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7)

2004年06月09日12:13:01网易文化 可风

  我回过头,没有了面具的阻隔,我清楚的看见普拉丁英俊脸上温和的微笑.我伸出手去,手上的皮肤不再竣裂如龟甲,而是光滑而修长,我用我全新的手指抚摸他完美的脸,柔软的唇,亮如星辰的眼睛.  

  一滴眼泪滑下,亮晶晶的粘在我手上.  

  我们已经在神界了,你为什么要哭?我用眼睛问他.  

  因为,我们不是神,我们有太多的事情放不下.  

  他的脸上流过一丝悲伤,转身离去.  

  我在胸口巨大的疼痛中醒来,身上的伤口依旧,脸上的伤口依旧.  

  我还是在停留在凡界.  

  凯恩颤微微的白发在暮色中发出淡金的光.  

  "我躺了多久了?"我问,喉咙像刀刮一般尖锐的痛.  

  "两天了."  

  "他们呢?"我迫不及待的问.  

  "德鲁依的尸体已经送回森林的圣域中了,他的白狼也放了生."凯恩的声音里充满悲伤.我也不禁叹息一声.  

  "普拉丁伤的不轻,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我们会在村子里休整一段时间,等他痊愈."我心里终于如同一块石头落了地.  

  "海门中了墨菲斯东的巨毒,我们用了你的药物,加上村里巫师的草药,还是没有能把他的毒气全部拔出......"我翻身坐起,抓住凯恩的肩膀.  

  "他现在在哪里?他倒底如何?"我急切的问.  

  "他就在你旁边的小木屋里,你放心,他性命没有大碍......只是......只是,他已经全瞎了."  

  海门的眼睛上缠上了亚麻的绷带。握住他的手,却依然是温暖的。

  

  "我是不会离开的,我要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他奋力的摇着头,好象是要把眼前遮住的黑暗推开。

  

  我无话可说,圣骑士的坚毅有目共睹,是任何魔法都无法动摇的。

  

  可是,他已经瞎了,我怎么能带他继续我们的战斗呢?我把手抽出来,上面还有他汗水的味道。

  

  "好好养伤,我们再想办法。"我只能这么说。

  

  走近普拉丁的住处,看见的却是乌苏娜刚刚从里面出来。她的样子憔悴,却依然光彩照人。

  

  不知怎么,看到她,竟然有点尴尬。

  

  "他还好么?"我决定不进去了。

  

  "恩,现在好多了,刚刚睡下。"她轻轻的说,低下头,隐约看见她脸上的泪痕。

  

  我僵立了一会,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只好转身往回走。

  

  "巫师!"她在我身后唤我,我一顿,我早就习惯没有名字了。

  

  "什么事情?"我回过头。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有一件事情我想要问你。。。"  

  我看见她的长发随长袍一起飞舞。

  

  "是不是只有圣骑士才能封印魔王?"没有想到是这个问题,我一下楞住。

  

  "是真的,对不对?塔尔拉什,普拉丁的老师,所有用肉体封印过魔王的人全都是圣骑士。。。。。。"她说着,掉下泪来。

  

  "这次我们的任务,就是制服魔王,再用普拉丁的身体和灵魂石的力量封印恶魔,对不对?"  

  "我们其实就是要护送他过去,然后在封印后把他活埋在地宫里!"  

  她咬着手背,哭泣着,手上满是斑斑血迹。我突然像是被扔进了冰窖里,全身的血液都好象凝固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凯恩说过,我们这次可以彻底的把魔王打得灰飞烟灭,你看到墨非斯东了,我们不是把他彻底消灭了?我们都可以回家,回去的……"我语无伦次的说着,可是不敢细想,从出发到现在,普拉丁的郁郁寡欢终于有了解释,他对我们的若即若离不也是为了这个?我用双臂抓住肩头,却仍然颤抖得厉害。

  

