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84)

2004年09月22日14:09:26 网易文化 刘猛

第四章 第八十四节 兵歌(13)

  我停止写作几个小时的原因,是想让自己彻底清醒一下,能够理智的看待我的特战生涯中的这段伤心的往事。当年的小庄不怕死,别说是演习,就是真的战争,只要一声令下,小庄就敢赴汤蹈火。士兵的鸟其实就是这个概念——但是我不知道那件事情我到底该怎么看待,现在是知道了,但是当时是真的真的不知道。

  我在那种难言的懵懂中得出的结论就是——何大队出卖我们弟兄。

  是的,他出卖了我们弟兄。

  换句话讲,还只是演习,他就出卖我们弟兄。

  如果是战争呢?

  那我们弟兄就是死了也不知道啊!

  ——我相信如果是真的战争我们没有人投降(狗头高中队也不会虽然他是个孙子但是他还是个军人),一定会抱着自己的步枪绝望的高喊着“日你奶奶的”绝望的射击,在弹雨中抽搐我们自己年轻的身躯,到死还坚守着自己是一个士兵的信念一个士兵的誓言。我们就会这么在一起为了一个假目标假基地假任务死去,到了天国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

  ——而我们,是被故意出卖的。

  出卖,在弟兄的情谊中,是个多么可怕的字眼?!

  我长到18岁,第一次被出卖。

  我一直是个重兄弟情意的人,从小就是。

  我留在狗头大队,不光是我知道我是个军人了,我的一切属于我的祖国和我的信仰。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兄弟们在这儿。

  这里面当然不包括狗头高中队,有马达,还有……我们后来一直不敢提及的生子他们……还有炊爷,狗班的狗子他们许多许多弟兄……

  还有一个,甚至是占据了最重要地位的。

  就是大黑脸军工老大哥——我们的何大队。我敬佩他信任他热爱他就象对我的父亲,我可以为了他的命令去死毫不犹豫。

  我们敬佩他信任他热爱他就象对我们的父亲,我们可以为了他的命令去死毫不犹豫。

  但是,我被他出卖了。

  我们十几个弟兄都被他出卖了。

  出卖——这是个多么严重的罪行?!

  在我心里,这比什么罪行都严重。

  但是,这是真的。

  我想不相信都不行。

  18岁的时候,我心中的火焰就是这么在燃烧。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的血液变得沸腾,我的眼睛变得血红。

  我的父亲……出卖我。

  你就会知道这是什么滋味了。

  18岁的我,就是在承受着这种内心的折磨。

  直升机在空中滞空,开始降落。演习并没有结束,但是在特战中我们其实已经以微弱优势赢了——群猫无首是个什么概念?老猫都退出演习了小猫还能怎么蹦达?军事主官就是军事主官,你临阵换将?谁能指挥的动这帮子特种兵?换个外行?还是换个原来的副大队?——都没戏,谁的部队谁自己知道,战斗力是大打折扣的,不是不能打了,是很难打了——一支鸟气冲天的特种部队,部队长就是鸟气的灵魂,这对士气也是一个严重打击。

  狗头还是赢了,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但是狗头何大队还在,基本上所有的老士官和部分青年军官都还在。

  而且士气上就占了一筹。

  所以,其实无论演习结果如何,狗头在特战这一亩三分地的地位是不可动摇了。

  失去了指挥的交响乐团会是个什么操性?你乐手的素质再高有个屁用啊?再给你换一个对原来的全部谱子和乐手特点都还不熟悉的指挥?那还能听吗?

