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47)

2005年03月21日10:47:24网易文化 刘猛

  生日宴会上张雷一直是闷闷不乐的,虽然他强颜欢笑,但是还是热闹不起来。吃完饭在公园遛弯,他和刘晓飞走在一起,何小雨拉着刘芳芳跟在后面。刘芳芳很紧张,看着张雷的背影眼神都是羞涩的。

  “你倒是上去说话啊?”何小雨推她,“你不说话怎么熟悉啊?”“我不知道说什么啊?”刘芳芳着急地说。

  “说什么都可以啊!”何小雨说,“你就当那是碉堡,打得下来要打打不下来也要打!快去!”正在争执,刘晓飞回头:“你们俩说什么碉堡呢?”“没事!”何小雨说,“我说你们两位大男人自己顾自己走,也不管我们啊?我们可不是侦察兵能走那么快!”“哟,忘了还有女士呢!”张雷笑道,“晓飞,你不用管我,我这人情绪化一会就好。你去陪小雨吧,一周才能见一次也不容易。咱俩上下铺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是,陪我那边走去!”何小雨拉住刘晓飞跑了。

  张雷看着他们的背影,笑容渐渐消失了。

  刘芳芳看着他。

  张雷低下头,正要走,想起后面还有人:“你,你叫什么来着?”“刘芳芳。”刘芳芳红着脸说。

  “吃饭的时候我没注意,名字没记准。”张雷说,“不好意思啊。”“没关系。”刘芳芳说。

  “你和小雨是同学?”张雷问。

  “嗯。”两人就无语了。

  张雷看看那边湖边的长椅:“坐会吧。”“嗯。”张雷坐在长椅一侧,刘芳芳坐在另外一侧。

  还是无语。

  张雷自己想着什么,拿出烟自己点着了。

  “你抽烟?”刘芳芳皱眉问。

  “啊。”张雷笑,“也是最近学会的。”“抽烟对身体不好。”刘芳芳说,“我在家的时候,我爸爸就不敢抽烟。我妈妈现在老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现在可猖獗了,烟不离手,就等我回去教育呢!”张雷乐了:“你是你们家的领导啊?”“那是!”刘芳芳眉飞色舞起来,“我爸爸领导部队,我妈妈领导保姆,然后我领导他们俩!”“你爸爸是团长?”张雷笑。

  “不,军长。”张雷吓了一跳,烟呛着了,咳嗽两声。

  “你怎么了?”刘芳芳问。

  “没事没事!”张雷摆摆手。

  “那你就别抽了,再说你是侦察兵,抽烟伤害肺,对你训练没好处。”刘芳芳说。

  “好,好,现在不抽了。”张雷掐灭烟。

  又沉默了。

  夕阳下,张雷的脸还是那么冷峻。

  刘芳芳看着张雷的侧面,有点出神。

  张雷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叶扁舟滑过,感叹地吟道:“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刘芳芳眼睛一亮:“你喜欢古诗?”“嗯,我哥哥喜欢,我也喜欢。”张雷说。

  “我也喜欢古诗。”刘芳芳说,“我从小就能背唐诗三百首,再大点我能背的就更多。我特别喜欢古诗的意境,现在的诗人做不出来。古人寥寥几笔,能够感受到一种空灵的意境,不需要更多的文字,让人回味无穷。”“那你怎么上军医大学了?”张雷问,“我看你更适合学中文。”“生在兵家,长大当兵。”刘芳芳说,“我自己也习惯了,我爸爸从小就把我当兵训,只有到了中学我才能穿裙子。再大点,他就没法拿我当兵管了。”“然后你就管他了?”张雷说。

  刘芳芳笑:“对啊!”两人的气氛融洽了。

  “我还喜欢唱歌,忘了告诉你我跟小雨是二重唱,每次文艺会演都要上台的!”刘芳芳说。

  “那你唱一个。”张雷笑。

  “在这儿啊?”刘芳芳左右看看。

  “怕什么?”张雷说,“当兵的,死都不怕还怕唱歌?”“好!”刘芳芳站起来,“我就唱个《十送红军》吧!”张雷点头:“好啊!我从小就喜欢这个歌儿!”刘芳芳站起来,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夕阳的余晖还是别的什么。她摘下军帽,走到张雷面前五六米远的地方站好了,动作很正规。

  “要报幕吗?”张雷开玩笑。

  “你别笑,我唱不了了!”刘芳芳低头说。

  “好好,我不笑!”张雷说,“我严肃!”刘芳芳站好,显然受过正规训练,找找音高,开始唱:“一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

  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叫,树树(里格)梧桐,叶呀叶落光,问一声亲人,红军啊,几时(里格)人马,(介支个)再回山……“歌声是优美的,旋律是动听的。

