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乱弹广场

美人计(武侠版)

2005年01月07日11:45:28网易文化 小非

  从太阳蹦出来到掉下去,花大少都不能摆脱那种心痒难搔的感觉,动不动就长吁短叹、左顾右盼,保持着热锅蚂蚁的好动习性。虽然有时也会安静下来小小出个神,但一个冷不丁便冲着大庭广众发出几声吓死人的怪笑——没一点儿世家子弟应有的矜持。躲在一旁暗中保护他的紫环把这些瞧在眼里,自是哭笑不得,摇头叹气,后悔不该过早把那个消息告知于他。若非临行时老夫人交代过,一路上须得装成互不相识的模样,真恨不能像平日里那样跑过去臊他一臊。
  
  江湖毕竟不比家中,客栈大厅里的人虽然不多,紫环还是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与少爷的桌子保持一段距离。只等那些企图对少爷不利的家伙冒出来,她才好拔出剑去刺他们的屁股。
  
  对于这个贴身丫头兼保镖的谨慎敬业,花大少显然认识不足,他的脑子里现在完全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所占据。听紫环说,那个唤作宇文茜的女孩是摘星楼最年轻也是最漂亮的杀手,今天必定会前来刺杀他。
  
  ——唉,天都黑了,怎么还不来呀?真是急死人了……
  
  花大少支着下巴,百无聊赖中扫了一眼桌面的菜肴,只觉全无胃口,便懒洋洋地歪过头去瞧紫环。这个从小跟随自己的漂亮丫头就在十步开外的小桌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很固执地装出一副正道女侠式的低调。
  
  ——最近这丫头好像又发育了,瞧那紫色紧身劲装包裹下的胸口,真个越发玲珑凸显,叫人食指大动。要不是那张俏脸这会儿被藏在了白纱斗笠中,倒也不失为一道养眼的风景线。
  
  “我说环儿!”花大少终于难耐寂寞,也不顾先前的再三嘱咐,起身便朝她那桌急急走去,“你,你你再跟我说说,就是昨晚说的那个事儿。”
  
  “这位公子想必是认错人了,小女与你素昧平生,不懂你在说什么……”紫环暗暗跺脚——少爷怎么老是这么不知轻重。
  
  花大少根本不理会她的做作,一屁股坐到她的旁边,肆无忌惮地要去拉那只玉脂般的小手:“没事儿!这种地方怎会有人认识我?”
  
  紫环把手缩到胸前,心里微微泛起一丝甜意,表面却不妥协,仍旧沉着声:“世道险恶,人心难测,还请公子……小心为妙。”
  
  “啧!老这么板着脸你不累呀?”花大少吃不着豆腐,也没离开的意思,这丫头最近总是扭扭捏捏的,也不知道充着哪门子正经。于是径自拿起桌上的酒壶嘬了一口,很快又把那张无赖嘴脸凑了过去,“好环儿,乖环儿,你就再跟我说说嘛。那女的究竟长的什么模样?”
  
  这戏是演不下去了,眼看打也不行躲也不是,紫环只得无奈地冲他做了个悄悄的鬼脸:“瞧那德性!”
  
  “嘿嘿!”花大少笑眯眯地把屁股朝她挪了挪,一脸讨好,“你确定宇文茜真要对我施美人计吗?”
  
  “你都问过七次了!”紫环抱怨道,虽然很不耐烦,还是为他作了第八次解答,“……这次仇家不单想取你的小命,还想从你口中套问出咱们花家集的一些机密,是以特意请了摘星楼最漂亮的女杀手……线人的飞鸽传书里写得清楚,宇文茜得到的指令是‘以色诱供,即杀之’……你,你别毛手毛脚?没一点正经……”
  
  “以色诱供……嘻嘻!”花大少已经把这四个字反复念叨一整天了,此时听在耳中,眼睛还是忍不住弯成两道半月,笑得跟开了花似的,拉扯着紫环的袖子,“她今天确定会来吗?你说这天都这么黑了,怎还没见个人影啊?”
  
  紫环白了他一眼,白纱下的小嘴微微撅了撅,只道:“摘星楼办事向来守时,既然定了是今天下手,就不会推迟到子时以后,也许……也许是打算半夜趁你睡觉才动手吧。”
  
  “不对呀!我睡觉了她还怎么色诱我?”花大少把那双胡思乱想的眼珠翻上了天,自言自语,待要再问什么,紫环早未卜先知地替他问了:“环儿啊,你说你以前见过宇文茜,可否跟本少爷说说她的容貌?”——丫头故意学着他的语调,说得摇头晃脑。
  
  “是啊是啊,你再说说嘛?”花大少对紫环有意的取笑不以为杵,头如捣蒜地催她作答。他知道,这丫头年纪虽然不大,却已多次到江湖上办事,见识自然不凡。
  
  “我也是几个月前在轩辕台与正教联盟的那一场大战中才知道有这号人物,当时摘星楼去了十几个人,都是黑衣打扮,脸上蒙着布……”紫环见他一脸迫切,只好补充道,“那女杀手使一对小巧兵器,看上去……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听说外号叫‘小美人’,想必……不会太丑。”
  
  “个子有多高?身材又如何?”花大少刨根问底,死活不知足。
  
  哎呀这又叫我如何解说——紫环找不着词儿,正恼,眼见客栈门口走进一个黑衣女子,便随手指去:“跟那女孩儿差不多,衣服也一样。你自己看好了。”
  
  花大少扭过头,浑身一震,竟自哑了口。紫环本是无心所指,待看清那“参照物”的容貌,不由懊恼:这世上的美女未免也太多了吧?还一个个全叫他给撞见……真是没了天理!
  
