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1.1)

2004年09月15日15:23:20 网易文化 刘猛

第一章 提炼 第一节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诗经
  1,压抑在心中的,我不得不说的战友重逢

  从哪里开始呢?

  2002年的年底,我结束了一段漂泊的生涯,在一个城市里刚刚安定下来。那个时候接连换了几个女朋友,生活也没有什么安定感,所谓的安定,不过是简单的租了个不到40平米的一居室,在这个城市偏西的一个大学的家属区里。

  我常常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拿着啤酒坐在小院里发呆。一楼的好处是有一个小院,那已经是下雪的季节了,但是我感觉不到寒冷。在部队的时候,我曾经在零下30度的东北山区呆过半个月,是所谓的寒地生存训练,早就习惯了寒冷了。我在西藏工作的时候常常光着膀子早上起来在白毛风中跑步,被同事视为神经病。

  我在小院里面发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屋里很乱,堆满了我的许多东西。各种各样的书籍、盗版碟、装满衣服的包,等等很多,我一直没有打开,没有整理,因为每次打开整理,总是有很多事情在心里一点点浮现。我不知道27岁的人回避往事是一个什么心态,但是我就是不愿意去打开这些东西,或者说不敢打开。

  我害怕。

  害怕回忆起来青春时代的那些梦想。

  那些关于未来、关于爱情、关于兄弟的梦想。

  在我自己的记忆里,17岁到20岁是一个严重的断层。

  我记得自己上幼儿园、小学、中学的许多事情,我也记得我上大学以后的许多事情,甚至栩栩如生。

  但是我的17岁到20岁之间的故事呢?

  忘记了,只剩下一些残片。

  只有我在洗澡的时候,在镜子里面看到自己已经变得臃肿的身体,才会自嘲的笑:“瞧,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在部队的时候……”

  然后就不往下想了,人为的。

  我还有很多在部队的朋友,他们经常会打电话给我,偶尔来到我居住的城市公干,也会来看看我。但是我从来不会主动和他们联系,听到他们激动的声音,那种声音里面久违的单纯和特有的嘶哑,总是令我黯然神伤。

  在我刚刚离开的时候,我不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啊。

  我不想了,继续喝啤酒。

  远远的,透过飘落的雪花,我听到一声嘶吼。

  “一二、一二……”

  我的脑子一下子僵化了。

  这种口号我太熟悉了。

  但是只有一个人,节奏也是在时断时续着。

  我一下子站起来,打开小院的门,声音是从大学图书馆方向的工地传来的。那里在盖一个香港慈善家捐献的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多媒体教学楼,平时很喧闹,也许因为雪太大,所以今天没有开工。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口令?

  我快步走过去。

  我先看见一帮子民工,蹲在屋檐下哈哈笑着指指点点,好像在看西洋景。

  我又看见几个女大学生从图书馆出来,看也没有看一眼,很清高的走过去。

  我还看见了什么?

  一个孤独的身影。

  一根孤独的原木。

  一张孤独的脸。

  他穿着早已褪色的迷彩服,一双破旧不堪的迷彩军靴,光着头,雪花飘落到他的头顶就融化了,化成一团白气,升上天空。

  和其他民工穿的迷彩服不一样,他的迷彩服是掖在裤子里的,系着一根宽宽的绿色尼龙腰带,黑色的金属扣;花色也不是很一样,料子很厚,上面还打着几个补丁,绣着细密的针脚;裤脚整齐的掖在那双破旧的高腰迷彩帆布腰的轻便军靴里,鞋带系的整整齐齐……

  他喊着号子,在搬一根原木。

  他先搬原木的一端,把它扛在肩上抵着地面立起来,然后竖直,一下子再把它向前推倒,然后再搬起来……如此前进着。

  周围的民工在看笑话。

  他的脸,典型的南方人的脸,黑黑的,小眼睛,宽嘴唇,踏鼻梁,把他扔在民工的堆里,你很难再次把他找出来。

  但是他的眼睛。

  闪闪的,杀气。

  他嘶吼着,眼中的杀气油然而生:“一、二……”

  我愣在原地,嘴唇翕动着,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在眼眶里面流动着。

  我声嘶力竭的大喊:

  “班长——”

  “检查自己的武器,注意听我的口令。这是第一次小组规模的战斗实弹射击训练,一定注意安全!哪个鬼儿子不听我的口令,先开了保险我把他从屁眼塞回去!”

  在某型直升机的轰鸣中,我的鼻尖上渗着冷汗,抱着那支属于我的95自动步枪,枪身都湿了。我的心跟着直升机的颠簸在忽上忽下。

  班长的迷彩脸转向我,小眼睛灼灼有神:“你好了没有?”

  “好。”

  班长看着我的眼睛。人在回忆的时候好像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我看到的自己就是迷彩脸上的一双睁的很大的眼睛。

  我看着他的眼睛。

  班长笑了,一嘴白牙,他伸手抹掉我脸上的汗珠:“鬼儿子给老子好好打!就等着你给老子挣脸了!”

  他的眼睛是傲气和自信交织着的。

  www.SonicBBS.com

  我又看见了这双眼睛。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那种杀气消失了,换了一个人。

  怎么说呢?

  一个委琐的民工。

  “班长。”我又喊了一声,声音发飘。

  那双眼睛笑了。

  “鬼儿子你小子怎么现在头发留的跟女人一样。”

  我们都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班长看着我,眼神里有一种伤感。

  我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班长……”

  眼泪哗啦啦流到他的肩膀上。

  没有士官军衔的肩膀上。

  班长抱着我。

  慢慢的开始抽泣:“鬼儿子以为你把我忘了……”

  雪花飘落在我们的头顶。

  在这个城市的冬季,雪花的飘落,把一切丑陋都掩盖了。

  在这个城市的冬季,我和我的班长重逢了。

  我是一个被人们称作自由职业者的文化流浪汉,我的班长是一个民工。

  他和别的民工的不同,就是在想部队的时候自己扛扛原木。


本文相关内容:书籍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炎黄战史之布衣天骄(五 30)     下一篇:炎黄战史之布衣天骄(五 2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