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129)

2005年04月04日10:16:26网易文化 刘猛

  “问他,他怎么了?”陈勇黑着脸对林锐说。

  洼地里面,躺着四个戴着妇女和老人面具的男子,搞笑的是装妇女的男子居然还穿着裙子。脚下都是军靴,显然这都是爱沙尼亚军队的士兵假装的伤员。

  林锐问一个焦躁不安的“妇女”。

  那个“妇女”大叫着指着自己的胳膊。

  “他说枪伤。”林锐苦笑。

  “胳膊伤了治胳膊!”陈勇喊。

  田小牛拿出急救包刚刚撕开过去,就被这个“妇女”踢开了。力量很大而且田小牛没准备,被踢倒了撞在一块石头上后背贼疼。“我操!你敢踢我?!”田小牛举起枪托。

  林锐一把抓住:“放下!现在我们的科目是战场救护和心理疏导!”“按住他,包扎!”陈勇下令。

  董强扑上去按住他的胳膊,林锐按住另外一胳膊。“妇女”大叫着踢来踢去,田小牛一屁股坐在他腿上咬牙切齿:“我让你踢!给我包好了!”几下子就给包好捆上了。

  “好了!”田小牛说,“完成了吧?”林锐看看英语的比赛说明:“没完,我们还得心理疏导。”“啥?”田小牛纳闷。

  “安慰他们一直到他们安静下来。”林锐苦笑,蹲下在他们面前柔和地用英语说话。

  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开始喊叫,哭天抹地。

  林锐大声说着英语,不管用。

  “你这安慰他们安慰到2000年也没戏!”陈勇着急地看表,“你起来!”林锐起来看陈勇。

  “你翻译——你们OK,我OK;我不OK,你们都别想OK!”陈勇说。

  林锐纳闷但是还是翻译过去:“你们好,我好;我不好,你们都别想好。”四个人又开始哭天抹地。

  “操!”陈勇挽起袖子,“不给你们看看,你们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睛!”林锐急了拉住他:“中队长,你别乱来!”“我乱来啥啊?”陈勇一脸坏笑推开他,“我安慰他们还来不及呢!”四个男人都看着他。

  陈勇蹲下,笑着抓住那个叫唤最凶狠的“妇女”手腕:“你不OK是吧?”林锐在旁边翻译。

  “妇女”疯狂点头,哭天抹地。

  陈勇笑着,摸着穴位手下使劲了。

  “妇女”高叫着,突然叫不出来了,疼麻酥一起来了,浑身跟蚂蚁爬一样。

  “你OK了吗?”陈勇笑着问,“OK不OK?”“OK!OK!”“妇女”不用林锐翻译就喊起来。

  陈勇松开手,笑着拍拍他的脑袋:“OK了就好。”他站起来转向其余三个“伤员”,笑着问:“他OK了,你们OK了没有?”都喊着“OK”,惊恐往后退。

  “这不都OK了吗?”陈勇背上步枪,“写报告,齐了!”林锐苦笑,开始写英语报告。

  那边遇到的情况差不多,四个“伤员”极端不配合。张雷他们使出了擒拿技术才都按好包扎,心理疏导怎么也疏导不了。四个队员急得满头冒汗,刘晓飞刚刚按住这个那个又跳起来。

  “操!成心的都是!”刘晓飞喊。

  张雷蹲起来看着他们四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四个伤员都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们都是军人。”张雷用英语说,“我们的任务是安抚你们,你们的任务显然是不被我们安抚。这样好了,作为军人咱们打个赌——你们起来,跟我打,四个一起上。我赢了,你们都安静,我任务完成;你们输了,我们走人,扣分。”四个爱沙尼亚兵都看着他,面面相觑。

  张雷起来脱掉外衣脱掉迷彩短袖衫,把国旗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来啊。”四个爱沙尼亚兵不起来,还是大呼小叫。

  “懦夫。”张雷冷笑。

  军人最怕这种刺激,外军也一样。马上有个五大三粗的“妇女”起来了,摘下面具脱掉裙子活动手脚。其余三个也起来了,都是五大三粗。

  “他们显然不是一般部队的,看动作应该是特种部队的。”刘晓飞说,“你这招不行!”“行不行已经这样了!”张雷用拳头蹭去额头的汗珠,“打不死我,他们就别想赢!”三个队员靠后,让开洼地中央。

  四个爱沙尼亚士兵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对视一下同时扑上来。

  “啊——”张雷怒吼一声出拳了。

  五个彪悍的男人打成了一团。

  终点已经围了好多人,有裁判,有记者,也有爱沙尼亚当地的居民。何志军和雷克明站在人群外面,脸上都没有表情。翻译沉不住气看表:“四天三夜要结束了。”两个主官都不说话。

