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73)

2005年03月24日09:25:57网易文化 刘猛

  林锐带后门晚上2点的夜哨,这个时间最安静,他总是在路灯下看书。《罗米欧和朱丽叶》看了一半了,他真是被这个剧本迷上了,翻着字典找来找去。田小牛抱着81自动步枪站在后门发呆,看看班长,看看天,把脸缩在军大衣的领子里面哈气:“班长,看啥呢这么仔细?还是那本洋文啊?”“嗯。”林锐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闷闷地说。

  “班长,啥时候我也能看懂洋文书啊?”田小牛好奇地问。

  “每日一句的英语你都记住了吗?”林锐说。

  特种侦察大队鼓励战士要学习英语和闽南语,所以每天吃晚饭前都组织战士学那么一句英语常用对话。田小牛睁大眼睛:“学会了,班长!”“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说?”林锐问。

  “卧死油儿内幕!”田小牛一本正经地说。

  林锐噗哧一乐:“你这叫什么英语?你抓了俘虏,俘虏都能被你气死!”“抓了俘虏他还气死!”田小牛摘下步枪上刺刀,“班长你看我的!——一点他胸口胸条的位置,他马上得说名字;一点他的右手,他马上得说什么兵种;一点他脑门,他马上得说他都知道啥!——怎么样,我这招肯定行!”林锐笑:“我说——就算他说了,你听得懂吗?”田小牛睁大眼睛想想,笑了:“我把这个给忘了!”“那不白说吗?”林锐继续看书。

  林锐翻过一页,一张精致的书签掉下来。他低下头捡起来,上面写的不是英语,曲里拐弯的是一行别的洋文。他看半天,没明白。

  “口令!”田小牛拿着步枪一个激灵高喊。

  “冰山!”耿辉拿着手电走过来:“林锐,你这个哨怎么带的?!”林锐急忙立正。

  耿辉走过来拿过他的书:“莎士比亚?你学外语我没意见,但是你不该带哨的时候学!”“是!政委!”林锐说。

  耿辉拿过他手里的书签:“这是什么?”“书里面的。”耿辉看看:“这是俄文,你看得懂吗?”“看不懂,政委。”林锐说。

  耿辉拿着念出来一串外国话。

  田小牛听傻了:“政委,这是写得啥啊?”“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耿辉翻译过来,“是刻在莫斯科红场无名烈士纪念碑上的铭文——你从哪儿弄来的?”“报告政委,这本书是徐睫送的。”林锐说。

  耿辉拿过书仔细翻翻,没什么异常,把书还给他。

  “徐睫还懂俄语,不简单啊!”耿辉仔细对着灯光看看书签,也没什么异常,就还给林锐。

  “我也不知道。”林锐说。

  耿辉点点头:“你们继续站岗吧。林锐,以后值勤的时候不许看书,明白不?”“是!”林锐把书放在兜里,挂上枪跑步去站岗。

  耿辉嘴里念叨一句:“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林锐心里也在念叨。

  耿辉想想,没想出来什么问题,走了。

  林锐在思考着,也没什么答案。

  耿辉走了几步回来:“对了,明天你们排跟我去省城车站接张雷,他去湖北空降兵研究所带设备和研究人员回来了。晚上来的电话,我就没通知陈勇。你明天早上起来就去找他,让他带车带人7点去主楼前集合。”“是!”林锐说。

  耿辉走了,林锐开始念叨:“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是说我们吗?我们好像还没什么功绩啊?”“班长,你念叨啥呢?”田小牛在对面问。

  “没事,站岗!”林锐闷闷地说。

  晨色渐起,穿着睡衣的廖文枫站在落地窗前发呆。屋里没有开灯,他的背影站在窗前显得很孤独。窗外可以看见火车站的车来车往。

  晓敏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起来:“文枫,你怎么醒了?”“我失眠,你睡吧。”廖文枫回头淡淡笑着说。