  这段日子不知怎的,紫环一看见美女心里就觉得郁闷,郁闷难免走神,对一些小细节有所失察。等花大少风也似的跑去跟那黑衣美女搭讪,并且出人意料地邀得她坐到了一张桌子的时候,紫环才惊觉不妙:美女的云袖中隐约现出了两支银色的峨嵋刺,不是宇文茜还能是谁?
  
  幸好有个“以色诱供”作为前提,少爷此时应该还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紫环将手轻轻按到腰间的剑柄上,暗诫自己暂且沉住气,静观其变。
  
  却说那个看见美女犹如老鼠看见大米的花大少,早把满腹心事抛到九霄云外,也不管才初次见面,三步并作两步便朝那黑衣美女迎了上去,脱口就道:“哎哟哟,小美人怎么一个人呀?”
  
  黑衣美女本是心绪万千、愁眉紧皱,听花大少这一叫,怔了怔,奇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就是‘小美人’?”
  
  “哈哈,姑娘长得花容月貌,当然……”花大少正要大肆恭维,转而一个机灵——原来她的外号就是“小美人”,那就是说……她就是要来杀我的宇文茜啦?——连忙信口胡诌,“……当然认得,早认得啦!哈哈,却是你,三年不见,怎就把我这个做哥哥给忘啦?”
  
  宇文茜大眼睛转了转,似乎没忆起“三年前”在哪见过他——不过这男人看上去长得挺舒服。
  
  花大少对所有的美女都是自来熟,拉着她的袖子便往自己先前坐的那张桌子带:“天色已晚,宇文妹妹任务在身,恐怕饭都还没吃吧?来来来!先把肚子填饱了才好杀人。”
  
  “啊!连这你也知道?”宇文茜一时惊疑不定——难道组织里派了人来接应我?
  
  花大少拉她坐下,笑答:“知道知道,以色诱供,我全知道,哈哈。”说着,便色迷迷地端详起这个十七八岁、粉雕玉琢般的小美人。
  
  听陌生男人这么一说,宇文茜只得暂且承认他是自己人,本待询问他的身份,怎知一撞见那俊朗的脸和那双迸发出古怪电光的凤眼,登时红霞罩面,话也说不出来。正好店小二送来碗筷,连忙接过,把注意力转移到桌面的菜肴上。倒也一点不知生分。
  
  “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得把这事拖到晚上来进行呀?”花大少其实是在找话,他可不想自己的风头叫菜肴给抢走。
  
  “我……”宇文茜低下头,咬着筷子,半晌才小声嘟囔了一句:“找不到人嘛……”
  
  啊!这么耀眼的大帅哥你居然能找不着?——花大少反替她着急起来:“啧!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花家大少爷此刻正独自赶往黑木崖给魔教教主拜寿,你,你就不会去守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呀?”
  
  “哦……”宇文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那你可知道他现在到哪了吗?”
  
  “算你问对人了。”花大少故意板起脸压低声音,“这个花大少现在就在这家客栈里……”
  
  “什么!”女杀手一惊,跳了起来,妙目四顾,急问:“哪一个是?”
  
  “不急不急,不是还要先‘以色诱供’嘛?慢慢来!”花大少拉她坐下,继续套近乎,“等会儿我会告诉你人在哪。宇文妹妹可否跟哥哥透露一下,你这美人计……打算如何计划?”
  
  宇文茜对这次任务的特殊安排仿佛深感手足无措,见他问及,心中愁恼又给勾起,悻悻道:“我也不知道……楼主根本就没跟我说要怎么做……”
  
  花大少想不到这女杀手这么菜鸟,微觉失望——这可是本少爷平生第一次遭遇美人计,如此痛快的事对方竟然也不派个专业一点的过来——不过看这美女没什么心机,临时来个强化训练,或许有戏。这么琢磨着,便道:“你还真是造化,对此道,没人比我更在行了。怎么样?要不……给你点拨点拨?”
  
  “你?”宇文茜似乎不太明白男人怎么会“在行”美人计,终究是任务要紧,听他提示一下也无不可,便问,“那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做?”
  
  “哎!这色诱嘛!其实是很简单地!”
  
