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亭长小武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亭长小武(第五章 2)

2005年03月29日17:26:00网易文化 史杰鹏

  宴会设在显阳殿的前殿。显阳殿空间不大,但是结构精致,殿的四围都是镂花的琐窗,乃是名贵的檀木雕制而成,寻常时候,用竹帘和帐幔遮蔽着。掀起那些竹帘和白縠的帐幔,左边可以眺望清澈澄碧的菱鉴湖,湖水荡漾,嬉逐在脚边,让人感觉清凉沁骨,是个避暑的挟地。右边是花园,起伏的假山上竖立着稠密的枣树,大殿前面的院子里则是数不清的桂树。这时细雨已经全停了,桂树上满是细密的黄色和白色,重又发出一阵阵袭人的香气,挟着湖上的清风,缭绕在大殿的周围。

  赵何齐推开琐窗,极目浩淼的烟波,夸赞道,大王真会享受。正值中秋,如此美景,真是让臣恍然觉得自己在月宫之中呢。枣树和桂树,又是何等符合大王的经历。二十四年前,大王才十多岁,就被皇上封为广陵王,弱年贵显,下臣希望大王托桂树的吉祥,再贵一级。那就完美无缺了。

  刘胥大悦道,先生请饮酒。寡人以眇眇之身,托先人荫庇,得王此土,享受这良辰美景,于愿已足。先生的家族素称定陶首富,这样的园子和楼阁,早就不稀奇了。

  哪里哪里。赵何齐换了颜色,长声叹道,汉家规矩,商贾的地位非常卑贱。高皇帝曾下诏,商贾再富也不许乘驷马高车,穿丝帛之衣。当今皇上讨伐匈奴,也屡屡征发商贾从军。若不是纳钱大司农,我恐怕也早死在大漠了。唉!没有地位,便有金山银山,又有什么乐趣呢!

  刘胥安慰道,先生不要懊恼,总有机会改善的。再说商贾虽然表面地位地下,而实际享受,一般诸侯远远不能望其项背。寡人好在是当今皇上的亲子,处境才稍微过得去。至于隔得远一点的宗室,有些穷的只能坐牛车呢。我听说定陶附近的诸侯就经常向你们家族借贷的,他们每年所能收到的微薄租税恐怕永远也还不清债务罢。

  赵何齐道,大王真是词锋机敏。不过,这也说明大王懂得了一个道理,如果不能成为天下的大宗,就总是颇有缺憾的,富贵终不能长久。大王真是英明。

  成为天下的大宗,也就是做皇帝的隐晦语。刘胥左右看看,咳嗽了一声,宴乐之日,不谈这些沉重的话题。寡人见到先生,非常高兴,今日不醉无归。传令奏乐,为楚王使者侑酒。

  赵何齐道,不用了。下臣酒量甚浅,不敢奉命,恐怕酒醉失礼,有违法典。

  刘胥哈哈笑道,今天寡人高兴,就不用拘什么礼节了。马上吩咐家令退下,你我尽兴就是。还有,小女丽都擅长歌舞,寡人的爱姬左修又擅长鼓瑟,就让她们两个歌舞奏乐为宗族长老们和先生侑酒罢。来人,撤了燕乐。

  堂上堂下的乐工恭谨地退了出去。刘丽都站起身来,笑道,父王总是喜欢在客人面前让女儿出丑。不过有左姬鼓瑟伴舞,我是横竖不能错过的,谁不知道左姬难得一动纤指,除了父王,谁有福分能经常听到呢!

