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72)

2004年09月20日14:26:00 网易文化 刘猛

第四章

  72,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4)
  很多年以来,我最不想路过的地方就是军医院,尤其是陆军的军医院。我害怕见到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女兵和女干部,如果是冬天,她们的白大褂下面总是有绿军装的衬托,里面还有各色的毛衣装点着她们青春的脖颈,短发的白皙脸庞上是永远的那种你看了就想笑的鸟气,鸟气的走来走去,行色匆匆好像总是在忙碌什么军国大事,其实也许就是去什么药房取药,但是还是那么鸟气。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在军区总院的深秋转初冬的住院的岁月里,对军医院的女兵和女干部就是这种认识。

  没办法,第一印象是很难改变的。

  问题是我现在搬家以后,大院出去没有100米就是一个总部的军医院。这是很令我头疼的事情,简直是上帝在故意抓弄我,不过好在我已经变得冷漠还是抵挡的住的。所以有时候我外出,在车上路过这个总部医院的时候,就那么过去了。

  就那么过去,鸟气的小女兵们来来去去,在我的心里没有留下任何影子。

  什么都没有。

  谁也不知道在那辆匆匆路过的切诺基里面,有一颗曾经热烈的心。

  我就那么过去,就那么回来。

  匆匆忙忙,来来往往。

  不在医院门口停留,也没有去试图结实里面的任何一个护士或者年轻的女大夫——这不附和我的个性,如果是地方医院,我不会这么消停的。你们骂也罢轻谑也罢,我就是这个操性的,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想过去勾搭不同的漂亮女孩。只是我是个毫不掩饰自己男性劣根的性情中人罢了,我也不需要伪装,伪装对于一个自由职业者有什么意义呢?

  我一直就没有往那个军医院多看一眼。

  因为,我知道她们都在鸟气的来来去去。

  和我记忆中那年深秋转初冬的青春岁月一样。

  女兵的鸟气,是你不会记不住的。

  她们的鸟,是天然的鸟,是一种在阳钢庇护下的阴柔。

  她们的鸟,是绝对的鸟,是一种男性军人们几乎是无限制容忍的鸟。

  就因为,她们是女兵。

  在一个性别有极大悬殊差异的相对与社会封闭的群体,女兵的鸟,其实真的是男兵们惯出来的。

  但是,男兵们就是喜欢惯着她们。

  因为,她们是女兵。

  女兵,在部队,你不鸟你还是个什么女兵?!

  女兵,就应该鸟气冲天,谁都不放在眼里,这才是女兵。

  女兵,就是女兵,不是什么别的。

  ——所以,我知道天下的总部医院护士都是一样的鸟。

  我就不去看,真的一眼都不看。

  因为,我害怕见到她们那种青春朝气的鸟。

  军区总院绝对是个鸟气冲天的地方,是女兵和女干部的鸟的天堂。我在住院的时候,如果不是小影的因素,没人对我鸟——当然还是因为我成了传说中的“特战精英”的一部分缘故,但是我觉得这个缘故的成分不多;来看病或者公干的野战军官兵对女兵们的鸟是报以永远的憨笑和宽容的,见一次女兵,她的长相打扮音容笑貌就会在来看病的小男兵所在的野战军的营房久久流传,当然,最多的还是那句评语——“鸟啊!真他妈的鸟啊!”说的弟兄还砸巴砸巴嘴,回味的意犹未尽。——这种鸟事我也干过,但是问题是我跟前的女兵们都不跟我鸟,客气温柔的不行不行的,我就只能编她们鸟的故事,好在我还真的有编故事的小底子——实话是真的不敢说,我要说了,我的弟兄们准会说:“操!你小庄是在军区总院住的吗?怎么都不鸟呢?地方医院吧?”——女兵在野战军心里,你不鸟都不叫女兵,你有什么办法?都愿意听关于女兵的鸟事,都愿意想象女兵们的鸟样子,都愿意被鸟气的女兵们多看一眼那种鸟气的眼神在你身上那么一飘弟兄们就激动的不行不行的……

  野战军,这就是野战军,我魂牵梦绕的野战军。

  野战军的弟兄们,就是这个操性的。

  因为,性别的悬殊,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都是青春期的小伙子啊!

