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4)

2004年06月09日12:12:41网易文化 可风

  一个在沙漠中的小镇,成了我们远征的第二站.  

  人们对我们的到来表示出的是习惯性的冷漠和不信任.而沙漠的炎热更是让我们焦躁不安.  

  在一间小酒馆里,收了我们5个金币的酒保终于透露给我们一个坏消息:不久之前,有个潦倒的骑士来过这里,在打听完了关于塔尔·拉什坟墓的方位之后,消失在了无边的沙漠里.  

  而他,正是一步步向魔鬼蜕变的圣骑士罗兰德,普拉丁的老师.  

  很久以前,在地狱叛乱中失败而被流放到人间的三大魔头之一,破坏之魔,巴尔,曾经被一个人类的英雄塔尔·拉什用神界的灵魂之石封印,而他为了让效果更加持久,把自己的灵魂也封在了同一块宝石里.然后,他让人用铁链牢牢的锁住他的身体.自愿活埋地底,同时下令在上面修建真假七座坟墓,用以迷惑前来营救巴尔灵魂的魔界使者.  

  而完全被三大魔神中的恐惧之魔,迪亚伯罗控制了身体的圣骑士,便是要找到塔尔·拉什的真墓,放出被封印的巴尔.  

  接二连三探听到的消息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们必须要用赫拉迪克的法杖才能把真墓最后的那堵墙砸开,而当年的人类英雄为了保险起见,把法杖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放在了远方的绿洲和蛇爪神殿两个地方.况且我们还必须要去死亡之殿拿到石盒才能把法杖拼凑成一个.  

  而我们的对手,则在魔界的帮助下,早就动身前往真墓了.  

  连睿智如凯恩也不禁摇头叹息,罗兰德坠入魔道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快太多.看来,阻止三大魔神复活,已经好像是痴人说梦.  

  沙漠中风沙的呼啸,像古代英雄长长的叹息.  

  事到如此,我们再无退路.如果身缠铁链,永埋地底的勇士都无法阻止恶魔的复活.那么我们的力量,又能够牵扯多久呢?  

  尽管身为魔法师,可我们仍有人类脆弱的躯体.与灵魂石来自天界的力量相比,我们用来封引魔王的肉体,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载体.难以想象,和地狱力量在身体里交战的情形.比起神魔两界,我们的痛苦是那么多余.  

  可是,我们没有选择,我们有选择出发与否的权利,但却没有后退的权利.  

  夕阳把沙丘染成血红的颜色.骆驼在远方的悲鸣低沉而无助.  

  我们已经晚了敌人一步,我们必须分头行动.  

  我和刺客还有野蛮人去蛇爪神殿取法杖的上半部分.  

  亚马逊姐妹和德鲁依前往绿洲,拿取法杖的杖身.  

  普拉丁和乌苏娜的任务是去寻找石盒.  

  我们约定三天后不管成功与否都在城门见面.如果有人没能回来,剩下的人则马上寻着足迹前往支援.  

  当然,我们心里很清楚,如果那样的情况发生,我们找到的很可能是一具僵硬的尸体.  

  但,我们只能出发.即使知道是不可能,我们还是祈祷奇迹的发生.  

  夜里,我们燃起篝火.为了取暖,也为了防止沙漠秃鹫的骚扰.野蛮人借着火的力量,把随身的巨斧一点点的磨亮.  

  他同样很沉默,但这么一个高大粗犷的人,对待自己的武器却是信心如发.  

  磨完了自己的两把大斧,他也没有征求刺客的意见,动手为她把手上的尖刺磨利.刺客连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看来两人是早有默契.  

  钢铁擦过石头的声音,尖锐得像沙漠里割伤肌肤的风.在这样单调的声音中,我们都是沉默.  

  "你很喜欢武器么?"刺客清清楚楚的问,她的黑衣几乎溶进了夜色中.  

  "恩,我哥哥是高地最优秀的铁匠."他的话语里有了一丝自豪.  

  "等战争结束了,我就回去和他一起打铁."原来,最好的野蛮人战士的理想如此简单.  

  "听说高地很冷,有这里冷么?"刺客向火堆靠了靠,火光照亮了她清秀的脸.  

