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53)

2005年02月25日13:29:44网易文化 黑天才

  这四天我没离开过家半步,假如这个由我和李杨共同搭建的房间算是“家”的话。在这四天里,我把自己全身涂满了药膏,这是按照医生吩咐做的。医生告诉我,这种皮肤病的确和我想的一样,是由于环境卫生引起的,只要在干净的地方,勤洗澡勤换衣服,衣物又都要干净,就行了。四天以来,我靠看电视打发日子,李杨给我发了许多短信问我是否会如期来临,我也不回。她打电话过来我就挂掉。我只想让自己干净些再和她在一起,过年。每天夜里,我都闻着她在枕边留下的香睡觉,药膏的味道太难闻,它们纠缠在身体上,滑腻腻地,像蜗牛的表皮。医生嘱咐我,不要抓伤口。半夜里我总是醒来,有时候是一个噩梦,有时候是痒得无法忍受。我买了新的被套和床单,等四天过后,它们全都会被抛弃。我不想留下一点污痕。

  我在想,我是否真的爱上这个女子了。尽管没有结果。

  窗外时常有鞭炮声,宏城早张贴出禁鞭的消息,却禁不住人的虽说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但元旦也快来了,辞旧迎新的气氛渐浓。有时候我趴在窗台上看街道的人。宏城的树叶掉光了,一些零星的叶子挂在黄绿色的树枝上。街道一片暗淡,带着一股萧瑟,毕竟是冬天啊。偶尔能看见几个拾荒者打开我楼下摆放着的垃圾桶,在里面寻找着金子,寻找每天的温饱,寻找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突然发现自己这么过着十分奢侈,也一笑,怎么过不是过吗?

  这四天过的茫然而漫长,像过了一个世纪。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接了李杨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哭起来了,像个孩子那样抽泣。我能想象到她的肩膀一耸一耸,犯了过错。李杨什么都没说,只说想我,非常想我,想和我在一起。直到电话挂掉,我告诉她,明天我就能来了,明天。

  我一直想不明白,李杨爱我什么。问她,她只说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爱一个人,真不需要理由吗?

  第四天快结束的时候,我给祥和里那个酒庄打了电话,找老春问问他的情况,顺便告诉他,我近期不回祥和里。电话接通后等了五分钟,老春来了。在电话里头一句话他就说:“老黑,我的车被缴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我操,你不会跑啊,真笨。”

  “你不知道他们多少人追我,疯子一样,跟了我五条街,一直在我后面。”

  “那就难怪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没怎么办,反正老板帮我把工作找着了,我也见工了,过一个星期就能上班,也是好事,断了我一个念头,要不我还真舍不得这辆车,它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老春在电话那边叹息,“你这几天死哪儿去了啊?”

  我说:“这个年我就不回祥和里了,有别的事儿。告诉大家伙儿好好过年。帮我向他们几个狗日的问好。你自己好好过。”

  本想立即挂上电话的,老春来一句:“那,你怕是再不会回祥和里了吧。”

  这句话让我沉默良久,就像大房里死过人后的那般沉默着。握着话筒半天不说话。我还回祥和里吗?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心里没底,谁知道明年我会在哪呢?我对着电话喊:“喂喂,我会回祥和里的撒,肯定会回的。”

  在城市的另一头,那个郊外,一个男人放下了电话。

  我身上已经不怎么痒了,那些红疹大部分都消失了,还有几个点缀在皮肤上,不论怎么碰它们都毫无感觉,好了。以这种状态迎接新的一年迎接心爱的人再好不过了。将房间稍微整理一下,我把床单被套以及两套内衣塞在一个大塑料袋里,穿上厚厚的衣服走下楼。一阵阴风穿透所有的衣服扎进骨髓里,我倒吸口凉气,把衣服裹严实一下。这件衣服显然单薄了,一件休闲外套一件绒衣,比我在祥和里穿得还少。下午四点,宏城的天空阴霾,不留一丝阳光给我。走出小区,到大街上找个最繁华的十字路口,把整袋衣物塞进去。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个穿得比我还少的人发现它打开它并穿上它。这个拾荒者不会计较上面有什么东西,是不是有病菌,顶多他会把它打开瞧瞧并纳闷是哪个有钱人把这些东西丢掉。然后骂一句傻逼提着塑料袋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夜里,他在某个没风的角落,将内衣穿上身上,再用被套床单把自己包裹起来。这个冬天,就这么过去了。多他妈舒服。

  看着宏城人一脸劳碌的从身边走过,他们无非也是为了吃好穿暖,或是换件比较好的床上用品,绝想不到去垃圾桶里就有这些。往前走两步,拐个弯,发现有堆人稀稀松松在前面。心里轻松,凑过去看看热闹。几个人叫好,在一个小公园的侧门那儿。穿过闲人走进里面,看见几个满脸横肉穿着邋遢制服的人正在推搡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头发像鸡窝,身上的旧西装估计穿了有七八年了吧,到处是补丁。他什么话都不说,眼里似乎含着泪,只是想走到他的前方──正在被另外几个穿制服的人猛砸的三轮车。中年男人的沉默让周围的人不高兴起来,小青年吹着口哨说:“搞撒搞撒。”

