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2.36)

2004年09月16日14:56:26 网易文化 刘猛

第二章 锻造
  36,联合起来作弊,骗他狗日的高中队(2)
  很多年以前,一个大黑脸和一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我们叫做冲锋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张黑脸笑的都不行不行的。那个脸也很黑但是没有他们大黑小黑的脸黑的沉默寡言的广东士官操着橡皮艇的小马达嘟嘟嘟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但是经常是被他们两个大黑和小黑逗的乐不可支,总是有些诧异也有些欣慰的看着大黑,好像在想这个大黑有多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了。

  很多年以后,这个小黑再次见到了这个大黑,不过小黑是在电视新闻里面看见大黑的。那是罗马尼亚国防部的军事代表团访华他们国防部长带队规格很高,我们的解放军总长和一群上中少将在人民大会堂迎接他们,宾主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对两国两军的友好交往表示了充分的信心。小黑开始并没有注意,因为将军的事情他并不关心,正在准备换台,但是镜头一切一个会场的全景他就吓了一跳——在泰然自若谈笑风生的解放军的将星中有一个急促不安的大黑脸,好像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是好。他那张黑脸真的是太出众了,即便是坐在总长身后好几排后面的一群少将中间也是那么黑的夺目黑的跟木炭一样——说木炭都是轻的。

  后来小黑在新闻重新播出的时候把这条录了下来反复看。

  然后就定格在那个全景上,看见那个大黑局促不安眼神乱飘全身都不自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都是衣冠楚楚绝对职业将军风度的年轻的少将中间显得那么不合群跟不知道向谁借了一套衣服混进来的一样,说他是老军工真的不委屈他——他那操性也真的就是个老军工的感觉,没有那个笔挺的陆军少将的马甲,走在街上你能以为他是什么?就是一个山里的土豹子,跟你问路可能你还不愿意多答理他。而且头发已经花白了,小黑看的就心酸想掉泪。

  然后小黑看见了那个广东士官,现在还是个士官不过是个二级士官了,跟一只忠心耿耿的大狼狗一样站在这些将军的座位后面正对着大黑的位置,不因为大黑是少将就对他的态度有什么献媚的成分,还是那么冷冰冰的眼神警觉跟一只真正的大狼狗一样保护着自己的主人——只是换了一个笔挺的毛料陆军马甲而已。他跟周围散布的那些同样是眼神里面都有那种忠心耿耿一往无前的狼狗精神的十几个尉官一样背手跨立纹丝不动,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没有闲着看的还不是一个方向——虽然无论从哪个角度说确实是没有必要,但是职业习惯你是可以改掉的吗?在那些忠心耿耿的狼狗中间,他是唯一的士官。

  小黑就翻当时的很多报纸,在里面找大黑的名字。跟很多年前小黑还是个列兵一样在图书馆堆积如山的报纸和战史里面找大黑的名字一样虔诚一样急切——虽然两次相差很多年的寻找得到的答案是不一样的,但是名字是一样的。

  当时小黑找到的关于这次外军友好来访的地方报纸报道,在一长串出席首长的最后一个是大黑的名字;在当时关于这次外军友好来访的军报系列报道,其中有一篇就是大黑陪同罗马尼亚友军高级军官们参观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的小纪实,只配了一张题图照片——大黑拿着一把小黑非常熟悉的95自动步枪在靶场对外军的将军们讲解什么,那种神态全然没有在人民大会堂的局促不安,而是跟一个老军工站在自己的车间里一样跟客人夸耀着什么,极端的自信和骄傲换句通俗的话就是鸟的不行不行的,他宽广的身子后面可以看见几个戴着凯芙拉防弹头盔一身迷彩满脸迷彩跟迷彩钉子一样订在地上沉默的尉官士官们,当然他们的眼睛和臂章是用POTOSHOP做过处理的——标题是《总参某部何副部长陪同罗马尼亚国防部访华代表团参观我某部基地》。下面的文章我就没有看,因为千篇一律不值得看的八股文。

