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3)

2004年06月09日12:12:35网易文化 可风

  醒来后的第一个动作是摸了摸我的面具,还好,那冰冷的东西还是牢牢的固定在我头上,好像成了我的另一张脸.  我发出了一声只有我能听见的叹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的脸,尤其是他.  

  桌上的一碗水发出清凉的味道.我支起身来,把它一口气灌进肚子里,小半碗的水从面具的缝隙里漏了出来,打湿了我的长袍.凉凉的感觉一直冷到心里.  

  除了四肢还是有些无力以外,我的感觉已经和出发前没有什么两样了.  

  挂念普拉丁的伤势,赶紧起身,从箱子里拿了些药物出来.拉开帐篷,急急的向他的地方走去.  

  隔着薄薄的帐篷,听见他在祈祷.圣骑士对神的信念远比我们要强,祈祷对于他们来说,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一项.不敢冒然的进去打搅他,我只好停在门口,从缝隙里往里看.  

  他单膝跪在地上,手中明晃晃的长剑插在面前,剑身的反光把他脸上的轮廓映得好深.还记得小时候老师讲过天上的神明,而最英俊的天使也不过如此吧,我想.  

  他另一手拿着一串乌亮的念珠,双唇一开一合,他的全身好像也罩在了圣洁的光芒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人们对圣骑士充满了一种近乎崇拜的感情.他们的血管里似乎流淌着神的血液,而我,拥有则是鬼族的血统.  

  "谢谢你,巫师."我耳边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回过头,是美丽的乌苏娜.  

  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的长发镶上了一层金边.  

  "不客气."我说,我尽力给她一个微笑,可是她却看不见.  

  "要不是你的药物,我可能就不能回来了."她的语气还是那么轻松,可是长而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肩头,显得还是心有余悸.  

  "没关系的,如果需要,你随时可以到我那里拿药."  

  "我好多了,谢谢你,你有什么事情吗?"她明亮的眼睛看了看普拉丁的帐篷.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受伤."我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点慌乱.这时我看见她手里拿着普拉丁的盾牌.  

  "他没事的,只是盾牌碰坏了一点,我刚刚给他拿去修了."  

  "喔,那就没什么事了."我看见女巫的脸上洋溢着美丽的光彩,我知道,我是时候离开了.  

  终于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和他打个招呼,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胸口沉重无比,像那天失血过多的感觉.  

  晚上的篝火旁,村民载歌载舞的庆祝血乌鸦的死亡.她的尸体被人们兴高采烈的践踏着,连小孩子都用小刀割开她的四肢,用她的血祭奠那些被她杀死的战士.  

  我喝着用兽角装的酒,不知怎么心里堵的难受,据说,血乌鸦没有堕入魔道前,是这个村里最优秀的神射手,村里不少的猎人都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而现在,踩在她尸体上的,正是那些当年连弓都不知道如何拉开的人们.  

  难道一个人坠如魔界就真的那么十恶不赦?我心里有个地方开始颤抖了.偷偷看了普拉丁一眼,他的脸在火光下仍然苍白,我们现在想的是同一个人吧,那个带来老师死讯的圣骑士罗兰德,他的恩师,我们要杀死的那个人.这会是我们的结局吗?还是像凯恩说的,这就是我们注定的命运?  

  劈啪的火声中,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仔细一看,是村里猎人行会的首领.  

  "感谢各位英雄为我们除去一害,我们除了为你们准备好必须的粮食车马以外,还要送各位一份礼物."  

  她挥挥手,一个背着弓箭的女孩走了出来.像小鹿一样修长的双腿,年轻得几乎不像是个战士.  

  "送给各位,她练习射箭也有一段时间了,人很机灵.应该可以帮大家一些的."首领说话的语气完全不象是在说一个人,而是在讲一个物品.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我能听见村外旷野的风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普拉丁,因为他是我们的领军人物.  

  沉默.  

  "我们用不着一个弓箭手,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人不能要."他的声音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她很好养的,再说,你不要,你的队友还不一定要不要呢."首领因为我们的不领情,语气也不像开始时那么客气了.  

  "那你问问他们好了."普拉丁轻轻的昂起头,他的高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又是沉默,一种难言的压力在我们之间流淌.  

  其实奴隶在这个世界上太普通了,一个女奴的价值还比不上一匹好马.只是,他们也是人,而我们的前路又太危险.如果真的是一匹马或是一把剑,可能还好接受一些.  

  乌苏娜最先表态:"我一个人习惯了,不想要人跟着."说着,明亮的眼睛看向普拉丁,可他还是一动不动,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剩下的人一言不发,空气开始凝窒了起来.我想起老师信上的那些话:"找一个强壮的奴隶......把骷髅装在武器上.....下控制意念的魔法......成为你最忠实的傀儡."我心里一动,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也无比紧张的看着我,眼里满是恐惧.我心里一酸.当初如果不是老师收养了我,我可能也是一个卑微的奴隶吧,我实在不忍心把她变成我的一个有生命的傀儡.  

