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127)

2005年04月04日10:13:07网易文化 刘猛

  齐膝深的冰水一脚踩下去,透心凉。

  董强咬牙往前探着,用一根粗树枝试着沼泽的坚硬程度。在他身后,陈勇、林锐和田小牛都手持步枪低姿对着各自的方向。

  “第一小组没有动静了。”林锐忧心忡忡,“是不是被淘汰了?”陈勇面无表情:“就是剩下一个人,也得爬到终点。”董强滑了一下,树枝一撑就下去了。他急忙站直了,看着树枝被沼泽吞噬进去,回头苦笑:“不能走。”田小牛脸色发白:“树枝都立不住,我们人更过不去了。”“这种地方才没有伏兵。”陈勇背起步枪站起来,“想不扣分只能从这儿走。”林锐拉住他:“过不去的!”“田小牛放警戒线。”陈勇说,“砍树枝子做木排,把装备放在木排上我们拉过去。”田小牛拿起步枪跑入丛林。林锐苦笑,拔出开山刀砍树:“刚才我都多余说。”张雷带着自己的小组沿着小溪涉水前进,这样可以防止军犬追踪。水冷刺骨,每个队员的嘴唇都发紫。尖兵刘晓飞一挥手,大家都蹲在水中只露出脑袋。张雷慢慢涉水过去:“怎么了?”“河。”刘晓飞说。

  一条大河确实是波浪宽而且水流湍急,河上有钢架桥。但是桥上有戴着蓝色贝雷帽穿着棉风衣的裁判们在抽烟说话,显然从这里走是要扣分的。有几个代表队从河边树林钻出来,疲惫地走上了桥。裁判们在写着什么,看来是扣分。

  刘晓飞捡起一块大石头丢河里,没什么水花就下去了。

  “深,而且急。”刘晓飞说。

  张雷咬着嘴唇,看着外军代表队过河:“没假想敌,晓飞去问一下,过桥要扣多少分。”刘晓飞站起来跑步过去,一个裁判看着他过来准备在板子上写字。

  “等等。”刘晓飞急忙说,“我不是要上桥,我是想知道从这儿过要扣多少分?”“80.”裁判说。

  “80?!”刘晓飞一惊。

  张雷听完就说:“不能过桥,我们每被抓一个人扣20分,这过一次桥要80分!等于我们又集体被俘了一次!”“游吧。”刘晓飞脱衣服,嘴唇还在打冷战。张雷拿出攀登绳给他绑在腰上,拍拍他的肩膀。

  只穿着短裤的刘晓飞一下子就跳入湍急的河流当中,奋力游向对岸。

  桥上的裁判们有一个惊叫一声,都凑到桥边看。

  刘晓飞奋力在河中和湍急的水流挣扎着,不时得躲过上游飘来的木头什么的。

  其余三名中国特种兵选手站在岸边无声地看着,张雷手里拿着攀登绳。

  一个裁判惊呼:“现在多少度?”“地面温度零下1度,水里起码是零下10度。”一个花白胡子的裁判说,“这帮中国孩子玩命了!”一棵腐烂的大树树干从上游冲下来,径直扑向正在河里挣扎的刘晓飞。刘晓飞看见了,他冷静地踩水向对岸游。三个中国特种兵选手也不说话,都是无声看着。张雷抓紧了手里的绳子,准备不时之需。

  木头越来越近。

  裁判们惊叫着,要刘晓飞躲开。

  木头横着就扫过来,在木头撞击刘晓飞头部的一瞬间,刘晓飞敏捷地低头潜下水。

  裁判们目瞪口呆,有的在胸前划着十字,有的已经摘下了自己的蓝色贝雷帽。

  突然,一个光头从水里冒出甩出一头水花。刘晓飞已经游到对岸岸边抓住了岸边的树杈,冲着对岸的张雷他们高喊:“啊——”裁判们的掌声雷动,口哨不断。

  在裁判们的掌声当中,刘晓飞把攀登绳固定在岸边的大树上拉紧了。张雷把攀登绳栓在自己这边的大树上,背好背囊拿出滑降扣扣在攀登绳上。他快跑几步双手抓住滑降扣就在湍急的大河上空从攀登绳上如同猴子一样滑了过去!

