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2)

2004年09月23日13:53:28 网易文化 刘猛

102, “歪瑞古德——鸟!”
  呵呵,你笑了。
  你说什么?
  你说艺飧霾谌说蹦昊鼓苷飧鼍岸。?BR> 其实不是我能整景儿,这就是命。
  真的,真正的浪漫不是整景儿整出来的,是上帝他老人家安排的——中国话讲就是命啊。
  而且我也没有那个整景儿的能耐啊?你还不了解我啊?你第一次给我作饭就是晚饭,还整了1根蜡烛插在你下午专门买的典雅的烛台上——还记得吗?那个烛台。
  我回来一看,**!怎么黑乎乎的,停电了啊?!——再一听不是啊,CD还放着呢?——什么音乐我还是忘记了,你曾经对我说过是你自己弹的,在专业的录音棚录的,那个老板一直对你贼心不死,但是你们这些现在的漂亮美眉善于吃糖衣就是不挨炮弹——就录了,还是最好的录音棚最好的录音师,录了就走了爱谁谁的,那个老板有个蛋子脾气啊?又不是黑社会老大他敢怎么样啊?——你跟我说的时候还说怕我不高兴,其实我是那种假惺惺的人吗?你应该了解我啊?我自己什么操性啊,我有什么理由要求你的过去呢?我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你的将来呢?跟我有关系吗?——你别伤心,事实就是事实,只是我看的比较明白也承受的住这些而已。——天长地久的话我说过太多次了,哪一次做到了?当然不全部是我的责任,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责任。谁都没有责任,有蛋子责任啊?这就是生活啊!这就是现实啊!不这样怎么显得出来爱情美好幻想美丽呢?——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当回子事情,就是听了——其实我知道,你对我说的时候是希望我生气的,哪怕只是生那么一点子气,你就高兴的屁踮屁颠的——因为你知道我在乎你啊!在乎你的过去就是在乎你的将来啊!
  但是,不怕你伤心,我真的没有在乎。
  在我们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就真的知道没有结果。
  什么叫结果呢?
  混混就得了,你还想要什么呢?
  呵呵,事实不是证明了吗?
  你在大不列颠我在中华大地,中间千山万水不算还远隔重洋——这不是事实吗?虽然现在我们又联系上了又是在电话里面酸的不行不行的,但是如果我不写这个小说呢?或者说我写了不在网络上发呢?我这种小人物的小说还指望翻译成英文版啊?还指望在大不列颠发行啊?再说你只看古典名著欧洲名著还看莎士比亚的英文原版,我的小说就是有卖的,你在书店会多看一眼吗?封面上“小庄”的名字不仅小还是英文的译音你会注意吗?这种血腥味道的题目依照你的个性你会注意吗?——肯定就这么错过了啊!
  所以说,没有这个网络小说,我们的即成事实是不会改变的——就是现在你也在看,但是我写完了你也看完了,我们的结果会有什么改变吗?——我不怕你伤心,现在让你伤心总比完了让你伤心好,那时候的伤心是大伤心,何必呢?你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障碍吗?
  爱情,22世纪的爱情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21世纪初期的爱情,还是这个操性的。
  呵呵,所以你笑笑哭哭就得了。
  我们之间可能还是没有结果的——你说你要回国,马上回国,还是算了吧,真的。你知道我是个喜欢安静生活的人,不想身边再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漂亮美眉的风风雨雨会少吗?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身边的风风雨雨吗?那时候你不是真心爱我吗?最后的结果呢?最后的结果你能够改变吗?
  呵呵,爱情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有一天总会消失。
  悲剧的力量,就是把美丽毁灭给人看。
  爱情,就是不会改变的悲剧。
  尤其是在你和我之间,在你和我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出身地位命运走向的人之间——爱情,就只能是爱情,不会是别的。我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种蛋子话别人说的太多了我不会这么说的也不这么看——你要是现在要嫁给我,你回国我马上娶你——只要你敢嫁我!
  但是,你知道是不可能的。
  我们之间的障碍还不够多吗?
  你能突破哪一个呢?——反正我突破不了任何一个。
  所以,爱情就是爱情了,就是悲剧了。
  你哭啊笑啊,最后的结果还是这个。
  呵呵,别伤心——我不断的提醒你没有结果,就是故意在让你伤心,我敢在全世界面前让你伤心,其实是对你负责——你还敢高兴的告诉别人你是迷彩蝴蝶吗?不敢了吧?