  左姬笑道,翁主不要取笑我了。能为翁主伴舞,是妾身的荣幸,请翁主起舞罢。

  刘丽都放下酒樽,踱到大殿中央,她修长曼妙的身躯在悠扬深沉的瑟声中,缓缓旋转起来。她梳着堕马髻,乌黑的头发披散至腰际,快至发梢的部位松松地挽了个结,用一条雅淡的丝带束着,一抹尖细的发梢斜斜地散在一边。身上穿着裁减合体的深衣,衣襟的曲裾长长地在身上缠裹了数层,斜掩在身后,也同时勾勒出她曲线绝美的身躯。由于深衣曲裾的数层缠裹,在大腿以下形成数道斜的花边。那深色衣裾边侧的花纹,在她婀娜的身躯上跳跃。伴着那凄美的瑟声,宛如姮娥。对,就是姮娥,她不就是飞扬在天香云外之中的么?

  赵何齐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美女的舞步,心里暗暗惊叹,如果能和这翁主缠绵一夜,真是死亦不恨。对了,我应该向她父亲求婚,一定要娶了她回国。现在我姐姐是楚王的宠妃,楚王也要借助我家的财力,才能过得奢华。我惟一的遗憾是,家世虽然豪富,却没人做上大官,没有高爵。姐姐固然嫁了楚王,但现今一般的诸侯王并没什么权势,想帮我获得高爵,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楚王这次派我来广陵国,就是为了结交这个当今皇上的亲儿子,希望说动他有所准备,有朝一日能入居长安,成为大汉的天子。那么我这个出了力气的人,无论如何也应该可以封个列侯,光耀赵氏的门楣。人生而不富贵,固然了无乐趣;然而,如果富而不能贵,时常被小吏轻蔑,岂非更是痛苦?

  他看着刘丽都的倩影,咽了下口水,感叹地对刘胥说,翁主舞姿如此动人,请原谅下走词拙,实在找不到夸奖的词汇来了。

  刘胥这时似乎已经喝得半酣,没有理会赵何齐的话,他站起大笑道,女儿你且歇下,今日寡人实在太高兴了,左爱姬,你给寡人鼓起你们家乡的巫山云舞曲,寡人要舞剑高歌和之。

  说着,他已经离了席位,剑光如虹,这个王的身姿也着实矫健,无怪乎从小就能格斗熊罴,他舞到兴起,慷慨高歌起来:

  欲久生兮安有终?

  思长乐兮讵无穷?

  奉天期兮靡不通。

  乘天马兮遨云中。

  下视蒿里兮何朦胧。

  取酒为乐兮长融融。

  富贵皆可踵,独死不得取代庸!

  他这样唱着,突然激昂不可抑止,泪流满面。赵何齐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有点惊讶,看不出这个粗莽的王,骨子里竟如此多愁善感。好好的一场宴会,竟发此悲声,感慨起人生来了,这未免有点不合时宜啊。于是他站起来,举杯劝道,大王可能累了,先休息一会,再请大王赐个方便的场合,何齐有要事跟大王商量。

  刘丽都也嘟起嘴,不满地说,父王好不让人扫兴。大吉的日子,怎么流起眼泪来了?刘胥呵呵笑道,这是我前几天做的歌词。今日一时高兴,就唱来助兴。其实哪有悲伤,不都是劝人及时行乐的意思吗?他接过酒杯,仰首一口饮尽,把剑递给侍者,道,赵先生不必担心,凭这点酒还醉不倒寡人,寡人非常清醒。赵先生有什么事,可以直说。在座的其实都是姬妾宫人和心腹家臣,没有什么不便的。

  赵何齐哦了一声,好,大王雄姿英发,身为长安贵胄,却也雅好楚声,看来王妃也是楚国人了。这次楚王让我带来了一个人,恐怕大王会感兴趣的。

  刘胥好奇地说,什么人啊?赵何齐指指身边的一个面目僵硬的人,这位是我们楚国有名的神巫,名叫李女媭,故籍在南郡秭归,我们大王重金聘请到彭城的。

  刘胥本来很纳闷,赵何齐带来的这个仆从,面目看上去古里古怪。但是,赵何齐不介绍,他作为一国之君,也不好开口问一个仆役的名字。现在,这个叫李女媭的女子开口了,大王刚才唱的“独死不得取代庸”,实在是悲凉怆恻。是啊,贵为王侯,这人世间,做什么事都可以雇人来代替自己,独有死亡,是绝对找不到人代替的,否则,那就不是自己的死,而是别人的死了。不过,大王又何必如此伤感,臣学过相术,刚才细看大王的容貌,实在是贵不可言,有位登至尊之望啊。

