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6)

2004年09月23日13:56:34 网易文化 刘猛

106,搭一辆车去远方(2)
  实际上对于真正的战争什么概念,真正的战区什么概念,还真的不是我下飞机以后的第一印象那样的——我们出了机场以后枪弹合一紧张兮兮的只能说是第一次到了国外到了战乱国家的瞎紧张,因为UNPF部队的总部营区绝对是安全的政府军控制区域,当时大街上还真的有政府军在巡逻,但是我不知道是政府军啊——说实话,他们的政府军的军纪也真的是涣散的要命,军装穿的乱七八糟,武器也是60年代前苏制的美制的英制的甚至是中国造的56半什么的都有,真的看不出来是正经军队。
  我们工程兵大队和中国维和医疗队的驻地也都在总部营区范围以内,也是绝对安全的,所谓见到的战争都是很久以前的痕迹了——我习惯以后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虽然还是很严肃的作自己该作的事情,但是实话实说,真的就是自己分内的事情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地区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政府军也不是泥捏的,战斗力看军容是一方面,实际战斗力是不能看这个的——那些打了多少年仗的老油子军事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我见过这帮狗日的政府军训练,本来是涣散的不行不行的操性,枪声一起就一下子精神起来了——绝对厉害的身手啊!不敢说他们的整体战斗力多高,但是就单兵战术来看或者说就连排规模的战术来看,是不弱的——也没有什么国外的顾问这些劳什子的,冷战都结束多少年了现在谁还干这个事情啊?就是自己的本事,那是真本事。
  所以军队的实际战斗力不是小说电视剧电影给你吹出来的,是你自己锤出来的,这个认识就是我在某国维和的时候形成的——但是,他们的军纪真的是涣散的要命的——你就只能看着,关你什么事情啊?那是人家国家的内政啊?常年战乱的国家秩序都是混乱的,不敢说大街上到处烧杀抢掠,但是绝对的混乱不堪啊!我就不形容了,你们看战争电影的纪录片都能看到那个是个什么操性。
  这样的军队能不能打胜这场战争,实话实说不关我的鸟事,严格说也真的不管UNPF部队鸟事——我们的任务就是你不要打就行,大家有话好好说坐下来好好谈判,然后全民大选什么的,要打就在议会打嘴仗,实在不行就拍桌子扔皮鞋扔凳子,再上去几个议员乱锤一气抓头发厮咬随便怎么都成,就是不要在丛林在山村在城市搞成内战各方武装力量大炮手榴弹冲锋枪机关枪到处乱锤——内战真的是残酷啊!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其实国际战争(排除二战时期的小日本和德国党卫队啊,因为他们不配称为军人是强盗和杀人犯)往往真的不能那么残酷,因为好赖还有个国际道义问题。但是我亲眼目睹的某国内战,绝对是血腥没有人道可言的,什么惨无人寰的法子都能使得出来啊!——其实要我说真的都是一个国家的弟兄,何必那样呢?但是谁肯听我的啊?我也没有那个胆子说啊?我算个蛋子啊?一个小兵而已,还是外来的!——鉴于外事无小事这样的话题点到为止我们也就不展开讨论,但是我反对一切形式的内战这样的坚固的信念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其实大家都可以看到类似的新闻,因为国际战乱是媒体的热点话题,种族屠杀和民族屠杀的画面不难找到。和你们不同的就是我是亲眼目睹的,那些死去的老人孩子妇女青壮年惨不忍睹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我要说实话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尿裤子的心都有,确实害怕的要命。而这些生命消失以后就不过成为报告上面的数字,我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很多时候冲突和屠杀都是在你来不及赶到的时候发生的,而且是很快结束,尤其是在双方火线这种地方,大规模的几乎没有,但是小规模的绝对是时有发生——反政府武装真的是多如牛毛啊!有的武装不反政府就是反民族反种族,搞得也是热火朝天打得也是如火如荼的。——其实这种小股武装真的不是什么正规组织的,民间的居多啊!譬如一个民族村子的牛被另一个民族的部落的人抓着给吃了这种淡事儿,马上就能是血腥屠杀灭村灭种的报复,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完事了就回去种地放牛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接着对方的民族或者种族又是这种民间的报复和仇杀——真的是绵绵无止境啊!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和为贵的人,不是给刺叨急了我是不会骂人的。真的,我知道仇恨一旦结成就很难平息了。所以我希望我的读者不要以为我真的是多么鸟的人,我其实不想跟谁结仇的,骂人也是为了能安生写个小说而已。现在结仇就结仇了,实话说什么阵势都见过了也不怕你记恨我,顶多骂我几句写点子文章批评我一下批判你都找不着下嘴的地方你以为是什么时代了?!
