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8)

2004年06月09日12:13:07网易文化 可风

  熊熊火光中,罗兰德的身体化为一捧柔软的灰烬.  

  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只看见普拉丁握着剑柄的手,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真正的英雄,用自己肉身来封印魔王的英雄,就这么消散在青烟中.  

  普拉丁一动不动的单膝跪在前面.沉默的气氛让人压抑.  

  我走上前去,轻轻拍拍他的肩."走吧,"我说,"我们要在赶在魔王恢复之前将他封印."  

  也许只有站斗,才能让他暂时抛开悲伤.  

  他站起身来,身体依然挺拔.他的眼睛闪闪发光,那是燃烧着的火焰.  

  不愧是我们的领袖,他的声音仍然镇定.  

  "魔殿里一共有五个封印,一定要全部打开之后魔王迪亚伯罗才会现身.据凯恩的手稿上记载,每打开一个封印,都会有大群的怪物在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怪物的带领下出现.它们的力量不可预知.但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当年的天使伊祖尔就是这么败在它们手上,从而丢失了天界的冰火圣剑."  

  他的目光从遥远的魔殿收回来,从我们身上一点一点的看过去,最后落在我身上.  

  我艰难的咧了咧嘴唇,想给他一个微笑,尽管我知道他无法看到.  

  "据说有一个封印里的怪物会下诅咒,他们也最为危险......"他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到他眼里蓝色的光芒.  

  我于是接着他的话说下去,"诅咒有很多种,对于近身战斗,最可怕的是攻击力反弹,你击打上去的所有力量会反弹到你自己身上,也就是说,你用的力量越大,对自身的伤害就越大."我忧心忡忡看了一眼刺客,她的脸有点苍白,薄薄的嘴唇有点颤抖.我有看了看我身后的海门,他的脸像是石雕一样,我只好把目光收回来,看着普拉丁平静的眼睛.  

  "对于魔法师,有一种转换魔力的诅咒是最要小心的.一旦中了这种诅咒,你放出的魔法会同时耗尽你的生命."这番话是对乌苏娜说的,她轻轻抖了一下,仅此而以.  

  "诅咒没有办法解开,只有等它的时间到了,自动解除.所以一旦中了诅咒,就要立即停止攻击.....尽量闪避,直到诅咒解除......"我突然间记起死去的老师.他们都说他是"耗尽魔力而牺牲的."现在终于有了解释,只是,为什么他明明知道自己被下了诅咒,还要继续释放魔法,最终死去呢?  

  疑问突然在我的脑海里成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后背开始变冷,感觉汗水从我的肋骨上一滴一滴流下来.  

  我呆呆的僵立在那里,周围变得好沉默.  

  乌苏娜最终打破了僵局:"魔王最凶狠的魔法是火系魔法中的地狱火,放出来的时候是一片火海,烧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大家一定要小心."  

  我终于回过神来,把身上带的几瓶急救药物分给大家."一旦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定记住先服药物,闪避为先,不要硬拼."  

  普拉丁从怀里掏出那颗闪着蓝光的魔法石,看出来是出发前大天使交给他的.  

  "如果我们能够彻底打败魔王,我们可以用这颗灵魂石将他封印.然后把灵魂石交还给天使长.如果魔王在被封印之后还具有魔力,那么就必须牺牲我们中的一个人,用肉体来克制魔王的力量,使他不至于破坏灵魂石而逃逸.这颗灵魂石先放在我这里,如果到时候我有不测,希望大家以大局为重,一定要将魔头封印."  

  他将灵魂石放回怀中,我知道,他说的这一切,都是以我们打败魔王为前提的.如果不能成功,魔法石落到魔界,那么我们的死亡是小,人间乃至神界都回面临最大的威胁.  

  那种沉重的压抑,让我透不过气来.  

  海门站在我身后,洁白的骷髅成为他手上的长剑的手柄,怪异中却又有说不出的和谐.  