  这就是我的目的。
  残忍吗?我不觉得。
  因为,我不想再进入那种麻烦之中。
  我说了,今天的小庄不是昨天的小庄。
  ——还说那次烛光晚餐吧,我还没有说完呢。
  我进了自己那个黑乎乎的小破屋子就蒙了,干吗啊?你就笑,我还看见你化妆了还是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感觉——底板好就是底板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象我当兵的时候苗连的老婆,怎么化妆还是那么个样子我都不忍心多看看一眼受刺激一次,还不敢说什么,现在写小说也不敢形容,我也不是怕苗连看了这个小说生气,因为他们早就离婚了——你就是天生丽质啊,我有蛋子办法啊?也不是说你有多漂亮多么大美女了那是假话,你就是清秀气质好——其实,小影也是这一点吸引我的。——气质,还真的就是天生的,和后天的培养有关系但是关系不大。——你和小影不仅长得象气质还一样,也是命安排的。
  你不仅化妆了还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还是拖地上可以当拖把那种——我知道是你的演出服,我闲的蛋子疼的时候老是喜欢和你开这个玩笑,一开你就哭一开你就哭——其实我现在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让你哭,因为你一哭就跟她一摸一样了,我就喜欢哄你——其实是在哄她。
  现在告诉你我也不怕你生气,我说过我对你不公平。
  其实每次哄你的时候表面上我嬉皮笑脸心里却是一直在滴血的,真的,不骗你——你现在能够理解我了,我就告诉你,当时我怎么对你说呢?不是纪律规定的事情,只是我不敢提真的是不敢提啊!
  你化妆了盘头了穿上晚礼服了就那么看着我笑盈盈的目光在烛光下面如水如画。
  桌子上面不仅是你作的西餐——你后来告诉我你专门去跟一个同学学了一下午,学了这么两手。你在家从来不做饭绝对是甩手大小姐,连袜子都不洗,但是你在我这儿真的什么都干,连马桶堵了也是你收拾的而我就顾着码字顾不上那些——你也从来不说什么,我当时还真的以为这个天下还有在家接受居家女人教育的未婚女孩呢!其实现在知道是绝对没有的,谁的女儿是谁的宝啊!谁舍得啊?想想你也真的挺不容易的,就为了爱情什么活都肯干,我后来对你还没有什么好脸色一点也不象追你的时候那个孙子似的操性,你心里肯定是不平衡的但是你不会说什么——爱都爱上了有什么好说的啊?
  ——而且还插了一束花淡淡的香气粉色的我至今也不知道叫什么花,我对这些是没有研究的——我追女孩从来不送花这个你是了解我的,一般我送实用型的东西譬如袜子譬如睡衣之类的但是从来不送没有用处又折腾银子的——花就算了吧,你还整了瓶洋酒,当然也是我至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你后来告诉我多少银子一盎司吓了我一大跳差点没把车开到树上去——你是从你老子的酒柜里面偷的,装在自己的背包里面带来的,一路上走的屁颠屁颠的,心里想可给小庄这个土豹子开开洋荤了,省得老是没事的时候喝两口三十年陈酿的汾酒就觉得是天下无双了,强中自有强中手让你尝尝真正的贵族喝什么——问题是我对洋酒那个玩意一点都不感冒啊?我又不是没有喝过啊?在UNPF联预维和部队那个鸟地方芬兰炊爷澳洲炊爷三哥炊爷挪威炊爷新西兰炊爷法兰西炊爷等等很多国家军队的炊爷们哪个没有见过我小庄啊?哪个没在厨房偷偷把军官甚至是老白毛司令的酒给我倒那么一小杯宝贝似的给我尝尝?我开始还新鲜一喝就后悔,嘴上还不敢说什么因为不好意思说,后来还是得喝因为盛情难却啊!这帮子洋炊爷不拿我当外人啊?给你喝你不喝,不是不给人家脸吗?我就得硬着头皮喝,喝完就忍着还竖大拇指:“歪瑞古德——鸟!”炊爷们就哈哈笑啊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啊于是鸟这个词就在UNPF部队的炊爷中间开始普及起来,后来他们见了中国军人就打招呼:“哈罗!