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狼牙(130)

2005年04月05日14:43:13网易文化 刘猛

  首都国际机场。日。

  波音747客机降落在跑道,慢慢滑行到停机坪。

  候机大厅里面,齐聚了很多军人。从将军到士兵都有,这是很少见的大场面。大横幅打在他们背后,上面写着“欢迎出征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中国代表队凯旋归来”。

  刘参谋长喜笑颜开,萧琴站在他旁边。刘勇军和老爷子说着话。

  刘芳芳和何小雨抱着鲜花穿着军装站在欢迎的女兵当中,靠得很紧说着话。

  “这次他们是第几?”何小雨问。

  “陈勇他们小组是第三,张雷晓飞他们是第五。”刘芳芳说,“中国队最终成绩是总分第三名。不过陈勇得了比赛的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杯';张雷得了'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挪威国防部长赠送他一把军刀。”何小雨笑着说:“看你乐的!跟你得了那把刀似的!”“你们晓飞也不错啊,他写的英语报告被大赛组委会列为样板了!”刘芳芳说。

  “哟!看不出来嘿,他英语有那么好啊?”何小雨乐不可支。

  “军事英语,和咱们平时学的说的都不一样。”刘芳芳笑着说。

  一辆银白色奥迪停在大厅门口,林秋叶下车,接着是穿着军装的方子君。方子君脸色发白,抱着一束鲜花。她头有点晕,林秋叶看看她:“你怎么了?”“没事。”方子君笑笑,跟林秋叶走进去。

  “子君姐!”何小雨举着鲜花喊着,“不是值班吗?”方子君笑着过去:“我把班调开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得来接。”刘芳芳笑着拉住方子君的手:“子君姐姐!”萧琴看见方子君,脸上一白,低下头。

  方子君错开眼睛看着刘芳芳,给她摆摆领花:“芳芳,你跟鲜花在一起真漂亮。”刘芳芳红脸低下头:“你别这么说,谁都说你是咱们军区第一花!”“我可当不起,老了!”方子君笑笑,“结婚的人了,未来是你们的!”“你来接陈勇?”何小雨问。

  “废话!”方子君说,“我不接陈勇接谁?”何小雨笑笑,没说话。

  “芳芳,我跟你说句话。”方子君拉住刘芳芳低声说,“你要对张雷好,明白没有?”刘芳芳睁大眼睛。

  “就这一句,记住了啊!”方子君笑笑,拍拍她的脸走了。

  刘芳芳看着方子君的背影发傻。

  “傻什么啊?来了!”何小雨挥舞着鲜花,“晓飞!”“奏乐!”军乐队队长一举指挥棒,《解放军进行曲》就响彻大厅。

  何志军和雷克明带着军容齐整的队员们笑着招手在人群当中走出通道。陈勇抱着那尊卡列夫勇士奖杯,张雷戴着“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的奖牌走在他身旁。

  女兵们迎接上去,给凯旋的勇士们献花。女兵们一动,就现出来后面的方子君。抱着一束鲜花的方子君穿着绿色的军装,军帽下洁白如玉的脸依旧美丽动人。

  陈勇和张雷几乎同时看见了她。

  “晓飞!”何小雨把花塞在他手里,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你太棒了!你是我的骄傲!”刘芳芳站在张雷面前,羞涩地:“张雷。”张雷笑笑,眼睛还看着方子君。

  方子君开始冲着这边走。

  陈勇和张雷都看着方子君。

  方子君缓步走到陈勇面前,把鲜花放在他怀里:“祝贺你。”陈勇激动地想敬礼,但是两只手都占着。他一着急,把卡列夫勇士奖杯递给方子君:“这是你的!”方子君脸一红,接过勇士奖杯。

  陈勇倒花到左手,啪地对方子君立正敬礼。

  闪光灯狂闪。

  张雷错开眼睛,压抑自己的情绪。刘晓飞一拉他,他看见面前的刘芳芳,挤出笑容:“谢谢你。”刘芳芳把花塞给他,敬礼:“祝贺你!”张雷还礼。

  “看看你都瘦了!”林秋叶心疼地对何志军说。

  “哎呀,我算啥啊!这帮小子才算吃苦了呢!”何志军笑着说,“这回我们得了第三,下次啊一定要拿第一!”“还下次呢,也不看你多大年纪了!”林秋叶嗔怪。

  刘勇军搓着手:“你们的亲热话说得差不多了吧?”何志军急忙敬礼:“首长!”雷克明高喊:“集合——”队员们背着大背囊抱着鲜花站成一排,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

