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6)

2004年06月09日12:12:54网易文化 可风

  在这个森林里的村庄已经住了好长时间了.  

  每天除了去林子里寻找那座古老的神庙,我就一直留在屋子里炼制各种各样的毒药.  

  越是美丽的动物和植物,毒性就越大.这是老师教给我关于毒系魔法的第一课.而我已经中毒太深.  

  因为他.  

  离开沙漠小镇之后,普拉丁变得异常沉默.他不再主动说话,甚至很少听到他的祈祷.我能感觉到他深深的悲伤,可惜,我却无能为力.  

  同样沉默的还有刺客,她一有空就把手上的尖刺磨亮,有时能磨上一夜,那种声音尖锐得好像是刀子割动心尖上的肉.野蛮人的尸体没有办法带走,只好火化掉.  

  一个英勇的战士,最后变成一捧温热的灰烬.连同他的两把战斧,成为他最后留在这世上的东西.如果我们之中最后有人能活着到达野蛮人高地,一定要替他把这些东西送回去.  

  海门也还是跟着我,我试图说服他离去,而他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投降  

  "如果你死了,我还要把你的骨灰送回沼泽地去."  

  我无言以对.原来以为很遥远的死亡,现在近得让我可以闻到它的味道.  

  没有人还去在意奴隶的事情,战队里的人也都不再交谈,冷漠让人不寒而栗.  

  当年的圣骑士罗兰德已经完全变成了魔王,不仅放出了巴尔。魔界的力量迅速加强,而三大魔头中的另一个,化身为树怪的墨菲斯东也冲破了天使所设下的重重结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个仇恨之魔是因为被禁锢得太久,所以最后那个封印球还没有被完全冲破.  

  我们要在丛林里找到连枷才能敲碎那个封印球.当然,连枷也是由好多部分组成的.我们花的全部精力都花费在了寻找各个部分上.  

  血淋淋的眼睛,心脏,大脑被一一带回了城里.我的任务是把它们和找到的连枷组合在一起,用来达到最大的魔力.  

  当然,这种工作只能由我这种天天与尸体为伍的亡灵巫师来做.  

  关上房门.我的屋子里满是内脏的腥臭,拿起那只眼睛,有发绿的黏液从我的手指间滴下来.用沉重的水银浸过,死去的肉身上多了一层金属般的光泽.用魔力把那已经死去的肉体激活,然后驱使它最后的力量来组合整个连枷.这种魔法,必须用法师自己身体的同一部分做为引子,方能有效.白光中,我的眼睛感觉像有千万根针在扎一般.痛得我几乎撞墙.我的痛苦也成为魔法的一部分,这也是死灵魔法的可怕之处.  

  只有人类才有肉体,也只有人类才有痛苦.  

  我捧起那颗心脏,它仿佛在我的手指间跳动,我看着它,心里突然有点微微发痛.我的心尽管伤痕累累,可我还是不能肯定我能忍受这样的疼痛.  

  我抚摸着我的胸口.我的心跳动得平静而有力.  

  没有关严的窗口吹来凉爽的风,夜晚已经悄悄来到了.  

  我放下那颗心,走出小屋.  

  心里郁闷焦躁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减少,又传来刺客打磨尖刺的声音,一下一下干涩的扯动我的五脏六腑.  

  走了凯恩的屋前,这个最后的智者.我扣响门环,我只是想要交流.  

  他伏在一大堆羊皮手稿中,头发早已是洁白如雪.  

  "有什么事情么?我的孩子."他从来都没有对我的丑怪外表产生厌恶,很多事情找他谈是最合适不过.  

  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说起.很多的东西在心头乱窜,可是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为什么是我们?"我终于问出这个想过很多遍的问题."为什么是我们参与这场战争?为什么天使不来帮助我们."  

  "好问题."凯恩点点他白发苍苍的头,他的眼睛依旧锐利,看定我的脸.  

  "因为神魔人三界有自己的结界,一但冲破了结界来到另一个世界,原本的魔力就会慢慢消失."  

  "那为什么那三个魔王在人间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不,他们的力量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强大.他们只是利用了人类的弱点."  

  我一言不发,终于接触到这个坚硬的内核,我不愿打断他.  

