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128)

2005年04月04日10:14:06网易文化 刘猛

  夜色包裹着低海拔密林,空气湿度大温度低。田小牛在树上放哨,他驱赶着困意。陈勇他们三个枕着背囊躺在背风的山石后面小寐,突然陈勇的眼睛睁开了。他仔细听着,一下子坐起来:“走!”林锐一个激灵起来抓着步枪:“哪个方向来的?”“四面八方!”陈勇一脚踢起来董强。

  田小牛跳下树:“我没看见来人啊?!”“有猎狗,不是军犬!”陈勇说,“走走!这个最难甩!”四个人背起背囊就跑。四面八方的手电突然亮了,嘈杂的人影出现。陈勇确定一个方向:“冲出去!”四个人跟在他后面往密林深处冲,前面出现人影。陈勇一枪托打倒,更多的人冲出来,他们都是左打右扑,不肯束手就擒。一张网从天上飞下来,罩住了陈勇。陈勇还要挣扎,网已经收紧了。林锐踢倒一个冲上来的假想敌,更多的手从背后出来给他按在地上。他被揪起来,随即看见董强和田小牛也被抓住了。

  几条猎犬围着几个穿着便装拿着猎枪的老猎人欢快跑着。

  “他们雇佣当地猎人了。”陈勇苦笑,“他们更熟悉地形,猎犬在山地也要比军犬好使。”四个人被带到空地上,步兵团长亲自撕了他们的胸条。

  “抓住你们真不容易。”步兵团长苦笑。

  四个中国特种兵都无语。

  “走吧,后面给你们也布下了天罗地网,好运。”步兵团长挥挥手。

  陈勇就带着他们无声地跑了。

  张雷那边情况也很糟糕,猎犬和老猎人太熟悉地形了。他们疲于奔命,但是两只当地猎犬紧追不舍。军服都被树杈子挂烂了,猎犬却越来越近。刘晓飞跑到前面,高喊:“没路了!”张雷到前面一看,是悬崖。

  悬崖很深,四个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后面的追兵也越来越近,往别的方向跑是来不及了。

  “下!”张雷咬牙高喊。

  猎犬追到悬崖边上狂吠。

  猎人和追兵追过来,看着万丈悬崖都很吃惊。议论了一会,牵着狗走了。现场一片寂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只手啪地从悬崖下面伸出来,抓住了石头的棱角。

  刘晓飞的眼睛露出来,没什么动静了,他吹了两声口哨。四个吊在悬崖上的军人就背着沉重的装备爬上来,在悬崖边上喘气。刚才他们下了悬崖,依靠自己顽强的臂力和意志如同壁虎一般撑住了。

  “他们冲我们来了。”张雷看看追兵走的方向。

  “起码一个营的搜索队。”刘晓飞苦笑。

  汪汪汪汪汪汪——狗叫声又密集起来。

  “我操!又回来了!走啊!”刘晓飞脸色大变提起枪就跑。

  四个队员跟兔子一样钻进丛林。

  C点控制站,何志军和雷克明看着通报都是脸色沉郁。

  “昨天晚上两个小组都抓住了三次,成绩下来了,现在是第七和第九。”雷克明说。

  何志军不说话。

  “下面是手枪速射,看他们能不能扳回来。”雷克明说,“他们的手枪打得都是不错的,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正常发挥。”何志军看着远方的密林,看着正在疲惫跑向C控制站的陈勇小组高喊:“把我车上的国旗给我拿出来!快点!”陈勇带着自己的组员跑着,突然眼前一亮。

  ——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控制站的人群上空飘扬。

  ——在爱沙尼亚上空飘扬。

  何志军不说话,站在自己的车顶挥舞着五星红旗。

  陈勇眼睛立即湿润了,浑身都是力气:“走!”林锐把步枪扛在肩上高喊:“祖国在看着我们!拼了!”董强举起步枪:“祖国我来了!”田小牛高叫一声:“妈——你告诉村里的老民兵们,我代表祖国了——”四个中国特种兵跟疯子一样嗷嗷叫着冲过C控制站的人群,冲过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下方,冲进更深的密林。

  何志军还在挥舞那面国旗。

  朝霞当中,张雷小组也钻出了密林。浑身被挂烂的军装,满脸被挂伤的道子。刘晓飞的左胳膊抱着急救纱布,其余两个队员也都是伤痕累累。

  张雷翕动着嘴唇:“看见没有,我们的国旗!”刘晓飞咬着牙:“我们不能服输!走啊!”“拼了!”张雷举起步枪高喊。

  四个中国特种兵也是嗷嗷叫着冲过人群,刘晓飞拽住一个医生用英语高喊:“狂犬疫苗!快!给我打上!我被狗咬了!”“你要退出比赛观察!”医生哆嗦着手拿过疫苗输入针管。

  “不!”刘晓飞高喊。

  医生的手哆嗦着找不到位置,刘晓飞一把抢过针扎在自己胳膊上边跑边推。推完了直接就扔掉空针管,嗷嗷叫着去追赶自己的队伍。

  “你给我拿着!”何志军高喊,把国旗抛向刘晓飞。

  刘晓飞跳起来接过旗杆,扛着五星红旗追上队伍。旗杆传过他们四人小组每个队员,落在张雷手中。

  张雷扛着国旗带着三个队员疯子一样嗷嗷叫着跑向手枪射击场。鲜艳的五星红旗引导着四个浑身泥泞和伤痕累累的中国士兵,跑向自己的目的地。

  所有在场的观众和记者都目瞪口呆。

  陈勇拔出手枪在检查,他冷冷地看着越跑越近的五星红旗高声说:“这是我们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在世界上的第一枪!”他哗啦上膛,大步跑向悬挂在悬崖上的两根木头。摇晃的木头上他走得很稳,对于武术功底很深的他来说这个并不难。他走到中间出枪瞄准20米外的靶子。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