  "尽管骷髅可以为你吸取魔力和生命,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一定要跟紧我们,注意站在那个火傀儡后面,它能保护你."我轻声的对他说.  

  他无言的点点头.  

  火焰之河.  

  远远的就能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热浪.窄窄的通道只能容一个人通过.通道的下面,是翻滚着的火浪,一旦不慎掉下去,尸骨无存.  

  可前面却不时的冲出一些放魔法的怪物,对我们进行阻截.普拉丁坚持要走在最前面,他的神圣之盾已经练成,他手上的盾牌发出耀眼的白光,所到之处,怪物纷纷溃败.  

  我们紧紧的贴着彼此移动,魔殿就在眼前,却好像永远也走不到.  

  脚下翻滚的火焰时不时的溅起,落在我们的盔甲和武器上,星星点点的火光闪过,又恢复平静.  

  走在我前面的乌苏娜突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叫声.身子一斜,我急忙一把拉住她,才不至于掉入火海中.看见她光着的脚背上已经被烧黑了一块,印着她雪白的脚,显得非常刺眼.  

  肉体烧焦的味道轻轻的飘散过来.她的眉头皱了皱,有坚持着站起来,"谢谢你,我没事的."  

  真的?我心里这么问着,但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定.我只能默默留意着一瘸一跛的她.  

  "大家小心,有埋伏!"普拉丁大叫一声,他的身影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怪物所淹没了.  

  可是通道实在太窄,我心急如焚,却又只能被堵在后面.只好一下一下的放出诅咒,同时放出魔法,摧动我的火傀儡带着复兴怪物上前助阵.可是我的队伍却完全被众多的怪物堵在外围,无法支援在里面嘶杀的普拉丁.  

  时不时的听见怪物的惨叫声,夹杂在兵刃交接的声音中.也不时有怪物被撞落到火焰之河中,溅起炙热的岩浆.  

  女巫在外围放出的火墙很快就被踩熄掉了.徳鲁伊死前的那一幕又恐怖的浮上心头.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里面的局势,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到眼睛又酸又痛.  

  "你们往后退一点,"亚马逊中的姐姐冷静的说.一面把五支羽箭同时搭在弓上,弦和弓之间组成力量的曲线.  

  "普拉丁你在里面小心一点."她叫道,手一松,五支箭准确的命中目标,几个怪物摇晃的几下,坠入火海.  

  她退后一点,再抽出五支箭来搭在弓上.与此同时,她妹妹的长矛带着电光掷出,闪光之处,居然把那群怪物的包围圈割开一个口子.然后再是姐姐的排箭顶上.  

  不愧是孪生姐妹中的精英,两人一进一退,配合得天衣无缝.很快那群怪物就被打得七零八落了,可是,我们还是看不见普拉丁的身影.我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汗水落入眼睛里,蛰的发痛.  

  乌苏娜放出的火墙终于熄灭,我们都屏住呼吸的看着前面.  

  普拉丁的银甲闪闪发亮,他的身体在没有散去的烟尘中依然高傲而挺拔.他将手上的盾牌轻轻一挥,像巨鸟挥动翅膀一样的自然.最后一个怪物应声落入火焰之河.  

  他把手中的一只羽箭扔给亚马逊,连上露出一个很单纯的笑容.  

  出发以来第一次看见他如此会心的一笑,我像被大锤撞击过一般僵立在原地.全身竟然有种麻木的感觉.似乎眼前的魔殿大门都变得缥缈起来.  

  "我们走吧,到地方了."海门拍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  

  和想象中的不同.魔殿不仅没有脑海中的阴森恐怖,反而如神殿一般的高大威严.只是因为年久失修,所以有些破败.微弱的火光发出细小的辟啪声,混合着我自己沉重的呼吸,形成一种奇怪的共鸣,反反复复的回响在我的胸腔中.  

  走在最前面的普拉丁举高了火把,阴冷的石壁上画满了怪异的图腾和诅咒.在火光中好像有了生命一样的跳动着.  

