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亭长小武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亭长小武(第十八章 2)

2005年03月29日19:13:39网易文化 史杰鹏

  江之推瞟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叫你们长官来见本公子,量你一个小小的卒史,也不配和我说话。

  那汉子大怒,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天任谁碰到我,哪怕是三公九卿,也一定要让他知道狱吏的尊贵。来人,给我全部逮捕。

  大群县吏从车上跳下来,有的持剑,有的持弓弩,蜂拥涌向江之推一伙。领头的汉子大踏步跨到江之推身旁,将右手短戟交给左手,一把揪住江之推的前襟。江之推待要挣扎,不料这汉子的力气太大,挣扎不脱。汉子手一甩,江之推凌空飞了起来,摔出了一丈多远,接着汉子飞速跳过去,一脚踏住江之推的脖子,江之推脸的一侧踩按在泥土地上,满脸是血,异常狼狈。他口里呜呜地嚎叫道,贼刑徒,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本公子是水衡都尉江充的弟弟,赶快放了我,跪地求饶,否则将你们全部族灭。

  那汉子弯腰揪住他的前襟,将他的身体在地上撞了几下,他头上的冠帻也撞脱了,头发四散。那汉子笑道,什么江都尉,老子只知道天子法令,从来没听过有什么江都尉。

  其他宾客这时只能远远看着他们的主子被折辱,他们自己也已被群吏围住,动手不得,只是这帮人一向骄横惯了,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骂道,让江都尉知道,你们都要族诛。还不快放了我家公子,叩头请罪。我家公子一高兴,说不定开恩,给你们留个全尸。

  这时那少年长吏也下车了,喝道,破胡且住,这公子说他是水衡江都尉的弟弟,不知道是真是假。江都尉乃天子的忠臣,本府一向敬仰,他弟弟岂会这样公然干法?莫非是奸人冒充的。

  江之推赶忙嚎叫道,我真的是江都尉的弟弟,这里有这么多证人。我向未央卫尉借的旌旗卤簿也可以作证,不是靠江都尉的面子,怎么借得到。你们赶快放了本公子,现在还来得及,否则……

  郭破胡又踢了他一脚,他妈的,还敢威胁我们府君。我们府君是天子新拜京兆尹,按秩级比水衡都尉还高一等,按爵级已经是关内侯。量你这贼刑徒,不过是个无爵的士伍,也敢在我们府君面前托大。

  小武笑道,破胡不要鲁莽,如果真是江都尉的弟弟,打坏了不好向都尉交待。毕竟本府和江都尉还是交情不错的。真的有人可以作证么?他仰头看了看白虎军旗,道,这军旗看去不像是假的。好吧,本府相信你,回去代向令兄问好。——破胡,放开江公子。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暗骂,该死的未央宫卫尉,身为中二千石,位列九卿,竟然如此谄谀权臣。他妈的,这朝廷真是奸人充斥,大汉简直被他们糟蹋得不像样子了。

  郭破胡放开脚,江之推爬了起来,吐出一颗带血的门牙,本想发作,但看到小武笑中含威,硬将怒气压了下去,灰溜溜地说,多谢明府宽恕,小人马上回去向家兄转达问候。他转身对那些宾客说,我们走。

  小武道,慢着。看在江都尉的面上,公子可以走,但是公子的宾客却要留下两个,不然,本府怎么向天子交待?来人,将为首驰车闯入灞陵县廷的两个贼刑徒逮捕,下狱案验穷治。原来小武早就派人打探到江之推的宾客冲击县廷的事,故此立即循踪赶来。

  宾客们立即鼓噪起来,小武冷笑道,谁敢再罗嗦,一起收捕。江之推看见小武凛然的目光,心里一颤,他走近那两个宾客,无奈地说,二位先生暂时跟他去,我回去告诉家兄,一定马上让他亲自送你们出来。

  那两个宾客点点头,公子先回去罢,小人等公子回来相救。江之推命令道,驾车,我们赶快回家。说着,一伙人收拾旗帜和帷幄,仓惶驾车绝尘而去。

  这时婴齐走过来,不解地问,府君为何如此轻易让他们走,我担心他日会有人劾奏府君软弱不胜任。当日在豫章县,府君可不是这样畏首畏尾的,难道官做大了,胆子反小了不成?