  “同志们!”刘勇军目光炯炯有神,“你们出征爱沙尼亚,虽然没有得到冠军,但是让世界看到了我们中国陆军特种兵的风采!世界各地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在报道你们,把你们称之为'神速的中国军团'、'东方的神枪手军团'!你们为祖国为军队赢得了荣誉!我们在这里祝贺你们!”刘勇军敬礼,队员们还礼。

  “你们都是好样的,好样的!”刘勇军点头,“名次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让世界认识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你们是祖国的骄傲,是军队的骄傲,是中国全体特种部队和侦察部分队的骄傲!”大家静静看着他。

  “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在今后的工作当中获得更大的辉煌!我的话完了!”刘勇军敬礼,在掌声当中说:“下面请即将去北京干休所休养的老首长讲话。”老爷子走上前,笑着看着他们:“我没什么更多说的,刘勇军这么能说,把我的话都说了。”大家哄笑。

  “你们从无到有,从有到让世界认识你们,走过了多少风雨啊!”老爷子感叹,“现在世界已经知道了中国有这样一支陆军特种部队,你们要牢记自己的职责和使命,继续前进!”“勿忘国耻!牢记使命!”队员们高喊。

  “这次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四名陆院应届学员,军区和陆院已经研究过了,统统进入特种大队!并且将会担任重要的基层作战指挥职务!”刘勇军高声说。

  大家鼓掌。

  张雷和刘晓飞对视,露出骄傲的微笑鼓掌。

  方子君也在抱着勇士奖杯鼓掌,脸上是会心的微笑,泪水滑落下来。

  张雷的目光转向了方子君,在两人目光相触的瞬间,方子君躲开了。

  南海渔村最大的包间早早就被华明集团的刘总订了出去,值班经理专门吩咐刘总专门交代过这是贵客,谁都不许怠慢。入夜以后客人们来到,服务员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群面孔黝黑的军人们走入富丽堂皇的大厅,这里不仅有大校上校这种说得过去的中高级军官,大多数都是上尉中尉,甚至还有两个是中士。值班经理也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迎了过去,微笑着领他们进了“天涯海角”。刘凯和妻子早早等在那里,见到他们进来急忙站起来迎上去。刘晓飞跳过来:“爸,妈,都来了!”“好好!你这个任务完成的好!”刘凯喜笑颜开,“赶紧坐!老何你坐上首,你老婆在和客户谈判,一会就过来。”何志军哈哈笑着,拉着刘凯:“你是请客的,我们是客人!你坐上首!”“咱们就别那么客气了吧?”刘凯笑着拉他过去,“雷大队长坐旁边,我坐这边。在军区大院一个大楼上班一个食堂吃饭好几年,还跟我讲这个?”“换别人请,我们就不来了!”何志军摘下军帽递给田小牛,“你老刘请客我是一定要来的!晓飞是个好兵,你培养的好!”“还是你们厉害!把这个小子打成了好钢!”刘凯笑着吩咐上菜,“你丫头呢?”“在路上呢!”何志军笑。

  “我们都是看着小雨长大的,这是个好女孩。”刘凯的老婆笑着说。

  “废话!”刘凯说她,“话都不会说了,何志军的丫头能不好么?”大家都哈哈大笑,刘晓飞笑着不敢说话,只是给父母和首长们倒茶。

  “这回啊,我请你们大家吃饭,不为别的——我这个不成器的老兵,为你们能够为中国军队在国际上赢得荣誉,表示一下祝贺!”刘凯拿起酒杯笑着说,“来,大家先干一杯!”大家都喝。

  杯子还没放下,门开。穿着军装的方子君进来了:“哟!这都喝上了!我来晚了,医院那边刚刚住进一个孕妇。我得安排了才能过来!”“我大丫头来了啊!——坐那儿坐那儿!给你留着呢!”何志军一指陈勇边上的空位,“哎呀我说你这个妇产科大夫整天忙着伺候孕妇,什么时候你也能当把孕妇啊?”大家哄堂大笑。

  张雷没笑容,但是也没说话。

  方子君不好意思地笑笑,余光扫过张雷,走过他身后坐在陈勇旁边:“我说何叔叔,您这么大年纪开我的玩笑啊?这不工作都忙吗?”“工作归工作,这孩子归孩子啊!”何志军大笑,“陈勇!”“到!”陈勇起立。

  “给你个任务!”何志军一本正经,“今年让我做上外公!”陈勇一愣,不敢说话。

  “怎么?”何志军故意瞪眼,“完成不了?”陈勇看看方子君,咬牙:“报告!保证完成任务!”“好!为了我未来的外孙子,我敬你们夫妻俩一杯!”何志军大笑举起酒杯。

  陈勇和方子君不得不都站起来喝酒。

  张雷苦笑,点着一颗烟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几次他都没点着,刘晓飞打着打火机给他点着低声说:“都过去了,对吗?”张雷抽了一口,让自己沉浸在烟雾当中:“对,过去了……”“这谁在灌我们大丫头了?”林秋叶笑着进来,“也不看看我的面子啊!”大家急忙都起来:“嫂子!”“阿姨!”“哎呀我灌的!”何志军哈哈笑。