  在他的身前,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凹印,发出淡蓝的光芒.凹印的正中,是一个魔鬼的标志.  着就是我们要找的封印.  

  传说中的鬼门.  

  他冷静的环视了我们一圈,果断的伸出手去,手中的长剑准确的刺向封印的正中.  

  黑暗中,好像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封印从中心处开始坍塌了下去.刺眼的红光中缝隙从射出,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不禁后退了一步.尽管光线微弱,我还是能勉强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慢慢升腾起一阵白雾.  

  渐渐变浓,空气中也充满的恶臭.  

  才发现,原来组成那团白雾的,是一群介于有形于无形之间的妖魔!  

  突然觉得身体一麻,几乎跪倒.想放出一个骨盾来阻挡一下,却发现魔法放出的速度非常的慢,而且微弱.这才发现,一团雾气正集中在我的右脚面上.我的魔力像决堤的水一样源源不断的被它吸收过去.我心里一惊,手中的法杖本能的象它身上刺去。

  

  嗽得一声,那团小小的白舞顿时变大,在空气中扭曲着,变形着,狰狞的向我扑来.  

  巨大的力量向我冲击过来.我往后一仰,身体失去重心,顿时摔倒在地.  

  没有了魔力的巫师,原来使这么的不堪一击.终于明白为什么历代的魔法师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惜自己的魔力.  

  我身边的海门,听见我倒地,抢先一步挡在我面前,手中镶着魔法骷髅的长剑向左边一挥,那飘在空中的怪物被剑上的魔力震退.  

  "它在哪边?"海门没有回头,轻声问我.  

  那些半透明的怪物在空中飘荡着,无声无息,即使听力已经相当敏锐的海门还是无法判断它们的游动的方向.  

  "你的右边半个手肘处,斜往上走......你的正前方......你左手盾牌往下一点......"尽管魔力已经失去了大半,我还是尽职尽责当他的一双眼睛.  

  他使的招式和普拉丁很相似,剑上带的魔法使他轻易的让怪物灰飞烟灭.  

  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看见不远处乌苏娜放出一个微弱的电环.她的魔力也所剩无几.  

  "魔法师一律退后,保存实力要紧."普拉丁的声音不容违抗.我只得往后退了一步,尽全力恢复我的魔力.  

  刺耳的怪叫此起彼伏,时不时有被砍成碎片的怪物落在地上,化成白色的泡沫,渗入石缝中.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最后一声惨叫刚刚过去,我的魔力也恢复的七七八八.  

  "你还好吧."普拉丁走到我身边,抬起眼,看见靠在他肩头,依然喘息不已的乌苏娜.我赶紧把目光别开,看见的,却是海门没有光彩的眼睛.  

  "我很好,谢谢你."我的心像是被长长的刺重重的刺了一下,尖锐的痛着.  

  如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就请不要靠近我.我在心里说,我真的承受不起.  

  "亚马逊,你们断后.刺客跟紧我,魔法师居中.海门跟巫师们行动.大家一定不能落单,即使退,也要让彼此能看见对方."他冷冷的环视我们."在这个大殿里,一旦脱队,后果就是死."  

  海门呼出的气轻轻的吹在我的后脖上,温暖而湿润.那是生命的味道.  

  但是,下一刻,我们很可能就会失去这种味道,成为地上冷冷的尸体.  

  亚马逊依然面无表情,她手上的弓发的古铜的光泽,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风之力"吧.我心里想,传说中的那把顶级硬弓应该就是这样的精光内敛,百步穿杨.我伸出手来,轻轻拂过她箭囊里锋利的羽箭.银白色的箭尖淡淡的盖上了一层青绿.我用魔法把诅咒加在了上边,这样的箭对于不死系怪物的杀伤力顿时加倍.  

  她对我点点头,以示感谢.一面抽出三只箭来,同时搭在弓上.如猫一般警觉的环顾四周,不放过一丝的细微响动.  

