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62)

2005年03月22日10:11:28网易文化 刘猛

  台灯下,方子君在看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轻微的敲门声,她抬起头:“进来!”林秋叶进来:“看见门缝有灯光,我就知道你还没睡。”“阿姨,我白天睡多了。”方子君笑笑,把书合上坐起来。

  林秋叶随手拿过书,是路遥的小说合集《人生》。

  “人生的道路崎岖而漫长,但关键的却只有那么几步。”林秋叶念着扉页柳青的名言。

  方子君听着,苦笑:“其实这几步往往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林秋叶看着她,把书放在一边:“子君,你今年24了吧?”“还有两个月,就过25了。”“8年了。”林秋叶感叹。

  “阿姨,您说什么?”方子君眼皮一挑。

  “我是说,你守护着一个梦,有8年了。”林秋叶慈爱地看着她,“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你的青春,女人最美好的8年青春都交给了你的初恋。”方子君不说话。

  “我明白,你不能忘记他。”林秋叶说。

  方子君点头,异常冷静,这次没有哭。

  “那你把他放在心里,放在最深的地方,给他留一块净土可以祭奠。”林秋叶说,“他的灵魂会安详的,他绝对不想看着你这样独自守护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方子君从抽屉摸出烟,点着了:“阿姨,对不起,我抽一颗。”“抽吧,你长大了。”林秋叶说,“而且你是战火走出来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方子君的手颤抖着点着烟:“阿姨,我知道你想和我说什么。”“你的个人问题,我从来也不过问。”林秋叶说,“我知道你的心里有个结,这个结别人打不开,只能依靠你自己扛过去。7年,你用你的青春守护着他,你不觉得已经足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了吗?”方子君吐出一口烟,泪水无声滑落。

  “人的一生,有几个7年?我并不是要你忘记他,我相信你也做不到。你是个重情义的女人,是那种会一生一世守护着一个男人的女人。你没有什么奢望,你只是希望可以和他组建一个清贫但是幸福的家庭,在某个部队的营盘里面安静地过自己的日子,生儿育女……”方子君终于泣不成声,肩膀抽搐着。

  “哭吧,哭出来会好一些。”林秋叶说。

  方子君抬起泪眼:“阿姨,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喜欢张雷吗?”林秋叶问。

  方子君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是张云的弟弟?”方子君摇头:“不是这样的,阿姨我也是军人,我没那么封建!”“因为他象他哥哥?”方子君点头:“太象了,而且那种傲气是一样的。”“所以你在怀疑,你对他的不是爱情?”“对。”方子君说,“我对他的可能不是爱情,是一种精神寄托。”“你有没有换一个角度想想呢?”林秋叶启发她,“张雷是个优秀的军人,也是个优秀的男人。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他对你的依恋。这种依恋,是不会骗人的。你先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和他保持距离接触,掌握自己的分寸。我相信,你会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爱他的。”“阿姨!已经晚了!”方子君扑在林秋叶怀里大哭,“我已经,已经和他……”林秋叶看着她。

  “那天,我们都喝醉了,我把他当成了他哥哥……”林秋叶脸上很平静:“你认为这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不是吗?”方子君满脸是泪,“我是个随便的女人!我怎么去面对他,怎么去面对张云的在天之灵?我现在连怀念张云的资格都没有!”“你有资格!”林秋叶说,“从古至今,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庸。为什么你不能站出来证明这个道理是错的?你是你自己的,你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爱人,也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你已经付出了8年的青春,无论是张云还是张雷都不能忽视你的这种牺牲!8年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你想过没有?不要说你喝醉了,就是你没有喝醉,你又有什么错?”方子君傻傻地听着。

  “我们这一代人都已经为了军队,为了战争付出了太多!”林秋叶语重心长,“可是你还年轻!你绝对不能这样活,你应该得到幸福!把自己的自信找回来,你是方子君,你是老侦察兵的女儿!你还是个漂亮的成熟的女人,非常出色!”方子君擦着眼泪。