  "神界的力量来自'秩序',而魔界的力量则归根于'混乱'.对于人类而言,'混乱'远比'秩序'容易接受.三大魔王尽管被放逐人间,但他们在地狱里分别掌管的是'恐惧','破坏'和'仇恨'.这恰恰是人类最大的弱点,所以他们可以在人间肆虐."  

  一点一点的寒意慢慢升了上来,原来我们所对抗的不完全是来自魔界的力量,人类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这不全是真的......."我说出这句话,自己都有点筋疲力尽.  

  "希望不是,可是,现在的站队里面,这三样东西都具备了."他长叹一声."人类的弱点是无法抗拒的."  

  我走出他的木屋,心灰如死.以前有的信念开始分崩离析,原来我们不能战胜的还是我们自己.  

  回到自己的小屋,凝视那颗已经开始发暗的心,很想看看我自己的心是不是一个样子,触摸那还没有完全僵硬的肉体。如果这是一场不会胜利的战争,我为什么要用我自己的痛苦来换取最后的失败呢?  

  我的心痛如绞.海门推门进来,给我带来了我吩咐的水银.液态的冰冷的金属,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我拿出一直收藏的宝石,递给他.  

  "你走吧,"我静静的说"这些宝石足够你在任何地方生存下去.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一定会失败."说出这话,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抬起眼睛,看着他,他深蓝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我不在乎."他的声音非常坚定."失败不是结束."  

  他拉起身上的兽皮,在贴身的地方找到一个暗袋,套出来的,是一枚光泽暗淡的肩章.他递给我,尽管上面还有血迹残留在缝隙里,我还是可能看见那个圣骑士的标志.  

  和普拉丁盾上的一模一样.  

  "我曾经是一个圣骑士,战败了,成为奴隶."他的声音里面全是伤痛.  

  "我后悔没有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去死,可后来我才知道,失败不是结束.命运让我和你们一起战斗,这是我的荣幸.像一个圣骑士一样光荣的死去,是我唯一的希望."  

  他说完,拉开门走出去.  

  终于知道,如果一定要牺牲,那么也要死的光荣,如果是失败,也要败的悲壮.这才是我们的命运.  

  撕裂的痛楚,换来那只血痕斑斑的连枷.感觉有东西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在面具背后热热的滑落.一直到胸口.  

  伸手触摸,一手的深红,原来流下的是血,而不是泪水.  

  呆呆的看着手上的血迹,眼前也好像罩了一层淡红的雾.  

  取下面具,感觉手在发抖.从墙角的大木桶里打出清凉的水,一点一点清洗我脸上的泪血.水温软的像另一只手,抚摸我的脸,我睁开眼睛,终于,在水中看到了我的样子.  

  没有办法形容我的像貌,尽管只在水里看了一眼,也让我无法忘记.看过那么多惨不忍睹的场面,我还是被我的样子吓住了.  

  整张脸,整张脸......  

  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撞碎了之后,有勉强按以前的位置拼凑出来.一边的颧骨被残忍的削平,多余的地方被放到了另一边,让我的脸变得一高一底,牵扯我的嘴角和眼睛也都变成那种可怕的歪斜,一只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掉落出来,而另一只眼睛则被挤到了脸的中央,没有光亮的眼睛里仍往下滴着血.一滴一滴落到几乎是半陷在脸上的嘴里,腥腥的甜.脸上的皮肤裂开了口子,如枯死的树皮一般干枯的翻转起来,在水的润湿下仍然触目惊心.  

  不敢再看下去.手重重的拍下,平静的水面顿时破碎,闪着细碎的光.  

  突然听见后面有轻轻的呼吸声,没有多想,抓起一边的匕首就扑了过去.  

  寒光闪闪的匕首,被另一只手紧紧的截在半空.看到离我的脸不到半个手臂距离的另一张脸.  

  普拉丁直直的看着我,眼里有恐惧,有惊吓,还有说不出的痛楚.  

  老师死后那么多年,他是第一个见到我真面目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  

  我扔掉匕首,大叫一声,声音像一头受伤的兽.  

  我疯狂的推开他,狂乱的去抓我放在一边的面具.  

  我没有办法思考,眼前的东西开始混乱的晃动.  

  "不,不,不.....你等等.....你眼睛在流血.....你听我说,你要止住你眼睛里的血......"他慌乱的抓住我,话语不时被我短促的狂叫打断.  