  后几个封印被一一打开,看着排山倒海而来的怪兽,心里却没有了第一次战斗时的恐惧,不知道是一种成熟,还是深深的麻木.我把法杖举过头顶,把我的魔力凝聚在杖头上的宝石上,往下一顿,一个白骨化成的毒蝙蝠飞出,嘶咬着,直到被挣扎中的怪物打碎,化成地上跳动的白骨.海门身边的火之巨人,是我一半以上的魔力所化,所到之处,一片焦土.我不停的召唤骷髅兵,看着那一堆一堆的白骨,没有意识的挥舞着骨刀上前撕杀,或者是复兴的尸体,凶狠的把从前的同类踩碎在脚下.  

  魔殿,早已成为一片杀戮战场.  

  五个封印相辅相成,由于我们破掉了前面四个,最后这个封印已经明显松动了许多.封印正中微微的颤动着,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那个发红光的魔鬼标志死死压制着,随时都可能冲破这道鬼门一拥而出.低沉的吼声清晰可闻.  普拉丁走到封印正前方,这个封印和前面几个略有不同,在前面伸出的是一段由白骨组成的小平台.上面一个血色宝石发出幽异的红光.混合着封印下魔鬼的底吼与挣扎.  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他伸出手去,食指上带着的魔法戒指突然发出一道蓝光,硬生生的把他的手震开.他的脸色微微一变.  

  所有的魔法装备都有着自己特有的属性,而戒指的属性最强,也最为敏感.如果戒指发光示警,那意味着封印下的魔物和戒指的属性相克,换句话说,这里面的敌人,是圣骑士的克星!  

  普拉丁稍稍犹豫了一下,再度伸出手去.  

  "慢!"我和乌苏娜几乎同时叫出声来.封印里的敌人是圣骑士的劲敌,那么如果由普拉丁来开启封印,站在最前面的他无疑是去送死.  

  "里面怪物的魔力很强,理应由魔法师来打开封印."乌苏娜平静的说.  

  普拉丁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默默退开.保存实力,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想到在这个魔殿里对我们虎视眈眈的恐惧之魔,迪亚伯罗还没有露面.把危险减到最少才是主要的.  

  乌苏娜上前一步,离封印还有一段距离,一道红光从封印里发出,击在她的法杖上,几乎脱手.看着震动不已的杖身,她的脸突然变的煞白.  

  "还是我来吧."普拉丁恢复了他的领袖之风,毕竟,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稳定军心的人物.  "让我先试试."我伸出手去,用我的法杖当在他面前."别忘了,我同样是魔法师."  

  死灵魔法同样是魔法,而亡灵巫师一样是魔法师.尽管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一点.  

  "好,你小心."我能感觉他的目光注视着我的背.  

  海门跟上一步,守卫在我身边.  

  "退后."我对他说.不能让他跟着我,尽管还不知道封印里的怪物是什么样子,尽管有他在身边或多或少都是一种保护,我还是不愿他离危险那么近.他没有了眼睛,不能让他白白瘩上一条命.  

  他脸上依然倔强中带着倨傲,没有后退的意思.  

  "我叫你退后!你听见没有!!"我别过头去,狠下心对他吼出声来.  

  "你跟着我好了."我听见普拉丁温和的声音."他知道该怎么做,封印打开后就放出骨墙隔断敌人,然后我们再冲上去,成功的可能才最高,危险也最小."  

  听见海门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后了.  

  我知道,最后那句话普拉丁其实是对我说的.我只有在打开封印之后放出骨墙,再迅速退后,才能避免和敌人近身肉搏.  

  可这样做,成功的几率又有多少呢?我的头微微后仰,用眼角勉强看到一点普拉丁的影子.比他来打开封印要好吧,我只能这么想.如果我死了,就是当替他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的手放在那颗血红的宝石上,手上的死灵戒指微微一抖,一种说不出的寒意从指间涌上来.  