——鸟!”搞得我们的中国观察员老哥们和大队的干部们都大眼瞪小眼还寻思他们不会在中国军队服役过吧?——炊爷们高兴啊,因为觉得把自己国家的好东西给这个小黑蛋子了啊,自豪啊光荣啊增进国际军人友谊啊加强和中国小兵的感情啊——当然也是回报这帮子炊爷在不开饭的时间集体去我们中国工程兵大队蹭饭的那种心里说不出来的不好意思,不开饭我们大队的炊爷也给你们这帮子洋炊爷开伙这是一般的情意啊?咱们觉得是国际友人一定要招待不然显得中国军队小气,大队常委专门给炊爷们交代只要不是睡觉了任何时候要有两个二级以上炊爷待命,就给这帮子来蹭饭的国际友人做饭——他们再自来熟也知道非工作时间让人下厨不好意思啊,都是炊爷都知道将心比心啊想请我们大队炊爷吃饭又不好意思说,正好赶上我来了还不赶紧给好酒上来?——我不知道老白毛司令在澳洲在西方算不算什么贵族,但是我知道他那个酒估计也不便宜吧?所以洋酒我是真的喝过不少还真的是因为盛情难却的缘故,不然我真的不喝啊!我是真的对那玩意不感冒,我就是这个操性的,再好再贵的东西我要是不感冒就不往心里去,所以到底喝了什么玩意我到现在也记不起来——我想不会比你老子的酒便宜多少吧?问题是我真的不喜欢啊,你知道我的操性的,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也不掩饰。我就是喜欢喝点子汾酒不上头,你能让我硬着头皮喝那个洋酒啊?我享受不起啊!
  所以我就对你偷你老子的洋酒不感冒,我也不是在UNPF部队那种事事都是外交场合的鸟地方啊,我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好掩饰的呢?——我就直接说整什么景儿呢?闲的啊?
  ——我发誓我是笑着说的,我还不至于那么不懂事把你的好心不当回子事情啊?
  但是你还是在乎了。
  我话一出口就知道坏了。
  你误会了——我就是再不喜欢整景儿这点子常识还是有的啊?!
  泪珠子真的就跟断线的金豆子一样哗啦啦下来了。
  我就傻眼了,这不是我故意逗你哭——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实话,凡是我故意逗你哭就把逗你笑的法子都想好了,中国陆军退役特种兵还当过班长是战斗骨干出国维和过见多识广,三套以上的备用方案都敢想好了,所以不怕你哭。
  但是你突然哭我就傻眼了。
  ——我当时就意识到你是花了大心血的。
  就盘个头,那么长的头发,盘个头那么容易啊?!那么惬意啊?!凡是陪女孩去过美容院的哥们不会不清楚吧?女孩们就更清楚了啊!
  我知道你是花了大心血的。
  但是我的一句不经意的淡话把你的好心情给破坏了。
  你就哭了。
  然后就把那瓶子洋酒拿起来高高的举起来——你才不管多少银子呢!这就是你的性格——这一点你和小影真的是一样的,她要不高兴真的敢把UNPF部队总部那两架破直升机给拆了,老白毛司令在她也敢绝对作的出来。——你就高高的举起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啪!
  碎了。
  玻璃碴子飞溅但是不高,酒花飞溅却是很高。地球有吸引力的缘故这个谁都知道。
  酒花溅了我一脸。
  你转身就跑进卧室了。
  然后就开哭。
  我就傻傻站在那儿。
  酒花溅了我一脸。
  洋酒的酒花。
  熟悉而陌生的味道。
  绝对的洋酒,绝对的异国风情。
  洋酒的味道。
  “歪瑞古德!——鸟!”
  我挺着脖子把那口酒咽下去竖起大拇指。
  芬兰炊爷就跟那儿乐啊,酒糟鼻头都乐红了。
  小影在边上忍住笑——她知道我在忍着,她是了解我的。
  我把杯子放在案板上,抹抹嘴。
  芬兰炊爷还要给我倒,我赶紧拦住——说实话,鹰语这个东西我现在忘记的差不多了,因为后来就没有怎么用过,所以我还是用汉字码吧,没文化就是没文化我也不伪装什么。
  “好酒!真正的好酒!”