  洼地。张雷被扔出人群,满身是血,鼻青脸肿。四个爱沙尼亚大个子笑笑,起身要走。

  张雷突然一下子站起来了:“我没输!”四个大个子无奈地苦笑。

  张雷又冲上来,脚步跌跌撞撞。

  自然又被打倒了。

  四个大个子刚刚转身,张雷又站起来了:“我没输!”四个大个子很无奈。一个无奈地问:“为什么?”“为中国陆军的荣誉!”张雷用英语一字一句地说。

  终点。陈勇小组第一个出现在人群的视线当中。

  “最后6公里奔袭!冲啊!”陈勇高喊一声。

  四个已经精疲力竭的中国特种兵开始疯跑,完全不像已经经过四天三夜非人类折磨的比赛选手。

  主裁判张大嘴:“不可思议!”四个中国特种兵冲过终点线集体就倒下了。

  医生们冲上来抬起他们:“Are you ok?”“OK!”陈勇翕动嘴唇,晕过去了。

  “最后一个科目6公里奔袭的第一名。”雷克明看看通报。

  “总分呢?”何志军着急地问。

  “还没出来!”雷克明说,“团体总分要等第二小组到终点才能计算。”洼地。张雷又被扔出去了。

  四个大个子无奈地看着他,都没转身。

  张雷果然又站起来了,眼睛都成了一条缝:“我没输!”一个大个子趋前一步,张雷坚持摆出散手姿势。

  大个子掏出一包烟,递给他一支。张雷嘴叼着,眼睛都睁不开了。大个子给他点着烟,张雷坚强地站着抽了两口:“再来!”“我们安静。”大个子说,“中尉,你们可以写报告了。”张雷很意外。

  “我们可以打倒你,但是打不倒你的精神。”大个子苦笑,“我也是中尉,希望我们成为朋友!”大个子伸出右手,张雷看着他,眼睛肿着但是露出笑容伸出血糊糊的右手。

  终点。何志军和雷克明焦急地等着。

  有代表队已经跑过去了。

  突然,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出现在地平线上。

  何志军和雷克明都是眼睛一亮。

  光着膀子的张雷鼻青脸肿,扛着砍下的树枝做成的旗杆,五星红旗在他的头顶飘扬。

  刘晓飞扛着他的枪,另外一个队员扛着他的背囊。

  “为了祖国——冲啊!”张雷用尽自己的力气高喊。

  四双中国军靴踩在爱沙尼亚的土地上,踩起泥水溅起雨水。

  四双年轻的眼睛黑白分明,在已经看不出本来肤色的黄色脸孔上闪烁着永不服输的光芒。

  四个年轻的中国战士扛着自己的国旗,怒吼着跑向六公里外的终点。

  张雷光着膀子跑在最前面,浑身的鲜血还在流淌,他张大嘴怒吼着:“啊——”刘晓飞跌倒了,另外一个队员拉他起来。两个人都跌倒了,但是都撑着枪起来了,追赶这面红色的国旗。

  张雷跌倒了,跪在地上,但是国旗没有倒。跑在他身边的队员接过了国旗,挥舞着:“同志们——胜利就在前方——冲啊——”张雷爬起来浑身泥泞,怒吼着接过国旗,继续前进。

  所有的裁判、记者和爱沙尼亚军民都惊讶地看着这个扛着国旗的中国小分队。

  何志军举起右手敬礼。

  雷克明举起右手敬礼。

  主裁判举起右手敬礼。

  在场的所有军人举起右手敬礼。

  当张雷冲过终点线,他腿一软一下子跪下了。

  国旗却没有倒,他撑着国旗急促呼吸着,血和汗水掺杂在一起落在地上。

  最后一个中国队员冲过终点线。四个人围在一起,蹒跚着扶着国旗抱头痛哭。医护人员冲过去却无法把他们分开,他们伤心地哭着,嚎啕大哭。

  何志军分开人群走过去:“起立!”四个年轻的队员坚持着站起来。

  张雷哽咽着:“何副部长,对不起……”何志军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痕:“好样的!”他伸手接过国旗,张雷一下子栽倒了。其余三个队员也都摇摇晃晃栽倒了,医护人员这才扑上来把他们抬上担架。

  “伟大的中国陆军!”主裁判走过来,敬礼。

  何志军手持国旗,还礼。

  “张雷小组是最后6公里的第六。”雷克明说。

  “第几都无所谓了。”何志军声音发抖,“他们都是英雄!”五星红旗在他头顶猎猎飘舞。

  爱沙尼亚赛区的一个角落,五星红旗飘舞。

  11名中国军人站成一排。

  爱沙尼亚特种部队司令站在他们身边。

  “敬礼!”何志军高喊。

  爱沙尼亚特种部队司令高喊一声,在场的几名爱沙尼亚军人敬礼。

  “老伙计,你就在这里安息吧。”何志军低沉地说,“从此之后每年来比赛的中国特种兵都会从你身边跑过去,你会看着一代代的中国特种兵成长起来。”他们面前是一个小小的金属墓碑,用中英文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耿辉上校安葬于此。


本文相关内容:医护人员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