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子弹’初九

2004年10月10日13:57:41 网易文化 杏花酒童

  在城郊那家只有两张饭桌的小酒馆摆庆功宴时,小炉匠的那只假眼看着一桌子人给初九说,你真像我的一颗子弹!

  小炉匠之所以摆庆功宴,是因为射出去的初九,像子弹一样飞快的把那家刚开不久的小卖铺砸了个稀巴烂,又像子弹一样坚决的把躺在地上的小老板的脸踢成了烂茄子。

  那天,小炉匠说,那怂不懂人事,谁去修理修理?

  十八岁还差两个月的初九就像子弹一样射出去了。

  和“子弹”这个绰号同一天诞生在初九身上的,还有小炉匠从已经没有了人味的裤腰带上取下来,又给初九别在还有人奶味的裤腰带上的一把手机。小炉匠说,初九,以后随叫随到,你!

  任何时候,初九都觉得小炉匠的那只假眼在看自己。

  初九个子高身体魁。光了膀子,脊背能当案板,平展的可以赶出一簸萁面条来。那两只手,伸出来展开,就像他姐杂货铺墙上挂的莆扇。初九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碰女人,说话懒洋洋的有一句没一句,凭谁问什么,一声“嗯”就打发了。

  可初九一回到家就变了,手也勤了,腿也快了,话也多了。

  姐,你坐着,我来做!

  姐,没米了?我去买!姐,不脏呀,我那布衫子前天才穿上的呀,又洗!

  每逢这时侯,初九的姐姐,就会看一眼初九,说一句初九你招呼一下柜台,又照旧干着她手中的活。只不过脸上的笑,开成了花。

  初九第一次用自己挣的钱给家里买东西,是在庆功宴的四天后。

  那天晚上,初九从城里出来,看着只有在城郊边边的夜空里才有的月牙儿,手里提着个塑料袋,晃着就回到了家。初九姐姐还没睡,开着店门在里屋看电视。听到“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姐姐就知道,一准是初九回来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初九进里屋,就叫了声“初九?”,又探出头看了看,见初九站在柜台里“嘿嘿”的笑。初九姐姐走出来说,初九怎啦?初九一边“嘿嘿”的笑,一边把手往身后藏,初九姐姐这才注意到那个红塑料袋。就问初九,那是啥?初九走了几步,把塑料袋往姐姐怀里一放说,给你买的,嘿嘿!说完,转过身去,关了店门,回里屋去了。

  初九姐姐连袋都没打开看看,也跟着进了里屋,问初九,买的?你那里来的钱?初九一屁股坐下,把钢丝床压的“吱、吱”的弹了好几下,还是“嘿嘿”的笑。初九姐姐走过去把电视关了,黑着脸问初九,那里来得钱?说呀!初九慢腾腾的从上衣口袋里套出个纸片,递给姐姐说,我挣的,嘿嘿!初九姐姐接过来看了看,见那上面写着“X城万用咨询公司,总经理,卢江”,就给初九说,小炉匠?那可是个害货呀!初九姐姐走到床边,坐在小凳子上又说,你跟他了,初九?初九点点头没说话。他那公司是干啥的你知道吗?初九姐姐问道。初九又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初九姐姐也不说话了,看着初九,一起一伏的胸脯,像是顶了两颗来不及长大的秋西瓜。

  初九仰面躺下,双手往脑后一枕,看着天花板上跑过去的壁虎子说,姐,我都这么大了,还能老让你养着?初九姐姐还想说啥,可没开口,站起来拿过那个塑料袋,问初九,你买啥了?我看看,呵呵!说着,就打开了袋子,掏出里面的东西,抖了抖,是一件分身的粉红色睡衣。

  初九姐姐拿着睡衣,愣住了。

  好半天,初九姐姐才回过头看初九,见他身子朝天躺着,可头向着墙,两只脚在床外别着,嘴里又在“嘿嘿”的笑。

  初九姐姐也笑了,说,初九,你怎想起买个这?初九把身子也转过去了,还是“嘿嘿”的笑。初九姐姐一边朝钢筋和铁板焊的楼梯走去一边说,我上去试试,能合身吗?

  初九起来,开了店门,拧开门前的水龙头,“咕咕咕”的灌了一气,接着,又把头探在水龙头下面,让冰凉的水,浇个透。

  初九低着头,甩着头上的水,走进屋,眯着双眼从铁丝上取下毛巾,搽了把脸,就看见姐姐粉红粉红的站在楼梯下面,一手扶着拦杆,一手在睡衣上摸索着,看着初九说,真合身呀!初九又把头低下了,说,嗯,是最最最小号的!说完,又“嘿嘿”的笑了。