  小武对婴齐特别信任,上次在家乡重见,恍如隔世一般,立即将婴齐辟为主簿,随入长安。他笑着说,婴齐君不必担心,据我推测,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现在你马上持我的节信,发县廷现卒,并命令强弩县尉发弓弩手三百人,埋伏到县邑城门的树林里,看我的信号行事。

  婴齐迷茫地说,下吏还是不大明白?

  小武笑道,我们名义为上下属,实如兄弟一般。我不妨告诉你,我经过廉察,江之推一伙在三辅为非作歹,计射杀无辜百姓五人,射伤几十人,勒索都官财物数万金,强抢奸污民女数十人。犯案的宾客有两三百,这次出来的只有几十个。我刚才故意摧辱他,不是没目的的。大凡自恃有后台,骄横不法的贵家公子,猝然被人当众摧辱,定会认为是奇耻,何况当着的还是他自己宾客的面。我又故意扣留他两个宾客以作拷掠,他一定忧惧我会拷掠出他的其他罪状。羞辱不忿加上忧惧,将会促使他回去招集所有宾客,回到灞陵县廷来篡取被我系捕的宾客。到时我将他们全部包围,投降的,经案验鞫得死罪后弃市,敢格捕的全部当场射杀。哼,我怎会软弱不胜任,我宁愿脑袋不要了,也不愿意被劾奏为这个罪状,那岂非要让严延年嗤笑么?

  婴齐大惊道,府君这样做,事情就真闹大了,不怕江充报复吗?况且严延年举荐府君,可能就是想让你们两虎相斗的。

  小武道,我严格按照天子律令办事,有什么好怕。况且看见奸贼而不能诛杀,不但没有做人的乐趣,也违背了我为吏的初衷。你快去征调县廷现卒罢。

  婴齐叹了口气,好吧。他接过符节,驰马而去。小武召来檀充国,道,马上将这两个贼刑徒带去灞陵县廷,然后出个告示,说捕获贼人两名,写清楚关押在什么地方,向百姓反复宣读。另外解去灞陵县令印绶,下县廷狱。

  檀充国也不说什么,领命而去。小武对郭破胡说,我们按辔徐行,就等着江之推来了。

  他们在离灞陵县邑北门不远的树林里驻扎下来。大家心里焦急,好不容易等到晡时时分,天色渐渐暗淡了。果然,远远看见大队车骑向灞陵北门驰来。郭破胡道,府君妙算如神,他们真的来了。

  小武微微一笑,骄横的人总是罔顾国法的,哪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我们且等着,等他篡取了那两个贼刑徒,立即让婴齐关闭邑门,我们就配合县廷卫卒,将他们全部翦灭。

  江之推根本不知道自己掉入了小武彀中,回去的路上他越想越羞惭,在宾客面前简直抬不起头来。有的宾客忧虑地说,公子,这个新任京兆尹果然嚣张,既然天子都很信任他,我们就避避锋芒罢。

  是啊公子,两位兄弟还在他手里,要是被他严刑掠治,招供出我们其他的事,可就麻烦了。另一个宾客说。

  江之推的心如被虫子咬啮了一般,怒道,我回去告诉家兄,要那竖子的好看。不,我要马上报仇,他拉了拉缰绳,大声发令道,回去招集所有宾客,如果不救出他们,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三辅地面上混?