  ——扯回来,当年的我也不是作战单位的是冒充工程兵弟兄混进来的所以不是所有的这种场面都能赶上的,等到维和观察员或者维和部队的作战单位赶到想要制止的时候,往往这种小规模的屠杀已经结束了——你又不能去追,怎么追?你算个蛋子啊?你是维和部队不是国际警察啊?谁赋予你权利去追啊?你去为谁报仇啊?这个国家发生的这种事情和你有蛋子关系啊?!赶得上就管,管用不管用都很难说,你有什么脾气啊?拿个步枪还不如人家手里的大刀镰刀铁棍子好使呢!——你是中立的啊,你不能开枪制止啊!这是原则问题,他们不锤你任何事情你就是不能开枪,往往锤了你就跑你也没有蛋子脾气。牺牲了就是牺牲了,没有什么仇可报的——这就是你的使命和职责啊!
  蓝盔部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威风八面的。
  联合国也绝对不会要求各国的维和部队表现什么英勇气概战士精神——那不是联合国的宗旨,尽量的制止战乱是宗旨,但是不能用武力。——这个道理其实比较复杂和微妙,你们去看联合国相关的文件和政策就知道,我也就不解释了,我也确实没有那个脑子。
  至于维和行动是否成功,就不是联合国或维和人员能够决定的了,那是由冲突双方是否有停止冲突的意愿和双方的内部控制能力决定的。
  维和是绝对不能使用武力的,维和部队也绝对不能卷入冲突。
  这都涉及到很复杂很微妙的国际政治问题,我也就不展开了。第一是我没有那个脑子,第二是我也不想展开。我也希望我的读者不要讨论这些,因为你真的是无能为力的。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是跟着狗头高中队巡视维和任务区的中国工程兵大队工地的路上。
  我们的吉普车在红土路上颠簸,然后前面的路就被封上了。
  我一看是UNPF部队的印度营,和三哥他们是老乡的,但是我不认识,他们是驻扎在维和任务区的作战单位。由印度陆军某廓尔喀联队抽调的部队组成,下辖2个步兵连和营直属队,人数某百。
  关于这支部队我知道也不多,就是当时去了某国UNPD部队听说的点子传说,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说了我不是专家,只是当兵的,只是作自己分内的事情而已。
  ——据我当时听说,廓尔喀部队原是鹰属印度军队中的一支雇佣兵性质的武装。根据鹰国19世纪与尼泊尔王国签订的一份条约,尼泊尔得以维持独立,但需要向鹰属印度军队提供兵员。廓尔喀部队士兵都是来自尼泊尔的山民,军官则由英国人担任。印度独立时,廓尔喀部队可以选择加入鹰军或留在印度。一部分廓尔喀联队选择加入鹰军,剩下的选择加入印军。留在印度军队的廓尔喀联队改由印度人充任军官。尼泊尔王国同意继续向印度军队的廓尔喀部队提供兵源。向印度军队的廓尔喀部队提供兵源。我记得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实际上好像很多军事科普文章和图片都喜欢宣传廓尔喀弯刀,但是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真的是退伍以后看到的图片上的弯刀,没有见他们佩戴或者使用过。我实话实说,我想也不会是别的部队冒充的吧?没有那个必要吧?我印象当中的廓尔喀哥们在维和区日常执勤是一身印军迷彩服,戴蓝色贝雷帽,持有制式武器,没有见弯刀什么的——我刚刚查了一些资料,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在廓尔喀部队迎外表演的时候还是有这种传统表演的,但是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传统保留下来而不是什么固定的战术。这个营的军纪看来很严,无论执勤还是休息,官兵着装都非常整齐,从来不戴蓝色棒球帽——和三哥是一样的。
  廓尔喀联队的军官都是三哥的老乡。由于印度军队受鹰军传统影响,印度军官的着装和仪表一般都无可挑剔。待人接物既不显得冷淡,也不特别热情,都比较酷酷的感觉,我和他们也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三哥刚刚认识我的时候也是那样,后来熟悉了尤其是我叫了他“三哥”以后就变了和我好的一塌糊涂的。我见过的印度军官都操一口绝对流利的鹰语,除了南亚口音比较难懂之外,实际的鹰语水平据我所知与英语国家不相上下。印度营有单独的军官食堂。偏远的哨所则是由士兵自己动手做饭,虽然都是咖喱牛肉一类印度口味,不过军官仍是和士兵分开来单独吃的。军官食堂在UNPF部队不算什么新鲜事(除了芬兰营,他们是官兵一同吃饭的),不过印度营也是在UNPF各国部队中唯一为军官配备勤务兵的国家。
  廓尔喀联队的哥们属于黄种人,外表看上去与中国人没有什么区别,与印度籍军官的区别倒是很明显。由于廓尔喀联队的士兵服役时间比较长,年龄通常偏大,据说有些士兵已经超过了30岁,但是从外表看不出来。廓尔喀兵都出生在尼泊尔的贫穷山区,也是苦大仇深不当兵吃不了饭的那种,非常朴实。他们大多不通英语,而且生性比较腼腆。当时UNPF部队来自欧洲的各营都有洗衣房,或者是送到当地人开的洗衣店去。廓尔喀营的军官有勤务兵洗衣,士兵的衣物则是自己洗。
  ——其实他们真的和我们国内的陆军普通战士很象,都是绝对朴实到家的那种士兵,我也很想和他们接触——但是还是但是,外事无小事,总部营区你可以随便忽悠忽悠没有什么的,维和任务区你敢瞎忽悠啊?进了维和任务区就是有任务的,你能那么自由吗?