  "冬天是很冷,我们去冰封的河上钓鱼,还去大森林里打猎,你知道那些熊,都是睡着了的......回来了,好冷,就去哥哥的铁匠铺烤火,如果生意不好,我们就关了门,一起烤肉吃......后来,再不回去师傅要罚了,我就只好翻墙进去......"说起家乡,一向寡言的他,滔滔不绝的像个孩子.而他讲述的那种平和的生活,更是另人羡慕不已.  

  "真好,我其实也最喜欢铁匠铺了,小时候常常背了老师在里面呆一整天."刺客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真的?那我们打完了仗可以一起去打铁."他的声音兴奋不已,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又尴尬的打住了.  

  "好,我跟你去高地打铁去."沉默了一会儿,刺客很干脆的说.  

  看着野蛮人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般手足无措,我翻过身,假装睡去.  

  不知道普拉丁他们怎么样了.他和乌苏娜......  

  我的心里一阵莫名的酸楚,眼前的一切好像都蒙上了一层水气.  

  蛇爪神殿的内部尽管阴森,可是我们受到的阻挡并不是很大.  

  多半只是一些小怪物,数量尽管多,可只要我把双倍伤害的诅咒撒下去,野蛮人和刺客要解决他们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最后我们要杀死的那个守护的小魔头也并不是很强.我下的是扩大伤口的诅咒,这样它的伤口会不停的流血,直到死.  

  鲜血把地上的黄沙凝结成了一块.由于野蛮人和刺客擅长的都是近身肉博,很快,它就已经全身浴血了.可是仍然在徒劳的反抗.血越流越多,尽管它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敌人,我还是对它的顽强肃然起敬.它不过也是当年人类英雄放来这里,保护真墓不被骚扰的卫士啊.谁知道,却被我们这些同样为了诛灭魔王的人活活打死.  

  事实如此残酷,而我们只有用杀戮来制止凯恩预言中的人间地狱.  

  我们找到的法杖前半部分,其实是一个金制的肩章,背后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符咒.  

  事不宜迟,我们星夜赶回城镇.另一队也从绿洲拿回了杖身.可是普拉丁和乌苏娜却还没有回来.  

  天上的星星慢慢消失在泛白的天空中,如果正午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们就要做好出发寻找的准备了.  

  我牵出我那匹老马.  

  "你要去哪里?"是凯恩苍老的声音.  

  "我去找他们."我已经不能再等了,如果等到正午,我们找到的很可能是两具尸体.  

  他们很可能遭到了敌人的埋伏,也很可能和寻找真墓的魔王狭路相逢.我不能才镇上这么傻等下去.  

  "你不能去.沙漠太大,你会迷失方向的."  

  "我不会,我看见太阳的移动."我不知怎么,变得无比固执.  

  "普拉丁定下的时间一定有他的道理.如果一定要去找他们,也要等到正午大家一起出发.这样才不至于错过他们的归来."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别人可以继续等他们.如果他们回来,德鲁依可以放他的乌鸦通知我."  

  我正要上马,凯恩一手拉住我的盔甲.  

  "你不能一个人去沙漠.太危险.如果普拉丁他们不能回来,那是......他们的命运.而你,不能把你的生命搭上去."  

  我一震,命运,原来我们逃不过的都是命运.我看这凯恩灰色的眼睛,难道他真的能预知我们的将来?  

  他长叹一声,转身离去.他的灰袍被风刮得呼呼做响,远古英雄的灵魂仿佛也在叹息.  

  不到正午的时候,天边隐隐的看见马匹扬起的黄沙.  

  当我们看清是普拉丁的银甲时,所有的人不禁欢呼出声.而我,则被这漫长的等待,折磨得几乎发疯.  

  可是,普拉丁带回的,不仅是关键的石盒,还有奄奄一息的乌苏娜.  

  回来以后,普拉丁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可是沙漠炎热的气候,让她的伤口愈合得很慢.关于我们的计划,也因此搁浅了下来.  

  我很用心的配置解药,看着普拉丁的日渐消瘦,我所能帮到他的也只有这些了.  

  配好了药物,我送到她的房间.隔着门,我又听见了普拉丁祈祷的声音.  

  那种莫名的酸涩又悄悄的浮了上来.没有推门,甚至没有到窗口往里张望的勇气.  

  我知道,他还是英俊的,还是那么高贵而清洁.而这一切,却不属于我,这就是我的命运.  

  轻轻的把药放在了门口,我无声的退开.尽管隐隐已经知道了什么,我还是嘲笑自己的自不量力.心里反而不痛了,只是麻木得不能思想.  