  我回过头,不动声色的和普拉丁传递了一个眼神.他轻轻的一点头,我看见他身后的亚马逊已经拉满了弓.  

  轻轻用力,封印如释重负一般的应声而开.我用左手的骨盾挡在跟前,右手法杖横着划出,杖尖白光过处,一独厚厚的骨墙从地上升起.同时我向后滑出数尺.可还是慢了一步,一个骨球迎面而来,速度之快让我根本无法躲避.我顺势往后一仰,我身体在倒地的一瞬间,轻轻一斜,把重心完全放到我左手的骨盾上,腿上一使劲,右手的法杖往前一撑,光滑的骨盾带着我远远的滑开去.  

  即使这样,那个白色的骨球还是重重的从我身边擦过,纯钢的面具被击凹进去一块,刮下一块皮肉,巨痛钻心.  

  但我还是暗自庆幸我有这么个面具保护着,不然,我的半个头颅会被巨大的冲击力打的粉碎.我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背后的冷汗顺着脊柱流下来.  

  海门的盾已经挡在了我跟前,让我有时间补充我的体力和魔力.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股清凉的风吹过我的头,我伸手一摸,面具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运用魔力把我召唤的死灵门集中起来.挡在我那已经被毁坏大半的骨墙之后,用它们的灵力组成另一面"墙".  

  在乌苏娜火墙的晃动中,我看见那些从封印里冲出来的魔鬼.它们是和我们差不多大小的人型,不少人身上还穿着魔法师的长袍.看不清它们的面目,干枯的手臂摇摇欲坠的挂在身体两边,另人吃惊的是,它们每只手上都拿着不同属性威力巨大的魔法球!而且连珠炮一般的想我们发过来.  

  速度快得惊人,一时间死死的压制住了我们的进攻.即使普拉丁的神圣之盾已经练成,为我们增加了不少的隔挡力,我们还是在密集的魔法球之下疲于奔命.  

  突然想起老师手稿上记载的黑暗法师.难道就是它们?传说是历代魔法师的魂灵所化.魔王运用他的黑暗宗师魔法收集那些魔法师的魂灵,把它们关进封印自相残杀,同时,经年累月的用黑魔法加以控制.它们放出魔法的强度是世间魔法师穷极一生都无法炼成的,而且,魔力无限.  

  "它们想拖垮我们,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刺客也看出着一点.  

  "刺客现在退后,想办法到前一个封印的边上布下陷阱.剩下的人分成两组.亚马逊用远程攻击尽量牵制他们的进攻.剩下的人跟着我,我们把敌人一点一点的引到陷阱中去.记住一旦中的诅咒,千万不要乱动."普拉丁冷静的指挥着我们.  

  我放出的火傀儡最后还是被哪些黑暗法师踩成了碎片.亚马逊的弓箭长矛过处,不时有敌人倒地,看来我加在上面的诅咒很有用处.中箭的他们完全没有意识的挣扎着,支撑起残躯继续向我们逼近.但是它们的攻击目标好像并不是很固定,时而向我们放出魔法球,时而转向亚马逊姐妹.没有任何隔挡力的弓箭手很快就被一个毒球击中,她晃了一下,依然倔强的挺立,一手迅速的从腰带上拿出解毒药,熟练的喝下去.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我的解毒药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随后又提起一颗心来,她运气好,是一颗毒球,如果是别的魔法球,那是谁也就不了的.看来亚马逊坚持不了多久的.  "你们分开两边,一个放骨墙,一个放火墙,夹出一个通道来.我用落雷把它们引过去,亚马逊在后边用弓和矛压住,应该能行."普拉丁以一种命令的口气说.  

  看见乌苏娜的嘴唇张了张,但是什么都没有说.知道这样做危险万分,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你们用魔法封死,不能停,应该没问题."他的语气坚定而自信.  