  裁判们被中国特种兵的毅力和身手震得目瞪口呆。

  另外两名队员也滑了过去,刘晓飞接过自己的装备和武器,开始穿衣服。一个队员问:“绳子怎么办?”张雷看看湍急的大河:“留下吧!”四个人背好装备开始向更纵深的森林挺进。

  “男孩,为什么你们不过桥?”一个裁判高声问。

  “80分,我们丢不起。”刘晓飞回答。

  “可是大多数代表队都是宁愿丢弃这80分也不会从这样的河游过去啊!”“这就是东西方军队的差异。”刘晓飞回头说,“我们的信条是使命重于生命!”裁判指着那条悬挂在大河上空的绳子:“在实战当中,你们会丢下绳子吗?”“不会。”张雷停下说,“我们会砍断绳子,防止追兵。”“那为什么要留下呢?”“后面还有代表队。”张雷指着身后茫茫的群山说,“他们也需要过河,我想他们也不希望被扣80分。我们走了!”四个队员嗖嗖钻入丛林消失了。

  裁判们站在桥头看着他们消失。

  一个裁判拿起笔,在记分板上激动地写着:“我见到了一群可爱的士兵,这群士兵属于一支陌生的东方军队。他们不仅具有超常的军事素质和顽强的战斗决心,而且具有博大的胸怀。拥有这样一群士兵的军队,是伟大的!”四个泥人在沼泽里面跋涉,拖着堆放着背囊和武器的木排。当他们接触到坚硬的地面,加快了速度。四个人都疲惫地倒在草丛里面,陈勇顽强地拉过来木排:“赶紧装备好自己,我们还有路要走!”林锐咬牙脱下军靴,倒出里面的泥巴,还有一只蝎子:“妈的我说怎么这么疼!”他一把拿起来蝎子直接就咬断了,揪掉毒钳子塞进嘴里生吃了:“高蛋白,补充一下营养!不错!”田小牛咽着唾沫,在自己倒出来的泥巴找,啥都没有。

  “馋了?”董强把枪扔给他,“走吧!”四个人刚刚站起来,看见对面笑呵呵站着俩爱沙尼亚边防军。

  “我操!”陈勇痛心疾首。

  爱沙尼亚边防军走到筋疲力尽的中国特种兵跟前嘟囔了一阵英语。

  “他们说什么?”陈勇问。

  “他们说,很佩服我们的勇气,这个沼泽没人敢走。”林锐沮丧地说,“所以他们没安排什么人看着,就他们俩。”陈勇吐出一口气:“天命啊!准备被扣分吧!”田小牛苦笑着拿出自己的水壶,打开来递给陈勇:“喝一口吧,暖暖身子好走路。”陈勇拿过来闻闻:“怎么是二锅头?”“我自己偷偷装的。”田小牛笑。

  陈勇喝了一口长叹,满嘴酒气。

  两个爱沙尼亚边防军眼睛就直了,拼命嗅鼻子。

  陈勇眼睛一亮,举起水壶:“林锐——告诉他们,都来一口!”林锐苦笑翻译。

  一个爱军士兵就拿过来喝了一口,竖起大拇指:“OK!”两个兵就开始喝,还抢。

  “我这儿也是!”董强急忙递给陈勇。

  陈勇拿起一满壶酒,对俩爱军边防军说:“林锐,你给我翻译——这个酒OK,我们也OK,所以酒留给你们OK.你们OK了,我们也得OK,大家都OK!”林锐忍住笑,把这个中英交杂的话翻译过去:“这个酒你们留着喝吧,我们希望可以和你们成为朋友。”俩假想敌面面相觑,看看四周。