  干燥而炎热的小镇午后,我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游荡.  

  应该感谢我的面具吧,永远让我的是一副呆板而麻木的表情.以至于连我自己都害怕我面具后的感情,其实这么过下去不好么,至少我还是安全的.可我却仍然挥不去心头的落莫.那个午后,骑马少年清澈的眼睛,曾经那么深刻的印在我脑中,而现在,却慢慢的裂成碎片.  

  靠在井边,喝下用石碗装的水,我感觉精疲力竭.  

  在这时,我感觉到了一双眼镜.那种神情,让我在脑海里又拼凑出少年普拉丁的形象.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冷漠.可是不同的是,这双眼睛已经被深深的疲惫折磨得憔悴不堪.我如同被蛊惑了一样向他靠近.  

  耳边响起的却是另一个声音:"这位英雄,来沙漠怎么能不带一个随从呢?来看看,挑一个,怎么样?"  

  我回过头,是一个留着大胡子,衣着华丽的商人.顺着他手的指向,我才发现,原来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用铁链锁在井边的奴隶.  

  有那么相似的一双眼睛,可是却有那么不同的命运.我闭了一下眼睛,尽量把普拉丁的形象从我的脑海里赶出去.  

  我摇了摇头,转身想要离开.  

  那个奴隶贩子却一把拉住我,用比太阳还要热情的声音滔滔不绝:"来看看嘛,有个随从服侍不是很好吗?来看看吧,我的奴隶身体都是好的,价钱也公道,一匹马的钱就可以了."  

  我尴尬的僵立在原地.水井旁几双憔悴的眼睛纷纷看向我,目光里满是恐惧,我知道,有亡灵巫师用活人来练习黑死魔法,他们让人们对巫师充满了恐惧.我缓缓的扫视过去,还是那双眼睛,没有恐惧,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悲怜,和那个我梦境中出现的影子如此相近.  

  我心里想针扎一样抽痛了起来.我挪不动脚步,只是那么呆呆的看着他.  

  看不出他的年纪,乱糟糟的长须遮住了他小半张脸,和普拉丁的清洁高贵不同.他的脸上布满了尘土,还有发黑的棕色污滋,应该是干掉的血迹吧.如此不堪的脸上却还是固执的挂着一种另人心动的高傲.看着他的长发在风中打着结,我心里的疼痛越来越强烈.  

  这时,我看见他腿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伤口周围的肉都已经开始腐烂了,看不出是什么武器留下的创伤.发臭的血和脓把他身边的一小块黄沙都凝结成块.我底底的惊呼一声,情不自禁的抢上前去,查看他的腿伤.不知怎么,看惯了血腥杀戮的我,在这一刻竟然掉下泪来.咸的泪水滴在他的伤口上,他不禁往后一缩.  

  那个衣着光鲜的奴隶贩子有点尴尬的打着圆场:"没关系的,皮外伤,皮外伤而已......"  

  我没有理他,我突然很想要把这个奴隶买下来,带回家.给他清洁的衣物,为他医治腿上的伤.如果不尽快医治,他这条腿很可能就从此废掉了.  

  脑海里又响起老师的话:"买一个奴隶......控制他的思想......作为你的傀儡......"这些话让我心惊.我触摸到的是一个和我一样的人类,他温热的呼吸和我所使用的尸体全然不同.可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眼前又闪过,那个夜晚,面对人们送上的奴隶,普拉丁无言的反对与抵制.  

  我心里一抖,咬牙站起身来离去.  

  "艾~~~~~~~~你别走呀,算我便宜卖给你好了,算一头羊的价钱,好不好?"他的话语让我心里的巨痛加倍,我几乎要叫出声来.  

  我回过头去,看定了那双眼睛.我知道,这样一来,我是真的没有选择了.  

  我花了一头羊的价钱,从奴隶贩子手里接过绑着他的铁链.  

  "你叫什么名字?"我把铁链解开,看着他的眼睛.  

  无语.  

  "那我叫你海门,好不好?"  

  还是沉默.  

  于是,我叫他海门.这是我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名字.  

  也是我死去老师的名字.  

  自从我带海门回家开始,我隐隐的感觉到了周围人渐渐加深轻蔑。

  .  带一个奴隶一起战斗,加上我练习的控制思想的魔法.我知道大家的想法都指向同一个地方.  