  张雷开始在笑,后来就认真在听。

  刘芳芳唱得进入状态,早先的羞涩就没有了,精神焕发出来绝对是光彩照人。

  刘晓飞和何小雨远远跑回来,何小雨拉住刘晓飞:“先别过去!”“怎么了?”刘晓飞纳闷。

  “有情况!”“什么情况?!”刘晓飞立即是侦察兵的职业反应。

  “你看!”刘晓飞一看:“怎么开始唱歌了?”“这就是情况!”“这是什么情况?”刘晓飞纳闷。

  “你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东西!”何小雨气得掐他,“我这么聪明伶俐怎么就看上你了?!你高中那时候不是挺机灵的吗?在陆院练傻了?”刘晓飞想想,明白了:“是这个情况啊?”“你说是什么情况?”“那,张雷不是还喜欢子君吗?”刘晓飞说。

  “子君姐是不可能跟张雷在一起了,她自己说的。”何小雨黯然,“可能是我们都想错了,她还是不能忘记张云。”刘晓飞摸摸脑袋:“唉,如果我牺牲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对我这样。”“乌鸦嘴!”何小雨跳起来按倒他在草坪上,“再说我急了啊!”刘芳芳唱完了,张雷鼓掌:“好!”刘芳芳脸上的光华消失了,又是羞涩:“你别安慰我,我唱的不好。”“好就是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雷说。

  “那我唱完了,你有什么节目?”刘芳芳说。

  张雷想想:“我也不会唱歌,我背首词吧。”“好!”刘芳芳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看。

  张雷站起来,走到湖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低沉的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张雷的朗诵结束了,刘芳芳听得入神。

  古代英雄的豪气感染了张雷,他大声说:“可惜我辈生于安乐,无缘建功立业!想那大丈夫应横刀立马厮杀疆场,穿梭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之间,祭起三尺王命剑痛斩敌酋是何等快事!呜呼哀哉!呜呼——哀哉!”痛心疾首还真的不是一般的。

  刘芳芳突然鼓掌。

  张雷回过神来,笑:“我胡说的!”“我爸爸说过,这才是真正的军人!”刘芳芳由衷地说,“我没看错,我爸爸会喜欢你的!”“你爸爸喜欢我干什么?”张雷纳闷。

  刘芳芳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马上闭嘴,不知道怎么掩饰。

  “文艺会演那?”何小雨笑着跑过来,刘晓飞跟在后面拿了一把花儿。

  刘芳芳可找到救星了,急忙起身:“我们跟这儿随便聊天呢!”“哪儿来的花儿啊?”张雷纳闷地问刘晓飞。

  “那边花坛摘的。”刘晓飞说。

  “不怕罚款啊?!”张雷说。

  “小雨喜欢,我就摘了。”话音刚刚落,那边工作人员跑着喊:“你们哪个部队的?!不象话!站住!”“快闪!”张雷高喊。

  刘晓飞拉起何小雨就跑。

  张雷跑了几步,回头看刘芳芳跑不了那么快,后面工作人员追近了。他急忙跑回去拉起刘芳芳的手:“跟我走!”刘芳芳立即乖巧地让他抓着自己的手,在他的大手里面感觉到一种温暖。她跟着张雷跑,她愿意让张雷拉着手带着跑。

  她在心里感叹,那句“跟我走”真的是太男人了!

  “好!”田小牛和董强几乎是同时起立高喊。

  林锐走过来,两支81自动步枪已经装好放在桌子上。其余的新兵还在流着汗组装枪支,乱成一团。

  林锐拿过两支枪都检查一下,点头:“不错,继续努力。”田小牛和董强对视一眼。

  田小牛憨笑:“你比我还是快一点。”董强不搭理他。

  “今天的训练,田小牛是第一。”讲评的时候,林锐说。

  “报告!董强比我快!”田小牛急忙说。

  “我的眼睛不会看错。”林锐说,“董强最后枪通条没有装好,太匆忙了。”董强咬牙不说话。

  解散后,田小牛急忙找董强:“董强,你确实比我快。”“少跟我来这套!”董强说,“我懒得搭理你!”“董强,咱是一个班的战友就是兄弟,班长老这么说。”田小牛恳切地说,“你何必老这么说我呢?有啥对我不满意的就直接说,我要错了我就改。”“谁是你的战友?”董强说。

  “咋?我还说错了?一个班的不是战友是啥?”“你知道我为当特种兵准备了多少年?”董强说,“五年!我从初一就开始立志当特种兵,我准备了五年!我没命锻炼,拼命看书!家里的军事书籍摞起来比我还高!你呢,你准备了多少年?”“我?”田小牛眨巴眼,“我没准备,如果不是当兵我也不知道啥是特种兵。”“所以你不配做我的战友!”董强哼了一声走了。

  田小牛看着他的背影看半天,摸摸脑袋:“神气啥啊你?一个脖子支个脑袋你不也是个人吗?我哪点比你差了?不就因为我是农民嫌弃我土吗?没我们农民你城市人都吃啥?”嘟囔着自己走了。