  我挣脱他,只想把我的面具戴在脸上.他上来抓我的手,我重心不稳,手臂往前一送,纯钢的面具重重的击打在他头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时间好像停止了一两秒钟,血,从他的嘴角滴落下来.  

  同样有滚烫的液体流过我的面颊,听得见我们血液滴下的声音.  

  "我只是看你在流血....."他轻轻的说."只是看到你流了好多血......"  

  他缓缓的重复,伸出手,用衣袖擦干我脸上流的血.  

  柔软的亚麻布,温柔的吸走我眼里掉落鲜血,可是怎么也吸不干.  

  "难为你."他说,不敢再抬头看他的眼睛,我低下头.埋在他的胸前.  

  他的血热热的滴在我头上.  

  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近在咫尺的战争.  

  听见耳边沙漏的声音,睁开眼睛,斯人已去.怀里抱住的只有虚空.  那流淌的暧昧,稍纵即逝,可于我,已经不能要求太多.  

  咸咸的,温热的泪,混合血的腥甜.流进我的嘴里.  

  如果这也算是爱一个人的味道.  

  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我们来到那座废弃的神庙.  

  当初,仇恨之魔墨非斯东占据这个地方,以地狱的力量给人们显出幻像.于是,人们把它当作神来摹拜.献祭从开始的牛羊美酒,到后来的鲜活处女,最后到了人们的灵魂.  

  很快,一个接着一个的村庄相继毁灭,而墨菲斯东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大.  

  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强而不可磨灭的仇恨.人们对于墨非斯东的崇拜也就不难解释了.  

  魔比神更容易在人间的到追随者,因为,混乱比秩序更容易被人类接受.  

  我一直在回味凯恩的这句话.  

  把连枷交到普拉丁手上,上面还有发黑的,干掉的血迹.尽管我又带上了面具,但我知道,他正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手指上沾上一点点他的味道,像魔咒一样让我痴狂.  

  连枷打在封印球上,发出呻吟一样的声音.用仇恨力量铸成了封印球,要用人类的痛苦来打开.  

  终于连枷和封印球同时碎裂,耀眼的白光直射在神庙的祭坛上,那发黑的颜色开是慢慢熔化,一阵高过一阵的腥味扑鼻而来.在我们到来之前多少年,有无数的人在这个小小的祭坛上给魔王现上活祭.  

  原来,是人类自己让魔王的力量如此强大.  

  祭坛下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墨非斯东的地宫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海门,他手里紧紧握住长剑和盾牌,身上的甲尽管很旧,可仍然发亮.他的身上散发出和普拉丁如此相近的气息.  

  他们之所以被称为圣骑士,不仅仅因为他们高贵的血统和英俊的像貌,更是因为他们那种强烈的正义之气.  

  德鲁依带着他的白狼,乌鸦在前面开路.我召唤出的死亡系队伍紧跟其后.  

  乌苏娜放出来的强电光时起时落,把一些零星出现的小怪物击得七零八落.  

  到处都是机关,不小心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回遥遥晃晃的站起来一群僵尸,或是突然放出一个电环,巨大的电击让我们胸口巨痛难忍,不然就是一阵毒雾迎面扑来.  

  我们在机关触动的咯咯声中,艰难前行.  

  湿湿的苔藓发出霉腐的味道.这么多年,那个魔王就在这个大的不可思义的地宫里,用魔法召唤一个又一个的魔兵,布下这一个又一个的机关.用活人的献祭来维生.  

  突然想,他应该是寂寞的吧.  

  突然眼前发出刺眼的红光,一堵墙应声而开.眼前出现的是墨非斯东的大殿.  

  殿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血池,鲜血在里面如同煮沸一样翻滚着,跳动着,那种抹不开的深红,把整个大殿印得宛如地狱.  

  淡红的血雾散去,几个浑身血红的怪物向我们一步一步逼近.  

  他们只有一条腿,可是移动速度惊人.几乎可以听见他们皮肤划过空气的声音.  

  很快,她们把我们团团围住,傑傑怪笑的缩小着包围.  

  能从他们脸上艰难的看出他们曾经为人的样子.凯恩的书上说,他们都是心里充满仇恨的冤灵所化.心甘情愿的为仇恨之魔卖命,经过多年的修炼,力量惊人.  