  "是,但又不是,三块灵魂石中封印巴尔的那一块有瑕疵,根本封不了那个大魔王,必须要用人的痛苦来共同封印。我们没有选择。。。。。"她哭着,却又害怕吵醒在屋里的普拉丁,用力的按着自己起伏的胸口,用一种压抑的姿势。

  

  "你怎么知道?那一定不是真的。"我摇晃着她小小的身体,想要把这些疯狂的想法通通赶出去。

  

  "是真的。"她抬起眼睛,两眼早已又红又肿。"他在病中迷迷糊糊自己说的,是我们出发前大天使泰瑞尔交给他的任务。"  

  我颓然的松开她,几乎摔倒,头脑里一片空白。

  

  我盯着她纤细的脚踝上的血痕看,却没有思考的力气。所有的这一切,原来指向的是这么一个残酷的事实。

  

  所谓人类被天使召唤的荣耀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而可笑透顶。

  

  但我们已经走了出来,没有办法回头了。

  

  她虚弱的跪倒:"巫师,我求您,用您的智慧还有您手里古老的羊皮手卷,找到可以用别人来替换普拉丁封印的方法。求您,我愿意用我的身体来代替他。"她的声音变的无比坚定。和她柔弱的身体完全不同。

  

  我闭了一下眼睛,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爱的是同一个男人。可我却从没有怨恨过她,因为,这仅仅只是我们的命运。

  

  我不再和人交谈,因为恐惧。

  怕的是,会有另一个消息传来,然后,彻底夺走我爱的那个人。

  

  老师留下的羊皮手卷发出霉腐的味道,上面的字迹也开始慢慢的随着霉斑跳舞。

  

  我的眼睛变的又酸又痛,胡乱的翻看着,却不清楚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

  

  心乱如麻。

  

  把面具懈下来,可脑袋还是感觉沉重。闭上眼睛,却清清楚楚的看见我第一次见他的样子。骑在马上的英俊少年,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也许,是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们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更多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故事延续在我的梦境里。

  

  也许,只有在梦境里,我才能真正的拥有他。

  

  身后的门轻轻敲了两下,然后被人推开了。下意识的第一时间戴上面具,然后才回过头去。

  

  是海门。

  

  看着他没有光泽的眼睛,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下的面具。

  

  第一次,那么坦然的面对除了我老师以外的人。全然没有上次被普拉丁撞见时的惊慌失措,我就那么没有遮掩的面对他,因为,我知道,他已经完全瞎了。

  

  他的行动已经自然了好多,很轻易的找到椅子坐下,他的感知恢复的惊人。

  

  他棕色的卷发发出柔和的光,同样颜色的胡须也明显的整理过。尽管他的眼睛已经瞎了,尽管他的身份仍然是一个奴隶。但他还是保持着他的清洁,还有尊严。

  

  我就那么看着他,一言不发。

  

  尽管圣骑士那种特有的风度他身上仍然清晰可见,我却没有那种面对普拉丁时的那种强烈的,居高临下的压迫感,也许是从另一个意义上说,我仍然是他的主人。

  

  "我要跟你们在一起。"这两天,他反反复复一直都是着句话。

  

  "如果你让我走,我永远都会打上一个奴隶,战败者的烙印,一直到我死。如果是那样,你不如现在杀死我。"他说的真切,声音都有点微微颤抖。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我这两天考虑很久的一个想法:"我可以让你跟着我们,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去送死。"  

  我停顿了一下,看见他的脸上闪过失望的神情。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我可以把我老师的魔法骷髅镶嵌在你的剑上,这样,骷髅的力量可以在战斗中为你吸取生命和魔力。这样能弥补你视力上的不足。不过……"  

  我斟酌着语句。却不知道怎么把话说清楚。

  

  "魔法骷髅是死亡魔法的器具,和你以前圣骑士所拥有的神圣魔法会有冲突。所以,你如果使用这个骷髅,你以前的魔力会消失……"  

  他身体一震,默默无语。

  