  林秋叶把外衣交给服务员,笑着走过去:“你以为你灌的就免罪啊!先罚自己三杯再说!”大家哄堂大笑。

  “小雨呢?”何志军问,“不是说你接吗?”“是啊,她跟芳芳一起来的。俩人去看大厅的海鱼龙虾鲨鱼去了,马上上来。这俩孩子把这儿当水族馆了!”“妈,说什么呢!”何小雨和刘芳芳穿着便装兴冲冲跑进来。

  “我的仨丫头今天全齐了啊!”何志军大笑,“好!好!现在就剩下我三丫头没许人了啊!我们这帮小子都不错,你看上哪个就说话!我给你做主!”“您真能做主啊,何叔叔?”刘芳芳笑着问。

  “哟!还将我的军啊!”何志军笑,“说,我做主!”“他——”刘芳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一指张雷。

  正在抽烟的张雷一愣,随即尴尬地笑:“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何志军哈哈大笑:“看上他?那你就挨着他坐!三丫头我可告诉你,这是个刺头兵!你肯定让他给气死,换一个换一个!”“不,我就选他了。”刘芳芳笑笑,大方地坐在张雷旁边。

  何志军看不像开玩笑眼睛就直了:“这都唱的哪出跟哪出啊?”林秋叶急忙端起酒杯:“来来来!没喝酒你就醉了,你回来我还没给你庆功呢!喝酒!”林锐和刘晓飞对视一眼,都看尴尬的张雷。

  刘芳芳端起酒杯:“张雷,这杯我跟你喝。喝吗?”张雷看着她:“你明显在激我。”“就是激你了,你敢喝吗?”刘芳芳笑笑。

  张雷端起酒杯:“伞兵的字典里面没有'怕'这个字!”“好!”刘芳芳和他碰杯,一饮而尽。

  张雷也一饮而尽。

  大家都看着,何志军嘴角出现笑意:“我看明白了,是三丫头挑女婿来了!呵呵,我何志军是特种大队的首任大队长不算,我家的三个丫头也要都嫁特种大队了啊!我说你们这帮小子哪个也没闲着,啊?”大家哄堂大笑。

  方子君没笑意。

  陈勇看看方子君,看看大家,也没什么笑容。

  张雷笑笑,对刘芳芳说:“家父有命,我未到营级干部不能谈及个人私事。好意我领了,不过我确实不合适。”刘芳芳毫不示弱又端起一杯酒:“家父也有命,明天晚上请你赴家宴——不知道张雷中尉是否有胆量赴宴?”军区参谋长请张雷这个刚刚毕业的毛头中尉赴家宴?!

  全场都惊了。

  张雷看看大家的眼神,傲气被激起来端起酒杯:“我说过了——伞兵的字典里面没有'怕'这个字!”两人碰杯,一饮而尽。大家都乐了,没什么不值得乐的——张雷是优秀的军官坯子,刘参谋长看上他作成龙快婿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何况张雷马上就是特种大队的人。这事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方子君的脸色却有点发白。

  田小牛坐在下首眼睛都直了,自语:“我明白了。”“你明白啥了?”董强还不明白。

  “刘大夫为了张助理来咱们特种大队,张助理为了谁这么苦——我明白了。”田小牛眨巴眨巴眼睛。

  “谁啊?”董强好奇地问。

  “亏你还城市兵呢!”田小牛瞪他,“不明白算了!敬酒!”“我是不明白啊?”董强一脸无辜。

  “你不明白就算了,这个话不敢乱说!”田小牛说,“说了我就没命了!”“有那么严重吗?”董强不依不饶,“你说不说?不说我就不当你是兄弟!”田小牛一瞪他:“你自己要问的啊——这桌,谁最不高兴自己看!”董强纳闷,看了一眼马上头就低了:“哎哟!我没问我什么都没问!”两个小机灵兵急忙起来给各位首长嫂子敬酒,打破场上可能存在的隐患。气氛热闹起来,但是方子君却喝了不少酒。张雷也不多说话,就是喝酒。陈勇就更没话了,喝了一杯又一杯。