  “无论你自己怎么想,明天你跟我去特种侦察大队。”“啊?!”方子君张大嘴。

  “我们集团也放假了,我决定带小雨还有你去特种侦察大队过年!”方子君说。

  “那我回医院!”方子君惊慌地说。

  “不行!”林秋叶断然说,“你必须跟我去!”“为什么?!”“因为,我是你的母亲!”林秋叶含着眼泪抚摸着方子君的脸,“闺女,你就是我的亲女儿!”“妈——”方子君扑在林秋叶怀里大哭。

  “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方子君流着眼泪抚摸着方子君的后背,“你吃了那么多苦,都过去了!”方子君哭着点头。

  “我说你们都不睡觉啊?”何小雨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布狗熊走到门口。

  “明天,去特种侦察大队。”林秋叶说。

  “啊?!”何小雨立即醒了,“干啥去?”“过年!”林秋叶说。

  “真的啊?!”何小雨脸上的惊喜不是一般的。

  “对!”林秋叶说,“早上起来你收拾一下,我们集团9点派车送我们过去。”“我现在就去收拾!”何小雨把布狗熊往方子君床上一扔,“姐姐帮我看一下啊!我一会过来拿!”“唉——”林秋叶长叹一声,“女大不中留啊!”“小雨不是那种女孩,阿姨。”方子君笑,“她会好好孝顺您的。”“还说她呢!”林秋叶起身刮一下她的鼻子,“你也一样!”方子君脸就红了。

  “呀——”大队后院训练场上,张雷和田小牛在角力,两个人梗着膀子都是脖子上青筋爆起。刘晓飞和战术试验分队的官兵们围在边上看,呼啦拉叫好。三角翼停在他们身后的空地上,陈勇自己在琢磨。

  “啊——”张雷怒吼一声,田小牛后退几步,但是坚强地顶住了。

  周围都是其余单位的战士们在组织自己的活动,生龙活虎。

  耿辉站在家属楼的后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看,脸上有笑容。老婆李东梅在后面忙活着:“我说,这包饺子你也不插把手啊?我这忙得要死,你在那儿看风景?”“这是我的工作嘛!”耿辉眼睛不离开望远镜,“部队的士气,还有过年的气氛我都得掌握。过年是部队最容易出事的时候,我不盯着怎么行?”“就你有理!”李东梅气鼓鼓地说。

  耿辉回头:“你包那么多饺子干什么?”“吃啊!”李东梅气不打一处来,“我在这儿歇好几天年假呢!我不做,你做饭?!”耿辉着急地:“不是说好了吗?来队家属都去大食堂吃?”“那你叫我来干什么?”李东梅一甩擀面杖,“我大老远来了和你过年,你居然叫我去大食堂吃?”耿辉赶紧道歉:“是我没说清楚,是军嫂们要和战士们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庆祝新年!”“战士战士!你怎么就那么惦记战士啊?你怎么不和战士过了算了!”李东梅急了。

  “我是政委,我不惦记战士我惦记什么?”耿辉说,“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没和你说清楚!”李东梅一摘围裙坐在沙发上。

  “东梅同志!”耿辉坐在她身边嬉皮笑脸,“你也是老党员,今天是年三十。我们的战士们都很年轻,他们远离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军嫂在他们眼里就是亲嫂子!你说,咱不去跟他们过年,咱自己在家过年象话吗?”“边儿去!少跟我嬉皮笑脸!”李东梅一甩他的手,“你是政委,少跟我耍流氓!”“这是正常的夫妻交往,怎么是耍流氓呢!”耿辉一本正经地说着,揽住了李东梅的肩膀,李东梅这次没推他就是不说话。

