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83)

2004年09月22日14:08:53 网易文化 刘猛

第四章 第八十三节 兵歌(12)

  我曾经是一个小兵。

  不用给我什么“特战精英”的狗屁称号,那一文不值。

  那根本改变不了我小兵的实质。

  很多年后我在写这段过去的时候,心里还是会疼的要命。因为确实觉得自己的心口在滴血,这是很难受很难受的事情。因为,你作为一群牺牲品中的一个被自己最信任的人送上不归路。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你们相信是我的真实经历也好,觉得我是在编一个蹩脚的小说也好,我小庄的心情就是这样。

  因为,我曾经是一个小兵。

  而小兵的意思,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

  地位类似于中国象棋中的“兵”或者“卒”。

  可以随时牺牲。

  但是,下过中国象棋的人都知道,千万的千万,记住一点。

  不要让对方的小兵过河。

  是的,小兵绝对不能过河。

  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一定会的。

  因为他是小兵,所以你会忽视他的存在;而忽视的后果,就是把你的老窝捣掉。

  再牛逼的战将,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中国象棋的道理,同样适用于战争。

  真的是记不清过了多久,我的脑子才从震惊和恐惧中渐渐的缓过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帐篷里面已经没有声音,月光从窗户洒进来,我看见大家都睡去了。

  沉默的睡去了。

  还能怎么样呢?

  我们都知道,在这场狗头对猫头的特战角逐中,我们输了。

  真正的血本无归,我知道狗头大队的损失是巨大的——最好的分队干部都在这儿了,你还能派出什么人带队呢?老士官吗?是可以,但是那干吗还要分队干部的编制呢?就是因为军官毕竟是军官啊!——我们输了,我不得不指出在这场角逐中,我们的何大队犯了个战略错误,就是兵家大忌——“孤注一掷”,也就是不留后手。这和他当时的个性有关系,40多岁的军事主官,全军瞩目的特战老油子,自然希望能够独占鳌头啊!意气用事,真正的意气用事——这是我现在总结的,当时我是没有这个头脑的。其实那回演习以后,何大队是很沉默一段时间对自己进行总结的,是个人就会犯错误,何大队也不例外——他的错误就是太想赢了,连着出手就是两招狠棋,一明一暗,一正一奇,确实是很难防范的。但是他还是忘记了,音乐学院指挥系毕业的猫头雷大队的战争指挥思维不是在军校养成的,是在交响乐的舞台上养成的——交响乐就有主调,有负调(名词我不是很懂),交响乐的“交响”两个字是绝对有含义的——猫头雷大队的思维不是战将的思维,是指挥家的思维,所以他看出来了。艺术和战争之间的关系,其实真的是很微妙的——猫头雷大队就是个真正的老猫,他仔细的看着鼠辈的来来回回,就是不动手,以不变应万变,绝对附和《孙子兵法》中的信条“不动如山”(谁再跟我说是小日本的我就骂人了啊,自己老祖宗的都不认识不丢人啊?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军友?!)——高手对局,先出险招的,就是输家。

  于是何大队就输了。

  是人就会输,我们的灵魂何大队也不例外。

  自古就没有不败战将啊!

  在这一点上,猫头雷大队绝对比何大队高出一筹。从军事技能和战术指挥上来说,客观的讲他不是何大队的对手,他毕竟是半路出家;但是从战略分析和冷静判断上来讲,巴顿似的战将何大队不是他这个专业素质的音乐家的对手。

  我现在的反思就是这样的。

  艺术和战争,其实就是双生兄弟啊!

  而真正在这两个领域都有造诣的,就是猫头何大队了。

  他不得不赢啊,没有天理他不赢啊?因为他不出险招啊,他在等何大队出手啊,后发制人啊!——所以他赢了啊!他现在就是敞开自己的基地大门,能抓捕他的分队还有几个有主官啊?所以接下来就是他收拾何大队了,谁让你先出手的呢?这就是结果啊!

  ——但是当时我在想什么呢?