  有的在山里,一窝就是一年,甚至几年啊!

  想想,女兵同志们不鸟都不象话,你们让野战军的弟兄们多失望啊!

  呵呵,很多往事一回忆起来,小感触多的要命啊!

  你们说,这个兵当的呦!

  ——还说我在军区总院吧。

  那些鸟气冲天的女兵们见了我都是客客气气的,半点也不跟我鸟,都是小庄今天好点吗?小庄感觉怎么样了?或者是小影去洗澡了我来陪你说说话,小影怕你一个人呆着难受。再就是小庄,这是我老家给寄来的肉酱,我给你和小影拿点过来你们也尝尝。

  然后都是对我调皮的一笑。

  真的是一点都不鸟啊!

  我都不习惯了。

  小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我是她的男友啊!这是姐妹们应该作的,况且我还受了伤。——其实顺便说一下,在战争年代的野战医院,女兵们是绝对不会鸟的,她们的鸟气都被年轻的男兵们的鲜血和硝烟所融化的无影无踪。除了泪水,就是汗水,有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小女兵还要付出鲜血乃至生命……她们为了那些不认识的年轻战友弟兄们的伤痛和牺牲流下了无数的眼泪,在一个特定的规定情境中,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女兵的实质了,无数动人的传说就在战地和战后归来的野战军的弟兄们中间久久的流传——所以,在和平年代,她们鸟气一把也是没什么的,也是应该理解的,更是应该支持的——都是10多岁20出头的年轻女孩啊,一旦战争或者灾难来临,她们就要顶上去,就因为她们是女兵,死亡的阴影也会伴随这些年轻而美丽的生命——你们说,和平年代,鸟气一把不应该吗?战争本来就应该是男人的事情啊!难道就因为她们是女兵吗?

  是的,就因为她们是女兵。

  兵,这个词语,是没有性别定义的。

  但是她们首先是女孩啊!

  所以,军人们对她们的宽容和理解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该鸟,不鸟不行,就得鸟!

  很多官兵不一定从女孩的角度去理解女兵,但是在潜意识里面他们是这么认识的。

  所以,女兵们不鸟都不行啊!

  呵呵,还是说我的小故事吧,只是我想起来的回忆总是千头万绪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军营的回忆总是这样,不是线形的单纯的岁月流逝,是面形的复杂的情感的交替。

  有人说我小庄好像在小说这个阶段好像只会在女孩身上“撒气”,我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吧。

  我的理解就是,这不是给你看的。

  是给那些在大山里面关了起码半年的年轻的一代代弟兄们看的。对于他们,女兵就是一个梦。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你也跟我的弟兄们一样,青春年华就在山里,你不会比他们强。我没有这个情结的原因,就是我有小影。

  或者你先给在山里关半年再说这个话。我只能感觉到一个字——酸。是酸,我小庄现在身边也有女孩,有时候还不止一个,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不酸。这是心得,性情中人是被女孩喜欢的,千万别瞎酸——信不信由你们。

  呵呵,又扯远了,只是涉及我小庄的名誉,我得多说两句而已。

  其实后来在军区总院,真的没有什么多的故事了。

  只是一些记忆重复的残片而已。

  小影陪着我。

  我也始终没有说何大队跟我商量的事情。

  我的伤基本上好了的时候,狗头大队派车来接我回去。

  头天夜里,我和小影就那么坐在床上。

  我抱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也没有说,也没有哭。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孩子,但是我们都是士兵。

  我们不需要多说什么。

  还需要说什么?

  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们心中的百感交集?

  从一个不懂事的男孩,到一个合格的士兵。

  从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到一个合格的士兵。

  这种过程,是什么语言可以表达的呢?

  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发生在我们两个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身上和心灵的变化,真的是难以表达的。

  我们就一直那么偎依着坐着。

  后来小影睡着了。

  还是象猫咪一样,睡的很香很香。

  一直到军号声撕破天边的彩霞。

  军号声,在我的胸中燃起的,是青春的热血。

  我知道它在呼唤我。

  我当时没有什么更深的认识,我只是个18岁的孩子啊!