  “东梅同志!我代表我们大队200多名未婚官兵,正式邀请你一起去大食堂吃年夜饭!”耿辉还是嬉皮笑脸。

  “瞧你那德行!”李东梅气消了,“嫁给政委怎么跟嫁给你们全大队差不多?得了得了,我去!”耿辉一激动亲了李东梅一口。

  “哎呀你个死人啊!”李东梅触电一样推开他,“都多大年纪了?你害羞不害羞?”“害羞?害羞什么?”耿辉笑,一把拉住她。

  李东梅刚刚被他拉怀里,门咣地开了。

  “爸爸!妈妈!”7岁的耿小壮拿着竹竿子满头是包冲进来极其兴奋,“我把马蜂窝给捅了!”李东梅在耿小壮推门进来的一瞬间跟安了弹簧一样闪起来了。

  “你没事捅马蜂窝干什么?!”耿辉心疼地走过去,“马蜂窝招你了啊?”耿小壮嘿嘿乐:“我看看它们到底怎么扎人的。”李东梅心疼死了:“赶紧跟我走,去找你刘姐姐上点药!你这孩子,怎么跟生猛海鲜似的管不了啊?!”耿辉站在门口苦笑,再挪到茶几上的饺子。想了半天,他拿起电话:“我要大队政治部。”操场上,张雷一闪身,田小牛冲了出去。张雷脚下使了个绊子,田小牛扑到在地。张雷上去按住田小牛,田小牛哎呀乱叫:“张助理你耍赖!”“不耍赖我怎么赢得了你?”张雷松开他笑,“你力气太大!”田小牛起身嘿嘿笑。