  很多年前小黑还是个列兵的时候,也在一堆80年代中后期的报纸和战史中翻阅到了大黑的名字,当时照片上的大黑还没有这么宽广,但是眼神里面的鸟样是一样的。

  当年小黑列兵作了笔记,就记在自己的日记本上,是一张1988年的《解放军报》的一个系列报道《两山轮战侦察英雄人物志》的题图小介绍:

  “何某某,32岁,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师侦察营少校营长,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学院侦察指挥专业,两山轮战时期某军区侦察大队三中队长,一等功臣,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此人作战勇敢,多次亲自率领侦察分队完成重大任务,无一次失手,越军特工队对其心境胆寒。他曾经带领一个15人侦察分队在敌后与绝对优势越军围剿兵力周旋一个月,歼敌40人而自己无一伤亡完成任务后顺利撤出,成为两山轮战时期我侦察作战的一个典型战例。何某某对敌人造成很大威慑,越军特工队悬赏10万人民币要他的人头……”

  小黑翻出自己当年的日记本,看了之后不禁哑然失笑——就大黑那个鸟样,当了将军肯定也是老本行,这到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现在在总参大院里面混,是不是还是一口一个“妈拉个巴子”?总部的首长是怎么忍受的?还是跟军区副司令一样不仅不介意还愿意跟他喷?接见外宾的时候翻译怎么给他翻啊?那些驻华武官可都是懂中国话说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肯定听得懂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真想不出来大黑坐总部机关是个什么操性——不过依照他的个性,是不会改口的,就是泰山被大海淹了黄河被高原填了,他绝对还是这个操性!那这帮子总部他手底下的小白脸参谋干事可就是有好日子过了绝对天天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组织起来早上先跑个10公里越野再说,那辆宝贝迷彩摩托在总参大院里还让不让开的跟黑风怪出山一样?据我所知部队大院都是限速非常严格的,估计是够呛,摩托也不会让少将级别的干部碰的,肯定是出门就是奥迪,真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不过有他干这个,总是让中国人民可以放心多了——这是个真爷们真汉子真的是干特战这个行当干了一辈子的而且在巴顿面前也能叫上一板的虽然他不开坦克开突击车但是绝对是敢跟巴顿亲自开的坦克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主儿!

  还有什么呢?

  小黑在这段从发黄的军报上面剪下来的简介和照片旁边还看到当年自己写的一句话,绝对的力透纸背:

  ——“为了他,我们愿意去死!”

  都写穿了几张纸,字很大,显然当时的心情激动的不行不行的。

  小黑的鼻子就一酸,很多事情就浮现出来。当时小兵们就传说大黑脸的故事,都说那个时候最好看的关于侦察大队的电视剧《黑豹突击队》就是以大黑脸他们中队为原型的。

  还有什么呢?

  还有就是小黑用红笔在那个剪报上反复划出来的一句话:

  “越军都敬畏的称之为

  ——狼牙。”

  还是回到小清河。

  依稀中我又见到那条哗啦啦流着水的河流一流千里不知道绵延到哪里。

  这一路走了两个多小时但是我谈兴正浓因为很久没有这么跟长辈说话了,所以话就不停。倒是大黑脸在我讲完陈排的故事以后久久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看着两岸掠过的芦苇就是沉默,不知道为什么叹了一口气:

  “真汉子啊!”

  然后又不说话了。

  我不觉得意外因为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我的陈排是真汉子。

  这一路下来那个士官就不看我了虽然他一直就没有跟我说话,但是我知道他明白过来我也是个小鸟人,估计是不敢答理我了。我心想这才好也让你们狗头大队见识见识我们小山沟里的小侦察连也不是善喳!

  然后大黑脸一伸手,士官赶紧把那个水壶递给他。

  大黑脸就拧开水壶,往河里面无言的倒酒。

  我诧异了:“你这是干什么啊?”