  但是我知道,它在呼唤我归来。

  我的狗头大队,在呼唤我的归来。

  小影睁开眼睛,就那么看着我。

  然后,我就拿起收拾好的东西下楼。

  小影没有送我下楼,她还留在房间里面。

  哭还是没有哭,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我出门的一瞬间,我的心变得坚定。

  穿着士兵军装的我,脸上是一种和年纪不相符的神圣。

  小菲在大厅和什么人说话,见我下来很奇怪:“这么早就走啊?小影呢?”

  我笑笑:“在楼上。”

  小菲点点头:“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小菲看着我,很久,轻轻的说:“注意点儿,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小影,还有……姐姐。”

  我的心头一热,但是什么都没有说,点点头。

  我转身出去,我不知道小菲有没有看我。

  我转身出去,我不去看她也不去看身后的军区总院。

  17天,整整17天。

  我的青春的爱情,我的纯洁的友情。

  都在这个不起眼的军区总院。

  我穿过来来往往鸟气的小女兵们,走向副参谋长带的车。

  他对我笑笑:“小庄,走吧?你对象呢?”

  我就淡淡一笑:“走吧,她有事儿。”

  我就上车,副参谋长坐在前面给我讲最近部队的训练和安排,还有对狗头高中队的处理意见。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在车拐弯的时候,我从后视境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后面的街上跑。

  她的护士帽跑掉了,在风中象一只白色的蝴蝶飞的很远很高。是冬天了风很大。

  她的白大褂跑散了,穿在里面的绿军装露出来,还有脖颈上的高领白色毛衣。

  我看不见她脸上的泪水但是我知道自己在流泪。

  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我知道自己在心痛。

  “停车!”

  我突然高喊。

  司机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踩一脚刹车。212指挥车一下子刹车刹住了(我们的突击车是不进城的,原因你们自己都可以想出来,进城我们穿的都是常服,也是一个原因),副参谋长也吓一跳,不知道我小子怎么了又干什么鸟事。

  我一把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我的小影。

  她向我跑来向我冲来嘴张开但是无声。

  我们在马路上一把抱住抱的很紧,如果现在一定要我说怎么拍摄那就是斯坦尼康加上升降车,全部是运动镜头全部是行云流水。

  因为,那就是我们的心情。

  “黑猴子!”

  她抓住我狠狠的说:

  “你要是再受伤我饶不了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

  “你不能那么玩命你不是你自己的!”小影高喊,“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黑猴子小庄,你听见没有?!”

  我点头。

  她扑在我怀里狠狠的咬我。

  我一声不吭。

  小菲骑着自行车过来,不知道她跟门口谁劫的因为那车不是坤车是男车女兵不骑那个。她过来轻轻抱过小影,也没有说什么。小影就在她的怀里哭。

  小菲看着我:“走吧,你不走远了,她还得追你。”

  副参谋长和司机都在下面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我转身走向他们,我不能不走向他们。

  我是一个士兵啊我难道能跟我的小影回去吗?!

  我上车离去。

  车上的人都一句话都不说,副参谋长也是战场下来的这个道理他明白。

  他递给我一支烟——干部给兵烟,我就见过这么一次。

  他把打火机扔给我。

  我点着了,没有抽。

  我把烟放在窗口,看着烟尘一点点被风吹散。

  我没有再回头看。

  我知道,这一看,我就真的走不了了。

  真的。

  很多年后,因为写这个小说,我再次提到了军区总院。

  提到那些鸟气的小女兵。

  我闭上眼睛,就想起军区总院。

  我走出家门,就看见一个真正的军医院。

  还是那些小女兵鸟气的来来往往。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爱情,她们的青春是怎么样的流动在这些绿色的岁月。

  永远没有人彻底知道,这些小女兵的心里是个什么世界。

  我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但是我知道,永远在我们青春的誓言里面,总是觉得并不是那么遥远。

  好像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你们说,不是吗?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社会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74)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7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