  陈勇从三角翼下来走过来:“我跟你比比?”张雷看他过来,看看刘晓飞,苦笑:“又开始了!”陈勇脱下迷彩服,忽地又脱了里面的衣服,露出一身黑色的腱子肉。

  张雷看着他,也脱了迷彩服和里面的衣服,露出一身略白的腱子肉。

  两人都摆好姿势。

  “这次,不兴用少林武术的!”张雷说。

  “放心,我不对你用武。”陈勇说,“来吧。”其余单位的战士看见了也都站起来,围过来。

  “不好!”阳台上的耿辉脸色一变,“这个陈勇!怎么是个蒙古牛?!”他放下望远镜就往外跑。

  一黑一白两个军人抱在一起,脖子梗着脖子。都是闷不做声在用力,这种角力在大队很流行,规则类似古典摔跤。

  刘晓飞看着,无奈地苦笑:“让这小子受点教训也好。”李东梅拉着满头紫药水的耿小壮,和刘芳芳出现在训练场那边门口,往家属院走。

  “刘大夫,谢谢你了!我们家小壮整个就是个不知道轻重,你说他没事捅马蜂窝干什么?”“这孩子挺可爱的!”刘芳芳摸摸耿小壮的头。

  耿小壮突然学电影上的武侠电影哈哈打了刘芳芳两拳,跳出去摆个姿势:“我是特种兵!”刘芳芳哈哈大笑。

  “这孩子又找我收拾你是不是?”李东梅急了,“怎么没大没小的?你给我过来!”耿小壮一路哈哈着打着空拳跑了。

  刘芳芳笑着,目光转向训练场,这个时候看见大家都围拢过去站在那边看。

  她看过去,看见是陈勇和张雷还在那边顶着。

  刘芳芳几步走过去,站在人群外张大嘴,不知道这俩是怎么了。

  “你给我站住!站住!”李东梅追着小壮。

  小壮穿越战士们,战士们都嘿嘿乐。

  “我是特种兵!”小壮对妈妈摆个姿势。

  战士们哈哈大笑,都把小壮抱起来,传来传去。

  “放我下来!”小壮很认真,又踢又咬,“我是特种兵!你们放我下来!”耿辉穿着毛衣光着头就出现在训练场大步走向人群。

  “我说你看看这孩子!我管不了了!”李东梅一指被战士们传来传去的耿小壮。

  “我这有更管不了的孩子!”耿辉甩了一句小跑去那边角力的人群。

  李东梅看他过去:“哎!我说你干啥去!”陈勇和张雷互相顶着。

  张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龇牙咧嘴。

  陈勇则显然游刃有余,嘴角还有笑意。

  张雷突然脚下一松,陈勇早有准备错步抱住张雷的腰举起来。

  张雷失去平衡,被抱在空中。

  陈勇举起张雷就要往地下倒。

  “陈勇!”耿辉指着他高喊,“你给我放下!”陈勇一愣,看着政委。

  “我命令你!”耿辉气得脸都绿了。

  陈勇慢慢放下张雷。

  “这是我们请来的教员!”耿辉走入人群破口大骂,“有你这样对客人的吗?!”“没事,政委,我们就是活动活动。”张雷笑着说。

  耿辉看着陈勇:“大过年的你也不让我安生?你力气大是吧?是不是想去基建工地搬砖?!民工都放假了,我看你最合适!”陈勇不敢说话,光着膀子站在那儿。

  “了不得了你!”耿辉冷笑一声,“赶紧给我穿上衣服,慢慢反省去!今天过年我不修理你,年后给我交一份深刻的检查!”“是。”陈勇低头说,接过林锐扔来的衣服。

  “政委,我没事。”张雷也在穿衣服。

  “没事就好,他要再胡闹,你告诉我!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个野马驹子!”耿辉气才消了点。

  “继续玩继续玩,不许胡闹!”耿辉笑着对大家说,“今天过年,都不许受伤!明白没有?”“明白!”战士们欢快地吼。

  大家又分单位散去。

  刘芳芳拍拍心口,脸都吓白了。

  刘晓飞和林锐坐在地上看张雷过来。

  “我说,服了吧?”林锐说。

  “服什么?他是以强凌弱。”张雷满不在乎地说。

  “张雷!”刘芳芳跑过来,“你没事吧?”“没事啊?”张雷看看自己,“用不着劳您医生大驾!”刘晓飞捅一下林锐:“走!咱去跟他们玩去!”林锐会意,跳起来跟刘晓飞跑了。

  “我说你们俩干吗去?”张雷喊。

  两人哈哈大笑,唱着歌儿:“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想把军来参。风车呀跟着那个东风转,哥哥惦记着呀小英莲……”张雷悻悻地看他们跑了:“这俩活宝!”刘芳芳哀怨地看他:“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孩子一样?!”张雷嘿嘿笑笑:“这种事儿你不懂!”刘芳芳看看三角翼:“哎!对了,我想再让你带我飞一次!”“我说了不算!”张雷对耿辉努努嘴,“政委说了才算!”刘芳芳就跑向跟战士们玩老鹰抓小鸡的耿辉,耿小壮在最后的尾巴上,哈哈乐着。刘芳芳高喊:“政委!我想让张雷带我去天上转转!”“去吧去吧!”耿辉说,“注意安全!——好小子,看我抓住你!爸爸来了!”耿小壮哈哈笑着抓住战士的迷彩服躲开。

  “走吧!”刘芳芳说。

  张雷拿起套在三角翼上的钢盔和风镜给她:“我说,我真不明白你。这个玩意有什么好玩的?”“我喜欢!”刘芳芳一仰下巴说。

  张雷坐上去,刘芳芳也爬上去坐好,抱住张雷的腰。

  “不用抱这么紧,没事!”张雷说。

  刘芳芳脸一红,松开了。

  三角翼一启动,刘芳芳就高叫一声抱紧了张雷的腰。

  三角翼起飞了。

  刘芳芳闭着眼睛,抱着张雷的腰陶醉在幸福当中。

  张雷没注意她,只是看着下面。

  一辆银白色的奥迪从山间公路开来,停在大队门口。

  奇怪?张雷纳闷。怎么会有民车啊?


本文相关内容:女人的醉与不醉』 『战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