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那些花儿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那些花儿(28)

2005年03月23日14:43:47网易文化 青柠檬

  第二十八章 影

  欧阳觉得自己已经对北京夏天的高温忍无可忍。这样的天气让人只想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于是再酒吧的事情做完了之后,欧阳就定了车票,想尽快回去。考完之后,那些考试的结果,挂科以及重修,下学期的课程安排,欧阳都不愿再去涉及,她只想要张回家的车票,把这里的一片狼藉都抛得远远的,即便再糟糕,在这个炎热暑假的开始,什么改善的可能都没有。那么,回家吧,越快越好,她生怕她走得不够快,让所有的阴霾抖缠上她,让她一个暑假都没办法安宁。

  就在欧阳要回去的前一天,她接到童的电话,说她想见见她,说就现在。欧阳跑去见童,欧阳一路在想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找她,难道和酒吧有关系?欧阳觉得自己真是花了很大的精力才和酒吧那里的麻烦事扯清关系,包括那个让她心里有柔软的撕裂感的尹江。

  童在星巴克咖啡靠窗的位置等她,欧阳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在低头看杂志的她。她还是那么安静和优雅,随便地扎了个发髻在脑后,碎碎的头发一缕缕地散下来,依着脸庞。欧阳没见她穿过大裙摆的长裙,以往的流苏的裙子和牛仔裤,让她有种置身世外的凌厉的气息,但今天的她是另一种恬淡的味道了。

  童看到欧阳就朝她淡然一笑,示意她坐她身旁。

  “童,你叫我出来见你,好像很急的样子,有什么事?”欧阳认真地问她。

  “我只是想看看你,真的。”童看着欧阳,耸了耸肩,脸上有一丝俏皮的神色,欧阳觉得特别可爱,“呵呵,是这样,这个周末我就离开北京了,我收到法国的一个音乐学校的入学通知,我想现在就过去。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这么个可爱的女生,想过来看看你,和你说再见的。”欧阳听她说完,一脸的惊讶表情:“童,好突然哦,这么快就要离开。以前你都没有提起过。”“其实一直有这个想法的,打算毕业之后就申请出国的,只是因为某些个原因就被搁置下来。”童把眼神转向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对了,酒吧那里的事还顺利吧,期约到了,你以后还去吗?”欧阳一听童说到这个,就莫名地不自在起来。想到尹江,还有那些让人觉得不踏实的钱,欧阳不觉心虚起来:“酒吧的事应该就结束了,签的期约不长,以后大概就不会过去了。你知道我一直没办法把什么都顾及到,所以学校这边有些麻烦的事情一直让我头疼。”“欧阳,像你这样一个看起来乖巧的女孩子,学习那方面应该是不错的吧。其实你应该先把学习这方面的事情处理好的,如果其他的事你没有能力全顾及,是需要你自己来决定舍弃的。呵呵,我可能说多了,像个大妈一样。”童轻轻地笑,“你明年就大三了吧,好好学,给自己一个明确的方向,那样做是不会太混乱。”“不会。”欧阳有些难过,这些是在欧阳一开始去酒吧,所没有考虑到的,她一直以为这些都不会麻烦的,可是现在她是彻底明白了,但那么多的混乱已经在那里了,欧阳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它。童现在告诉她这些似乎已经来得太晚,在一切都已成定势的时候。可如果在那个当初,在欧阳见到童的那个晚上,童就告诉她这些,她会听吗?欧阳无奈地摇了摇头。

  欧阳突然想到妈妈。妈妈说你这孩子总是按自己的意思来,大人和你说那样做是不对的,你就非得自己去试。那好,我就看你在那里瞎折腾,什么都不说,你就觉得自由了,没人管束了。到最后我还不是看你又辛苦地折回来,就是没肯和我说,妈妈原来就是你说的那样。你说,你这个孩子,你的倔强怎么总是有偏差呢?