  于是,我身边的气氛更加的冷淡下来.  

  可我不去管他们,海门的伤愈合得很快.可是他仍然坚持一个人晚上睡在外面.我把药食物还有淡水送给他,他总是像一尊石像一样没有表情.  

  我们几乎从不说话.  

  我再也没有用铁链锁过他,可他也没有离开.本来以为多了一个人,我的生活会有不同,可我却依然孤独.  

  乌苏娜的伤仍在调养.而我们却不能再等下去.留了凯恩照顾她,我们在普拉丁的带领下杀入宫殿的秘室,寻找那本记录了真墓特征的日记.  

  带了海门一起战斗,直觉的知道他是个优秀的战士.买了一把还算是锋利的剑给他,不求他杀敌,只求自保.  

  没有遵从老师的遗愿把魔法骷髅镶嵌在上面,那种力量太大,也太邪恶.连我这样的魔法师都无法控制,更不用说是他一个凡人了.  

  再三告诫他,一定要站在我的后面.如果敌人杀过来,尽量躲避.我把配好的急救药给他,交代了用法.深知在战场上的间不容发,我是无法分心去救他的.  

  他点点头,高傲中几乎带着一丝轻蔑.  

  队友们和我擦身而过,几乎都没有看我一眼.而普拉丁,则是一贯的沉默.我看看战在身边的海门,微微有点汗颜.  

  "他只是一个奴隶,一个为我战斗的奴隶."我对自己说,可还是感觉有点负罪.  

  秘室的门,设在宫殿下面的第三层.越往下走,空气中的霉味就越重.看来,是长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在我迈进那扇发红光的门之前,我回过头对海门说:"如果我死了,你就是自由之身."  

  长年窝居在坟墓一样的迷宫里,那些灵魂变得比别处更加噬血而残忍.  

  那些半人半羊的怪物不足为惧,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些死去魔法师的恶灵.漂浮在空中的灵体,偏偏具备了强大的魔力.本来好好的站在平地上,脚下突然就会升起熊熊大火.不然就是在行进的途中,头顶突然砸下一阵流星火雨.  

  我们的行进变得缓慢而没有章法.亚马逊徒劳的往天上放着箭,秘道里漆黑一片,只能凭微不足道的一点响动在判断敌人的位置.而突然燃起的火光,却让人更加的不安  

  摸索着前进,却在走了很长时间之后发现,我们原来绕了一个大圈子,没有办法,只好有从另一个方向走一遍.  

  当初塔尔拉什费尽心血设计的这一切,反而成了我们莫大的障碍.这真的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一个忠实的魔法师在死后化为幽灵,保卫着那本宝贵的日记.他放出的冰箭寒气刺骨,没有任何人能靠近他,没有了女巫的远距离魔法,我们显得那么无力.漂浮的灵体,轻易的穿过了我的骨墙,而他放出的冰冻魔法,让最敏捷的亚马逊都行动僵硬.我只有放出一个又一个的骨精灵,勉强压制住他的进攻.  

  僵持.  

  "我们打不过他,"普拉丁低声说."我用落雷把他引开,你们上去拿日记."  

  别无选择.我们退开,普拉丁慢慢的来回跑动,他的魔法把地宫照得如白昼一般.  

  灰色的幽灵一步一步逼近.我们继续后退,我放出一支骨矛,他微微一震,仍然向我们逼过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长袍下的白骨.  

  普拉丁放出魔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刺客乘其不备,飞快的向日记跑去.而我们继续用魔法拖住恶灵.  

  长而尖利的一声口哨,刺客已经得手了.我们转身向出口跑去.  

  恶灵大吼一声,震得整个地宫开始抖动.灰色的长袍落在地上,白骨森森的利爪向我们扑过来.  

  "快走,快走!"普拉丁把护体加到最大.可那长长的爪子已经爪上了海门的肩头,"刷"的一声,扯下一块皮肉来.  

  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近在咫尺的我用手里的法杖一棒向那只手打过去.放魔法是来不及了,可又不能看着海门去死,作为一个巫师居然也用上了肉博的战术.  

  寒光一闪,我只觉得肩头奇寒刺骨,手一松,法杖远远的飞了出去.发绿的长长指甲几乎触到了我的咽喉.  

  我脑海里,想的只有一个人.我闭上眼睛,如果我死了,我爱的人,你会不会为我祈祷?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