  她的声音尖细,原来是个女的,却挽着男人的发髻。刘胥听着这刺耳的声音,心里不是特别愉快,不过她讲的内容还是让他陡然一振。

  女媭不但会看相,而且擅长巫蛊,只要找到所憎恨之人的生辰八字,由她来祭祷,就可置那人于死地。她产于当年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乡里,当地的神巫一向非常有名的。赵何齐插嘴介绍道。

  刘胥啊了一声,心里暗暗思虑,果真有这么厉害的话,倒不妨试试。不过,当今皇上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果要诅咒他死,似乎是大大的不孝。不孝之人,上苍也不会保佑的。不如让她祭祷皇上改立自己为皇太子,这样的话,就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了。于是笑道,寡人倒没什么仇人,不过有个小小的心愿,如果神巫果然愿意帮助寡人,寡人就是空举国之财帛,也丝毫不会吝惜的。

  李女媭道,大王如果信得过臣,臣自然愿竭尽全力,效犬马之劳。臣家在南楚,当地的巫山神女最为灵验,臣每次祭祷,未尝不达成所愿。臣愿意择吉日为大王祭祷巫山,使皇上立大王为皇太子。

  刘胥呵呵笑了一下,掩饰自己的慌乱。这女人果然有些本事,我刚才想皇上立自己为太子,她马上就说了出来。不过他还是虚伪地说,寡人岂敢妄想这样的洪福。只不过希望神巫祈祷我广陵国能够与大汉同衰荣罢了。况且皇上二十多年前就立了皇太子,皇太子也一向温良恭俭,深得皇上喜爱。寡人与之相比,无论是德行还是才能,都不逮远甚。神巫取笑了。

  李女媭发出桀桀的怪笑,万事皆有天定,大王即便想推辞,只怕也不能够。不瞒大王说,前年冬天,丞相葛绎侯公孙贺曾经慕臣的微名,请臣去为他看相。有一天是冬至日,京师各都官府寺休沐三天,庆祝节日。那晚,皇太子全家都来到公孙贺的宅邸,臣在晚宴上曾近距离见过皇太子一面,他眉上有一道纵纹,延入眼角,命相微薄,恐怕几年之内就有大祸及身,不但当不了太子,只怕还有杀身之祸呢。

  刘胥心里扑通地跳了起来,他喘了口气,身体往前倾了过去,果真如此?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解嘲地说,即便神巫所见不差,按年龄长幼,也该轮到寡人的同产兄燕王入承大宝,岂有寡人的份?

  刘丽都轻轻地在刘胥耳朵边道,父王不要再犹犹豫豫了,这个神巫既然说得如此确定,不如择个吉日,让她祠祷巫山,看是否真有效验。

  刘胥脸色苍白,呆若木鸡。他本来是个敢作敢为的人,身体壮健,性格粗野。但长期目睹了他父亲凛冽的治国手段,胆子日渐缩小。他父亲任用了无数酷吏,以残破宗室为功绩,凡是关于宗室不法的案件,只要敢于杀戮,无不得到父亲的嘉奖。在过去的二十年,起码有十多家宗室,三十多家列侯,总共十几万人被大小的酷吏诛灭。而这些酷吏最后没有不被皇上认为是能吏而擢拔升官的。他的确很害怕。他之所以敢于和同产姐姐鄂邑盖公主勾结,觊觎皇位,一方面是因为诱惑太大,一方面是听说皇上身体日渐不佳。一个体弱多病的皇帝,杀戮的心态总是要缓和一些的罢。他自我安慰地想,于是他对着李女媭点点头,默然不语。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