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58)

2005年02月25日13:41:16网易文化 黑天才

  一路上,他们没少给我罪受,其实也就是拳打脚踢。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把我丢远些,起初,我还能听到方子进的声音,他在给人打电话说商场上的事。在中途我晕了一次,醒来就再听不到他说话了。人慢慢也下光了,一个个的,先是几个人揍我,后来人慢慢少了。也许是因为过年,他们顺路拜访谁吧,下了汽车。车在高速公路上无休止的行驶。这没有终点的旅程,我在车里分不清南北。他们蒙上了我的眼睛堵上我的嘴把我捆得死死的,像一起绑架案。隔些时候就有人弄点水弄点面包给我吃。那个叫三儿的人下车时还夸我比较老实,没做小动作。最后车上只剩下我和司机了,司机在车前面一个劲的骂着,可能骂我,可能骂他的主人。在没人的时候,你可以骂任何人,在他眼里,我不算个人。

  车始终是要停下的,虽然我不知道我身处何处。司机像卸货一样把我如一麻袋土豆那样弄下车,对着我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脚,在我滚下车的一瞬间,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冰凉起来,周围的潮湿空气从四面八方钻进我的身体,那单薄的衣服。司机说,嘿嘿,这地方不错的,喂,你正前方有把小刀,你自己看着办吧,饿不饿得死你就看你造化了。话刚刚说完,汽车就发动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发动机的声音渐渐消失,我才开始去摸那把刀。我根本不在乎造化之类什么的,他肯定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是个拣垃圾的,只要这个世界有垃圾,我就能活下去。摸了半天才找到他所说的那把刀,原来是把削铅笔的刀子。开始割绑我手上的绳子时候我就在笑了,这个司机胆子真小,就这么一把刀,难道也需要溜得那么快?笑声渐渐大起来,到后来,我都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了。

  这是个叫江县的县城,我撕开蒙住我眼睛的布,环看四周时,发现自己就在这个县城的边上,在一片竹林的背后。这个司机还不错,没在半夜把我丢弃。我走出小镇的郊外,周围还有几个农民在田地边抽烟。对于我的出现,农民有些惊讶,似乎我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我这才想起,我脸上还有伤。不过这些对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来说不是大问题,我走进县城就发现了几个空饮料瓶子,我饿不死了。

  我记起老油子说过的一句话。他说:这个社会要饿死一个人还真不容易。这个小县城对我而言和宏城没什么区别,有人,有吃的有喝的有玩的,也有垃圾,也有废品收购站。只是,没有祥和里。

  我在这个小镇上只呆十来天,就可以回宏城了。问清楚了去宏城的车费,转四次车,加起来一百来块钱。这些钱对我而言真是轻而易举。只是要辛苦些,需要找容身之所,需要在另一群拾荒者的眼睛底下寻找金子,要把钱聚集起来。但这一切又是那么轻松而简单,因为我要回祥和里。

  我在县城一座“烂尾楼”找到了睡的地方。这儿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有酒鬼,有外地民工,还有和我一样拣垃圾的人。这幢楼的空房很多,我找到一个脾气暴躁但心地善良的哑巴一起住。我常常给烟他抽,他就让出一半的被子给我。说实话,两人一起睡,他才没那么冷。尽管也是许多同类在一起,而我还是想念祥和里,这儿不是祥和里。每天不是醉汉在骂人往行人那儿丢石头,就是几个垃圾汉在打扑克,再要不,就是某户民工家的三四个女孩儿在那儿嚎啕大哭。有些话,我和哑巴说,他只是听着,不知道是不是聋子。我把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一切,李杨、幸福小区,全都告诉了他。他没为其中任何事动容。这个哑巴,我很喜欢。在省吃简用的七八天后,我攒够了所有的钱,准备在第二天早上起程回宏城。为了坐车不被人赶下去,我在那个贴着大减价的店里花二十多块钱买了一身水货衣服,。我想找哑巴,把故事的结尾告诉他时,他不见了。这也没什么重要,他可能去别的地方,听别人讲故事去了。我闭上我的嘴,睡在哑巴的被子里,养精蓄锐,明天,祥和里。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笑声,那些冷清,那些无人遗忘的。

  到半夜里,一阵吵闹声把我弄醒了,不止是我,几乎这烂尾楼里所有的人都醒了。好象是有人在上楼在大声骂着什么,我裹着衣服走出我这个房间,民工小张拿手电筒在来的这群人脸上晃了晃。小张身大力不亏,是这楼默认的楼长。上楼的其中一个说:我操,别他妈照了,我们就住一宿,明天就找别的地儿。

  小张问,你们哪儿来的?

  其中一个说,我们从宏城送过来的,操蛋。

  哦,你们是被卡车拉过来的吧,狗日的,一过年就往底下塞人,你们自己找地儿睡吧,夜里冷。

  他们一说是宏城的,我就冲了过去,冲着那个说话的人嚷:大民,是你吗?

  那个人走近了看了看我说,老黑,你来得挺早的嘛,哈哈,你是第一批送出来的吧?