  站在两阶楼梯上也没初九高的姐姐看了一会初九说,睡吧!就“啪啦、啪啦”的用硬底的托鞋踩着楼梯,上楼去了。

  初九这才看见姐姐的细腰小屁股穿上睡衣,比平时更好看,露出的那截小腿,像两根水箩卜。

  初九的姐姐,不是他亲姐。

  十七年前,十八岁还不到的初九姐姐从云南楚雄的一个村子里,和几个姐妹一起来到X城打工,就再没回老家去。来X城的第二年,初九姐姐在租住的楼下,看一屋子人打牌时,发现了墙角塑料盆子里用小被单包着的初九。起先,她还以为是那群打牌人里谁的,可后来看着小孩“哇哇”的哭着没人理,就觉得有些奇怪了。问他们,都说不知道,没见过这小孩呀!初九姐姐就把孩子抱起,心想,是谁去出买东西去了,等会吧。可等牌摊散了,还不见有人来抱小孩。楼下房东说,你就先抱着等再等会吧,他妈可能就来的。

  初九姐姐这一等,就是十七年。

  把初九抱回家的那天,是九月初九。

  这期间,初九姐姐的家人,倒是来过几次X城,见她把初九亲的跟心锤一样,怎说都没用,就不再管她了。

  有了初九,初九姐姐就没起过嫁人的心。

  没嫁人,就只能是弟弟了。何况,仅仅大了初九十八岁。

  一大早,初九就被手机的叫声给弄醒了。迷糊了半天,才想起,那是小炉匠给他的手机在响。

  初九第一次在自己的耳边,听到这种声音。

  有活了,‘子弹’!

  是小炉匠。

  九点到我家来!

  初九还没来得及“嗯”一声,电话就挂了。

  初九这次干的活,不大,不砸不抢不扁人,用卢江总经理的话说,碎碎(小小)个事情!

  在总经理那里领了十来个发了霉长了毛起了馊味的馍馍,十来瓶没有商标的啤酒,初九这个‘子弹’,带着比初九还碎的几个‘子弹’,到另一家公司“上班”去了。

  小炉匠开的公司,说穿了,就是专替人讨债。讨那些软泡了几年,硬磨了几年,眼瞅着要不回来了的债。说好干,这事可是没本万利,几个碎‘子弹’,几身三月五月不洗的衣服,就齐了。去几人在欠人家钱的公司里,见办公室就进,见沙发就坐,要不,就往地上一圪蹴,铺开一张旧报纸,馍馍一放,啤酒一墩,不吭不哈,还准时上下班。十天不给,耗你十天,一月不给,泡你一月,你看着办。这活的本钱就是时间,‘子弹’们啥都缺,还就不缺时间。派出所的来了,能怎?他们欠我们公司的债这都几年了,我们老板没钱给,吃啥,我们?一两句就打发了。就算找个干扰正常秩序的茬子,今把他们“请”出去了,明他们还准时来。

  说不好干,还真不好干,一般人做不了这买卖,没进过几次局子没蹲过几年号子的人,能当得了这个“总经理”?

  可是,这次,初九算是遇上对手了,耗了近二十几天,一点反应都没。这家公司出出进进几十号人,全当没看见这一群‘子弹’,该说该笑和没事人一样。

  初九问小炉匠怎办?小炉匠“嘿嘿”干笑了两声说,‘子弹’没事,你几个天天还去“上班”!

  几天后,欠人债的那家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家的门前,端端正正的摆了几泡人屎,天蓝色的厨房和阳台玻璃,被砸了几个洞。

  又几天后,董事长夫人的裙子,在后面齐齐的,从上到下的被人用刮脸刀,划成了两片。扭呀扭的,回家脱了,夫人自己才看见。

  更让董事长夫人睡不着觉的是,那天下午,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小纸盒回家,说是爸爸公司新来的司机给的。夫人打开一看,是只死麻雀。

  一个月多一点,小炉匠的“X城万用咨询公司”的帐上,转进了一十五万。那是欠款总额的百分子五十,一半。

  八个碎‘子弹’,一人五千,给了初九一万,剩下的,小炉匠一箱子提回家了。

  初九把一摞票子齐整整码在钢丝床上时,初九姐姐原本粉红着的笑脸,“唰”一声,变的和没领子的睡衣下露出的胸脯一样白。

  上班不到两月,就发了这么多钱?愣了好一阵,初九姐姐才回过神来。

  姐,明天咱进城去!初九把钱递给姐姐,走到柜台边,拾掇着杂七杂八摆了一地的货。干啥呀,店门不开了?姐姐把初九拾掇起的货,又摆放整齐。初九站起来,展了展腰,说,明关一天门,姐,咱到东大街逛去!

  初九姐姐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拍了拍初九衣服上的灰,又把粘在初九头上的蜘蛛网扒拉掉说,过几天吧,初九!

  初九从来不顶姐姐的嘴,这次也一样,说了声“嗯”就又弯下腰收拾杂货去了。

  第二天下午,小炉匠提着两瓶酒,屁股后面跟了三个碎‘子弹’,晃晃悠悠的来到初九家的杂货铺门前。

  走,喝酒!小炉匠叫初九。

  嘿,卢哥,我不会喝呀!小炉匠说你不会?学着喝!说着就走进了店里,往柜台边的椅子上一坐,满屋子乱看。

  初九第一次觉得小炉匠那只假眼没看自己,一直盯着姐姐。

  嗯,好,走吧卢哥!初九说完就走出了店门,站在街边的道沿下,左脚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水泥塄子。

  初九跟着小卢匠进了他家斜对过不远处的小酒馆。

  虎子,二楼包间!小炉匠看也不看小老板,那只假眼却把酒馆的人瞅了个遍。

  卢哥,包间有人呀!小老板跑过来,站在小卢匠身边,大气也不敢出。

  呵呵,虎子,我们另找一家?小卢匠嘴上说着,可脚下半步都没挪。卢哥别走,我这就去把他们调开!小老板转身就向楼上跑去。

  菜还没点,小炉匠就把两瓶酒全打开了。咱几个把它弄完!小卢匠说,我还叫了几个女娃,一会就来!