  大黑脸低沉的:“我跟你们陈排不认识,但是我敬他一壶酒!下辈子我就跟他作兄弟!”

  我反过味道来:“你不是不喝酒吗?那带酒干吗?”

  大黑脸还在倒酒:“我是不喝。”

  “我不信!”我就说,然后鬼笑。“我明白了,你自己偷偷喝的!还不敢跟我说,你怕我给你反应出去!放心吧我小庄不是这种人!”

  大黑脸不说话,沉浸在自己那种悲凉的情绪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无可奈何啊……”

  我还想说笑,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士官说话了:

  “我们大……”觉得说的不对赶紧改口,“他是不喝酒,他的左腿受过伤,里面还有小鬼子的地雷弹片,一有潮气就疼。这酒是医务所特批的,顶不住的时候擦擦腿去去寒气。”——我后来回味过来,天底下的警卫员都是一样的,虽然沉默寡言但是绝对是不笨的,脑子好使的不得了,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也知道首长都是难得高兴的,这个时候要是搅了首长的性子挨收拾倒是次要的但是自己心里就是太难受了干吗让首长不高兴?首长操心的事情还不多吗?——警卫员跟首长的关系,尤其是时间久了,就跟首长肚子里面的虫子一样不然怎么可能在首长身边很久呢?我后来看《激情燃烧的岁月》,绝对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小伍子这个警卫员的角色,很真实的人物塑造,但是唯一的遗憾是太机灵了——因为我见过的真正的警卫员都是看上去木讷讷的但是内心机智的不得了的。

  我就笑:“我不信!看你的样子就是馋酒的,带着酒怎么会不喝呢?你跟我说,我不告诉别人!”

  大黑脸倒完酒就那么一甩那个士官就赶紧接住熟练的跟狼狗借飞盘似的。

  大黑脸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了,笑:“我说不喝就是不喝——咱是个爷们,要说话算数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特种部队?什么叫快速反应部队?——就是24小时随时待命——在这个地方喝酒,抓住了是要狠狠收拾的!”

  我就纳闷:“军工大哥……”

  广东士官这回没有管我,因为他这一路看出来我不仅没有威胁还能让大黑脸开心就不管了,就顾着操舟加上观察两边的动静。

  “嗯?”大黑脸就笑,“我这年纪作你爹都够格,怎么叫我大哥?叫我大叔才对。”

  “那不行!”我认真起来,“战友就是兄弟哪儿有战友是叔侄的?”

  大黑脸笑的哈哈乐:“成成!你小子还真是鸟啊!就叫大哥吧。”

  “军工大哥,你们军工还上那么前的前线啊?”我因为听苗连讲过前线的故事,所以多少有点了解。

  大黑脸就不说话了,好像很多事情压在心底了,眼睛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是开车还是抬伤员?”我开始卖弄自己知道那点子知识。

  大黑脸想了半天,才低沉的:“抬伤员。”

  我就点头,怪不得踩了地雷呢!

  他看着我,我看见他的黑脸上有种什么东西很神圣:“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兄弟。我回头讲给你听吧。”

  我就点头,我知道当年在前线军工的伤亡也是很大的。

  然后我就把话题岔开了,以弥补我给他带来的伤心。

  我就跟他讲了小影讲了我为什么参军。他听得津津有味还说好好好护士陪侦察兵是最好的组合!你就跟她别换了年轻人换来换去等到没有了就后悔了那也晚了(这句话我至今认为经典得不得了)——后来我知道他的爱人就是当年在前线的护士,他受伤住进野战医院一来二去伤养好了媳妇也娶到手了大家都说他两不耽误,然后就上前线冲杀丢下那个才21岁的小护士在后面提心吊胆但是每次一回来都亲的不行不行的晚上不敢睡觉就盯着他的大黑脸看生怕早上一起来又看不见了又去冲杀了而不告诉自己——确实也是不能告诉,当年的军区侦察大队地位相当于今天的军区特种大队,是个东西连出去植个树帮老乡割割麦子都带密级何况是战争状态下的军事行动?