  就没有,一直到后来我也没有认识一个廓尔喀士兵。
  ——但是当时我们是被他们拦住了,说前面暂时封锁了,要走的话得等一会儿或者绕道——但是绕道就比较危险了,因为那边没有UNPF部队的在维和任务区的营区。
  我们就只能等着。
  一个印度军官就过来了,举手敬礼。
  狗头高中队和翻译就下车还礼。
  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当时的鹰语比现在强的多,就听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种族屠杀,被灭了一个村子。正在收拾现场统计数字,准备提交总部完整的报告。
  狗头高中队就提出来去看看。
  对方就同意了。
  狗头高中队就挥手让我下车——我现在是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去看了,其实他是真的要我去看的,他是战场上下来的又经过那次血杀什么没有见过?他就是要我见见死亡见见血腥是怎么回事。
  我就下车,让副班长看好弟兄注意安全。
  我们三个就跟着那个印度军官过去了。
  就进了封锁线,进了村口。
  我的腿就软了。
  你知道什么是血流成河吗?!
  我告诉你,我亲眼见到的就是血流成河。
  屠杀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算短了,尸体都已经一一排列在远处我看的见的地方蒙着白布。有多少我不知道,当时是真的不敢多看一眼,起码几十口子是肯定的。
  地上真的是血流成河啊!
  红色的血凝固了变成黑色的褐色的不知道是混合了什么东西了反正不再是纯色调的大红,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红色。
  到处都是凝固的血但是有的还在流动。
  绿头苍蝇就那么飞啊飞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多的绿头苍蝇。
  我走一脚就进了凝固的血里走两脚就进入黑红褐红的血里走三脚就进入凝固的血汇成的河流里面。
  我屏住呼吸我怎么能不屏住呼吸因为空气中的味道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
  ……死亡的味道。
  村子被烧了好多地方还在燃烧。
  一只小鸡在血河里面就那么扑腾着翅膀它的脚被血粘住了出不来了,它的翅膀上面也都是血凝固的血它只能那么扑腾着自己的翅膀。
  它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没有清理完的,就看见廓尔喀哥们两个一个两个一个的再往外抬人,他们的黄色的朴实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就是在抬一根木头。
  但是我是看见了。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老人的胳膊。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幼女的胳膊。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儿童的胳膊。
  我看见了他们的脸,他们的血,他们的生命消失以后就是——尸体。
  我还看见了什么?!——几个廓尔喀兵在房子里清理尸体,一个兵拿起一个沾着血像是布娃娃的物件,双手递给旁边的另一个兵。那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头已经没了,身体晃晃荡荡,如果不细看,你真的会把那具尸体当成是布娃娃。
  我还看见了什么?!——一间被火烧毁的房子,门口有一个黑糊糊的物体。但是你再仔细看!那是什么?!——那是一个母亲啊!她护着怀里的孩子,想从被火烧着的房子里爬出来。结果母子两人都被烧成了焦炭……那个已经无法辨认的母亲的形体,仍然把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悲凉啊——
  你们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吗?
  我现在回忆起来这是个不大的村子,在双方的火线其实真的不大——大的地方都有UNPF的观察哨,都有观察员老哥们在观察着,一般那里不会出事,都要照顾国际影响——但是民间的这种屠杀,确实是一直存在着的。
  你真的是蛋子脾气没有的。
  赶上你就维和,赶不上就只能收拾。
  我不由自主的握紧自己的步枪挂在胸前甚至还抵肩枪口朝下完全是在准备速射——我是特种兵战士这是我的本能反应但是我速射什么速射哪里?!