  "我知道这样做很困难,不过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继续跟我们战斗,也只有这样,你在两种魔法的冲突下才能幸存。"  

  我把该说的话一口气说完,从出生到现在,我还没有完整的讲过这么多的话。

  

  "好,我同意。只要我能和你们一起战斗,以前的魔法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坚定的说,从怀里掏出他那枚旧肩章,抛向空中,听见划空而过的声音,准确的挥出剑来,锋利的剑身把那枚肩章劈成两半。

  

  "从战败的那天起,我就已经不再是圣骑士了。"他说完,走出房门。

  

  我拾起他留下的那把剑,再打开包裹,取出老师的头骨。

  

  老师的头骨依然那么光滑洁白,没有半点瑕疵。

  

  "老师,我遵从你的意志做了。用您的头骨最后镶嵌在武器之上,我请您用您的魔力保佑我们,也同样请您在天上看顾我们。我知道这样做很可能让海门走火入魔,可是我没有选择,只求您能用您最后的力量保护他,也保护我们。"  

  我打开老师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念动咒语。

  

  骷髅的边缘慢慢的熔化开来,和剑的手柄融合在一起,直到看不出一点瑕疵。

  

  死灵巫师最后的力量,和人类战士的锋利武器结合在一起,成为人世间罕有的神兵。

  

  光芒过后,我最后一次吻过老师的头骨。

  

  谢谢您,我一直都知道,您是最优秀的亡灵巫师。

  

  看见碎成两半的肩章,我细心的把它拾起,包在我的包裹中。  

  海门,你一直都是圣骑士,一直都是。  

  终于来到圣殿,一路背负的却是死亡的阴影。

  漫长的征途还没有看到头,我们却都已经身心交淬了。  

  大天使泰瑞尔巨大的白色翅膀在圣殿里闪闪发光。他的面孔让人无法直视。

  天使来自神界的风采让人肃然起敬。  

  普拉丁上前一步,摘下他的头盔,端端正正的放在手肘上,单膝跪地,天使白色的羽翼把他的金的头发映的发亮。  

  我微微的低了低头。法师是不会下跪的,不管是对谁,自古如此。  

  "人类的英雄们,终于我们可以在着神魔两界的届界处会面了。过了前面的火焰之河,就是魔王迪亚伯罗的邪恶宫殿。现在魔王刚刚复活,还没有什么力量,希望你们可以借助灵魂石的帮助彻底打败他。我以神界的力量为你们祈祷。"  

  "在去到火焰之河的路上,你们会遇到一个相当强大的敌人。他是我变节的孪生兄弟伊祖尔。他本是掌管圣剑的天使之一,在和魔王的战斗中被俘变节。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黑魔法所控制,而他的灵魂则在善恶两界倍受煎熬。你们必须杀死他的身体,才能使他的灵魂在天界得到重生。记住,他也许还拥有天使的躯体,可是他早已堕落。请你们务必要打碎他身上的邪恶封印,拯救他的灵魂。"  

  没有想到,我们要杀死的,是一个曾经的天使。  

  尽管有绝对的理由去杀死他,我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的难过。  

  突然间,善与恶的定义变得如此含糊。因为,好象无论善恶,最终指向的都是杀戮。

  走出神殿,看着天边的晚霞出神。  

  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肩上,我微微一震,回过头,看见普拉丁忧郁的眼睛。  

  我不敢动,只希望他的手能够在我的肩上多停留一会。温暖的感觉透过长袍注入了我的是身体,那种活着的感觉。  

  "又要出发了。"他淡淡的说。  

  "恩,又要出发了。"  

  "我们必须先去绝望平原杀死伊祖尔。"  

  "绝望平原。。。"我喃喃的重复着这个地名。堕落的天使,给自己的地方取了这么一个悲伤的名字。但是,绝望,又是什么呢?