  晓敏披上睡裙起来,赤着脚走在地毯上,从后面抱住了廖文枫还在打盹。廖文枫笑笑,拍拍她的手:“睡不着了?”“你起来了,我就睡不着了。”廖文枫把她抱到前面,吻她的额头一下:“我的乖宝宝,怎么那么淘气?”“就赖着你!”晓敏抱住他的脖子。

  廖文枫一把抱起她,走到床前:“那你就别怪我折腾你了!”……

  8点半,晓敏还在酣睡,廖文枫已经洗漱完毕。他打着领带拿起柜子里面的一个手提箱,打开取出一个相机包。他看看晓敏还在睡觉,笑着走过去吻了她一下,起身出去了。

  对面的家属院楼顶,廖文枫穿过密密麻麻的电视天线大步走到边沿。他蹲下,打开相机包,取出长焦镜头装在相机机身上,对着车站广场和车站里面寻找着。

  一辆三菱吉普和几辆军卡已经徐徐开进车站,停在货运出口前。

  廖文枫的手按动快门,采用连拍。

  林锐从第一辆卡车跳下来,耿辉已经在和张雷带来的两个研究员握手了。

  “这是A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耿辉政委!”张雷介绍,“这位是空降兵研究所的赵研究员,谢副研究员!”“欢迎欢迎!”耿辉急忙敬礼,“你们是雪中送炭啊!”“哪里,都是解放军都是一家人!”赵研究员穿着便装笑容可掬,“我们还应该感谢你们,给我们一个难得的产品实践机会!”“大队长已经安排,在大队给你们接风!”耿辉急忙伸手,“走走!都上车!”他带客人上了三菱吉普车。

  廖文枫的相机在聚焦车牌,却发现牌上罩了个迷彩罩。再去看军卡,也是在车牌上罩着迷彩罩。他无奈,只好拍摄战士卸货装货。

  “班长!”田小牛兴高采烈,“有这个东西我们是不是就能飞上天了!”“对!”林锐说,“你就可以跟你们村老民兵们说——现在你不仅是陆军了,还是空军了!”“那敢情好!”田小牛乐得合不上嘴。

  “等夏天海训,你再潜水,你就海陆空俱全了!”董强开他玩笑。

  “哎呀妈呀!”田小牛激动极了,“这兵当的,值啊!三年兵把海陆空三军都给当了!”众兵哈哈大笑,乌云却眯缝着眼睛蹲在地上不说话。

  林锐走过去:“怎么了?乌云?”“你别动。”乌云低声说。

  林锐站着面对他。

  “我们说话,你给我根烟。”乌云说。

  林锐递给他烟帮他点着,乌云抽了一口:“有人在拍照。”林锐一激灵。

  “在那边家属楼楼顶,方位角东南,顺光对我们。”乌云低声说,“距离70公尺,他看我们很清楚。”“你确定?”“你应该相信老狙击手的眼睛。”乌云低头抽烟,“我们现在不能乱动,一动他就会发觉。”林锐也蹲下抽烟:“排长,过来抽颗烟吧?”“我不抽烟!”陈勇摆摆手。

  “这颗烟——你得抽!”林锐拿着烟喊。

  陈勇觉得奇怪,就走过来:“你不是知道我戒烟了吗?”“排座,恐怕你得开戒了。”林锐不回头说,“蹲下点着吧。”陈勇看看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活腻歪了。但是他还是蹲下,接着烟点着。远远看去,就是三个兵蹲在一起抽烟。

  “有拍照的。”林锐低声说。

  陈勇不动:“方位?”“东南,70公尺。”乌云说。

  “长焦照相侦察的话,他看我们非常清楚。”陈勇吐出一口烟。

  “怎么办?”林锐问。

  “货物都有包装,他拍不出来什么。”陈勇说,“你看准了?”“没错,他采取顺光,我们是逆光。”乌云说,“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凑巧,不过这个几率不大;第二,就是照相侦察老手!”“我明白了。”陈勇在琢磨。