  正在把酒言欢,领班推门进来:“先生,有位先生送的。”大家都纳闷,推进来一看是条做好的全鳄鱼。

  “是哪位先生送的?”刘凯问,他知道这个价值不扉。

  “刘总,是我——廖文枫。”廖文枫笑着拿着一瓶香槟走进来。

  刘总惊讶地站起来,林秋叶也站了起来。

  “这是法国的德尔柏克玫瑰香槟,1832年的品牌。这瓶酒的历史有五十年,半个月前,朋友从法国给我带来的。”廖文枫笑着说,“这瓶酒,是我专门给凯旋而归的中国特种兵勇士准备的。”何志军站了起来,纳闷地看着他。

  “我们不认识,不过我和林秋叶女士很熟悉。”廖文枫笑着说。

  “他是我们的客户。”林秋叶紧张得很,“廖先生,今天是比较特殊的宴会……”“我知道——所以我开了香槟,和各位勇士喝一杯就走。”廖文枫笑着说。

  刘凯正要说话,一直坐在那里观察廖文枫的雷克明不紧不慢地说话了:“听口音廖先生是闽南人?”“对,我是台湾人。”廖文枫笑着看他的凌厉眼神丝毫不躲闪,“台湾人没有资格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吗?”何志军也一激灵,看刘凯和林秋叶。

  “廖先生,今天的场合确实不方便你出席。”刘凯只能笑着说,“这几位在座的都是现役军人,没有经过组织的允许,他们是不能和境外人士结识的。”“解放军的规矩我很明白。”廖文枫还是那么笑着,“我来也不是想给各位找麻烦。我自我介绍一下——廖文枫,祖籍河北大名,父亲是国民革命军第54军上尉连长,1949年到台湾后不久退出现役。我于1984年参加国民革命军,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曾经在海军蛙人连、水下爆破大队和特勤队待过,也是特种兵出身。——我今天来,不是作为国民革命军退役特种兵,而是作为中国军队的退役特种兵,来祝贺各位在爱沙尼亚为中国特种兵赢得的荣誉!”何志军仔细看着他。

  雷克明似乎是不经意地靠在椅子上,眼镜后面的眼睛锐利无比。

  “国民革命军海军陆战队把鳄鱼作为勇士的象征,所以我今天送给大家一条鳄鱼。”廖文枫对这种眼神没有丝毫畏惧依旧笑容满面,“这瓶香槟,我拿了好半天了,不知道哪位开?”“我开。”雷克明站起来,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好。”廖文枫把香槟递给他。

  雷克明非常熟练开了香槟,沫子飞出来。

  摆在一起的杯子哗啦啦都倒上,雷克明拿起一杯递给何志军,自己也拿起一杯:“都端起来吧,廖先生的一片好意我们不能拂!干!”大家就都拿起来一起干了。

  廖文枫抹抹嘴巴:“痛快!廖某对这种荣幸不胜感激,告辞了!”他放下杯子转身出去了。

  “老雷,我去厕所,你和我一起去吧。”何志军放下杯子问。

  雷克明站起来跟他出去了。在洗手间确定没人后,何志军问:“这个台湾人这个时候冒出来不正常,要不要军区情报部组织力量监控起来?你是这方面的行家,你说说你的意见。”“我看不用了。”雷克明笑笑,“我敢肯定,他就是老冯养的那条金鱼。”“那他来这里干什么?跟A军区情报部副部长喝酒?”“祝贺我们。”雷克明笑笑,“情报工作有个行话叫'挂相',他的眼睛骗不了我——他是真心的。如果我是你,就要准备策反他。”“如果你错了呢?”何志军还是担心。

  “情报工作的要点就是——用人要疑,疑人要用。”雷克明洗手,“我晚上跟老冯通个电话,确定一下,军区情报部别和安全部撞车了。”酒席上还是很热闹,方子君不知道为什么来了精神一杯一杯喝。谁劝她都劝不住,张雷是根本不敢劝,刘芳芳是没法劝。何志军跟着雷克明进去本来就满脸严肃,这会更急了。

  “哎呀我说你不能喝你就别喝那么猛!”何志军黑着脸说,“喝成那样干啥,都结婚的人了还是小孩啊?”方子君从未被人这么狠说过,她抬头看着何志军眼中泪花闪动:“何叔叔,是你骂我?”何志军意识到自己失语:“我没骂你我是说你别喝那么多酒!”方子君奇怪地笑着,泪水下来了:“我一直把你当我亲爸爸!”她说完这一句就夺门而出,杯子也摔在地下。

  何志军张大嘴:“这丫头怎么了这是?我没骂啊?”“你啊你啊,我没法说你了!”林秋叶着急地,“陈勇,还不赶紧去追!”陈勇拿起方子君的军装和军帽就追出去了。

  张雷阴沉着脸,又喝了一杯酒。


本文相关内容:组委会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