  女巫抬手放出一个冰球,她的这系魔法已经修炼纯青,普通的怪物能完全被它打成碎片.可是,那个血红的怪物只是顿了一顿,行进的步伐丝毫没有减慢.  

  一阵白气慢慢从德鲁伊的脚下升起,他的身体顿时变大了一倍有余.发着白光的毛从他的皮肤上长出来,手也变化成尖利的狼爪.在那两头白狼的仰天长啸声中,他彻底化为狼形.  

  亚马逊的弓早已拉满,发出力量的声音.她孪生姐妹手中的长矛在血红的光线下发出诡异的光芒.  

  所有人都蓄势待发,可是还是冷冷的僵持着.  

  "攻击他们中一个,如果能打死他,我再用魔法把尸体复兴.让他们自己残杀."我轻轻的说,可我知道每个人都能听到.  

  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些卫兵的身上,我们的大敌还在后面.  

  先前那种隔阂的感觉在紧张中溶解,所有人保持惊人的一致.  

  乌苏娜念动咒语,一个接一个的冰球向逼近的怪物砸去,冰冻魔法可以减缓敌人的速度,为我们赢得宝贵的时间.  

  我放出一只骨之精灵,发亮的白色骨球中,是一只完全由白骨组成的蝙蝠.骨系的高级魔法之一,攻击是不会最大,但是骨精灵可以自动盯住目标,在视线所及之处,无法逃脱.  

  亚马逊的利箭长矛也入雨一般飞出,上面都淬有巨毒,一股弄重的醒气划空而过.  

  可是他们的生命力比我们见过的任何一种怪物都要强,而且完全没有痛楚的放应,除了乌苏娜的冰冻让他们脚步稍有停滞以外,带着一身刺猥一样的箭簇,他们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轰的一声,地上凭空出现了好几头燃烧中的九头龙.  

  面目狰狞向我们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火球.火球晃得我们眼花,根本看不见近在咫尺的人影.  

  焦糊的味道混合一声声凄利的叫声,混乱得无法思考.脚下踩到一个软绵绵的物体,是徳鲁伊那些乌鸦小小烧焦的尸体.  

  "不要打它!火龙不是生物,是魔法.我们根本不能打死它们!"乌苏娜大叫,对火系魔法知之甚详的她说的应该不会错.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躲!大家分开来跑,火龙吐火带跟踪.小心!"她飞身避开一个大火球,但一绺长发还是被烧掉了."火龙魔法有时间限制,魔法放得也慢,它们现在应该放不出什么魔力了.大家小心,从后面把本体打掉,火龙就没有威力了."  

  我把骨盾挡在身前,火球从身边擦过,几乎把我钢铁的面具烧红.脸上皮肤痛的钻心,烧焦的味道顽固的钻进的我的鼻孔里.  

  突然好像清凉了一些,脸也不是那么痛了,全身毛孔好像突然收缩又放开,说不出的舒服.  

  圣骑士放出来的寒冰护体!  

  我心里一动,转过头去.  

  不是普拉丁,是海门用魔力给我加的护体.我冲他感激的笑笑,他点点头.他也曾经是圣骑士,这样的魔法他还是没有忘记.  

  回过头去,看见远远的普拉丁和乌苏娜正在和力进攻一个怪物.看着乌苏娜身上同样带的是一样的寒冰护体,我心里竟然升起一股奇异的酸楚.  

  收起浮动的心神,我也开始绕到怪物后面下诅咒.密切的注视他们的生命力变化.  

  终于一头怪物倒在了德鲁伊的利爪下,尽管已经完全坠入魔道,变成面目全非的怪物,他流下的血,仍然是鲜红的.  

  没有完全僵死的身体在地上翻滚,挣扎,骨骼在移动中发出尖利的磨擦声.然后,从地上爬起,它的样子和以前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淡淡的蒙上了一层灰黑的颜色.  

  它转过头,尖利的长爪死死的卡住另一个怪物的脖子,死不松手.  

  死亡系复兴魔法.  

  驱使尸体为自己战斗是死亡系魔法的宗旨,可是,每次使用复兴还是让我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一模一样的躯体,在前一刻还是我们的敌人,可在后一刻成为我的奴隶,心里总是有种说不清的难过.  

  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战斗仍在继续,因为我使用的复兴,敌人的已经开始招架不住了.逼近是用同样的身体,使用一样的魔法,没有任何傀儡能达到这种效果.  