  一面是熊熊大火,一面是冰冷的骨墙,把整个魔殿着凉.普拉丁的神圣之盾白得耀眼.长剑指处圣雷滚滚落下,只能勉强看见他身上发光的白甲,一点一点带着黑暗巫师向刺客布置好的陷阱移动过去.  

  刺客步下的电系陷阱,无色无型.但一旦陷入,万劫不复.闪电的力量能把任何包围中的东西击成齑粉.偶有受伤的残部逃出,也送命与刺客手上的尖刺下.  

  我的胸口也越来越闷,我知道我的魔力就快要枯竭了.不过还好,只剩下一个敌人还在陷阱之前徘徊.  

  这时候,乌苏娜的火墙突然越来越弱,然后停了下来.  

  我吃了一惊,连忙看过去,她脸色发青,法杖上的宝石也顿时暗淡了光泽,她中了诅咒无疑.  

  幸好,我们只剩下一个敌人.可是普拉丁好像也被乌苏娜的变化吃了一惊,身体停顿了一下.我屏住呼吸,似乎听见黑暗巫师在长袍下念动咒语.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普拉丁的身体一晃,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青气.他也中的诅咒,而且是攻击力反弹的最强诅咒.  

  面对近在咫尺的敌人,他却不能动手,否则伤害的就是他自己.但是后退一步,他身后是刺客设下的层层陷阱.生死只悬一步,也许这一步走不走都是死.  

  我来不及说什么,纵身跳出.哪怕能给他争取一点点的时间,我也要拼上一条命.  

  海门从身后一把拽住我,抢先攻上前去.手中的剑准确的从背后刺进敌人的身体,直到末柄.剑柄上的魔法骷髅突然精光四射.将敌人层层围住,光芒过后,一切归于无形.  

  普拉丁仍站在原处,他向海门点头致谢,却忘了他根本看不见.  

  海门回到我身边,还是那么不动声色.  

  "你怎么知道是普拉丁有危险?"我忍不住问他,在场的人那么多,他又是瞎的.  

  "只有他,会让你那么愚蠢的跳上去送死."他冷冷的说.  

  凯恩说过,在打开五个封印之后,魔王就会现身.  

  可是,周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点声音.亚马逊的弓早已经拉满,发出轻微的吱嘎声.空荡荡的魔殿连风声都听不见,冷漠的让人害怕.  

  什么也没有出现.  

  我看了一眼普拉丁,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和乌苏娜的诅咒还没有解除,如果魔王能晚点出现,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手中的法杖举过头顶,杖上的宝石暗淡无光.还好,魔王离我们还很远.  

  我手里骨盾上挂着的两个骨环轻轻的碰撞了一下,发出轻轻的响声.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两个白亮的环依然左右晃个不停.  

  轻轻的震动慢慢的浮动上来,骨环的撞击声越来越频,越来越大,到最后已经不知道好像我全身的骨骼都在震动中咯咯做响.  

  整个大殿都在震动着,抖动着,呻吟着.可是我们却看不见魔王迪亚伯罗的影子.  

  亚马逊的弓发出力量的声音,箭头直指那黑得浓重而压抑的魔殿深处.  

  我几乎能听见我自己心跳的声音,如此强有力的在我的胸膛跳动着,带着生命特有的魅力.  

  它是如此美丽,哪怕下一刻它就会停止.  

  震动越来越强烈,娇小的刺客站立不稳,几乎被硬生生的掀了一个跟头.  

  魔殿生满苔藓的地面阴湿而滑腻.突然从中间裂开一个大口子,无数的火星迸发出来,像是天上的点点繁星.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打开的那五个封印刚好以这个裂缝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咒图形!而恐惧之魔迪亚伯罗真正栖身之处,竟然是我们的脚下!!!  

  我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地面的裂缝越来越大.地下是火热的岩浆,一旦被震落下去,即使钢铁也会被化为蒸气.  

  我刚想大叫,听见普拉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大家退后,魔王在我们的脚下!!!"  