  我一直在回忆,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好像就那么穿着自己又脏又湿的迷彩服坐在床上出神。

  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有想?

  好像也不是,回忆中我看到自己眼中的火焰。我不由的心里一个哆嗦,那是我吗?18岁的我?那眼睛中的火焰是多么可怕,多么愤怒,多么伤心欲绝?那会是我吗?一个18岁的孩子?一个18岁的小兵?一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我?

  是的,那就是我。

  不会是别人。

  那个操性不会是别人,我想不承认都没有用处了。

  我就只能承认,那是我。

  我在恨,恨谁?——何大队。我不能再恨别人了,因为当时的我不会有现在的头脑和分析能力。我总得恨什么人啊不然我这个情绪怎么发泄啊,我那时候不会去恨战争恨军队,我只能去恨一个实际存在的人。

  那个人就只能是我们的战神我们的上帝我们的父亲。

  ——何大队。

  我恨他,恨的不行不行的。

  因为他出卖了我们对他的信任。

  或者说,是我对他的信任。

  我要报仇。

  我一定要报仇!

  ——我知道怎么报仇,因为我了解何大队。

  我们都了解他。

  我的眼中的火焰在燃烧。

  我的冰冷的躯体在发热。

  我的骨骼在咔咔作响。——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打了个寒战,怎么会是18岁的我呢?怎么可能呢?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啊?怎么会呢?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你不承认都不行。

  事实就是我要跟我们的何大队报仇。我主意已定。

  马达睁开眼睛:“你个鬼儿子怎么还不睡觉啊?”我的目光转向他,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你?”我摇头,我知道我吓着他了:“没事。”“怎么了?”马达披上外衣过来坐在我的行军床上:“你小子又想啥子呢?”“咱俩是不是兄弟?!”我认真问他。

  马达就摸我的脑袋:“你没发烧吧?”我拨开他的手:“没有。”“当然是啊!”马达纳闷的看我,“鬼儿子你发神经啊?”“是兄弟你就帮助我!”我看着他说。

  “说。”马达问,“啥子?”“我要脱逃。”我看着他说。

  马达看看四周,低声的:“都有这个主意,明天咱们跟干部商量一下。”“不,”我说,“我一个人逃。”马达看我:“你疯了啊?一个人你逃的出去吗?”“是兄弟你就帮我。”我认真的说。

  马达看着我:“成,你说吧,你怎么逃法?说不服我你就老实睡觉,明天咱们跟干部商量。”我就对着他的耳边说了自己的法子。

  马达边听边笑:“你个鬼儿子还真有一套啊!这法子也就你想到出来,太他妈的鸟了!”我们就准备。

  半小时后,小庄的脱逃行动开始。

  我捂着肚子嗷嗷乱叫,马达从床上爬起来就过来:“鬼儿子你怎么了?参谋长!高中队!你们快来看啊!”然后大家都起来了。

  参谋长就摸我的头:“没发烧啊?”我的脸上绝对是汗如雨下。

  我的叫声绝对是嗷嗷可怜。

  我的表演绝对是真听真看真感受。

  大家都急了,不能不急啊我是大队最小的兵啊!

  参谋长就问:“他割过阑尾没有啊?”马达就说:“他这么小肯定没有啊!”参谋长就着急了:“是阑尾炎吧?”狗头高中队也急了我没想到这个孙子这么着急。

  他冲到帐篷边就喊:“哨兵!哨兵!”哨兵就赶紧跑步过来敬礼:“首长?”“我们一个兵病了!快送你们医务室!”狗头高中队一指我。

  哨兵就进来一个拿手电照我。

  “照他妈的什么照!”马达就吼叫,“没看见我兄弟什么样子吗?!赶紧送医务室!”哨兵在犹豫,他是不敢作这个主。

  参谋长就急了:“我告诉你啊!他是我的兵,出事了你负责!”哨兵就赶紧立正:“首长!我去找我们中队长!”“赶紧去!”狗头高中队就喊——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孙子还有点人味道,但是我对他的观点始终就没有改变过。孙子就是孙子,谁让他一直锤我来着?!也难说他是不是表演是吧?!