  一个爱军接过陈勇手里的酒:“GO!GO!”“什么狗?”陈勇急了,“还想要狗肉?!”“走吧!”林锐一拍他,“让咱们走!”四个中国特种兵马上就撒丫子跑了。

  天色擦黑的B控制点,何志军和雷克明都是忧心忡忡看着密林的出口。裁判和记者们都在闲聊等待着,摄像机都提在手里或者放在地下。站在高处的裁判放下望远镜高喊:“第一组到了!”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哨兵手拉手站开拦住激动的记者,裁判们走上前来,后面紧跟着医生和担架兵。何志军和雷克明站在警戒线外,紧张地看着出口。

  四个疲惫的身影出现了,所有人都眼前一亮。泥泞的迷彩服已经看不出款式和颜色,脸上也是厚厚的泥巴,枪都横背在肩上架在背囊上面。

  ——但是他们黑白分明的眼睛让所有人都惊呼起来:“CHINA!CPLA!”陈勇带头,后面是林锐和董强,田小牛殿后。四个中国特种兵咬着牙奔向B控制点,医护人员们上来给他们做检查。他们都站着任医护人员检查心脏和脉搏,裁判走到他们面前逐次伸出手指,他们都准确地回答。

  “陈勇!”何志军高喊,“你站好了,摄像机在对着你!”陈勇站直了,拉上敞怀的军服,露着白牙笑着,对着镜头敬了个礼。

  酒店房间,黑暗当中廖文枫注视着海外电视台的现场直播。面对敬礼的陈勇,他的眼中不知道是什么感情。

  “神速的中国军团!”主裁判看着记分板,“神速!”检查完毕的陈勇带着自己的小组穿越记者围成的人墙,冲向公路那边的河流。他们提起一个橡皮艇下水了,动作整齐划一喊着号子划桨前进。掌声还没停止,第二个小组也出现了。

  “还是中国!”惊呼声连连。

  浑身湿漉漉的张雷带着自己的组员冲过B控制点的白线,让医生检查身体。面对镜头,他伸出右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队员们虽然很疲惫但是精神状态极佳,都是一嘴白牙笑着。

  何志军和雷克明对视笑起来,记者们已经围上他们了。

  “我们不接受任何采访。”雷克明将何志军的车门关上,自己也上车了。

  “走走走!去C点!这帮小子!”何志军上车以后严肃的脸笑烂了,“去C点看他们什么时候到!”后面陆续有各国代表队出了丛林。记者们蜂拥上去,一个女记者背对现场在做报道:“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第一控制区的比赛结束,来自古老中国的解放军特种部队的两个小组成为长途渗透奔袭的冠亚军。在场的各国军事专家都将他们称为'神速的中国军团',他们的渗透和奔袭能力得到公认。CBN环球新闻记者现场报道。”

  酒店房间,廖文枫激动地开了瓶葡萄酒。

  爱沙尼亚边防军和特种部队比赛假想敌联合指挥部。夜。

  “首次参加比赛的中国代表队长途渗透得分很高。”担任总指挥官的特种部队司令看着成绩表苦笑,“这恰恰证明我们反渗透的失败。”“他们速度很快,而且胆子很大。”步兵团长说。

  “今天晚上开始,集中机动力量搜索中国特种兵。”特种部队司令下令,“哪怕隔500米也要追,要赶着他们跑!抓不住也要让他们消耗力气,不能这么容易就得到胜利!”“您认为他们会是冠军吗?”“不会。”特种部队司令摇头,“他们的装备不行,在后面的技术科目会遇到难度——如果他们有其余参赛国的装备,就不需要再比了。”爱沙尼亚驻军的营区警报大作,一批一批边防军和特种部队士兵奔出帐篷登车。车灯划破夜空,在丛林当中穿梭着。


本文相关内容:医护人员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