  然后我们就靠岸了,我和大黑脸就上岸,他还扶着我他的手好大好厚好温暖好有力!真的跟我爸爸一样。

  那个士官就跟橡皮艇放气。

  他扶我走上来我看见河边的树林里停着一辆漆着狗头的小王八迷彩吉普车,没有车牌子上面还有个警报灯,车窗户上还贴着个通行证上面也有个狗头写着“001”字样。我再傻也知道这是大队长的车啊!我就呆住了玩完了大队长那个狗日的虽然不认识我但是肯定知道我就是来挨收拾的菜鸟!车在这儿人就在附近要是看见了这个弊就被抓住了别说明年再来了100年也别想再来了彻底你就不要在狗头大队出现!

  我就站在那儿不动了不知道怎么办。

  大黑脸就看我:“怎么了?”

  我就说:“那狗日的大队长要看见我作弊我不完了吗?”

  大黑脸左右看看:“那儿有什么狗日的大队长?”

  我说:“那不是他的小王八吉普吗?人肯定在附近军工大哥我得自己走了你这么扶我要是被看见了我就彻底歇菜了这辈子都别想再来了!”

  大黑脸恍然大悟:“哦!你说这车啊!我是车辆维修所的,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这辆小王八吉普坏了送我那儿修我修好了就开出来钓鱼了!”

  我就感叹:“你胆子真够大的狗日的大队长的车都敢开出来玩!”

  大黑脸挤挤眼:“我不是老军工吗?妈拉个巴子的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

  我就附和:“就是就是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军工老大哥比他鸟!”

  那个士官正在折叠放了气的橡皮艇,一听这个忍不住噗哧就乐了。

  他抬头看大黑脸,大黑脸跟他挤挤眼,他就忍住笑低头折叠那个橡皮艇。

  “走!”大黑脸就扶我走,“我带你坐坐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小王八吉普!”

  我正跟他走突然停下来:“不行不行我得回去!”

  大黑脸有点意外:“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

  我急赤白脸的:“兰花丢了!”

  大黑脸:“什么兰花?”

  我就赶紧解释。

  大黑脸就点头:“哦,这个啊?那种野兰花这个狗日的地方多的是!我让人给摘一筐子来!走!”

  “不行不行这是我给小影摘掉!我就要我自己摘的!军工大哥谢谢你!我就是明年再来我也得把兰花找回来!”我就推开他的手坚持着要自己走。

  大黑脸怅然若失:“哎!你站住!你走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站住回头纳闷,“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大黑脸有点着急:“我跟谁说话去?!好不容易今天礼拜天,我还有个人说话,你这走了我跟谁说话去?!”

  我就一指那个士官:“他啊!”

  “他会说个鸟儿啊他?!他要会说话我能成天闷的要命!他就跟个影子一样就会跟着不会说话!”大黑脸急了,“你不能走!”

  “那不行!”我梗着脖子,“花儿是我给小影摘的!我一定要找回来!”

  那个士官想说话但是大黑脸一瞪他就不敢说了低头把橡皮艇最后叠好往自己肩上扛。

  “反正你不能走!”大黑脸插着腰一幅命令的姿态。

  我还就不吃这套!别看你对我好但是我就不能让人命令我我是军人被上级命令那是应该的,但是你是个军工我怕你个鸟?!再说那是我给小影摘的就是大灰狼来了我都肯丢命不肯丢花儿我干吗要因为你不去找花儿?!

  我就走。

  “哎哎!”大黑脸在后面无奈的喊我,“你怎么去啊?”

  “走!”我咬牙走着。

  “你这不要走到明天去吗?”

  “走到明年我也要走!”我心一横,“我不能把花儿丢下那是我给小影的!”