  “庄,那就再来点!”
  芬兰炊爷鹰语比我好点但是也是半吊子听着也是比较别扭。
  还来啊?!
  我就怕了还是按着杯子:
  “好酒不能多喝!多喝了味道就淡了!”
  芬兰炊爷想想,哦,也是啊——中国文化就是有自己的特色值得回味,就不勉强了,他也希望好酒的味道能够多在中国士兵小庄心里留久一点。他是个老维和油子,挺喜欢和中国观察员和部队接触的。因为觉得都懂得礼貌,不象某国某国(国名我就不点了啊自己去想,想的对想不对不关我的鸟事啊)军队等级森严的要命,不拿炊爷当回子事情。芬兰军队其实官兵是相当一家人的,只要是在自己的营区就都是一家人——我还忘了说了,那个在自己营区晒太阳浴的就是芬兰的维和哥们。
  那天是休息日,我们维和部队其实是有休息日的,虽然一个月只有六天,但是总比没有强吧?——按照规定,中国维和部队就是在休息日也很难出自己的营区的,出去也得干部带着,为什么啊?怕你胡闹啊!国外这个花花世界什么没有啊?UNPF部队总部跟这个小镇驻扎没有几天,哗啦啦繁荣了一条街啊——什么街你们也自己去想,想的对想不对同样不关我的鸟事。——干部确实怕,中国野战军的基层战士都是在山沟里面苦惯了的,出国了到了花花世界还拿维和的洋补助(各国军队的补助是统一标准的,都是联合国出的银子,你想想这一个标准可就不少了,尤其对于中国军队来说)万一被腐蚀让外军笑话——其实外军确实不拿这种事情当一回事情的,这个在西方军队算个蛋子啊?——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国了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纪严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样好使——而且说实在的,比国内还严,生怕造成国际影响,影响中国军队形象。这个心理你不难理解,中国军队就是这样的。
  但是对我和小影还真的是个例外——我现在回想起来,小菲是绝对起了作用了,就是出国了在老白毛司令指挥下,但是医疗队和工程兵大队总还是我们军区出来的吧?不回国了?不在军区混了?怎么可能呢?所以国内的一些习惯还是管用的,不用别的,就小菲要是回国了闲的没事的时候跟外公念叨一句:“姥爷!你不知道,医疗队的谁谁谁或者工程兵大队的谁谁谁绝对死心眼!俩小兵好不容易在国外还是战区见着了,也不稍微通融一下子!”得了,就这一句就够了——下回医疗队的谁谁谁或者工程兵大队的谁谁谁一到军区汇报工作别管他现在干什么,一报自己的名字,军区副司令这个涵养很深的老爷子仔细看你一眼一眼就够,要是说一句:“哦,你就是那个谁谁谁啊?”完了,这个干部的心就得打鼓了,绝对心虚啊!被军区副司令知道名字可不一定是好事啊!他解放军上将犯得上记得你一个大校或者上校的名字吗?再一回想在国外的时候小菲跟自己说过什么,自己坚持了一把原则——那就彻底明白了,后悔的想死的心绝对是有的!混军界其实也是混仕途的,尤其到了高级军官这个步步更艰难的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这点子后果还是可以想到的——于是我们俩小兵休息日可以在UNPF总部营区安全范围内活动,只要不出警戒圈就行,不用干部带着——谁带啊?搞对象谁带啊?他有毛病啊?再说俩小兵一男一女能去那条街吗?他们自己都知道啊,不可能啊?——于是,小庄和小影在休息日就可以在总部营区范围内自由活动,按时归队各回各家就行。
  本来那天我是想带小影到总部宪兵班找印度三哥玩的——为什么叫他三哥你们不用想都知道,我们在国外特种兵训练营一起受训过的,当时我就叫他“三哥”,他就让我解释这个中国话的意思,我当然不敢说本意了,就说在我心里中国是“大哥”最大,因为是我的祖国,“二哥”次之就是我们中国陆军,“三哥”排行老三,我尊敬他老哥就叫他“三哥”——他是个印度陆军特种部队的老军士长,当时就美的屁颠屁颠的,就说歪瑞古德,以后我就叫“三哥”了。后来这个汉语的外号在训练营的洋人特种兵哥们里面还流传开了,大家都叫他“三哥”,洋人特种兵哥们说中国话你说是个什么操性?说的五颜六色的,还是说啊。都管他叫“三哥”,这个称号还带回了他们国内,他在他们特种部队是老军士长啊资格很老,他就规定兵们私下一律叫他“三哥”,得了,真的就叫起来了——到了UNPF总部,他是宪兵班长,还是叫“三哥”,后来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但是没有时间研究的老白毛司令也学会了,居然也叫他“三哥”——这就是我在国际特种兵训练营干的鸟事之一,好玩吧?