  “我们现在问题就是不能动,一动他就会跑。”林锐说。

  陈勇寻思着,林锐转转眼睛:“排长,对不起了。”陈勇抬头看他,还没明白过来。林锐一个耳光就上来了。陈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反了你了?!”乌云也凑进来,上来就给林锐一脚。林锐闪身躲开,三个人打成一团。

  兵们和周围的车站工作人员都惊了。

  陈勇没用功夫,就是乱打:“差不多了,你跑!”林锐掉头就跑,陈勇和乌云就上去追。

  廖文枫在上面看着他们追打,很纳闷。

  林锐翻过车站墙头,陈勇和乌云也翻过去了,三个人出了车站就贴着墙猛跑。

  “快!把军装脱了!”陈勇边跑边喊,“贴着墙根走,人多的地方穿过去!”突然斜刺里面出来一辆车差点撞着他们。陈勇三人被挡了一下都敏捷躲开了,司机伸出头怒喝:“你们找死啊?!”“明明是你超速!市区让这么开吗?”林锐就骂。

  “算了算了,走走走!”陈勇叫他们赶紧走。

  下面的动静吸引了廖文枫,他看见了三个兵冲过来,急忙收相机起身下去。他走入楼道,把相机扔进垃圾通道,听着相机包咣咣咣下去。他将甲克和领带都脱掉,扔进垃圾通道,边快速下楼边戴上眼睛,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中山装在穿。

  三个穿军用绒衣的兵从家属院的门口直接冲进到楼道口,林锐差点撞倒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干部:“对不起对不起!”“你个小同志怎么这样?”中年干部捂着脸一开口一嘴淮南话。

  “同志,你见到可疑的人了吗?”陈勇问。

  “可疑?我看你们就够可疑的了!”中年干部拉着陈勇,“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当兵的!”陈勇着急地说,“我们有事,真对不起啊!”“你们撞了我就想走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要找你们领导!”中年干部捂着脸不依不饶。

  “我们现在说不清楚!”陈勇说,“这样,你先等等,我们从楼上下来带你去医院!走!”三个兵直接就冲上去了。

  楼顶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电视天线。陈勇一脚踹开破旧的小门,林锐一个前滚翻进来,乌云紧跟其后。三个兵排成三角队形在楼顶搜索。

  空无一人。

  陈勇搜索到楼边,看着下面一览无遗的车站。

  “有人在这儿待过。”林锐摸摸边沿的灰,“这个地方的灰蹭掉了。”乌云看看下面:“这个位置是选择过的,如果我是狙击手的话也会这样选择。无论我们在哪边卸货,他都可以看得见。”陈勇叹口气:“走吧,他已经走了。”“那个人!”林锐明白过来,“那个人一直捂着脸!我没撞他脸!”三个人开始疯狂往楼下跑,到了底下,就看见居民。

  “操!”陈勇沮丧极了。

  “早知道我留下了!”乌云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垃圾箱。

  林锐眼珠一转,打开垃圾箱拼命在垃圾里面刨。他们也明白过来,开始刨。居民们好奇地看着。

  什么都没有。

  “这儿有根领带。”乌云找出来,“崭新的,不像这儿老百姓扔的。”“登喜路的!”林锐拿过来,“这是名牌,这儿的老百姓买不起!”陈勇沉着脸:“马上给大队长打电话报告!”酒店房间。晓敏在看电视,门开了。穿着衬衣拿着手提袋的廖文枫疲惫地进来,看见晓敏惊讶的眼光笑笑:“我去吃早饭了。”“怎么出这么多汗?”晓敏纳闷地问。

  “顺便锻炼了一下。”廖文枫很随意地把手提袋放回衣柜,抱住晓敏:“我的小宝宝感到孤单了吗?”晓敏偎依在他怀里:“你身上什么味儿啊?”“男人味儿!”廖文枫笑道,吻住了晓敏的嘴唇。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