  话音还没落下,一大块石板地面已经被掀起在半空,重重的砸下,升腾起一阵混浊的灰烬.  站得最近的亚马逊被震倒在地,身体往后滑出,重重撞在石墙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手一松,羽箭呼啸着飞出,淹没在雄雄的火光中.  

  "就连死亡也无法从我手中逃脱."他的声音在魔殿中回荡着,有细碎的石片被震落下来.  异常巨大的身躯,几乎可以触到魔殿的顶部,没有了圣骑士的身体作为掩护,他已经完全恢复了本来的形态.火红的皮肤,锋利如刀一班的尖刺密密麻麻的密布全身.粗大的尾巴扫过,一根几人和抱的石柱应声而倒.  

  他的头上长出巨大的红色犄角,和那些古老图书中的插图一模一样.他张开嘴,好像是对我送出了一古怪的笑容,同时头顶升起浓重的白雾.  

  "地狱火...."我一把抓起身边的海门,尽可能远的跑开去.  

  不敢回头,只觉得脚下的地面越来越烫,好像是跑在烧红的木碳上,靴底发出烧焦的味道,刺鼻得让人想吐.  

  火焰就在身后,蛇一样的穷追不舍,越来越近,就在身后.....  

  海门在我背后重重的一推,我们一起倒地,他的紧紧的把我抱住,滑了出去.  

  感觉到他胸膛的温度,他的心跳声,我被他压得转不过身,看着火焰在空气中跳动,组成奇异的图案,而我在他怀里,好像过了好多个世纪.一种平和慢慢的升上来,像温热的水,慢慢的包围过来.  

  我们的头撞在了石壁上,痛的钻心,而那种如梦如幻的感觉也顿时消失无踪.  

  我们还是要战斗,这是现实,也是我们的命运.  

  地狱火烧过的地方,连石板都已经在高温下变形了,别的东西更是一片焦土.  

  "你们在那里?"我忍不住叫出声来,那种难以言传的恐惧涌上心头.  

  "我在这边,快,快,过来帮帮我......"普拉丁的声音响起,从来没有听见他这样的声音,充满的焦虑,不安,还有深深的恐惧.  

  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普拉丁,我们的领袖,你怎么了?  

  乌苏娜纤细的身体,被密密实实的封锁在白骨围成的小小空间里.  

  她的脸是和骨质一样的苍白,十指紧紧的扣住围困住她的牢笼,指节因为用力而发出咯咯的声音.  

  "快,把这个魔法解开."普拉丁几乎把我拖到前面,我看见他脸上的汗水.  

  "我没有办法."我低下头,不敢看他失望的眼睛,"骨系魔法是没有办法解除的,只有等它自然消失."  

  刺客和亚马逊在不远出跑动,时不时的发起一些微小的攻击,牵扯着迪亚伯罗的注意力.有巨大的火球擦过,空气里都是烧焦毛发的味道.  

  如果不能尽快的把乌苏娜放出来,她在骨之监狱里就是等死.可是,面对刺入半空的白骨,却无能为力.  

  "你们退后."普拉丁的声音依然坚定,银色的光芒从他手上的盾牌上静静的流出来。上面的魔力已经加到最大。他近乎虔诚的把盾牌举到眼前,口中念动咒语,重重的撞在骨墙之上。

  

  火光微微闪过,那座坚硬的骨之监狱却纹丝不动。造物给了人类最坚实的骨骼,现在却是我们无法越过的鸿沟。更何况魔王的诅咒更让它坚不可破。

  

  乌苏娜拼命而徒劳的推挤那些坚硬的白骨,指甲在粗大的骨头上划出深深的痕迹,耳朵里满是那种尖锐刺耳的声音,还有她低低的,压抑而绝望的哭声。

  

  普拉丁的下唇几乎被他自己咬出血来。"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知道魔法的效力结束。"他说,"我以圣骑士的名誉发誓。"  