  "他曾经是最优秀的战神。。。。。"普拉丁的声音变的好低,像是自言自语。

  "恩,要杀死他一定很困难。"我只有这么说。  

  "如果,有一天,我也堕落入了魔界,你会不会杀死我?"他突然这么问,让人心惊。  

  "我不会。"我看着他闪亮的眼睛。

  "为什么?"  

  "因为,活者,比什么都重要。"  

  因为,我一定要你活着,不管是以什么方式,我要你活着。我在心里说。

  只因为,对于我,你比任何事物,甚至是正义,都要来得重要。  

  绝望平原,寸草不生。  

  空旷的原野上,犀利的风声呼啸而过。  

  堕落的天使,就在这样荒凉的地方度过漫长的岁月,远离天国,被人遗忘。

  他依然有洁白的羽翼,他依然有和大天使一模一样的容貌,可是,他却是我们的敌人。

  远远的看着他,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手攻击。  

  "你们终于来了。"他的声音洪亮,但还是有抑制不住的失落。  

  "可惜你们还是晚了一步。"他停顿了一下,我看见他的翅膀发出异样的白光。  

  "我已经自己把生命球震碎了。我的灵魂将坠如烈火中,永远不能超生。"   "你说什么?"普拉丁上前一步,却被巨大的力量震退。  

  "长久以来,我一直被囚禁在这个结界的入口处。背负着变节的恶名,忍受着魔界力量的折磨。等的就是这一天。你们来了,我把关于魔界的秘密告诉你们,我死而无憾。"  

  "不要用你们有限的魔力来拯救我,那没有一点用处。我的时间无多,只能大概的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很久以前,魔界曾经发生过一次叛乱,三大魔王的统治被推翻,从而被流放到人间。就是你们知道的暗黑之流放。"  

  "当时,神界认为这是一举歼灭魔头的一个好机会,于是,派大天使泰瑞尔带着三颗灵魂石来到人间。在人类中挑选最优秀的英雄和法师,让他们用灵魂石来封印三个魔头。"  

  "但这刚好就是魔王的计谋之一,他们假意被放逐,其实利用人们对与魔法的恐惧吸取力量,然后乘机夺取灵魂石。从而称霸人间,和天界抗衡。"  

  "但他们低估了一点,那就是人类令人胆寒的牺牲精神。人类的力量本来不足以和魔王抗衡,但他们却甘愿用自己肉体的痛苦作为载体,将灵魂石的效力发挥到最大,终于将魔王封印。"  

  "但是,人终究不可能永生,一旦死亡,肉体封印的效果就会随之消失。这也是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魔王就会复活,肆虐人间。而魔王也吸取教训,每次复活,他都会变本加厉的吸取人类的灵魂,用来巩固自己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魔王复活之后他的法力都会变得比以前更强。"  

  "那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战胜他们了?"乌苏娜问道。身体微微发抖。  

  "没有办法,因为魔王本身是不死的。你们以为你们已经完全打败墨非斯东了?他其实根本没有死,死的只是作为他灵魂载体的那个树怪而已。而他本身则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吸取新的灵魂去了。"  

  伊祖尔一口气说完,他的身体变的越来越淡,而且从边缘开始慢慢的化为轻烟。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普拉丁的声音里满是悲痛。  

  "因为,要你们知道灵魂石的重要性,灵魂石千万不能落到三大魔王手里。"他的影子越来越淡了。  

  "火焰之河旁边有一个地狱熔炉。把你们手里的墨非斯东灵魂石拿到那里砸碎。"  