  若说花大少对此道在行,却也不假。大凡好色男人,肚子都藏着许多艳遇幻想。美人施计,只要把这些摸透了,自是无往而不利。花大少期待的东西和别的男人相差无几,所以给她讲解的流程也不见得有什么创意,诸如:你先抛个媚眼,再说几句挑逗的话,然后试着投怀送抱云云。但这些细节仍是令菜鸟女杀手听得目瞪口呆,面红耳赤,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询道:“这样他就会对我说…...说出那个机密吗?”
  
  “这还不够。”花大少得寸进尺,“你得装作对他一见钟情,继而千依百顺。这个这个……他要亲你的嘴巴你就让他亲,他要脱你的衣服你就让他脱……”
  
  “不是吧!”女杀手说她本以为所谓色诱就是装个笑脸,哪知竟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细节,一时消化不来。
  
  “须让他以为你爱上了他,不惜献身于他。这样他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什么事儿也不对你隐瞒。懂吗?”花大少殷殷教诲,洋洋自得。
  
  “那我还不如用强呢!那花大少没有武功,我用峨嵋刺顶住他的喉咙,他还不是照样说出来?”宇文茜再菜鸟也是杀手,严重暴力倾向。
  
  “不妥不妥。”花大少大摇其头,“我调查过,这花大少向来吃软不吃硬。遇见美女用强,说出来的全是假话,你就算杀了他也没用。”
  
  “这样啊……”宇文茜咬着嘴唇,只觉天下难事莫过于此,过了半晌才小声问:“那……你可知道他……他长的什么模样?”
  
  呀哈!验起货来了?——花大少没料到进展如此顺利,强压心中狂喜:“这你绝对放心,帅着呢!跟哥哥我不相上下。”
  
  “哦,那还好……”话一出口,宇文茜方知不对——什么叫“那还好”?好像自己很愿意色诱男人似的——不知眼前这位帅气的“自己人”是否正取笑于己,登时有些窘。
  
  女孩子不好意思的时候是最好看的,花大少瞧得口水狂咽,转而赞起她的美貌:“宇文妹妹果真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这次色诱任务必定是手到擒来,马到功成!”
  
  听帅哥夸自己美貌,女孩岂能不得意?宇文茜羞意稍缓,才期期艾艾地把这段对话继续下去:“师兄过奖了,只是,小妹首次接触此类任务,恐难保没有差池……”
  
  “这好办!”花大少趁热打铁,“既然师妹在这方面经验欠缺,哥哥我就勉为其难,假扮花大少供你排练一下得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宇文茜心惊肉跳。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谁让咱是自己人?”花大少拉起她的手,“走,咱们先去开个房间,我这就把本门的‘色诱大法’倾囊传授予你!”
  
  “那花大少怎么办?万一逃走了岂不糟糕……”宇文茜被他牵着手,胸中小鹿乱撞,方寸大乱,却是胡乱找着借口。
  
  “有我在,他逃不了!”花大少心想我又没分身术怎么逃,“你就放心随我来吧。”
  
  进展出奇的顺利,花大少趁着女杀手意乱情迷、七上八下的当口,找客栈掌柜要了间客房。随后拉着美人的手急急忙忙便朝二楼奔去——打铁还需趁热。
  
  只是走楼梯的时候,花大少老觉得背脊上有点凉飕飕的,却不知是何缘故。后来忍不住扭过头瞧了瞧角落的紫环,见她也正举头看着自己,搁在桌上的那只粉拳握得紧紧的,虽然隔着白纱看不清楚表情,花大少还是隐约揣测到了些什么,不由暗笑:哈哈,紫环倒也开始学会吃醋了——根据以往经验,这丫头至少赌气三天不跟我说话。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把到口的肥肉吃掉,回头再去试探她的想法。花大少拉着美女杀手急急闯入房间,反手关上了门。这时候须直奔主题,绝不能拖泥带水,花大少将美女抱入怀中,撅嘴欲吻,顺口解释着:“妹妹不必紧张,我这就演示给你看。”
  
  就在宇文茜半推半就、欲罢还休之际,只听“咣当”一声,房门炸裂,一柄长剑势若游龙,直奔宇文茜胸口而来。电光石火间,女杀手竟似早有准备,冷笑中,身随意动,腰肢轻轻摆开,滑行数尺,堪堪避开了那道凌厉剑芒。再看云袖中亮出的纤手,早有两支峨嵋刺高速旋转其间,形若圆盘,发出“咻咻”的声响。
  
  女杀手媚眼如丝,浑身缭绕着先前不曾见过的邪气,连说话的语气也变了个强调:“好一个‘紫衫龙女’!最后还是骗不过你。”
  
  紫环握剑的那只手微微抖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倒在地的那个正满头雾水的花大少,好半晌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丫头保镖出剑攻击宇文茜,并不是因为识破了摘星楼设下的连环套……
  
  (完)



编故事说瞎话,请上乱弹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塞翁和马的故事     下一篇:荆轲刺秦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忧伤的碎片
我 爱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程雪羽
llf194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