  两只复兴的怪物把它们曾经的同伴挤到一个狭小的角落,然后,扯成碎片,尽管看多了这种自相残杀的场面,我还是闭上了眼睛.  

  绕过沸腾的血池,终于看到了三大魔头之一,仇恨之魔-----墨非斯东.  

  耀眼的白光几乎刺得我们无法睁眼,简直看不情他的具体样子.  

  强烈的电光像森林里的闪电,划过我们身边,轻轻擦过我的盔甲,我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手脚麻木,几乎不能呼吸.  

  在他巨大魔力的压迫下,我们的阵型顿时散的七零八落.我带着海门尽量绕到大殿的左侧,我必须找个地方停下来才能放出诅咒来.  

  电光仍然不停的闪过,他的魔力似乎无穷无尽.而我们的力气已经在无止尽的奔跑中耗尽.  

  我们的意志一点一点的崩溃,双倍伤害的诅咒起不了一点作用.因为没有什么人能够伤害到他,我们像落入陷阱的野兽,被轻而易举的玩弄着.  

  我的跑动变的越来越慢,腿几乎沉得抬不起来,而射向我们的冰箭电刀却越来越多.  

  隐隐约约之中,好似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过来吧,好累了.留在这个地宫里如何?"  

  声音轻柔而不可抗拒,让人手脚发软.  

  "过来吧,你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所有你恨的人都会在你的手下灰飞烟灭......加入我的军队,不要再抵抗了."声音不大,却带着强大的诱惑,激荡所有人的思想.  

  "不要听他的,那是控制思想的魔法."我大叫,我尽量克制我心里一阵强过一阵的欲望.可是,四肢却越来越酸软.  

  乌苏娜软软的靠在墙的一角,在血红的光线下,她的脸白得可怖,亚马逊几乎没有力量拉开她的弓箭.连一向强壮的普拉丁,也终于单膝跪倒,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却没有一点抵抗的力量.  

  心里没有了一点恐惧,死亡近在咫尺,可却是一种解脱.  

  有着一半兽性的徳鲁依也许是唯一不受这个魔法控制的一个,在两个大电波的间隙中,他找准一个机会从左面冲了上去,尖利的牙齿扯开了那团白光.  

  有一个电球擦过,我的心几乎被强大的力量撕裂.  

  德鲁依在电环之中咆哮,而我们则乘机尽可能的恢复魔力.  

  他的身体一经完全溶化在了那团白光中,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我们也没有精力多想.努力的调匀呼吸,法杖的碎了一角,不过应该还是可以支持.  

  电光发出的频率比以前少多了,可徳鲁依还是在白光中和墨菲斯东搏命.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我们只好等待,手心泌出的汗水让法杖的手柄变得湿而粘.  

  可是除了越放越慢的电光外,什么都看不见,连徳鲁依的咆哮也渐渐变低,几乎听不清了.  

  看他在里面孤军奋战,却无能为力,因为怕误伤到在里面的德鲁依,我们连一个小小的魔法都不能放出,这种感觉撕扯着我的心.语无伦次的为他祈祷,眼睛却不能有一丝松懈的看着那团白光.  

  突然,一个物体被重重的抛出,狠狠的砸在墙上,力量之大,整个大殿都为之一震.看着在墙上划过的那道巨大的血痕,下面躺着的是德鲁依血肉模糊的身体.  

  我赶紧冲上前去,手里紧紧扣着腰带上的急救药瓶.  

  他比我想象中伤的还要重,轻轻一碰他的身体,皮肉之下,碎裂的骨骼发出格格做响.  

  "坚持一下,坚持......"我对他说,急忙把止血药倒进他嘴里,一面把治疗的魔法加到最强,淡蓝的光停留在他身上的伤口上,好像给他又穿上了一件盔甲.可是,他身上的狼毛还是开始渐渐褪去,身体也慢慢变成人的大小,粘满血迹的长发贴在他苍白而英俊的脸上,血止不住的从他的鼻子和嘴里流出来.  

  我尽全力把我的魔法放出,以前一直珍藏的几瓶药物也全部灌给他,因为我知道,一旦德鲁依变成的狼人被硬生生打回人型,那么再高明的法师也是回天乏术了.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变为原型了.  