  宾客们本来就是各地的无赖少年,听主子发话,都热血沸腾,对,要给那个鸟京兆尹一点儿颜色看看。回去把兄弟们都叫上,凭我们二三百人,攻破县廷,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岂只是篡取我们的人回来。这次要焚烧县廷阙楼,以报受辱之耻。

  江之推看见宾客们如此忠心耿耿,大为感激。一行人驰归水衡都尉府,江充正巧不在府中,留下的奴仆看见三公子回来,马上传达江充的命令,不准江之推出去。可是江之推满心都是愤怒,哪里听得进去,他命令自己历年网罗的所有奴仆宾客,携带武器弓矢立即驰奔灞陵,日落时分,他们正好赶到了。江之推喜道,此乃天意助我成功,刚到恰好碰到天黑。

  他们或骑单马,或驾革车,向县廷方向飞驰。天色微黑,正是县邑准备宵禁的时刻,路上行人稀少。江之推大喜,为首的革车冲破木栅栏,轻易地抓获了一个县吏,讯问到今天新到囚犯的关押场所,又很轻易地找到了那两个宾客,冲出县廷。有个宾客刚想点燃县廷阙楼,却听得里面人众大哗,好像是县廷小吏们惊扰的声音。江之推丧气道,算了来不及了,我们快跑。说着纵马飞奔,一伙人总共数百骑,跟着他呼啸而出。刚出城门,只听得县邑的悬门落下。江之推惊道,这么巧,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他边驰马边游目四顾,忽见城门两旁呼声如雷,亮起了大堆火把,那火光还在快速移动,看得出来,有很多人从四面朝他们包围而至。

  江之推大惊道,我们上了那个竖子的当,赶快跑。他举起马策,狠刺了自己马的屁股一下,那马嘶叫一声,腾越而奔,宾客们持盾围着他,往长安方向疾驰。可是后面鼓声如雷,弓弦的响声不绝如缕,箭矢如暴雨般泼来,他的宾客们时不时发出惨叫的声音,有些宾客也回头射箭,可是弓力似乎不够大,显见得对方还离得很远。对方手中的是强弩,射程远远超过宾客们手中的擘张弓。江之推听见宾客们的惨叫,心疼得要命,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管闷声策马狂奔。等到跑出几十里,才发现身边的数百宾客只剩下了几十个人。

  公子,我们现在往哪里跑啊?一个宾客满身血污,沙哑着嗓子发问道。

  江之推喘息了几下,愀然大发悲声。宾客们看到往日不可一世的公子鬼哭狼嚎,纷纷劝道,公子不要这样,来日方长,等请示了江都尉,再报仇不迟。公子切莫损伤了身体。

  江之推大嚎道,都怪我,这么多人,一下子都让那竖子给害了,叫我怎么能不悲伤。

  宾客们道,公子,现在悲伤也没有用,君子报仇,九世不晚,现在先考虑去哪里躲躲才是。那竖子还在后面追赶,要被他们追上,我们就真的全部死定了。

  江之推叹道,也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天色已黑,长安城门关闭,我们是入不了城了。还是驰奔上林苑罢,那里有我哥哥的水衡都尉官署。

  宾客们杂然道,公子好主意,上林苑地方广大,量他们一时也找我们不着,等到天明就好办了。

  几十骑立即像闪电一般,驰入了上林苑,消失在茫茫暮色当中。

  在他们身后,小武带着大批迹射士紧紧追逐。迹射士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士卒,擅长捕捉逃亡贼盗留下的蛛丝马迹,比如车辙、马蹄、脚印之类,而且他们都是从三辅现卒中精选出来的,身体强壮,能拉开一石半以上的强弓硬弩,每年的大试考核,寻常士卒发十二枝箭,只要命中六枝就可合格。他们则规定要发二十四枝箭,命中二十枝才算合格。命中二十四枝则可赐休沐五日,不愿休沐的则赐劳六十日。所以三辅射卒常常以夺得这种休沐权为荣。每当有天子明诏逐捕的豪猾大贼,久逃不获,主事官吏就会请求征发迹射士逐捕。小武料到黑夜围捕,有可能让江之推一伙逃脱,早就征调一百迹射士以为准备。刚才他远远看见江之推的白虎军旗飘扬,命令士卒集中目标齐射,只是江之推的宾客太多,将他们的主子围得铁桶一般,而且也齐齐将弓箭持满,向外狂射箭矢。等到县尉指挥的强弩卒将宾客们射死射伤大半时,才发现江之推已经渺无踪影。小武大怒,立即亲自率迹射骑卒紧紧追逐。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