  大民在我的棉被里打着呼噜,他们决定就在这个地方过年。我坐在他们旁边等待天明。大民告诉我,在十天前,祥和里被查封了,原因不明,但那个玻璃墙的背后居然是个造假酒的作坊,查封那个作坊时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祥和里还有个很大的地下室。他说当十几个人从推倒的玻璃墙走过来时,所有在祥和里的人都惊呆了。据说这十几个人很多天都没见过阳光了,所以出来时都必须带着墨镜,否则就会瞎掉。祥和里被查封了,所有的人被赶了出来。街上的拾荒者突然多了起来,所以,这回从宏城送出的拾荒者和流浪汉非常多,要送好几次才送出来。大民说,宏城周围许多县、镇都是拣破烂的。他睡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他妈的,全他妈弄到乡下,哪有那么多垃圾拣的。”听大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全身冰凉,是谁把我带到冰窟里来了?是谁对着我泼了一桶凉水?

  天亮了,我穿上行头,一个人。在车上,我浑浑噩噩,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就像自己要结束了一切。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一辆车到另一辆车上,我只知道要坐车,有一个站会到达祥和里。在一个又一个长短途车里摇晃颠簸,在一个又一个噩梦里,我似乎听到一句话。

  “祥和里到了,有在此处下车的乘客……”有个女人用甜美的声音说。

  车快到宏城了,我不记得我在车上睡了几天,时间对我来说,只是期待。睁开眼,一片雪后的凌乱进入眼前。是什么时候又降了场雪吧,现在雪开始融化了,远方的树木像是在蜕皮,枝桠中之间的雪变成了水。看看身边这些土地,白雪被人踩过,黑色的印记,还有融化后露出本来的面孔,泥土,狰狞着。泥泞在这条路上。长途车轮胎在泥泞中前行,飞快的。售票员麻木的关掉电视,把麦克风打开说,各位旅客,本车已经进入宏城了,很快这次旅程就结束了。好象是她家刚刚死了几十个人,装满了泥土的语调,死了丈夫的寡妇,或是一包砒霜。一切都是灰暗的。

  把眼睛从售票员长满褶皱的脸上移开,我发现汽车竟是经过祥和里而来的,而祥和里就在我身后了。汽车正带我离开祥和里。

  我惊恐的站起身,拼命敲打窗玻璃,大喊:“放我下车!放我下车!”

  我把脸贴在窗玻璃上,看着祥和里越来越远。它在城市的那个角落里,而我仿佛远在千里,远在千里。我把窗户打开,要跳下去的时候,有人一把把我拉回来。接着,我被几个人推下了车。售票员现在才有点神色,在我下车那一刻,她在我身后笑起来说,真是神经病。我向祥和里飞奔,以风的速度。

  祥和里已经面目全非了,空荡荡的,像做过手术摘下了所有器官的废人。整个大院被火烧过了,地表都是漆黑一片,还有一片片东西被移走的痕迹。那是堆放橡胶桶、金属的地方。雪天过后,祥和里狼狈。那块写着“祥和里”的牌子也不知所踪,谁拿走了它。一大堆被砸得粉碎的玻璃瓶横七竖八的躺在那儿,现在,收垃圾的人都不在了。若是平时,这堆玻璃也是大家疯狂挣抢的对象啊。巨大的轮胎印遍布祥和里大院,我走过原先那道玻璃墙也看不到老板隐藏在这儿的假酒制造窝点,退土机不留痕迹的让它消失了。我不敢走进老东西们住的那个房间。

  “老杨!老杨媳妇!你在里面吗?”

  “老春!你在里面吗?”

  “老冢!你在里面吗?”

  “老油子!你在里面吗?”

  我越喊,声音越小,这些兄弟就像从没出现过那样,不回答。祥和里的房子,是严肃庄重的庙宇,我颤抖着敬畏着,用微弱的声音问:“老黑,你在里面吗?”

  这个地方如同死地,一切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那些垃圾,那些拣垃圾的人都不见了。连暗处吃吃的笑声或哭泣,都不再出现。我最后还是走进在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我猜是在焚烧中结束了它们的生命。我爬在墙角,全身发热,慢慢睡去。

  再醒来时,我发高烧了,全身像火一样燃烧,而我冷。我认为,我可以这么死去。夜很沉,很重,是千万个人黑色的瞳仁遮盖了天空,他们都看着我。他们已经死去,也在等待我的灭亡。我认为,我可以这么死去。

  而我没死,第二天我居然还活着,居然还能从一个噩梦中惊醒。也许就因为这样,我相信我的兄弟们也都活着,在某个地方。拖着疲惫虚弱的身体,我一次次往返祥和里和另一个废品收购站之间,把那些玻璃卖了,有点钱,可以吃,可以喝,可以买床黑心棉被睡。

  老木的澡堂也关门了,原因不明,据酒庄老板说,是有几个人在那儿洗澡得了性病,卫生防疫站的人来查封的。那个胖胖的女人还说,有人怀疑是澡堂老板故意让不干净的人进来洗澡的原因。她模仿老木被带走时说的话。

  她在那儿张牙舞爪的说:“他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叫得很大声,他这么叫的。‘洗那么干净做什么,都他妈不是干净的东西,都是脏东西,都是脏东西’。就这么说的,我看他是个疯子,肯定是。”

  最后,这个女人告诉我,说老冢可能了进了报社。她还说,其他人也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我很大声的告诉她,会回来的。

  会回来的。


本文相关内容:高速公路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