  哪里是我的目标?!
  哪里是我的敌人?!
  ——我是一个战士一个维和部队的战士,维护世界和平制止战乱杀戮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但是我怎么维护和平怎么制止杀戮?!
  我是一个战士我穿着军装我手中有枪我一身武艺我苦练三年——但是在这个因为战乱而出现这种人间惨剧的现场我有个蛋子用处?!——我是一个战士一个士兵我要保护弱小但是我该怎么保护?!
  我眼睁睁目睹杀戮过的惨剧我却无能为力?!
  悲凉啊——你们不知道悲凉这个词语的含义啊!
  真的是悲凉啊!
  ——这个热带丛林如诗如画的国家,这块河流贯穿海滨美丽的红色大地,这些勤劳善良朴实的人民——他们为了什么杀戮?!为了什么争战?!为了什么啊?!
  ——悲凉啊!
  我是一个军人啊!
  我是一个士兵啊!
  ——你知道面对杀戮你却无能为力你会怎么想吗?
  就是内疚,其实真的不干我的蛋子事情但是我还是会内疚啊!
  因为我是一个军人啊!他们都是老百姓啊!
  我真的内疚啊!
  ——杀戮,满目的杀戮。
  没有别的,就是血流成河。
  没有别的,就是尸体成堆。
  我不知道人类之间的仇恨到底有多深?但是我却亲眼目睹了什么是惨无人寰——老人妇女儿童都无一幸存,这是为了什么啊?
  有那么大的仇恨吗?
  ——其实狗头高中队也是被震撼了,我现在回忆起来就是这样。他的脸上那种装酷的感觉也真的没有了,他是上过战场但是那是战争不是屠杀啊!
  我记得他的脸上真的是震撼,这种场面他也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在我身边走,一直就没有说话。
  我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们不得不呼吸啊?我们是人啊是动物我们需要氧气啊?——但是我们呼吸的是氧气吗?
  是……死气。
  死亡的味道。
  真的,我现在写这个小节我的感觉还是这样。
  死亡的味道,死亡的气息。
  真正的杀戮现场,不是你在电视新闻或者照片上面看到的杀戮,那是有距离的因为你坐在自己家里面的沙发上或者舒适的电脑椅子上面!
  你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血里面。
  人的血凝固以后的浆液里面。
  你都能清晰的听见靴底子从血里面拔出来咕唧一声咕唧一声。
  那种声音那么刺耳以至于你一生都无法忘记。
  这就是战争,就是屠杀,就是杀戮啊!
  ——很多年后我坐在电脑前面真的是欲哭无泪。
  而当时,我真的是腿软了——以前觉得自己多么多么鸟,但是真的到了这个地方,我知道了,自己算个蛋子啊?隔岸观火就是隔岸观火啊,你自己来了才知道战争屠杀杀戮是怎么回事啊?!
  我真的是腿软了——不至于打哆嗦,我毕竟是中国陆军特种兵是在国外是在外事场合。
  但是我的心绝对是哆嗦的。
  就那么一步步的在血河里面走。
  就到了排列尸体的地方了。
  我看见一群人在忙活,都是维和部队的。
  我一抬头,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小影啊!
  她也在里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纪录啊!
  小菲她们都在里面。还有其他国家维和医疗队的女兵。
  我的眼中真的是只有小影啊!
  她就那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一个一个纪录啊!
  她的脚下有老人有妇女有孩子有儿童——而且,真的是怎么死的都有啊!
  我的小影就在里面走着,走着,一个一个的纪录着。
  她哭啊!——我了解她,她怎么能不哭呢?
  我看着我的小影就那么哭着在作自己的工作。
  我就那么看着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抹着眼泪抬起头看见了我。
  我们就在血河里面就在尸体里面就在死亡的味道杀戮的现场战争的结局中间。
  那么对视着。
  她的脸色苍白泪水还在流着。
  我的脸色苍白没有泪水只有震撼恐惧。
  我们就那么对视着。
  我看着她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今天,是她20岁的生日。
  是的,就是这样的。
  一个20岁的女孩。
  一个喜欢花儿喜欢香味喜欢漂亮衣服喜欢逛街的女孩。
  一个柔弱的漂亮的中国女孩。
  很多年前,就那么在杀戮后的现场那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我——一个18岁的中国士兵。
  那天,她刚刚满20岁。


本文相关内容:政府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9)     下一篇: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4.10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