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3.54)

2004年09月16日15:18:00 网易文化 刘猛

第三章 砺炼
  54.列兵的蓝调(4)
  被一堆女孩会审估计你们都有过这种经历,但是被一群女兵会审的经历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有过。反正我当时想的是永远不要再有,哪怕再让我回去被狗头高中队暴锤一顿也比被女兵会审强。

  回头我想想还真是他奶奶的无法无天了!

  一群女兵围着一个堂堂的中国陆军特种兵叽叽喳喳嘻嘻笑笑。

  但是换了你你有什么办法?我那点子狂暴的想法都是事后想起来的,当时别说有意见了就是紧张了。

  我只能流着汗傻乐傻乐,问啥子说啥子。

  看来小菲是她们的头儿,军衔都是上等兵。

  其他的就是一堆小列兵。

  但是由于性别优势加上是小影的战友和姐妹,所以地位绝对比我高。我再在野战军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我又不是傻子。

  小影还穿着睡衣笑着坐在床上看我被审——她后来告诉我群众早就有这个要求了,人民军队讲党的领导小菲是唯一的党员,讲少数服从多数连小影都同意那就是全票了,所以我不得不挨审。

  ——就是看在小影想我担心我这帮子女兵陪她哭的分上我也得挨审啊!

  “这都是你写的?”小菲把一摞子我给小影的信从自己枕头下面抽出来。

  “啊,我写的。”我承认。

  我正纳闷呢,结果另一个女兵也抽出来几封:“这也是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

  又一个女兵拿了几封:“我这儿还有呢!”

  我就傻乐。

  小影噗哧乐了,看来这是她们商量好的计策。

  小菲就打量我:“看不出来啊!”

  我就笑。

  小菲:“说,你拿这手骗了多少女孩啊?我们小影是第几个?”

  我嘿嘿乐:“第一个,第一个。”

  小菲:“呦呵!还跟我们这儿装嫩呢!小影早就告诉我们了!”

  我没办法:“写情书的第一个,绝对第一个。”

  “这还差不多!”小菲就叹气,“所以我说我们小影可怜呢!就这么两下子就被你胡弄了?早该让我们先过过眼!不该这么便宜你!”

  小影乐:“好了好了!你看把他紧张的!他就山里一个土豹子,差不多就行了!”

  “小影!”另一个女兵就说话了,“这还没嫁出去呢就先替这小子说话了?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成成!我不说话了成了吗?”小影抱住枕头,“我不替他说话!咱们是一个阵营的!”

  “拉到吧!谁跟你一个阵营啊!”小菲说,“你早就划拉到山沟媳妇那个阵营了!我们这是替你惋惜啊!你说我们小影找个什么样子的不好非得跟了你了!”

  我就点头。

  “呦!”小菲逮着话茬子了,“这就后悔了!小影看见了?这就要把你再推回来了啊?”

  “没有没有!”我赶紧说。

  女兵们就都乐了。

  “好了好了!”小菲就把情书都塞到小影怀里,“我们也就是组织组织看看得了,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这山里来的小黑猴子也没什么可以问的!你自己留着吧,我们可不跟你抢!”

  小影就笑着打她:“你倒是想呢!”

  小菲笑着:“走!同志们!咱们得给人家小两口一个洞房的时间吧?”

  “说什么呢你!”小影就锤她。

  小菲挡着:“等会,跟你说句正经话!”

  “说!”

  小菲就凑到小影耳朵边嘀咕几句。

  “讨厌!”小影脸一红——她的皮肤又白又嫩,所以脸红就特别明显。

  小菲哈哈笑着招呼女孩们出去了。

  门关上了。

  我局促不安。

  “坐吧,傻什么呢?”小影抱着枕头对我说。

  我就坐在椅子上:“你们屋女孩……你们屋女孩都挺厉害的啊!”

  “她们就那样儿!”小影噗哧乐了,“我们都闹惯了。”

  我就笑。

  “干吗坐那么远啊?过来!”她往里挪挪,拍拍身边的床。

  我就过去,乖的程度可以和警通中队的大狼狗有一拼。

  “把帽子摘了,我看看你的光头!”

  我就摘了。

  小影的眼睛就呆了。

  我不知道她呆什么。

  小影的手轻轻的在我的头上抚摸。

  停留在一处伤疤上。

  “新的?”她问。

  我点头。

  “这个呢?”她又停留在一处伤疤上。

  “也是。”

  她把我抱过来,我的头就靠在她的怀里,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的芬芳。

  “你又吃了多少苦啊……”

  她的眼泪随着这一声长叹,就吧嗒吧嗒落在我的脸上。

  我嘿嘿一乐:“我习惯了,不苦。”

  她抚摸着我的脸。

  我感到安详。

  “以后,不许你再受伤。”她抚摸着我的脸,认真的说,“听见没有?”