  名洋当初和欧阳说“不是什么都能试的”那个时候,欧阳没把它当回事。名洋说“不要拿你的年轻,你的热情,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副样子。”欧阳当时就觉得名洋损她了,而且一点根据没有。或许那个时候,欧阳已经隐隐决定要去酒吧了,她想让他明白他武断了,他偏激了,他就是不对的。看着童认真而温和的表情,欧阳除了摇头还是摇头。这些都是自己找的,一切像宿命一样。

  “想什么呢?”童两手捧着,转着咖啡杯子,睁大眼睛看她,有天真的神色。欧阳有一刻觉得那眼神似曾相识,但又不记得哪里见过。

  “没想什么。”欧阳看着童,笑着说,“童,你刚刚的样子真可爱,你知道吗,和你平时的感觉都不一样呢。”“平时是什么样的呢?呵呵。”“冷淡,漠视,有想法有主见。感觉上是个不太容易亲近的人。”欧阳笑,“可我觉得你真地对我很好,呵呵,而且没有什么理由,还有尹江。我觉得我是不是比较幸运,可以遇到你们这样的人。”“尹江?”童突然显得紧张起来,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不平静,“呵呵,他的确是个好人。”欧阳听出童语气里的不屑和反感,“童,你是什么意思?”欧阳隐隐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欧阳,很多事一旦被牵扯进去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抽身离开的。”童认真地看着欧阳,“欧阳,如果你已经离开那里了,而且比较顺利。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和他们有什么瓜葛了。你应该明白我指的谁,那真的是个是非之地。”“童,到底有什么事发生了,你能告诉我吗?”欧阳急切地看着童。

  童把眼光转向别处:“欧阳,刚刚我可能急了点。过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得比较好,既然你也已经离开那酒吧了。你知道记得我说的话就好了。”欧阳看着童美好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忧伤的眼神特别动人。她安静地看了她很久,她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和那个酒吧一点瓜葛都没有了,她觉得心虚。

  “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想说。你能这样提醒我,告诫我已经是发自肺腑。毕竟我们也不熟,我们又没有交情,我们除了在酒吧里打过几次照面之外就是大街上随处擦身而过的陌生人……。可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傻子一样!大家都对我很好,我一直以为大家的关系像我看到的那个样子,可能会有那个圈子里的浮华,但大家的关系一直是安宁而明朗的……。现在有人和我说我错了,我彻底就错了的时候,告诉我指要承认自己错了就好了,别的什么都可以不明白。童,换做是你你受得了吗?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欧阳,我们既然可以说这些,你怎么还能用我们只是两个陌生人而已这样话来定义我们的关系呢。欧阳,我第一眼在酒吧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让我感觉好亲切,一如看到几年前的我一样,青涩,纯真又带点倔强,我看到那种在我身上已经缺失很久的灵气。

  后来眉姐告诉我是尹江找到你的,我想他还挺有意思,尽然能找到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欧阳,我和你不一样,真的,我一直都不想提那些过去的事情。“童一脸的忧伤,”或许你继续和尹江,赵眉他们保持疏离的关系,也不会如我这样深陷,可我真的只是担心你,你这可爱“孩子,和我当初的样子好像呢,你明白吗?”童不无羡慕地看着欧阳,嘴角有淡淡的笑,以及沧桑。

  “童,对不起。”欧阳真想伸手过去摸摸她的脸颊,她的脆弱和彷徨真实而无处遁逃。欧阳难过起来。

  “你知道吗?我一无所有,除了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来的北京,或许比你还小些。关于我的童年和成长,还有那个出了贫穷和愚昧什么都没有的家。我一心想出来,即便是饿死。你能想得到我那时的心境吗,那么小却一心的沧桑和绝望。”

  “我一直都感激尹江,一直以来都感激他,真的。我当时去了他爸爸的那家娱乐影视公司当那种廉价的群众演员。七八月的北京,在热烈的阳光下等上一天,为的就是能赚到10块钱,买些最便宜的东西来吃,以不至于饿死。那样的日子,简直就是种炼狱,你能活下去,生活里就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害怕的了。”童的眼神是一种看透世事的苍凉。她慢慢地说她的经历,一边等待心情的平复和沉淀。欧阳还记得第一次在酒吧见到她时她那种清冷的眼光,直到现在欧阳才多少明白那种清冷所要穿越的历练。

  “后来遇到尹江,一个富家子弟和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子,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那种最正常不过的纠缠。真的,一点都不会例外。”她说如果当时不是遇到尹江,无论是谁,只要能给她食物,能让她活下去,那她一定是跟他走了。“那是种生的可能性,您能明白吗,一种你要活下去的本能。我不奇怪周围会有这么多看起来很肮脏的勾当,一点都不。有人鄙弃她们,骂她们卑贱。可那些人能体会到那种走投无路的绝望嘛,他们能意识到他们给自己定纯洁的标签时有多伪善吗?!在酒吧里我总是把自己该做的做完就离来,我和周围的人刻意地保持距离,我不想别人得知我的经历,介入我的生活。一旦他们知道了,而且注定要用他们的道德观来践踏我,我是一点解释和维护的可能都没有的。欧阳,我也不想和你说这些的,你是个这么纯的孩子。”“……可当时我难道就不纯了吗?”童突然难受起来,一手缕起鬓角的刘海,“难道我就注定要卑贱吗,这样的负累我要一直背着它是吗?!”