  我又嗷嗷叫了一会,猫头警通中队长来了。

  我们参谋长就说话了:“你看看我们这个兵的情况!赶紧送医务室啊!”猫头警通中队长就敬礼:“是!——赶紧送医务室!”俩猫头兵就来抬我。

  狗头高中队就穿衣服:“我跟着去吧!他身边得有我们个干部吧?”猫头警通中队长就赶紧拦着他:“老高你就算了,我又不是不认识你!你那两下子我还真不一定弄的住你!换个人!”参谋长就说:“我去。”猫头警通中队长也为难。

  我们狗头参谋长的大名也不是吹的啊!

  “我让我们班长去!”我就艰难的说,然后又是嗷嗷叫。

  “好好我去!”马达班长就穿衣服。

  “好,那你去。”参谋长就说,“万一是阑尾炎赶紧报告我!”“是!”马达就点头穿鞋子。

  “放心吧。”猫头警通中队长就说,“如果是阑尾炎,我们就给他送医院。”“要送就送军区总院。”我们一个弟兄冒出来一句,我们弟兄就哄笑。

  “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开玩笑?!”参谋长就吼。

  都不笑了。

  马达就背我:“走!不要紧吧?”我就含糊点头,还是嗷嗷叫豆大的汗珠哗啦啦下来。

  我们就出去了,俩猫头兵一个前面打手电一个后面押着去医务室。

  医务室自然也是帐篷,是个男干部。

  我就被放倒床上检查。

  医生刚刚俯下身子要检查,我一个锁喉就给他按住了。

  俩猫头兵马上就拿枪要拉栓,马达咣咣就是两个重拳啊!——这孙子的拳狠着呢!——俩猫头兵都捂着脸眼睛就花了,马达戴着散打手套我戴着护具都觉得跟庐山升龙霸似的,何况现在是什么都不戴上来就是脸?!

  医生是不会武的我控制他跟控制小鸡似的。

  马达一个胳膊一个夹住俩兵脖子谁都喊不出来,想动手马达就使劲就喘不上来气——我上来就是两脚踢在他们脸上,这两脚是绝对狠的,因为我心里恨啊!我还穿着军靴,你想想他们俩的滋味?!

  就拿出他们身上的手铐给他们铐住还用胶带粘住嘴——真是一家人啊手铐和胶带都和我们一个型号的啊!——医生也是一样就是没有手铐了,直接就是胶带都粘上了。

  一人一把95一把92披挂好了。

  马达就拿一个猫头兵身上的手榴弹。

  我已经拿了4个了,但是我一伸手:“都给我!”马达就一愣:“干啥子啊?”“都给我!”我眼睛都冒火了。

  “好好给你!”马达就都给我。

  我就有了8颗发烟手榴弹。

  我们就小心的出去了。

  黑夜,探照灯在晃。发电机嗡嗡响着。

  很隐约很隐约,我听见什么音乐响。

  马达在前面,一看我往相反方向走:“你干啥子啊?!车场在那边!”我不答理他:“你自己走吧!”马达急了但是不敢喊:“你去干啥子啊?!那边是猫头的大队部!你找死啊?!”我哗啦一声拉开95枪的保险,继续大步跑去。

  一个猫头哨兵看见我了,就喊:“口令?!”马达没法子了,一下子跳出来哒哒哒就一梭子空包弹:“去你奶奶的!”猫头哨兵纳闷的看他,这才醒悟过来赶紧吹哨。

  马达向一边跑去,边跑边打枪:“鬼儿子来抓我啊!”我知道他在引开猫头兵们。

  但是我没有时间感激他,因为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我冲向猫头大队部!

  我的心中都是恨意!

  一个猫头兵冲上来拦我我起脚就是一个凌空边踢,他被踢中脖子在空中一个后滚翻重重摔在地上!

