能让我联想到这个尤物。对于男人而言,一份难得的爱情肯定能替代他原有的一切──工作、生活规律、谈吐甚至起居饮食都会出现变化。我无法获得在这发生之后是好是坏,何况面对心中燃烧着的温暖的火焰,又如何去猜测前方的好坏呢?我唯一担心的是在我和她的这种状态到底能维持多长时间,毕竟我的身份限制着我和她长期的发展。毕竟,她也有着自己的身份。在深夜里,我独自睡在这套黑心棉里,想着一个垃圾汉和一个二奶之间的爱情,呵呵,这些若是让老冢去写,保证能在某妇女杂志上发表而引起轰动吧。而就连这,我也想说给李杨知道,当然了,我更不想提及我和她的身份了。我尽量克制自己不让在和她的交往中产生自卑,我也是这么告诫老油子的。别看老油子平时油腔滑调,到处蹭吃蹭喝,而当他面对“爱情”的时候却像个孩子,完全没有平时的洒脱,甚至将以前的许多缺点隐藏起来。这些,可以说是谢蕾给予的,也可以说是一种深深的自卑造成的。我不希望自己因为也有这种情绪而变成另外的样子,但当“爱情”来临时人们真的还能保持原状吗?我不清楚,谁都不会清楚,大家都在寻觅着,直到死去那一天都在寻觅。

  在祥和里没住几天,我给李杨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想她,我想要她的一切。她很高兴我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说请我吃涮羊肉。时间订在老杨离开祥和里的第三天。在老杨没回家的第一天,老杨媳妇一点都不吃惊,她只是问了我是不是老杨回来过。我装糊涂说不知道这事。她也不再问了,只是将晚饭的那几个菜里多放许多盐,咸得我们几个拼命喝水。老油子暗地里诅咒老杨不得好死,老冢很开明的说我们只是多吃点盐,老杨肯定在外面喝西北风呢。老油子说老杨也有可能躲在十八坡那个“鸡”那里。当天夜里我们就去十八坡找了找,老杨不在其中,和老杨相好的女人不停对着我们几个抛媚眼,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只穿着裙子,把白白的有点粗的大腿摆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几个笑着退出来了,在下楼的时候看见祥和里的两个人正往这儿走来。他们看见我就点头笑一下,也不尴尬,发支烟抽,说上几句。嫖客可以是任何人,因为嫖客只是一根生殖器和一个避孕套,还有一点点钱。十八坡的生意还算比较好的,附近工厂的人会在夜里偷偷摸上来,还有周边的农民。据说许多人从城的另一边打车到这儿来,不为别的,就因为十八坡的服务还不错又没有熟人。祥和里的男人有多少鸡吧就有多少,他们的男性荷尔蒙分泌不比任何人少。在祥和里或是后面的望江楼,也常常可以看到穿着破烂的人拉开裤裆,把手放在撒尿的家伙那里来回抽动,眼睛眯起来或者叼支烟。过不了一会儿,他们就舒坦了,啊的一声倒在土地上,那团不能说肮脏也不能说纯洁干净的液体就喷洒到福禄河里。河水把这些可以诞生小生命的液体冲得很远,可能被几条没因污染导致死亡的鱼吞下,也许被河水分解。也许,已没有也许。所以,需要十八坡这样的地方,是男人都需要。

  和那几个来自祥和里的嫖客小聊了几句,就出去了。十八坡的热水器会把这些男人的身体洗干净,然后躺在床上让这些女人服务,只要他们给了谈好的价钱。在跨过一块湿地时,一个女人大声吆喝,嘿,帅哥,进来嘛。

  老冢说,老黑你听到没有,叫你帅哥呢,哈哈。

  我说,是撒,婊子眼里,嫖客都是帅哥。

  老冢激动的说,好好好,这句话,我要写进我手里这个随笔。

  老油子问,你这随笔写什么的?

  老冢说,写十八坡的。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