  "对不起,我尽力了......可是还是不能....不能够...."一口血喷出,我的半边长袍都变得湿漉漉的.他的身体开始在我手中变冷.  

  如果我用复兴的魔法,我可以让他的肉体再度复苏,但是他的头脑却永远睡去.我握住他慢慢变的僵硬的手,拿不定主意.  

  什么是最重要的?是同时失去肉体和灵魂还是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我的魔力对此无能为力.  

  最终,我还是放下了他的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还是让他安息吧.  

  深深的悲伤从像水的波纹一样,以他的尸体为中心,一波一波的荡漾开来.他忠实的白狼走过来,用湿漉漉的鼻子顶了顶他的手肘,看他没有了一点反应,发出长长的悲鸣.  

  墨菲斯东也遭受到了重创,他魔法放出的速度比先前慢了很多,我注意到德鲁依的手上抓着一截撕裂的肢体.  

  他身边的白光也开始渐渐散去,终于,我们可以看清楚这个仇恨之魔的真面目.  

  巨大而粗糙的树干组成他的身体,无数长长的枝条从各个方向伸出,看似柔软,其实坚韧.每隔一阵,那些枝条会整齐划一的向内收缩,再放开时,混合的冰箭的电波就密密层层的放出来.  

  我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很快我发现每次他枝条收缩后还没有放开的那个短暂间隙,是我们进攻的最佳时机.  

  看看周围的队友们,他们也都发现了这一点,心照不宣的传递着进攻的信号.  

  墨非斯东的右侧肢体少了一截,不用说,正是英勇的徳鲁依最后扯下来的一块.  

  这是他最大的破绽.  

  又一拨电泼放出,魔王的吼声震的我们发麻.身上的枝条如水母的触手一般往内紧缩.  

  时候到了!  

  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短,乌苏娜放出一个冰球,把他一半的身体冰冻起来,为之后的战斗争取时间.我放出攻击里反弹的诅咒,普拉丁从右边他的薄弱部位插上,手里的长剑刺入他的身体.  

  而在左面,亚马逊姐妹的箭和矛如雨点一般落下,牢牢的钉在他的身体上.墨非斯东大吼着,拼命扭动他的身体,想要摆脱这样被动的局面.乌苏娜不停的放出冰球,我也不停的用骨之精灵发出攻击.  

  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我们的进攻关系普拉丁的存亡.看着他的身体在巨大藤蔓的纠缠中奋力撕杀,我的心也一阵一阵的揪紧.  

  时间变得好慢,而魔王的生命力却又几乎无限.  

  终于还是让墨菲斯东挣脱了我们的围攻.他用长长的触角把普拉丁从它身上扯下来,好像把玩一个小小的人偶一样,用藤蔓一点一点的把他缠紧.  

  突然觉得时间慢慢的开始凝滞,好像是女巫放出的冰冻魔法变到最大,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冻住了.  

  魔王的触角收紧,看见普拉丁奋力的挣扎着,他的四肢挥舞在空中,慢慢的虚弱下去.  

  哐铛一声,他手里的长剑落地,划出一个冷漠的弧度.在火焰燃烧的声音中,我几乎能听见他身上骨头摩擦的声音.看着一边德鲁依血肉模糊的身体,我的心突然好像被硬生生扯成两块.  

  我的吼声震得我自己的胸口发木,我抓起法杖,不顾一切向魔王的胸口刺过去.  

  一个影子一晃,海门从后面插上,比我先一步出手,用手里的长剑准确的砍墨菲斯东的藤蔓.  

  我看见魔王头上闪过的青气,心里一惊,可是脚步还是没有停止,手里尖利的法杖掷出,带着我最强的魔力狠狠的刺进魔王的胸口.  

  还是慢了一点点,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海门和普拉丁的身影消失在深绿色的毒雾中.  

  在魔王垂死挣扎中,我的身体像风筝一样被轻飘飘的飞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却没有痛的感觉,泪水刺伤我的伤口.  

  地狱一样的大殿开始在我眼前晃动.魔王的身体在最后的攻击下轰然倒地.  

  恍惚中,身体好像变得好轻.像羽毛一样像云端飞去,金色的阳光亮得耀眼.天使的巨大羽翼是半透明的白色,缓缓的挥动着,自然而平和.  

  在这里,我们不会痛苦了.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