  陈勇站在摇晃的木头上,左手抓着上面的木头,举枪瞄准。

  铛铛铛铛铛!连续五枪。

  五个CD大小的人头靶子落下。

  “就这样打!”陈勇高喊一声过去了。

  林锐第二个上去了。

  张雷跑到手枪射击场前,从旗杆上卸下国旗叠好了,庄严地放入自己怀里。他看着自己的队员:“这面旗帜,会跟我们跑完全程!刘晓飞,上!”刘晓飞拔出手枪检查,上膛,冲上了木头。

  铛铛铛铛铛!

  ……

  “东方的神枪手军团。”主裁判放下望远镜,“精彩的军事表演。全部八名队员40枪36中,在这样的疲劳状态下。”“现在陈勇小组总分第四,张雷小组总分第五。”雷克明看着通报,“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向总部和军区交代了。”“比赛还没结束。”何志军看着远处在进行步枪速射的选手们,“我们不能高兴得太早。”

  下了夜班的方子君揉着红了的眼睛走向自己的宿舍。门边站着一个人,她也没注意就往里走。

  “方大夫。”方子君转头,看见是满脸堆笑的萧琴。

  方子君退后一步,脸马上白了:“是你?你,你来干什么?”“我来,我来是想……”“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去作了!”方子君厉声说,“你现在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方大夫,我是来向你道歉的!”萧琴追着她上楼。

  “不需要!”方子君果断地说,快步上楼。

  “我有事求你!”萧琴着急地说。

  “我和你没任何关系!”方子君面无表情开着自己的门。

  “我真的有事求你!”“求?”方子君冷笑,“你求我?这次你想怎么着?我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这就是答案,你不要骚扰我!”咣!她进门把门关上了。

  方子君靠在门上喘气,觉得胸闷。

  萧琴站在门外尴尬地轻声地:“方大夫,我知道你恨我,我本来也不敢再见到你。我坐了大老远公车,来找你就是为了向你道歉。”方子君靠在门上闭上眼,眼泪流出来。

  “方大夫,我知道你恨我。”萧琴的傲气彻底没有了,低三下四地在门外说:“我自己也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卑鄙。”方子君靠着门流着眼泪。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后悔也来不及。”萧琴真诚地说,“我也不可能不让你恨我,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有罪!”“你走!”方子君在门里挤出来两个字。

  “我会走的。”萧琴也抹着眼泪,“我来不是让你原谅我,我知道你也不可能原谅我——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可能已经无法弥补了。”方子君闭上眼睛,急促喘气。

  “我不配再跟你说话,我知道。”萧琴尴尬地黯然地说,“我自己都恨我自己怎么那么卑鄙!”“你到底还想怎么样!”门里的方子君爆发出来高喊。

  “我只是想求你,不要告诉芳芳我曾经来找过你!”萧琴捂着嘴哭出来,“我害怕,我害怕失去芳芳!我害怕失去这个家庭!我有罪,我知道!只要你需要,我可以死!我只求你不要告诉芳芳,不要告诉她,她的母亲是个卑鄙的人!我会彻底失去她!我求你了,方大夫……”方子君在门里抽泣着:“你走……”“这是一个绝望的母亲最后的请求!”萧琴哭着说,“方大夫,我求你了!我害怕失去芳芳,失去我的家庭!我已经改了,我都改!”方子君抽泣着看着天花板,头晕目眩。

  “我给你跪下了!”萧琴哭出来,跪在方子君的门口。

  方子君一惊,打开门。

  萧琴跪着趴在地上,抽泣着:“这是一个绝望的母亲最后的请求……”方子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萧琴,无力地靠在门边流泪。

  “你走!”方子君一指楼道。

  萧琴不敢抬头:“我请求你,不要告诉芳芳……”“我不会告诉她,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方子君流着眼泪,“你走!”萧琴抬起头满脸老泪:“对不起!”“走!”方子君怒吼出来。

  萧琴站起来,迟疑地看着她,看着这个悲愤的女人。

  方子君深呼吸压抑自己的情绪:“我不再说第三次!”咣!门关上了。

  萧琴无力地扶着墙面,慢慢拖着腿走向楼道。

  方子君靠在门里,绝望地哭着,痛楚地哭着。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心中的压抑,高喊出来:“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啊——”她扑在枕头上狂哭起来,床头的关于爱沙尼亚的资料掉了一地。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