  欧阳第一次看到童激动的样子,让她想到宿命。

  “童,对不起。”“尹江真地对我很好,他找地方安顿我,给我钱花。”童没有理会欧阳,只是继续说她的往事。

  童说那段时光是她一生里少有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种幸福的感觉,可以让她立刻死去,不后悔。那时尹江从国外的大学毕业,他父母就要他回来,接手家里的一家公司,慢慢的学起一些事务来。他一直很忙,忙着应付父母,从公司里的事务,到应酬和约会。他说他觉得累,他只是在学着怎样过日子,怎样变得和周围的人一个样子。这不是他想要的,一直以来。我说,你去忙你自己的事,你能给我这些,帮我度过了这么难的一段日子,我真不知道拿什么来谢你。 我不能总是赖着你,我要自己去挣钱养活自己。他说他会养活我,我什么都不要你做。

  童说到这些的时候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幸福,欧阳想他们两个曾经一定很相爱,或许现在也是。

  我说我明白自己的处境的,我们是注定不能生活在一起的,我们需要的空气都不一样。他说那你看怎么养活自己呢,你有手艺吗,你有体力吗,你确信你挣得到钱吗?我说我能唱歌,我有一副好嗓子,我可以去地铁的地下通道卖唱。当时他笑了又笑,很久才停下来。他说你得了吧,就他帮我买的那身衣服,我大概就得在地铁站那唱上一年半载的,他不信我还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就把桌上的那只花瓶摔在地上,摔得粉粹。我说尹江我很感激你真的,即便你现在要我立刻死在你面前,我一点推辞的理由都没有。我说尹江你要记得你在我身上花了多少钱,我一定会还你。

  “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那个时候得自己真是太可爱了。你知道吗,我第二天就去地铁站的地下过道唱了一整天的歌,没卖水喝也没吃饭,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快虚脱了。”那天,尹江说他整整找了我一个晚上,他说他从来没有那么原始地找过一个人,开着跑车一个个地铁站地找。尹江说他真的生气了。在地铁站里有那么多人看着他,他把她生拉硬拽地拖进他的跑车里,他都不知道周围的人怎么看他这样一个体面的男子。他说她真的很过分,车子都开在路上了,她还要他回去拿那个装钱的罐子,如果她非要从车上开门出去,那他也管不了她,不如死了算了。

  欧阳突然想到尹江那张温柔的侧脸,想不出来那时的他会是什么样子。

  再后来,尹江把童安排到父亲公司底下的某家酒吧里驻唱,就是现在欧阳和童一起去的LONELAND.“我知道要不是尹江,我根本没可能去那里唱歌,更拿到不菲的报酬,也是因为他对她的偏爱,酒吧里所有的人才不会排挤她,给她颜色看。这一切我心里都明白,我什么都做不了就像他说的那样我现在需要依赖他,一点退路都没有。可我一直在尽自己的全力去做,无论是不是别人施舍的,你明白吗,在那种情形下尊严是件太奢侈的事情了。我知道尹江一直对我很好,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隐隐地希望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偿还他的给予,我不想活得低三下四,尤其在尹江面前,因为我在乎他。”欧阳突然奇怪地看着童。这样一个看起来淡漠或者说倔强的女子,在她面前说她在乎他,有一种显而易见的轻描淡写。

  “呵呵,很没道理是不是?”童轻笑起来。

  后来的一段时间,尹江经常去那个酒吧,看童在那唱歌,然后接她回家。童说他应该去忙他自己的事情,做个象她父母希求的那样的孩子。象他那样的纨绔子弟应该和那些游刃有余的富家千金在一起。而童只是个彻头彻尾鲁莽的野丫头,和他纸醉金迷的生活一点交集都没有,不过还有欢愉。尹江说童你就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你给我闭嘴。尹江粗暴地吻她,她用指甲陷进他的肩膀里,她觉得自己将要窒息。

  尹江说我这样不行的,她说你给我去读书,非去不可,我会把什么都帮你搞定的。我说我不去,我要挣钱,我要把你施舍的都还给你,我不想亏欠你。他说你简直无理取闹,你简直就是个没有脑子的野丫头,我早该丢了你的。然后我什么都不说,只是砸东西。