  “好好你回来我给你想个办法!”大黑脸叫我。

  我回头:“你有什么办法?”

  大黑脸:“反正就是有办法,你这个样子不能走回去!”

  “那你开车送我回去啊?”

  “我也不回去了咱俩开车耍去!这边林子可漂亮了保证你没有见过!”大黑脸跟哄小孩一样哄我。

  “我不耍,我去找花儿。”我掉头就走。

  “那行我给你找!”他喊我。

  我回头:“怎么找?你也不肯开车送我,我自己走又不让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大黑脸一指那个士官:“他去找!”

  那个士官刚刚扛着橡皮艇往车上放,听见了吓了一跳。

  我看看他:“不合适,干吗要人家跑那么远啊?”

  大黑脸就说:“他最近就闲着发毛想运动运动,业余爱好就是操舟今天为了救你没有玩爽。让他回去玩玩吧——”他看那个士官,“你说是不是?”

  士官为难的:“……是。”

  大黑脸眼一瞪:“怎么的?!你不乐意啊?”

  士官:“不是这我去了谁开车啊?”

  大黑脸手一插腰:“我不会开啊?”

  士官忙解释:“不是,这……阿姨专门叮嘱我你不能开车,最近你心脏不是又不好了吗?”

  大黑脸急得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是个死脑筋啊你?!我好不容易开心一次你还跟我过不去啊?!啊?!”

  士官忙立正:“我错了!”

  大黑脸:“知道错就好,说你也跟说木头似的!钥匙给我!”

  士官:“不行!我答应过阿姨的!”

  大黑脸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就没见过你什么时候通融我一下!摩托你给我收了不算还说表现不好不还我,现在连车都不能开了?啊?!我还是不是大……大黑脸了?!我鼎鼎有名的大黑就要老是听你的鸟指示?!钥匙给我!”

  士官崩着脸:“不给!你打我骂我都成,车不能开!”

  大黑脸急得:“这还有没有自由了我?!”

  士官:“反正说下来天,你就是枪毙了我也不给你!”

  大黑脸没办法了,看见了我在哪儿傻了眼的看:“你你你——你会开车吗?”

  我急忙点头,我早想过过车瘾了在侦察连的时候我没事训练完就去车库开我们侦察连的大屁股班用侦察吉普车满操场忽悠。那儿没人训我都疼我,连里车管干部让我随便开不出院就行。来了这个鸟地方什么游戏都没有了。

  大黑脸就指我冲着士官:“钥匙给他不给我成了吗?我最后跟路上抓个兵给我开回去成不成?”

  士官还在犹豫。

  大黑脸怒了:“人家军区侦察兵比武出来的你还信不过怕啥啊?你没考过复杂地形车俩驾驶这一项吗?”

  士官想想:“是!”跑步过来钥匙塞到我手上还用力的握握千言万语尽在这一握,半天没松开,他才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心点儿!出了事儿我一定要收拾你!”

  我被吓坏了拿着钥匙不敢接。

  “妈拉个巴子看你把人家孩子吓得?我是纸糊的吗?!”大黑脸怒了,“赶紧滚!去把那什么花儿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就别回来跟山里喂狼崽子!去!”

  士官一敬礼:“是!”

  马上利落的从车上取下橡皮艇气管船桨什么的开始吭哧吭哧打气。

  大黑脸过来扶我:“咱们走!开车耍去!”

  我犹豫的看士官:“这合适吗?这个班长……”

  “他就想运动运动操舟玩。”大黑脸挤挤眼问士官,“你说是不是?”

  士官就立正:“——是!”

  居然没有任何不愿意!

  我就纳闷,这两个多小时自己操舟可不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屁股坐疼来回换地方都没有用处不说,还一路没人说话呢!

  大黑脸就拉我:“这狗日的地方从那个狗日的大队长到下面没一个不是鸟人!走!开车耍去!”