  "别,别……为什么,为什么灵魂石如此重要?"普拉丁急切的追问。

  "因为,因为……灵魂石不仅可以封印魔,也可以封印神……我就是,就是……"他终于化为一股轻烟,消散在旷野的风沙中。  

  曾经的天使,从此烟消云散。  

  "因为,他就是被我用灵魂石禁锢在这里的。"一个冷酷的声音传来,巨大石头的后面,已经被魔王完全控制灵魂的圣骑士罗兰德,普拉丁的老师,慢慢的现身。

  长长的灰色长袍被风吹起,发出列列的声音。他的脸上已经失去了皮肤,血肉模糊的一团,在白色的平原上,异常可怖。  

  "我们又见面了。"他缓缓的说。  

  "你去死!"刺客抽出手上的尖刺,发狂一样的冲上去。  

  他轻描淡写的挥了挥衣袖,她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没想到,他挺了那么多年以后,还是自己做了一个了结。"他看着伊祖尔最后站立的地方,叹息了一声。

  "有时候,连天使,都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坚强。"他的声音依然平缓。  

  "他也告诉你们了,魔王是不死的。那你们何必要做这种无谓的牺牲呢?把你们手里的那颗灵魂石交给我,我一定送你们回去。"他冷漠的说。  

  好象已经看见了胜负分明的结局。  

  "决不!"普拉丁咬着牙齿说。  

  "那你来杀我好了."他冷笑着说.  

  "不要忘了这个肉身是谁的.你杀的又是谁."他的声音像刀子一样.  

  我看见普拉丁的脸色变得苍白.  

  突然他大吼一声,手里的长剑挥出.白光闪过,"铿!"的一声,金属搁挡的声音,连同火光一起溅起.  

  右手长剑削过,侧身,急闪,左手的盾牌同时挥出.普拉丁的招式力度运用得丝毫不差,中规中矩.而被魔王负身的罗兰德则更快一步,飞快的躲开普拉丁的进攻,身体微微一低,找到空隙,一剑刺出.  

  两人同时飞身后退了一步.停顿了一下,有再度嘶杀在一起.  

  空旷的荒野上,只听见兵刃交接的声音.  

  罗兰德的长袍被割裂了一块,灰色的布片像秋天里的蝴蝶,在漫天的风沙中飞舞.  

  乌苏娜举起法杖,想要放一个火球帮他,可是微弱的火星一闪,随即又熄灭掉了.这才知道由于伊祖尔最后怨念的诅咒,在这片绝望平原上,任何的魔法都无法施放.  

  只好眼看着他们在不远处拼斗.两人用的招式一模一样.像极了平日里圣骑士的比武较量,只是这次不同的是.两人都是以死相搏.  

  也许是受到了伊祖尔最后怨气的影响.魔王强加在罗兰德身上的控制魔法在一点一点的减退.他的动作也开始慢慢的变得迟缓,破绽也开始时不时的显出来.  

  可是,每次在最后的关头,普拉丁都无法痛下杀手.  

  一只羽箭呼啸而过,亚马逊一箭准确的从罗兰德的后背射入,再从前胸穿出.  

  他的身体僵立了一会,慢慢的向后倒去.  

  凡人的肉身,不停的涌出鲜血.连空气中都弥漫了血液的甜腥.在升起的淡红色血气中,魔王正在奋力脱离这具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躯体.  

  "杀我,快,杀我,杀呀!!"已经完全恢复人性的罗兰德侧倒在血泊中,对他的弟子,普拉丁狂叫.  

  不仅仅是普拉丁,我们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僵直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把我的头割下来,快....快....他就要挣脱了.快呀!!"他狂乱的大叫,一面拼命的去抓掉在地上的利剑.拼尽全力想要自刎.  

  可是他伤得太重了,手根本无法把剑举起来.只好死命的用自己的头往剑身上撞.  

  在极度的恐怖中,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这血肉模糊的一幕,却没有人能移动一下.  

  血混合着荒原的沙石,使他看上却凄厉而恐怖.  

  "杀我,快...快..."  

  这时,海门从我身后一步冲上前去,一剑割下了他的头颅.恍惚中,仿佛看见他不成人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最后微笑.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看着元气大伤的魔王挥舞着黑色的翅膀飞往魔殿的方向.  

  我们知道,最后的恶战还是无法避免.  

  突然,普拉丁一拳挥出,重重的把海门击倒在地.  