  但是我真的挺喜欢三哥的,人不错,他的本来的名字我还真的忘记了,印度名字其实很难记的,我印象是这样——没什么研究,所以你们懂的犯不上跟我矫情这个,好吗?我安生写个小说不好吗?——人是真的不错,由于是英式军队传统过来的,古板的可爱,什么时候天再热也不戴蓝色棒球帽,就是蓝色贝雷帽(在热带你戴这个确实很热),要不就是值勤的时候戴蓝头盔,什么时候都是军容齐整,绝对的站如松坐如钟的,黑脸严肃执法犹如包青天(要不怎么当宪兵班长呢?你们以为UNPF总部的宪兵班长那么好当啊?),洋维和哥们都怕他——但是一见我就乐,黑脸都笑烂了,在训练营他就这样——他在UNPF部队是真的干了几件我觉得很鸟的事情的,回头专门讲吧,我确实挺佩服他这个人的——是这个人啊,没有政治因素啊!你们要扯这个的话小说就没法子写了。
  我其实一下飞机见到的第一个熟人就是三哥,他是宪兵班长啊,就在机场值勤啊!当然我们没有打招呼,就互相看了看,他冲我不明显的笑了笑——其实我知道他绝对是想把自己的黑脸加上胡子笑烂的,但是外交场合就是外交场合——我不知道他也在UNPF部队啊,当时我就知道我的身份还有蛋子秘密可以保的啊?三哥都在了,还是宪兵(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班长啊),总部是个人就能知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啊还是出国受训过的尖子——不过这个很正常,我在这个鸟地方还遇到了不少当时一起受训的哥们,都是冒充机步部队什么的来的——哪个国家都不傻啊,都怕出事啊,都得派点子真正能在关键时候顶一下子的兵啊。
  后来工作忙,加上休息日不能出去,就见不着三哥了——他也不好意思来蹭饭,他是宪兵班长,能好意思来蹭饭的兵你想想在哪个军队都不会是省油的灯(其中就有我的几个一起受训的哥们),他来了一桌子吃饭,以后还怎么管啊?影响形象啊!——那时候我还没有见到小影,干部也不会准我出去的,而且当时刚刚来,紧张的弦子没有松下来,自己休息日还是要检查安全措施的,所以也真的顾不上。接着见到小影了,而且说实话,UNPF总部营区是相当安全的,就能出来了。
  一出来我就去找小影,她也找我的路上。
  我们俩就对着乐,远远的对着乐。
  走啊走啊,就走近了。
  但是不敢接吻不敢拥抱,连拉手都不敢——不是在我们中国维和部队官兵面前啊,中国军人要考虑国际影响。我们都是军人,所以要考虑影响。
  就对着乐。
  就是傻乐。
  然后就是淡的没有味道的话。
  我说:“你来了。”
  她说:“你来了。”
  就是对着乐啊,淡的没有味道的话也美的心里屁颠屁颠的。
  路上搭着一辆白色步兵装甲车路过的芬兰哥们就冲着我们俩笑啊。
  傻子都看的出来我们俩啥关系啊!何况都不是傻子啊!