  第二个猫头兵上来锤我,我低头闪过他的拳,然后重重的一枪托砸在他的肚子上只听见一声惨叫!

  我继续冲向大队部。

  我听见身后人声嘈杂我知道他们在追我但是我不回头!

  我知道老猫在什么地方,因为我听见音乐响!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音乐但是我知道是交响乐!

  我知道野战军听这个玩意的干部不多,所以我敢肯定老猫就在那儿!

  我冲进大帐篷。

  帐篷角落有一个老的唱片机,磁头在沙沙响着,音乐完了但是没有人去换唱片。

  一个瘦子背对着我,穿着迷彩服,头发微微秃顶。

  我知道他就是老猫!

  “看来我还真小看你小庄了。”老猫头也不回的说。

  外面的猫头兵跑向这里还在叫喊。

  我拿出一个发烟手榴弹拉了弦往地上一扔砰的就一声黄烟起来。

  我又拿出来一个发烟手榴弹拉了弦往地上一扔砰的一声黄烟又起来。

  我一口气扔了8个发烟手榴弹。

  帐篷里面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黄色烟雾。

  我知道很呛但是老猫没有咳嗽我也不能咳嗽!

  我们就那么在里面呆着。

  然后很多手把我拖出帐篷按到在地下就开锤。

  我就不吭气任他们锤!

  奶奶的!我看你老猫怎么收拾我!

  我看见那双蹭亮的大牛皮靴子出来了,站在我的面前。

  我被猫头兵按到在地上所以我只能看见靴子!

  “停手吧。”我听见老猫淡淡的说。

  猫头兵们都一愣。

  “这个是你的了。”我抬头,我看见一个什么东西慢慢飘下来其实当时的速度不慢——但是我回忆的时候总是能看见慢动作没有办法,回忆的时候就是这个操性的!

  胸条。

  一个蓝色的胸条慢慢的飘下来。

  落在我的眼前。

  我被猫头兵们拉起来。

  我流着鼻血看见了老猫的脸。

  还是那么似笑非笑。

  我就那么看着他。老猫淡淡的看着我,撕掉我的胸条:“这个是我的。”这没什么说的,我们同归于尽我的胸条本来就应该撕掉。

  “致电导演部和蓝军战区司令部,我退出演习。”老猫对身后的一个猫头干部说。

  干部一怔,但是还是立正:“是!”老猫看看我的军衔:“上等兵,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从来没有中过一枪一弹——我第一次被意外袭击,就是被你!”他慢慢抬起右手。

  我以为他要锤我,就那么梗着脖子。

  但是他的右手给我敬了一个军礼。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傻了。

  猫头兵们放开我,我还不知道该不该还礼呢。

  老猫已经转身走了。

  夜色中,我看到他孤独的瘦瘦的背影。

  夜色中,我好像听到交响乐的旋律。夜色中,老猫的背影渐渐的消失了。我还在那里站着。

  我阵亡了。

  老猫也是。

  一个是上等兵。

  一个是上校。你们觉得值得吗?

  两个人的地位如此悬殊。

  但是,你说哪个更贵重?哪个更卑贱?

  你说的出来吗?

  ——关于老猫,我后来只见过他一面,就是演习结束以后他去和何大队叙旧。

  据我所知,半年后,老猫死于一次意外的车祸。

  事情就是很巧,那天他的司机结婚,临时换了个新手。

  老猫的三菱吉普车和一辆运煤的大卡车接吻。

  于是,老猫死了。

  其实,客观来说,老猫是个非常难得的特战指挥官甚至可以说是个天才,他其实真的比何大队要高一筹的,好像就是因为具有艺术思维的缘故。如果他不死,我想应该是会比何大队现在的地位高的,他也更年轻,学历也更高。

  但是生活就是这样。

  最优秀的天才就是这么不知道为什么离开这个世界。

  这就是所谓的“天妒英才”。

  你们不愿意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因为事实总是不那么容易被人相信的。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93)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9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