  “呵呵,那段日子,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和他干上了,三天两头地争执。或许只是我的方式,我想要表达的方式,你明白吗?”童的脸上有一种青涩的甜美,她想她或许是真地爱上他了,“后来因为尹江的关系我去了音乐学院,他大概也觉得我除了有副好嗓子外,什么都没有,对,一点没错。”或许一开始童是鄙弃那里的,在她看来,学院里的老师和学生伪善又浮躁。她不知道这样的高傲源自何处,但根深蒂固。她每天回那个所谓的家,无论多晚。她和那里的人相处不好,因为长久以来她一直是自由和未被驯服的,就像一开始童经常和尹江争执一样。

  “后来我渐渐爱上那里了,你知道吗?那种学院生活的纯净和安宁,那种有条不紊的秩序,那里儒雅的老师还有年轻的学生,特别是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呵呵。然后我开始重新省视自己,自己的想法以及定位。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尹江说他的生活很累,他的生活让她觉得无奈。”自从去了音乐学院之后,童和尹江之间的关系就疏离起来,童说她还是回去就把唱歌的,但她想搬到学校的宿舍去住,那个她寄居的地方,不属于她,她必定离开。他们还是不停的针锋相对,但只是长时间的交谈,却谁都无法说服谁。

  “因为我的坚持,他还是妥协了。我知道他完全可以不那样,或许是我太任性了,拿着自己廉价的筹码,肆无忌惮。或许是他太强求了,他爱我但不给我自由。呵呵,感情这种事有什么谁对谁错呢?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开始平静下来,因为成长,因为生活的历练和沉淀。一切都是可以慢慢改变的,包括性格,我总是这样想。”童不置可否地笑,带着天真。童说我可能要出国,这是蛮早之前就和他提过得,我说要争取学院里公派出国的机会,我说我又太多的东西要学。他说你要去那么远做什么,你要的他都会给,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辛苦地去兜圈子,结果还是会回到原地。我说尹将你变了,那个当初觉得郁闷,觉得生活不如意的尹江被丢弃在哪里了?你也开始依赖唾手可得的精致生活了,对吧,逆来顺受,并且乐在其中。这次他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告诉她,她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她不要想这可以离开他。

  “你看,后来我还是争取到出国的机会了。过些日子,我就可以一个远离纠缠和纷扰的异国,我爱她,但我必须离开他。你知道,我为了争取这个可以自由的机会又多难,无论是学校里还是关于尹江。 你也看到了,赵眉帮尹江想拿酒吧驻唱的那个合同来约束我。为此,我交了一笔不菲的违约金。他舍不得我离开,他用金钱来限制我,他觉得他能拿钱来把所有的事情搞定。或许他从学院给的名额入手是件更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我一直以来都是坚决的,那源自生存和自由的需求,真的是这样。”然后欧阳想起来,尹江和赵眉总会在酒吧一起说些什么,而我一直都以为他们只是在聊天或者说些公事。每个周四尹江都会在哪呆到很晚,而自己还天真地以为他或许是来看她,除了最后她离开的那个晚上尹江又送过她。还有次尹江说要送她回去的那个晚上童正好收拾东西说要离开。欧阳这才明白童说的“她要换手机,她不想有些人继续介入她的生活。”原来都是这样的,欧阳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星巴克里的空调打得有些低。

  “你知道吗?尹江说他遇到一个不一样的童,一个纯真而温婉的童,和当初的我一点都不一样。我问她你多大。他说是个学生。我说你不能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她。他说她不会像你那样对待我。他说要带给我看看你。”欧阳听童说完这个,就感觉一身的冰凉,她想到自己从遇到尹江那一刻开始起就被牵扯到一个既定的阴谋里,她在做些什么,她在里面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欧阳觉得自己冷静极了,脑子里是一片澄净的空白。

  “欧阳,第一眼见你我就觉得你是那种纯净到一尘不染的女生。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不好。但欧阳,你看着我,我知道你不好受,我真的真的希望你可以不染指这片是非之地。”……

  欧阳看着童,听她将那么多伤心和纠缠的往事,听她说她和尹江,还有赵眉和MICK,那么很多东西都不是她看得那样了,彻底地不一样了。如果尹江是假的?或者眼前的童就是假的?她开始分不清很多事情,这一切都太混乱了。

  欧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并且打车回来的。她只是记得童恍惚的脸和眼神。她最后过去抱了抱童,她身上有淡淡的CUCCI的味道。她说童我知道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也不知道我究竟知道了多少。童还是一样谢谢你,真的。我要回去了。

  童摸摸她的头发什么都没有说。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