  他们搭乘的是一辆白色的步兵装甲车,芬兰造的SISU轮式装甲运兵车,车上配备苏式12.7毫米高射机枪一挺。我们总部下辖有一个北欧混合营,有一个芬兰连,一个挪威连,营部以及直属队的分别来自芬兰、丹麦、瑞典、挪威等等。他们就是芬兰连的哥们,是总部机动预备队的,这属于作战单位——但是最重的装备就是这几辆破装甲车了。我记忆中这些芬兰哥们基本是金发碧眼,身材高大(也少数身材瘦小文质彬彬的)。灰中带绿的短袖短裤军装显得很有一种另类的鸟气。这些芬兰哥们平时总板着脸,就是一颗炮弹在眼前落下来,那张脸也不会带上任何表情。机动预备队里没有勤务的芬兰兵总是在营地里晃晃荡荡,显得特别懒散。可是紧急出动的警报一响,那些懒懒散散的芬兰哥们立马就跟安了弹簧似的,一条条灰影噌噌地飞进装甲车。规定半小时赶到的地点,芬兰排的装甲车不到二十分钟就能到。这些人从前都服过一年到两年兵役,退伍当老百姓的时候多半人的休闲活动就是进林子打猎,枪玩得特别溜,都不是善碴子,闹事的想破坏维和的真想跟他们交手,得先掂掂自己的份量。不过这些芬兰哥们的传统就是维和,每家每户从老爹老妈甚至爷爷奶奶就开始维和,政策观念特强,忍功极好,绝对不会招灾惹事。
  看样子他们是刚刚机动反应训练回来,所以比较放松——他们维和都老油子了,所以也比较轻松不是太那么当回子多严肃的事情,这也是文化差异的问题。
  他们就冲我们乐,还吹口哨。
  这回小影不鸟了,国际友人啊换了谁谁好意思啊?
  就脸红了。
  一个坐在装甲车顶上的芬兰哥们就发话了,我也听不懂不是鹰语也不好意思听——我到现在认不芬兰哥们的军衔,自己不动哪个脑筋就没有办法,我后来知道他是军士长。
  开始还以为冲我们喊呢,后来发现这些芬兰哥们哗啦啦都下车了。拿着自己的武器在边上列队唱着歌子自己走路了,车也停了。
  我们正纳闷呢。
  干吗啊?放着车不坐走路啊?
  那个芬兰军士长就一个很潇洒的动作——我跟你们说句实话,真的,这些真正的西方人的动作是骨子里面的,你学是学不象的,我后来退伍以后回到大城市,见到作这种动作假模假式的就起鸡皮疙瘩啊!
  这个动作就是“请”。
  我们就明白了。
  装甲车后面的门都开了,换了你你不明白吗?!
  我们就都不好意思了。
  我脸也发烧了。
  小影呢?
  我偷偷看她一眼。
  她的恨不得拿自己的棒球帽把自己的脸盖起来了,脸那个红哦!
  真的是想钻进地底下去哦!
  我们都不好意思了,换了你你好意思啊?!
  这是国际友人啊!
  他们也知道怎么回事啊,知道中国人脸皮薄啊,都接触过。
  所以,他们就自己走路回去了。
  车子留给我们——是要搭我们兜风吗?
  你说呢?
  给你坐装甲车连窗户都没有你兜个屁风啊?
  你说芬兰哥们想干吗啊?
  成人之美啊!
  我们就傻站着,不好意思的脸红着傻站着。
  芬兰军士长那个老油条什么不明白啊?
  他就来了一句鹰语:“雷迪,泼雷丝。”
  小影抵着头,一只脚跟那儿在地上吭哧吭哧蹭啊。
  芬兰军士长这个老油条嘿嘿就笑啊,笑我们脸皮也太薄了吧?
  我为什么老说小影就是小影呢?
  就是她鸟啊!
  这一笑她不乐意了,中国女兵那么鸟能让你们洋哥们笑话?!
  哗啦啦就一拽我上去了。
  我还傻呢,戴着头盔背着步枪(小影也是带武器的,这是规定)。
  就被她拽进去了。
  咣!铁门就给你关上了。
  光线微弱,绝对微弱啊!
  车就开始轰隆轰隆开啊。
  我们也不知道开去哪儿。
  去哪儿也不重要了。
  因为,在这辆芬兰哥们的装甲车里面。
  这个用来打仗的铁壳子里面,没有生命的战争武器的铁壳子里面。
  就我和她两个人。
  就我和我的小影两个人。
  那时候外面的人谁能知道,在这辆看上去冷冰冰的白色UN装甲运兵车里面,有两个普通的中国小兵呢?