  又想起普拉丁的态度,他是坚决反对蓄奴的吧.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对他更多的是一种神一般的崇拜,他的话,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低下头,决定不去多想奴隶的事情.  

  还是沉默.感觉得出村里人对我们的亲近与信任在一点一点消失,尤其是普拉丁的态度,更是一点一点的激怒了他们.对立的情绪像是火中的木条,开始不安的跳动了.  

  "我要她!"说话的不知是亚马逊姐妹中的哪一个."我们打入地宫的时候也缺一个向导."  

  普拉丁微微一震,但是没有回头.反而德鲁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好像听见不少人长长的出了口气,村民又开始围着火堆跳起舞来.  

  这种平和的日子可能过不太久了,因为,我们就要出发去那个阴森的地宫,我们面对的,是目前最强大的敌人,安德列尔,一个来自地狱之国的恐怖女魔.  

  在旷野中发现一具还是温热的尸体,人们纷纷传说是安德列尔为了练习毒系魔法而杀死的.一时间,关于那个半人半蜘蛛女魔头的传说又开始像瘟疫一般蔓延开来.  据说,她全身剧毒;据说,她一个人住在废弃修道院的地底下;据说在所有的魔王中,她掌管着折磨与苦闷.  

  但这些,对我,都不重要.在凯恩和村长的交涉下.这具尸体被送到了我的帐篷里.我要知道,那个善于使毒的女魔究竟用的是什么样的毒物.而在这方面,尸体远比人类配合得多.  

  尸体是很有用的.  

  一个很年轻的男孩子,也许早上的时候还是个满脑子冒险故事的普通少年.柔和的棕色长发遮不住他脸上发绿的伤口.他的皮肤依然柔软,发出很微弱的热气.我看了他很长时间,除却他皮肤灰白中发出的青绿,他好像是睡着了,陷入了一个甜美的梦境.错误的时间,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进行了一次愚蠢的探险,让他变成了一具醒不过来的尸体.帐篷里的空气闷热而压抑.我想了一会,除下了我的面具.  

  好久以来,我的脸终于接触到了潮湿的空气.如果,他还活着,看到我这张可怖的脸,他一定会尖叫着对我又踢又叫吧,可现在他不会了.他温顺的让我翻动他的身体,把一道又一道致命的伤口展示给我看.任由我翻开他还没有僵硬的眼皮,查看他的眼珠,他活着的时候,应该有一双很明亮的眼睛吧,可惜,死亡已经完全把它们的光彩夺走了.他的嘴唇尽管发青,却依然温软.我用我龟裂的手指触摸上去,感觉他马上就要消散的生命痕迹.  

  从来没有人吻过我,不知道,一个柔软芳香的嘴唇接触的感觉.我是孤独的,作为一个丑陋的亡灵巫师,我注定孤独.  

  我轻轻的吻了一下他已经冰冷的额头,光洁而冷漠,好像老师的颅骨.  

  "谢谢你,你最后帮助了我们.我们一定会为你杀死安德列尔的."我对他说,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潮潮的.  

  我又重新带上了我的面具.  

  我把自己关在帐篷里,不分昼夜的炼制解药.  

  出发的那一天,我把装在黑色小瓶中的解药交给我的战友们."她的毒非常厉害,所以一旦感觉不适就要马上把解药喝下去."深知各种毒物的我,破天荒的多说了两句.  

  普拉丁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暖.  

  他拿出一份制作粗糙的羊皮地图.是村里的老人根据记忆画的修道院图纸.  

  "在下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我先下去用落雷把那些小怪物清理掉.刺客和德鲁依在门边多放陷阱.亚马逊在门两边找好角度埋伏.然后我去把门打开,男巫用你的傀儡把她引出来,据说她的速度很快,乌苏娜用冰矛尽量把她冻住,亚马逊找机会放箭,一旦她的速度变慢,我和野蛮人再上去肉博."  

  他的声音永远那么坚定,他的坚毅更让我痴迷.我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事情吗?"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了我们两人.  

  "我...我...."我的嗓子开始发干,说不出话来."没什么事情."终于说出这句让我后悔不已的话.  

  "那好吧,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出发的时候见."他转过身,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  

  "普拉丁....."我颤抖着喊出他的名字.  

  "恩?"他回过头来,眼睛比星星还要明亮.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我们还是孩子."我想要问他,可是却硬生生的堵在喉咙里.  

  "别忘了,一旦感觉不舒服就要喝解毒药."终于说出的是这么一句言不由衷的话.  