  战争,也是一样。

  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小猫们注定蹦达不出什么结果了。

  狗头就赢了。

  ——但是不是我赢了。

  我与狗头无关。我坐在直升机上就是这么想的。

  我在演习中阵亡,按照演习规则,我可以退出演习,回到原来的部队休整。

  我就坐上了导演部的直升机,回狗头基地。

  但是,不再是我的家。

  当阵阵朔风吹着我的脸,我就是这么想的。

  不是,那里不再是我的家。

  他不再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不会这么……出卖我。

  一路上我可以看到群山,丛林,河流……当然,还有中国陆军,那些野战基地,交错的火线,主战坦克兵团,机械化步兵部队。

  但是,不再是我的陆军。

  不再是了。

  我靠在直升机的舷窗旁,闭上眼睛。

  我知道,胸中的火焰在燃烧。

  我不再是中国陆军,我不属于这个陆军。

  万念俱灰是个什么味道?不要说你们有多成熟,我18岁的时候就尝试过了。

  直升机缓慢的下降。

  下降在狗头大队的林间基地。

  “到了!”陆航的哥们招呼我。

  我睁开眼睛,笑笑,眼泪就掉下来,拿起自己的背囊武器和头盔就跳下去。

  螺旋桨扇起的飓风吹散了我脸上的泪水。

  警通中队的弟兄们上来拥抱我,把我举起来扔的很高,他们欢呼着跳跃着,发自背心深处的高兴:

  “锤他狗日的猫头!锤他狗日的猫头!”连原装德国狗爷也在狂吠,好像也在庆祝这个狗头大队难得的节日。

  来往的干部们都笑着看着。

  远处还在做饭的炊爷们也对还在空中的我举起手中的大勺,也在喊:

  “锤他狗日的猫头!锤他狗日的猫头!”——我知道在他们心里我是英雄。

  但是我的脸上没有笑容。

  警通中队的弟兄闹够了,才把我放下来。

  警通中队的中队长就过来笑着说:“辛苦了啊!大队常委都在等你!”我不说话,掂起自己的背囊头盔武器就径直走向大队部。

  回忆中我看到四周的干部和弟兄都差异的看我。

  炊爷也差异的看我。

  连德国原装狗爷们也诧异的看我。

  我不说话,就是那么阴沉着自己的脸走向大队部的大帐篷。

  帐篷前站岗的哨兵就立正还敬礼。

  但是我没有还礼,就那么进去。回忆中我看到他们差异的脸。

  但是我什么都不顾了,就那么进去。

  我看见大队常委们都坐在会议桌边。

  我看见了他。

  他的背后是一面军旗。

  他也看着我。

  我的背后是帐篷外嘈杂的基地。

  我喘着粗气,不说话,就是那么死死的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大黑脸上毫无表情。

  大队常委们——我当时没有看见,我是在回忆里面看到的——都在看我,也看他,但是都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连政委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们也确实不知道我怎么了,更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他就那么淡淡的一句:“你们都出去吧。”大队常委都一怔。

  “出去。”他淡淡的说,“我和他单独待会。”政委先带头起来了,出去了。

  几个常委就都出去了。

  帐篷卷着的门都放下了,但是我知道不隔音。

  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他还是那么看着我,没有什么表情。

  我就那么看着他,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他什么都不说。

  我也什么都不说。

  就那么看着,一直看着。

  互相看着。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火焰越烧越烈。

  我拿起背囊头盔武器高高举起然后恶狠狠的摔在地上恶狠狠的摘下自己的臂章摔在地上还恶狠狠的踩了一脚最后再恶狠狠的脱下自己的迷彩服上衣迷彩短袖衫摔在地上!

  我恶狠狠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

  ——“我就操你这个狗头大队!我不干了!”喊完我就哭了泪水哗啦啦流啊,不是哭自己,是哭小兵的命运。我现在回忆起来,其实我对战争对军人尤其是对小兵的认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逐渐形成的。

  他还是那么看着我,但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我就那么流着眼泪光着膀子露着一身黝黑消瘦的精肉,上面还有点点伤疤,就那么恶狠狠的看着他。

  他就那么默默的看着我哭,一句话都不说。

  也没有表情。

  很多年前,我就这么对一个陆军上校怒吼。

  不是因为他是上校,我是上等兵。

  那我一定不会这么怒吼。

  是因为我曾经把他当兄弟当大哥——或者说,是当成自己的父亲。

  是的,“曾经”,这个词语很重要。

  因为在那一瞬间,我对他所有的感情都被他的出卖葬送了。

  我说过,我是个重感情的人。

  一直都是,现在也是。

  但是很多年前,我第一次被自己信赖的人出卖,就是他干的。

  而他,对于我那么重要。

  你们说,18岁的时候,我容易吗?

  呵呵,爱信不信,但是我就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

  是的,一个小兵的故事。

  我没有强迫你们相信,但是也希望你们不要污辱我的青春。

  因为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纯。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93)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9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