  中年男人一脸沮丧,很朴实的模样,他像只绷紧的箭,只等着前面的阻拦结束就冲过去。他一只手伸在众人之外,似抢救似与谁分离。那车,更像他的孩子,他身体的一部分。几个满脸横肉的人在那里用脚踩用扳手卸还有榔头敲打,看他们打得那么起劲,边砸边看看中年男人,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大声说:“别让这狗东西过来,早说取缔黑三轮车的,还他妈敢上街,让你跑让你跑,。”他使劲用脚踩三轮车的钢圈,觉得不够劲,拿起身边人的榔头狠狠的砸下去。看他们打得那么起劲,仿佛不是在砸车,是在砸中年男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中年男人一直没放弃自己的努力,只是想冲过去,队长说:“我们要文明些,不许打人啊。”队员们答应了一声,便只是阻拦,但是手上非常使暗劲,好几次中年男人都疼得叫出声了。终于,那辆车被砸到无法修复的状态,队长才心满意足的对着队员,坐上停在路边的小卡,冒着黑烟走了。他们远去,一路谈笑风生。卡车上,还有许多缴获来的三轮车。

  中年男人在众人冷漠的目光中,拣了拣零碎垃圾,显然他一个人无法把这拆得零散的配件拣光,但他也不求谁的帮助,只是默默的拣着。周围的人看看没什么热闹了,纷纷离开。只有几个闲人还没走,在一边聊天抽烟,看男人。看着中年男人淳朴的眼睛,我觉得熟悉,他长得像很多人的兄长。眼睛居然有点湿了。摸摸口袋,还有几百,想送过去,又想他肯定不会接受这种“侮辱”,当时砸车时,他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他的上衣被撕扯开了好几个口子,他边弄零件边摸摸撕开的地方。触摸伤口。

  我吸了口气,咬咬牙还是没把钱给他。迅速的转过身,离开。回头,就看见李杨站在我身后,眼睛里和我一样,闪烁着光亮。

  新年马上就要来临,但它好象对人们不起任何实质作用,无非是得到几个规定的休息日,能在商家的欺骗下买到稍微便宜少许的货。日子依旧要过的,并不因为是新年,就会有新的开端。事情不了能因为旧年过去就会一抹以前的发生,一切还在继续。比如爱情比如友谊比如仇恨比如变故。比如,这一切。

  第四天的夜晚,我和李杨静静的躺在床上,之前那些思念都消失了,由思念的对方来完成。这次,我们没有太过激动,反而能平静的看着对方。尽管我们转身就能拥抱,伸出手就能抚摸,动动嘴就能亲吻到对方。但我们没有这样,只是安静的在床上躺着。电视机放着无聊的节目,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着报道。正看到一个主持人在采访路人对新年的看法,那个妇人高兴的谈论新年新气象,说着国家的改善说着自己生活的转变。也许,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她走上电视节目说出的这番话呢?

  夜渐渐深了,李杨说了第一句话:这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我把烟头灭掉,想回复她,却也只是吐出烟。没有什么能比安静的和新爱的人一起度过旧年更让人温暖的。李杨又说:你说,我们从今年到明年那一秒该做什么呢?

  我哈哈一笑,打破这沉静,抱住她,吻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吻着过去。

  她笑着说,还有两个小时呢,用得着这么急吗?

  我说,那好,我出去和人打两小时的羽毛球再说。

  李杨一把把我抱住,紧紧的,大声说:你敢!

  在一场激烈的游戏过后,我们还在彼此的身体里喘息。我不由自主的说: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李杨不高兴的说:你老想着别人在干什么,你就那么喜欢他们,那你还来这儿干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对不对!

  我说:我哪儿敢,只是我太幸福了,就要想想我那些受苦的兄弟,我是希望他们在这时候都能和心爱的人在一块儿。

  李杨把头埋到我的怀中:我就想这样和你静静的,什么都不干,从今年躺到明年。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广场上,大群的人在那里倒数,十,九,八,七,六……三,二,一,然后是大群大群的欢呼。“这些人那么高兴,难道不知道,他们欢呼的就是自己的老去吗?”我叹着气。

  “你说话越来越文绉绉的了,就像你那个写文章的兄弟,叫什么来着?”

  “老冢,我猜他现在就在写东西吧,他现在的感想越来越多了,他说不定将来就是个成功的作家呢。”我捏着她的脸蛋。

  “作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他天天写你们祥和里的事,有一天故事写完了,难保不写到你身上。”李杨无不担心的说。

  “呵呵,我有什么好写的,除非写我和你的爱情故事。你要是愿意,我就告诉他,让他写下来。”

  “你的过去呢?难道他不想知道?我看人都想知道。”

  “谁没过去呢?只是有的人喜欢说,有的人不喜欢说而已,要是说出来,就会发现原来和别人的没什么区别。”

  “但是别人的过去我并不想听,我只是想听我爱着的人的过去。不是吗?算了,我不和你说这个扫兴的问题,反正你是不打算说的了。”李杨背过身。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