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亭长小武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亭长小武(第十章 1)

2005年03月29日18:13:13网易文化 史杰鹏

  第十章 渭水西风冷 椒房暗泪零

  征和元年的秋末,在一系列短暂而果断的讯问、拷掠之后,水衡都尉江充向皇帝交上了一份涉及巫蛊案件的主要谋反者名单,包括原丞相公孙贺、太仆公孙敬声、平阳侯曹宗、岸头侯张次公、长乐侯卫伉,以及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一家,首犯要求判处腰斩,从犯无论年老年少,全部判处弃市。辅佐杂问此事的是新任丞相刘屈氂、廷尉严延年、按道侯韩说,以及刚刚被任命为丞相长史的原豫章县县丞沈武。

  刘彻看完名单,题了三个字:制曰:可。

  然后江充喜气洋洋地率领甲士奔赴水衡监狱,将牵连此案的各级官吏和他们的家人,总共两万三千人,全部拉到长安城北面,西安门的渭水岸边,下令行刑。公孙敬声、张次公、曹宗、阳石公主、诸邑公主首先被牵到巨大的行刑台上,在甲士们威严的吆喝之下,公孙敬声等几个战战兢兢、老老实实地脱掉了衣服,他们光溜溜的身子在长安秋天的微风下瑟瑟发抖,天上时时飞过人字形的大雁,寥唳的声音荡漾在渭河两岸,它们怎会知道,这里将有一场血腥的屠杀。江充悠闲地踱了过来,笑道,公孙太仆,谋反就是这样的下场,本府来送你魂归泰山了。哼,我早知道你们父子俩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这次没有发觉,说不定连皇太子都要被你们教唆得弑父弑君呢。

  公孙敬声两眼无光,短短的几个月,他已经从俊秀的中年人一下子跨入了老年。他的胡子长得老长,也全然没有了当年冠履鲜洁的世家公子模样。但是听到江充的嘲讽,他死鱼般的眼睛突然射出一丝光芒,怒道,赵虏,不是你在皇上面前巧言令色,皇上根本不会这样胡乱杀人,我等又何必去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大汉的朝政就是被你这种佞人败坏的。你这疯狗,不要得意得太早,我死也要变成厉鬼,将你捉去——你忘了田蚡是怎么死的么?

  江充冷笑了一声,死到临头还敢骂人。来人,给我将他的嘴巴打烂,再行刑不迟。不过他心下颇有些惴惴,当年武安侯田蚡害死了魏其侯窦婴和灌夫,第二年春天自己就一病不起,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见窦婴和灌夫守在床边,提着绳索向他索命,他常常从梦中惊醒,对着空气嚎叫,是我害了你们,我服罪,我服罪。家里人都莫名其妙。请了很多术士来驱鬼,终无效验。术士们也只好叹息,君侯杀害无辜太多,我等无能为力。没多久田蚡就一命呜呼了。想起这些,江充恐惧起来,这竖子竟敢这样威胁我,我得提前做好准备,他大声怒斥道,你这反贼,倒提醒了我,死了也要将你刨骨扬灰,看你还能不能作祟。来人,给我将他拖上去,提前腰斩,给那些诽谤的反贼开开眼。

  两个甲士上前去,扯光公孙敬声身上最后一件衣服,将一丝不挂的他按倒在斧质上。公孙敬声凄厉地叫道,江充,你这赵国的野狗,别看你现在能蒙蔽主上,将来太子即位,看是否饶得了你……他还没说完,执斧的刽子手双臂一扬,巨大的斧刃将他的身子从腰上斩为两段,他嘴里喷出一股水柱般的鲜血,肠子等内脏哗啦啦流淌了一地,上半身吧嗒一声掉下斧质,下半身犹且趴在上面,一股熏人的内脏热气伴着血腥,弥漫了开来。他的上半截身子犹自痉挛了几下,最后翻开眼皮望了一下江充,露出惨厉的微笑。江充抬袖掩住了鼻子,骂了一声,死了还敢威胁我,给我架起大锅,将他的尸体扔进去,和桃枝混在一起 ,煮到分不清肉和骨头为止,使他的魂魄无处凭依,还能做什么祟——其他的也可以开始行刑了。

  甲士们上前去,将十多个首犯,平阳侯曹参的后代曹宗、早年为非作歹的恶少年张次宗、襁褓中就封侯让天下人艳羡的卫伉等衣服全部扒光,按到斧质上,行刑台上响起了绝望的哭声,大概他们也在想,如果能做一个平民百姓,每日里享受粗茶淡饭该是多么幸福。十多个刽子手手起斧落,这伙人全部从腰身中间分成了两半。整个行刑台上顿时被血液和内脏铺满了,满眼是红的和绿的,热腾腾的腥气冲天而起,浸润了整个渭河的天空。几个甲士掩着鼻子,将公孙敬声等的尸体抛进大锅,用水冲刷了行刑台,然后在江充的命令下,抬来了上百个木质的砧板,甲士们将黑压压的罪犯分批牵引到砧板前,将他们的衣服全部扒光,脑袋按在砧板上,每个砧板边都排了长长的队伍,那是依次受死的队伍,每个人脸上都充满呆滞或者绝望的神色。刽子手们这回换了大刀,砍头这活不比斩腰那么费劲,用不着那么厚重的斧头。只听得江充一声吆喝,百十柄大刀全部落下,登时每个砧板的前面骨碌碌滚落了一个人头,然后过来个甲士,将尸体拉到一边,换上一个活着的囚犯,周而复始。