  不喝酒的初九今晚非喝不可,尽管小炉匠没有太免强初九喝。上班不到两月,工资发了一万,总经理请的酒,能不喝?可初九的确没让身边坐的那个女娃动他的什么。好几次,初九的大手把伸向裤裆的那只小手轻轻捏起,放到桌子上面。当然,初九不是从南山的石头缝里迸出来的,看着几个女娃坐到‘子弹’们的腿上,嘴对嘴的吃着哈拉子,手不停的揉着短裙下的裤档里顶起硬家伙,初九快十八岁的身体下面,照样是有反应的,而且,还很强。害得身边的女娃红着脸,一会把脸枕在盘到桌子上的双臂上,一会又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屁股拧啊拧的。

  小炉匠呢,一脸笑像,那只假眼眨也不眨一下,自顾自的喝着酒。

  初九只好端起酒杯,一会喝一杯,也不吃菜。

  懵懵盹盹,初九就七八成醉了。

  小炉匠站起来,假眼看着大家说,我有点事先走了,弟兄们不急,往天亮里玩!

  初九站起来,走过去坐在墙角的沙发里,两眼蒙蒙的看着一桌子人在晃。那女娃也走过来,坐到初九的身边,递给他一杯放凉的茶水。初九喝完茶水,把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初九觉得额头上有凉凉的东西放在上面,而后,扩展到两边的太阳穴,又慢慢的蔓延到整个脸。

  初九对这种感觉,几乎,有些陌生了了。十三岁还是十二岁以前,初九每晚都能感觉和享受到这种抚摸,在暖暖的,从姐姐的鼻子和口里呼出的气息中人入睡。

  初九轻声的叫了声“姐”,睁开了眼。

  那女娃的双手,从初九的脸上,滑落到他的胸上,两眼看着初九,嘴唇轻微的动着。

  我睡着了?初九问那女娃。就一小会!女娃把双臂支到初九的胸上,往他身上靠了靠。

  嘿嘿,卢哥,我喝多了!初九说着就要站起来。

  卢哥走了有一会了呀!女娃把身体的重量,全压在了处九的胸上。

  “啊?”初九心里一惊,推开女娃就走,连照呼都没打。

  初九推开店门的第一眼,就看见小炉匠的黑屁股,在钢丝床上撅着,还有姐姐乱蹬的两只脚。

  初九走过去,一手攥住小炉匠的一只胳膊,一手攥着腿,提起来,“啪哜”就扔到了杂货堆里。接着,初九走过去,又一阵乱踢。小炉匠妈呀老子的叫唤,想站起来,屁股撅了几下,又爬下了。初九提起小炉匠,把他撂在了店门外,又把他的裤子踢出去,从腰上取下手机,搁在小炉匠的身边,关了店门,朝躺在床上哭的姐姐走去。

  初九把姐姐凌乱的睡衣整好,拿过毛巾,给姐姐擦了擦泪脸,一只胳膊端起姐姐,一只手擦着姐姐还在淌泪的眼,走上楼梯间,把姐姐放在床上,然后,坐到了姐姐的床沿边,一句话也不说,呼着粗气。

  初九姐姐慢慢坐起来,双臂抱住初九的腰,把脸贴在初九的后背上,不哭了。

  初九转过身去,两只大手捧住姐姐的脸,看了一会,一把搂进了怀里。

  初九姐姐的身子,慢慢的塌在了初九的胸上,又慢慢的滑到了床上。初九三两下就撕开了姐姐的睡衣,撂在了床下,背着身子,用脚把睡衣踢在了墙角。

  整整一夜,初九没叫一声姐姐。

  第二天中午,初九家的店门被派出所的人叫开了。

  初九呀,你怎就把小炉匠废了呢?所里的人说。

  啊?初九没听明白。

  呵呵,你有麻烦了,初九!所里的人说,小炉匠叫你娃给骟了!

  嗯!初九说。

  被初九扔到杂货堆上时,小炉匠嘀里嘟噜的那东西正好垫在了一把生锈的菜刀上,断是没断,也就连了一张皮一根筋。

  临走的时候,所里的人在杂货堆里拔拉了几下,找出个玻璃球。是小炉匠的那只眼。

  带走初九时,姐姐没哭,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送初九出了门。

  等初九在警车里坐定时,所里的人说,初九别怕,顶多判你三二年,我们早就想拾掇小炉匠和他那个什么公司了,出院就逮他!所里的人又说,初九放心,你姐有我们照呼着!

  初九进派出所的这天是九月初九。



发表评论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