  下午就要实弹射击,田小牛激动地光洗手。宿舍里董强还在看书,看见田小牛出来进去的不满意了:“我说你没完了?打个枪你至于吗?”“哎呀!你可不知道,我从小就看我们村民兵连的老民兵们神气,拿着五六半训练那个美啊!”田小牛憨厚不记仇,“让我摸一下他们都不肯,我就说长大我要当民兵!没想到现在不仅不是民兵,还是特种兵!我已经写信给我们村那帮老民兵了,他们那个五六半我不稀罕,我现在是特种兵!要打八一杠!打八五狙击步枪!还有八五微声冲锋枪,连声音都没有!手枪盒子炮子弹管够!还有匕首枪,他们见都没见过!”“农民!”董强冷笑一声拿书盖上脸。

  田小牛笑:“我知道我就是农民,这辈子能当特种兵我知足了!”射击训练场,陈勇是射击辅导。全体新兵都在后面列队,老兵们上去检查了枪支,都退后。

  “特种兵,枪就是生命。”陈勇说,“打不好枪当不了特种兵,不仅要打好,还要打精!下面给你们看看示范!林锐!”“到!”林锐身上长短家伙都有跑步过来。

  “特种兵多能战术射击——准备!”“是!”林锐从背后抄起八一杠,屈膝准备。

  “开始射击!”陈勇高喊。

  林锐快步通过射击地线,立姿两枪打掉两个钢板靶,随即跪姿打掉两个钢板靶。新兵们还来不及鼓掌,陈勇高喊:“步枪卡壳!”林锐在跑动当中甩步枪到身后,手枪已经在手。他接着两枪,20米处的两个酒瓶子已经爆了。

  林锐前滚翻出枪射击、侧滚翻出枪射击、后倒出枪射击、鱼跃出枪射击耍了一溜够,各种眼花缭乱的靶子打了一个遍。最后手枪也丢掉了,拔出腰间的91匕首枪对着10米目标跪姿射击,打完匕首枪的四发子弹,接着一个鱼跃前滚翻起身的时候甩出匕首枪,直接就当作飞刀扎在前面5米处的靶子上,才起立。

  “射击完成,验枪!”陈勇高喊。

  林锐这边验枪,这边新兵们已经疯狂鼓掌。

  董强跃跃欲试。

  田小牛问:“排长,我们是不是也这么打?”“没学会走,不能跑。”陈勇说,“那还不是全部射击科目,还有很多特技射击现在就不给你们看了。你们还是从卧姿射击开始,一步一步来。”田小牛和董强还是卧在并排紧挨着。

  董强拿着步枪瞄准前面的靶子。

  田小牛按照班长的指示拿好步枪。

  装着10发子弹的弹匣发到新兵们手上。

  “开始射击!”陈勇高喊。

  枪声响成一片。

  射击完成,新兵们起立,老兵们验枪。

  报靶子,董强99环,大家鼓掌。

  董强很得意看田小牛,田小牛还是憨笑:“你肯定打的比我好,你比我懂枪。”“田小牛——”报靶员在那边高喊,“100环!”掌声雷动。

  董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田小牛也不敢相信:“看错了吧,班长?”“没错。”林锐放下望远镜,对乌云说:“我们班发现了一个天才,以后跟你训练了。”乌云拍拍田小牛的头:“好小子,准备当狙击手吧!”田小牛不敢相信自己的幸福:“我,我当狙击手?!”董强脸色铁青:“报告班长!”“讲!”林锐说。

  “我申请当狙击手!”董强说。

  “训练还没结束,你们的专业还没确定。”林锐说。

  “那为什么定他?”董强不服气。

  “你知道什么是天赋吗?”林锐说,“从小没摸过枪的农家孩子,靠打弹弓养成的射击习惯,他打的是活动的鸟儿。这种习惯,你有吗?”“我没有这种习惯,但是我有信心成为狙击手!”董强说。

  “算了算了,他也不错,我都要了!”乌云憨笑,“看他们俩最后谁更好。”林锐点头:“你们都跟乌云班长射击小课训练吧,最后定一个是狙击手。”董强咬牙说:“是!”“我不当狙击手了,让给董强吧。”田小牛真诚地说,“他为了当特种兵准备了五年,我啥都没准备。我没资格当狙击手。”“胡闹!”林锐说,“你以为这是你们家菜地?说谁种地就种地?这是部队!组织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儿那么多废话!”田小牛被问傻了。

  “你们俩都去参加狙击手课程训练,最好的是狙击手,剩下那个是观察手也就是狙击手的助手。”林锐说。

  “是!”两人都喊。

  董强恨得咬牙切齿,田小牛抱歉地对着他:“董强,组织安排的我没办法……”“让开!”董强推开他。

  田小牛一脸无辜:“这是组织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