  "好的,谢谢你."  

  我的眼泪在面具下任是滚烫的.  

  当沉重的大门打开时,我还是在一瞬间大脑空白.  

  尽管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还是被她的样子震住了.巨大的身躯,挥动着的六只长长手臂,蓝黑色的长发,长长的绿色尖爪,还有那腥臭欲呕的味道.不愧是魔王的化身,分不清倒底是真是幻.这个巨大的蜘蛛魔女让我感到的不仅仅只是恐惧.  

  地宫里长年封闭的空气中,突然布满了暗绿色的毒雾,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四肢开始发软.我摸到腰带上的解毒药,赶紧把那淡墨色的苦涩液体倒进嘴里.  

  毒雾让我的眼睛又酸又痛,可我偏偏还不能伸手去揉,只好拼命的眨着眼睛,尽量用泪水来洗刷那种难忍的刺痛.  

  乌苏娜放出的冰矛一点都没有减弱她疯狂的进攻,亚马逊的几只箭射过去,也只是让她微微顿了一下.我放出的骷髅早已被她踩得粉碎,空气里的毒雾越来越重,几乎看不见那个女魔头的行踪.尽管我已经喝下了两瓶解毒药,她放出的复合毒剂仍让我头痛欲裂.再这么僵持下去,我们的解毒药是支持不了多久的.  

  她挥动着长长的手臂,所过之处,连冰冷的石壁都被腐蚀出深深的凹槽。

  

  在一阵让人毛骨耸然的大笑声中,我看见她那长长的手臂中抓住的是徳鲁依那匹顽强的白狼.她冷笑着,把白狼的头一把扯下.  

  "不!"德鲁依狂叫出声,在狂怒中,他的身体里流淌出一阵白光,躯体陡然长大了一倍有余,他化身成了一头真正的狼人.尖利的牙齿在绿色的空气中发出森然的寒光.  

  机会来了!我看见被她扔在一旁的狼尸,法杖挥处,尸体爆炸开来.强大的力量,让她的脚步一晃,几乎摔倒.  

  身躯庞大的野蛮人和刚刚化身为狼的德鲁伊,以极快的速度从两边包抄过去.徳鲁依一口咬住她的一条手臂,而她刚想反手去救时,另一条长爪被野蛮人的巨斧一斧砍下.  

  她嚎叫出声,但却丝毫没有退缩,另一条手臂上长长的绿色尖爪向德鲁依的头顶扎了下去!  

  一阵寒气掠过,女巫的冰之封球放出,准确的打在魔女的手上.时间好像突然间停止了,安德列尔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一只手变成了淡蓝色,然后,哗的一声,裂成了碎片.  

  好险,如果再稍微底一点点,那么击中的就会是德鲁依的头.  

  在她发楞的那一瞬间,普拉丁用手上的盾牌精准的将她击倒.在倒地的那一刻,她的身体被刺客手里的尖刺深深刺穿.  

  她颤抖着,流出暗绿色的血液,那种味道中人欲呕.她的身体抽搐成一团,我看见她青绿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好象在念动一个咒语,我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团青绿色的血液从她嘴里喷出来,粘在我的骨盾上,那种腥臭的味道中人欲呕。

  

  "他不会放过你们……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他……他……"她喘息着,断断绪绪的说出这些让人不解的字句,她突然浮现出一丝可怖的笑容,然后在那一滩绿血中死去。

  

  我低头看着我的骨盾,她最后的那口毒血如同诅咒牢牢的粘在上面,诡异无比。

  

  德鲁依看着他从小养大的白狼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悲伤重重的刻在了他的脸上,我心里更是难过,不想暴它的尸体,可是当时,我别无选择.  

  对不起,可这就是战斗,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痛恨杀戮,可是我们偏偏别无选择.  

  亚马逊姐妹终于还是没有带走那个小弓箭手,相反,她们在出了村口不久就给了她自由.  

  同时交给她的还有一副不错的盔甲,和一把相当好的弓,别的战友也纷纷给了她一点东西.足够她作为一个猎人,安定的生活了.在这样一个世界,也许最最平静的生活才是最可贵的.  

  没有加入送别的行列,倒不仅仅是因为她每次看到我的面具都面露惊恐,我只是讨厌别离.于是托乌苏娜送上了一颗完美的宝石.即使她不愿把它镶嵌在弓上,拿到市场上也能卖出个好价钱.  

  摆渡人的桨在水面上击出一个又一个的旋涡.那个我们曾经浴血战斗过的村庄,已经小得像一个小小的黑点.德鲁依剩下的两头白狼发出低低的悲鸣,也许,它们也在想念牺牲的伙伴.  

  混浊的水,沉重得像我熔炉里的水银.背负的,是我们看不见的前途.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