  这场屠杀从早晨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渭河的水再度被染红了。刽子手已经换了几轮,刀也换了几轮,只见每个砧板的右边都是高高的一大叠衣服,那是被处决的刑犯受戮前脱下来的。每个砧板的左边是一堆堆的尸体,而砧板的前面是一个个圆圆的沾满鲜血的人头,或老或少,或须发苍白,或面部稚嫩;或男或女,或怒目圆睁,或悲戚凝颊。每个头颅都显露出对生存的无比渴望。然而,以文人的目光描述起来,这里好像这是在进行一场屠狗比赛。不,屠狗也没有这么大型,这么壮观。渭河边已经被血腥笼罩住了。坐在西安门边高高的观看台上的五个官吏,各有各的表情:江充欢欣鼓舞,趾高气扬;刘屈氂两颊舒展,神色和悦;严延年脸色凝重,双眉紧锁;韩说坐立不安,寡然无趣;小武则内心深深叹息,他觉得这事由自己而发,心里着实有点忐忑不安。他似乎感觉到,有一群愤怒的眼睛正在看不见的地方盯着他的脊背,让他心里阵阵发紧。

  而同时,在未央宫椒房殿里,卫皇后正跪坐一旁,凭着案几嘤嘤哭泣。皇太子刘据坐在她面前,呆看着头发斑白的母亲,凄惶地劝慰道,母亲不要再哭了,如果让父皇知道,还以为你同情那些反贼,连带我们都要遭殃啊。

  可是卫皇后止不住悲伤,她怎么止得住?行刑的地点就在长安城的南墙下,而未央宫正邻近南墙的西安门。即便是隔着厚实的城墙和重重宫墙,他们也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击鼓声,那是惊魂摄魄的鼓声,每一轮鼓罢,都有上百个人头落下,每一轮鼓声都让未央宫里这些高贵而虚弱的人心惊肉跳。也许是皇帝故意叫江充将刑场设置在这个地点的罢?他真的意图给这对可怜的母子以如此的惊吓?

  鼓声是时断时续的,前一批首级落下后,另一批人被拉上斩首台时,就要击鼓以壮声势。是以每次鼓声响过,他们的心头都似乎被猫爪给搔抓了一般。知道这一瞬间,立刻又有数百颗头颅将滚落于地。然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接着鼓声又骤然响起,还能听见刽子手们互相壮胆的吆喝声杂厕其间。在这些宫墙里的人听来,鼓声并非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两阵鼓声的间歇,那种虽然在等待,但明知一定会发生的痛苦,让人难以为情。天啊,卫皇后突然低嚎了一声,我受不了了。她也的确受不了了,因为今天被腰斩的有她两个亲生的女儿,她这辈子一共生了三个女儿,第一个女儿卫长公主被她的丈夫强行嫁给了山东的术士——骗子栾大,为的是笼络他,希望他能为自己求得长生不死之药。那是个何等自私的男人,他听见栾大胡吹一番,就拍着大腿感叹:“唉!要是我能够像上古的黄帝那样求得仙药飞升,那么抛弃妻子就像是抛弃破鞋子一样。”可是后来知道栾大是骗子,又毫不留情地将他处死,也不顾自己的女儿将因此成了寡妇,女儿只好很年轻就郁郁而终了。剩下的两个女儿又要这样被他屠戮,连着自己的侄子卫伉。想当年卫氏一门多么风光,而今落得如此下场。她无法想象亲生女儿被粗暴地剥去衣服,按倒在斧质上的瑟缩模样。女儿虽然都将近四十了,可是在她眼里仍然幼稚,她还能忆起幼时逗她们玩乐的样子,她们生下来就有封地,曾经以为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出自满门公侯的卫氏家族,是大汉帝国高贵的公主,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使唤不过来的奴仆。普天之下,没有人敢不尊敬她们,那时候,她们可万万想不到会被卑贱的甲士们这样光着身子虐待,皇帝难道不要面子吗?即便是死,也应当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死得有点体面,为什么非要将她们从腰上斩为两截。当她们凄惨地丧生于斧下之时,她们的父亲还在建章宫里,拥着年轻的宠妃寻欢作乐。一想到这个,她就肝肠寸断。她怎么能抑制住悲声?

  是那个亭长沈武干的好事,卫皇后呜咽着说,那个人,真是天上降下的恶魔,专门来对付我卫家的。

  母亲也别这么说,刘据恨声道,如果不是公孙贺和妹妹她们谋反,怎又会这样。普天之下贪图富贵的人多得很,秉心公正的官吏也不胜其数。他们做下这样的事,没有这个沈武,也会有其他的小吏来揭发的。可恨的是公孙敬声罪有应得,却把妹妹们害惨了。她们自小秉心塞渊,谋反的事哪里是她们能够想得到的?

  卫皇后哭得更悲了,有点歇斯底里,虽然如此,事情总是因他而起,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刘据蹙眉道,母亲不要这样,我看更要提防的是江充那个畜生。这几年来,他假公济私,不知害了多少无辜的大臣。上次差点将我也射死,父皇竟然一点儿也没责怪他。这次谋反案,也都是他一手操办,像他这样舞文弄法,一次处死两万三千多人,只有禽兽才干得出来,难道平阳侯曹宗的妻子儿女也有必要诛灭么?倘若我有了机会,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卫皇后咳嗽了两声,一口血喷了出来,她低声喘气道,江充这个畜生,我简直不能听到这个名字。这个肮脏的名字,实在让我作呕。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