  我苦笑,这是我可以决定的吗?

  “你个黑猴子呦……”

  她把脸贴在我的脸上。

  我哭了,无声的。

  我们的泪水流在了一起。

  我回家了。

  我知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永远的安全的家。

  我们没有谈演习,也没有谈死亡。

  因为我知道,这种重大的事故军内不会不通报的,她肯定知道很多详情,也许比我还清楚。虽然肯定不可能传达到她这个级别,但是我说过,在军区总院,其实对于女兵来说无密可保的。尤其是狗头高中队的老婆还住在她的地头准备临产——但是,此事对于军外绝对是严格保密的,就是军队内部,我至今都估计也许只有副军以上级别的干部才会通报,各个特种大队除外,因为跟他们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这个事故在军内的特战圈子是广为传唱的,但是至今都没有对外公布过。——那个时候的事故透明度没有那么强,一般的部队也根本不可能知道,军外就更不要想了,就怕说什么的都有,正常的事故被无限制夸大,这是中国人那点子最让人受不了的管不好自己的事情就说三道四的劣根。我至今觉得是明智的,因为这跟非典不一样,军队的事情凭什么要老百姓说三道四的?我们自己都很痛心,再给我们添堵啊?军队就是军队,武装力量就是要有牺牲的,如果四平八稳,我们还是特种部队吗?写个小说随便编个故事都说什么的都有,要是新闻公布给证实一下是真的还不要把特种部队给吃了?使不上劲就别给我们弟兄添堵啊?保卫着你们天天吃苦还有风险还要说我们这说我们那,我们有毛病啊?其实我现在绝对支持军队事故还是要保密,尤其是特种部队的,干你鸟事要对我们弟兄指手画脚?特种部队没有自己的威严吗?我们要把演习的前前后后都对全世界公布吗?那军队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天灾什么是人祸?一定要外行说话?军队不知道怎么演习吗?那还要军队干什么?你来当总长好了——这也是没什么可以解释的,谁再跟我讨论这个话题还是先操你奶奶的!我小庄就是糙人一个爱看不看不求你。

  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还知道的很清楚。

  所以她会这么心疼我。

  只有小影会真的心疼我。

  我知道,只有她会心疼我。

  我微微睁开眼,看见她红扑扑的脸。

  她笑,眼睛里面还有泪花。

  “黑猴子小庄!”她捏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也笑了:“你真好看,跟画出来的一样。”

  “呦!看这兵当的你,都成什么了?”她摸着我的额头,“真没办法把解放军战士小庄跟以前那个小庄相提并论了,饿吗?我这儿有饼干。”

  我摇头。

  我真的不饿,在她的怀里,什么苦都没有了,这是我最幸福的一刻。

  “你想要我吗?”

  我一怔。

  再看她,很认真,脸红扑扑的。

  “想吗?”

  她再问。

  ——说实话吗?想!不想我是人吗?!

  我不说话。

  “你等等,我去拿样东西。”她轻轻推开我。

  我看她到小菲的枕头下面摸什么——我当然知道是什么。

  “小影!”

  我沙哑的喊她。

  小影回头笑:“怎么?着急了?”

  “给我一个梦,好吗?”

  我说。

  她纳闷的看我。

  “我在山里,在天上,在水里,无论多苦,我都能挺过来,就是因为——我有这个梦。”

  我声音沙哑的说。

  小影转过身看我。

  “真的,我不敢破坏它。”我说,“破坏了,我就挺不住了。”

  小影看我,泪花开始闪动。

  “有梦比没有好。”我的声音更沙哑了。

  不用我告诉她我有多苦,看我的伤疤她就已经知道了。

  小影闭上眼睛,泪水滑下来。

  我什么苦都不能对她说,因为我们的纪律就是训练的一切都是保密的,演习就更加是保密的。只要跟特种部队有关系的,都是带密级的。我们的纪律严格到了只要出基地的范围就不准戴臂章,抓住就是处分。所以没有人了解我们,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吃着什么样的苦。

  我甚至对小影都不能说。

  小影自己也明白。

  她无声的哭了一会,低下头睁开眼:“黑猴子,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抱着我。”

  我沙哑的说。

  小影慢慢走过来,把我抱在自己温暖的怀里。

  我就什么都不需要了。

  真的。

  只要她抱着我,让我静静的哭一会。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3.54)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3.5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