  士官突然起身:“等等!”

  大黑脸回头:“还想作啥?”

  士官摘下腰间的手枪和枪套,甩给大黑脸:“你带着用,你不在我拿着也没有用。”

  大黑脸接过来:“这还差不多!——走!汉子,我带你打兔子去!这山里兔子可多了!”

  我就跟他走了。

  我就开车——这车也真是太鸟了!

  一下子就四轮驱动出去了!别看长得象小王八但是绝对不是小王八的速度是野兔子的速度!我们在林间穿行大声笑着叫着闹着。大黑脸不时喊快点再快点跟孩子一样开心,我本来就是孩子所以就更加开心!

  我们拐上公路一路的检查哨远远看见那辆车连拦都不拦,赶紧把红白相间的栏杆升起来我们一路畅通无阻!那些狗日的检查哨戴着跟二战电影里德国鬼子差不多的大头盔戴着狗头臂章一身迷彩穿着大皮靴子,还挎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弹匣子在后面的自动步枪——那时候驻港部队还是刚刚组建啊!谁见过啊?杂志上都没有解密——看上去耀武扬威的但是一看见是001车就赶紧站的跟钉子一样早早在路边敬礼——我那时候感叹这个狗头大队真是训练有素啊对大队长的车都这么尊敬可见是对上级的命令绝对是不打折扣完成的。

  不过我当时也纳闷,纪律这么严明的部队,怎么军工就把大队长的车开出来了呢?而且还随便拿士官的手枪和子弹上山带我打兔子?

  不过就是那么一想而已而已。

  我毕竟是个孩子,玩的心态占了上风我也就光顾着飞车什么都不问了。

  一路上所有的车辆一看001车过来就赶紧靠边所有的司机和带车干部都远远跳下来敬礼。

  我看的很开心一股捉弄了这帮狗日的狗头大队的狗头军官和士官的快感。

  但是如果我注意的话,不会看不见他们疑惑的眼神。

  但是我怎么可能注意呢?你不到18岁的时候操心的是什么呢?不是玩吗?

  我跟大黑脸一直混到天快黑,打了兔子山鸡还游山玩水,他对这一带简直是熟悉的不得了到哪儿都知道地方,还一指就说那是多少多少高地多少多少高地。枪也打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跟我算有一拼。我就觉得真鸟啊!连军工的军事素质都这么鸟,以前真是小看了这个狗头大队啊!

  然后他就送我到距离新训队不到2公里的地方,还找了一条河沟子让我下去滚几下一身泥水就说好了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不然你就被淘汰了!那花儿我回头让他给你送来!

  我就点头然后就走,走了几步我回头001车还在,大黑脸就站在车上那么看着我依依不舍的。

  我就跟他摆手笑:“军工老大哥,我回头去车辆维修所找你玩去!”

  他就笑,就摆手让我赶紧走。

  我就走,心里特别舒畅觉得特好不仅作弊瞒了狗日的高中队狠狠的报复了他一次,还认识了这么好的军工老大哥!我在狗头大队就不觉得孤独了,虽然马达他们对我也好,但是不像这个军工老大哥能带我玩儿啊!

  我走了好远那个大黑脸还坐在车里,默默的看我,还摆手,真的是依依不舍。

  我成年以后,才慢慢知道一个道理,叫做高处不胜寒。

  我当然是及格了而且狗头高中队也没有看出来,我及格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大家都觉得我一定及格。但是我心里在狂喜——狗日的高中队,我真是给你和你的狗头大队上了一次眼药啊!我就觉得我赢了一个回合。

  然后那个广东士官就悄悄来找我,把那束花儿还我了。

  我看着花儿特别高兴,他就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我后来一直就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我知道,那些老资格的军工在部队就是主官还要让他三分的。何况是这么鸟的敢把001狗头车开出来的上过前线的老军工?


本文相关内容:杂志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3.54)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3.5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