  一个男兵,一个女兵。
  他们相爱。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无论这个铁壳子这个战争武器带我们去哪儿,都不重要,绝对不重要。
  我们相爱,这里就是我们爱的世界。
  这个最重要。
  微弱的光线下我的呼吸急促。
  微弱的光线下她的呼吸急促。
  我们哗的就抱在了一起,分不清楚谁先抱住谁谁先伸的手。
  那个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们拥抱了。
  还接吻了。
  冷冰冰的装甲运兵车,载着两个相爱的小兵。
  他们在里面接吻。
  我在回忆里面听到我们两个身上的武器,冷冰冰的金属和工程塑料制品在相互撞击着发出冷冰冰的声音。
  但是我们的唇在一起,我们的舌头在一起。
  我们拥抱在一起,我们接吻在一起。
  ——你可以相信,可以不相信,但是请不要污辱我的爱情和我的青春。
  我们在装甲车里面接吻,闭着眼睛。
  柴油味道我都忘记了,我就记得小影身上脸上唇间的芬芳。
  还有她的温暖的鼻息。
  我们久久的没有分开,忘记了这是国外,忘记了这是战区。
  也暂时忘记了我们小兵的身份。
  ……
  装甲车轰隆一声停住了,我们才清醒过来。
  我们一直就那么抱在一起,我的头盔都没有摘下来,她的帽子也没有摘下来,我们的武器都没有摘下来。
  我们抱在一起,但是马上清醒过来了。
  这是在芬兰哥们的装甲车里面。
  就开始不好意思了。
  小影把自己的头埋在我的怀里。
  “都怪你……”
  我就纳闷了,怎么怪我了?
  “谁让你来的……”
  哦!原来我不该来啊,我就明白了。
  她看我不笑:“怎么了?”
  “我是不是来错了?”我认真的问,“耽误你工作了?”
  “什么啊?!”小影啪的在我脸上轻轻打了一下,“胡话!”
  “那你怎么说我不该来啊?”我就问。
  “你是真傻假傻啊?”小影真是气的哭笑不得。
  我就明白了,哦,原来女孩都喜欢说反话啊——其实我早就知道,问题是这兵当的久了,脑筋就容易僵化,但是这回记住了,一直到现在都管用。
  我就嘿嘿乐了。
  小影就叹气:“唉——我怎么找了个傻子啊?”
  我还没说话呢,就听见轻轻的敲车门。
  我们赶紧分开。
  外面就用鹰语问可以开门吗?
  我就说当然可以。
  门就开了。
  那个芬兰军士长就探头在门口笑:“车要入库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哦!到了芬兰营了!
  这下子是有国际影响了,我的妈妈啊!
  但是你紧张归紧张,但是你还是得下车啊?你能赖在人家芬兰哥们的装甲车里面不走啊?
  我们俩就硬着头皮下车。
  就在芬兰营了。
  芬兰哥们们都跟我们打招呼——其实你休息时候要是有机会的话串营玩真的不是什么事情,各国维和部队都是把你看成自己人的。我记得当时背过的规定如下——UNPF总部营区由宪兵排管理,进入营门时要向哨兵出示UNPF证件(一张蓝色身份卡片,简称“蓝卡”。上有本人照片、姓名、军衔、国籍和序列号码)。哨兵验过证件后会主动敬礼放行,来客不论是徒步还是乘车都必须还礼。
  进入UNPF各营营区就没有这么麻烦。除检查哨有哨兵执勤外,其他营地通常与交通要道有一段距离,大门一般上锁,没有哨兵执勤(营区里都有观察哨,远远就能看见来人和车辆)。到门口一按喇叭,对方见到是UN车辆就会来人开门。经过观察哨或进入营门,对方也会主动敬礼,来客也必须还礼。
  也就是说你可以来玩,真是对UNPF的自己人敞开大门的——虽然是个军队就有隐私,但是你人都在一块住着,一个大的营区,有蛋子秘密保啊?都是国际友人啊,为了一个崇高的为全世界人民服务的目的不惜千山万水远渡重洋到这个鸟地方来维和,你还自己跟自己斗啊?犯得上吗?其实真的是这样,就是发生矛盾,还真的是因为民族文化的不同习惯发生的,没有本质上的冲突——大家都是要受相关教育的,太刺头存心找碴子的也不会让你来啊?
  我们就下来了。
  芬兰营的哥们是在内部没那么多鸟等级观念的,绝对官兵一家。
  太阳底下一堆子哥们就在晒太阳热带的日光浴绝对爽啊!