  我一把抓住海门,怕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回过头,看见普拉丁颓然的跪到,捧住老师的头颅,痛哭失声.  

  绝望平原突然好象变大了好几倍,我们突然间变的好小,小得好像是风沙中的一块石子.  

  ————番外之二:堕落天使———— 

  对不起,我亲爱的兄弟.  

  在我离去的时候,我没有向你告别.  

  我有千万中理由来向你解释,可是结局却只有一个.  

  那个有着金色阳光的午后,我带着圣剑一路杀向魔宫的时候,我亲爱的兄弟,你有没有那种强列的不祥预感?  

  我有的,那让我知道,原来天使也会感觉到恐惧.  

  但,当我站在魔宫门口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完全没有退路.  

  原谅我的冒矢,但我知道,一旦魔王的黑暗神剑炼成,神和魔之间又会有一场殊死搏斗.  

  也许是真的刻不容缓,也许是我太信任我手上的这把冰火圣剑,也许仅仅是因为我太信任我自己.  

  因为就连你,我的孪生兄弟,也说过:伊祖尔是最勇敢的战神,他的圣剑掌管着天地间所有的正义.  

  于是,为了正义,也为了手中圣剑的荣耀,我冲破了结界,单枪匹马的进入魔宫,毁灭那即将炼成的黑暗之剑.  

  那一刻,我忘记了.在魔界的地域上,天使已经不再是天使,而圣剑也不再是圣剑.  

  而我,早已不再是战神.  

  拼却了最后的力量,我毁灭了黑暗之剑.而在那时,我也明白,我再也不能回到天国了.  

  无数的魔鬼在那一刻狑笑着向我逼近,我的翅膀在火光中发出血红的光芒.而羽毛烧焦的味道让我窒息.  

  我把手中的圣剑掷向了火焰之河.看着明亮的剑身慢慢的沉没在熊熊大火中.我的心也出奇的平静.我的职责是守护圣剑,如今剑已经丢失,我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魔王的怪笑震得我摇摇欲坠,闪烁的火光中,我记起天界那金色的阳光,还有你,你那和我一模一样的面容.  

  我亲爱的兄弟,那一刻,你有没有想起我?  

  无数的怪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从此,天上的双子星暗淡了一颗.  

  因为我被囚禁在了魔界.  

  他们说我已经堕落.他们说我是可耻的变节者,作为一个天使,我应该在被俘的那一刻震碎我的生命球.让我的原本可以永生的生命,随着圣剑一起泯灭.可我没有,我选择在地狱里苟颜残喘的活着.背负着种种恶名.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冥冥之中,欠缺了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欠缺了一个告别.和你的告别.  

  我亲爱的兄弟,如果着漫长岁月的煎熬能让我回到天界和你做一个最后的挥别,那么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们原本应该在天国永生,但我却先离你而去,欠缺的,是一个最后的告别.  

  我听说凡人世界的孪生兄弟间,会存在那种奇妙的感应,让他们可以知道对方的感觉.那么你呢?在天国的日子里,你有没有感觉到我的悲凉?  

  我用我的怨气成就了一片绝望平原,只是希望能让你感受到我心里的思念与痛苦.  

  直到,那些人类的武士成为第一批的访客.本以为他们带来的是你的消息与我重生的希望.这让我感动不已.  

  可我却看见他们手上的武器上,有着你的力量.  

  做为一个天使,我知道那种力量后面的含义.有了你的神力,这样的武器可以刺穿天使的身体.  

  等了那么多年,你派来的使者,背负的却是杀死我的使命.  

  我不怪你,这是早就注定的结局,不是吗?我取出早已暗淡的生命球,手上轻轻用力,"咯"的一声,我的生命灰飞烟灭.  

  我亲爱的兄弟,还记得我欠缺你一个告别.可是已经不再重要了.  

  让天边那颗划过的流星,做为我们最后的挥别,好么?  

  其实,天使,有时侯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