  一帮子哥们在打网球,绝对专业的网球服网球帽子网球鞋子网球拍子——不怕你们笑话,我是第一次看见打网球,还居然真的是亲眼看见芬兰哥们打的。我后来也没有学会,没有那根筋骨啊!后来再来芬兰营跟小影打网球就顾着对着她乐了,哪儿还顾的上球啊?气的她不行不行的——但是小影学的快不说,打的也好的不行不行的,芬兰哥们都喜欢跟她打。
  真的没有什么等级观念就跟我们俩小兵打招呼。
  其实我们还是违反了规定了,是在芬兰老哥的装甲车里面混进来的,没有经过门岗检查。
  但是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帮子芬兰鸟人回来能放过这个乐子啊?!
  所以也就不奇怪更没有敌意啊,是他们的军士长请我们来的啊?
  也没人围着你看,这帮子芬兰哥们经常出来维和见的多了,俩中国小兵有什么可以看啊?倒是有行家上来跟你探讨一下95枪和92枪的,我就来劲了——我拿手啊!就卸下弹匣给他们讲这个。
  小影就跟边上看着笑眯眯的——真正懂事的女孩,是喜欢看自己的男人专心的忙活的,何况这还是他拿手的。
  他们就玩没有子弹的枪,就说:“歪瑞古德!”——我没有给北方工业作广告的意思啊,但是确实是好枪——芬兰哥们喜欢的不行不行的,觉得不错啊!他们也喜欢92,觉得是好东西——我也玩他们的枪,步枪是瓦尔梅特M76,轻机是瓦尔梅特M78,手枪是比利时勃朗宁——关于这些武器咱们就不在这里讨论,要说请另外开帖子好吗?这里只说小说——都玩的挺过瘾的,都是军人遇到这种玩意能不玩吗?
  玩了一会子,芬兰炊爷就来了——他知道中国兵来了那个高兴啊!他是去蹭过饭的我还真见过他一回,我负责检查啊,当时就在门口查哨,对他挺客气的,第一回的时候这个芬兰炊爷还不好意思呢!我还直接就带他去食堂了交给我们的炊爷来迎接国际友人了——他知道我叫“小庄”,看见了就乐,喊啊:“庄!跟我走!”
  我跟你们说,天底下军队的炊爷在部队基层战士中的地位不是吹的,他要拉我走谁都没有什么说的——再舍不得95枪再舍不得92枪也得让我跟炊爷走,我和小影的枪啊不能离身的——我们就被他拉到厨房了。
  就是洋酒招待。
  我开始还挺新鲜的,拿起来就喝啊!
  一下子那个味道就咽在嗓子里面了。
  **!什么味道啊!
  但是还是忍着,绝对脸都憋绿了!
  小影就抿嘴想乐,她知道我是在忍着。
  绝对的忍啊!
  芬兰炊爷还笑眯眯的看着我说:“这是我们连长的珍藏!怎么样,庄!”
  我把酒杯往案板上一放,竖起大拇指:
  “歪瑞古德——鸟!”
  小影一下子就喷了。
  我们一直在芬兰营玩到该回去了,才和芬兰炊爷军士长还有那些步兵哥们依依不舍的告别——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几个军官也跟着在里面混混和我们耍——后来他们连长也来了。
  谁让我不认识芬兰哥们的军衔呢?——其实是学过的,但是我没记住,实话实说,我不是那块料子,就顾着见到小影的幸福了,学习的时候就没有好好记住——这个内容也不是必考的,我就更没心思记了。
  谁让这些芬兰哥们自己在营里军官都没个军官样子呢?——不是纪律不严,他们国家的传统就是这样,官兵一家啊。
  呵呵,芬兰炊爷是所有UNPF炊爷里面第一个学会“鸟”这个词的。
  这个UNPF联预部队的芬兰营,后来我和小影就经常去了。
  还有很多值得回忆的故事,包括芬兰炊爷带我进行的饭后活动。
  还有一条值得回忆的芬兰狗爷。
  我留着慢慢回味吧,一下子也说不完了,太多了。
  青春时代,我的蓝盔青春时代。
  我的最美好的爱情时代。
  歪瑞古德——鸟!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封面』 『社会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9)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