  火球的放出的速度越来越快,亚马逊他们已经耗尽了体力,魔王的目标开始慢慢转向我们。我放出阻隔的骨墙在它面前不堪一击。像小孩子在沙地里堆砌的城堡,被他轻轻踩碎,骨精灵打在他身上,如扑火的飞蛾一般,碎裂成片。看着他巨大的身体,如同浴血一般发出血红的光芒,一点一点的逼近,空气中的血腥气也越来越浓。

  

  不论如何,我都要在他放出地狱火之前把普拉丁弄出去,至于乌苏娜,我看着她纤纤十指的指甲都已经快要被全部磨掉了,洁白的手上血痕斑斑。我心里一阵刺痛,不能把大家都绑在一起死。我轻轻的对自己说,稍微挪动了一下位置,这个角度站在普拉丁身后,即使迪亚伯罗突然发难,我也能一把把他从危险地带中拉开。  

  "如果闻到空气中有火焰的味道,你就马上退开,越远越好。"我压低了声音交代海门,他点点头。他一向话不多,却让人放心。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热,让人焦躁不安。我把法杖换到另一只手上,手心里全是汗水。

  我知道,一旦地狱火喷出,乌苏娜连同束缚她的白骨监狱都会化成一捧灰烬,尽管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我还是拼命祈祷着奇迹的发生。  

  不仅仅是为她,也是为了守护在一旁的普拉丁。

  可是,奇迹没有发生。我眼睁睁的看着迪亚伯罗的靠近,带着一点满足的神情,白亮泛红的火焰喷出。  

  在普拉丁就要冲上去的那一刹那,我伸出手拉住他背后的铠甲,不等他挣扎,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用尽全身力量拖着他后退。

  旁边是一根巨大的石柱,我用尽最后一点力量把他拉到柱子背后安全的地方。扑到他的身上,牢牢的压住他,不让他冲出去送死。  

  突如其来的热浪烤得我全身发烫,我听见身下的普拉丁发出如受伤的野兽一般的长长嚎叫。他用力的把我用他身上掀开,我的头重重的撞在石头上。痛的我全身的抽搐起来。  

  我回过头,最后看见在火海里挣扎的乌苏娜,她黑色的长发飘舞着,然后被火焰吞噬。  

  火可以净化。我想起老师手稿上的一句话。但是,火也可以毁灭一切。

  空气中好象还传来乌苏娜脚上银玲清脆的碰撞声,可是,它们的主人,却被火焰永远的带走了。  

  在那一刻,一切的一切好象都凝滞了下来。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空气中的灰烬在火光中发出奇特的淡蓝色,如薄雾,如轻纱,笼罩着我的身体。  

  还是不愿去想,乌苏娜娇小的身体,就这么化成了一捧轻烟。我以为我早已对死亡麻木,可是眼睛中还是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普拉丁依然站在那早已烧黑的石柱前,从那声几乎撕裂声带的长嚎之后,他就站在乌苏娜殒难的地方,如同石像一般。他的手垂下来,盾牌上的银色光芒开始慢慢流逝,我不敢看他的脸,只看见他手中的长剑,他满是血的手指不住的颤抖着,看的我的心也一起隐隐的抽痛。

  又一个火球呼啸而过,热浪几乎把我震开。海门用手中的盾挡在我面前,上面的骷髅惨白的露出笑容。  

  亚马逊那边出现了一阵噪动,发出尖利的叫声。可是在熊熊火墙的背后,我却什么都看不见。  

  "你留在这里看住普拉丁,我过去帮他们。"我低声的吩咐海门。火光把他无光的眼睛映的血红,而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太多的表情。  

  跨过火墙还是滚热的灰烬,我的靴底发出烧焦的味道。黑色的烟雾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放出骨盾,白色的骨质围绕在我身前身后,上下飞舞,诡异无比。  

  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尽管仍然痛的如针扎一般,我还是看见了魔王巨大的血红身体,还有完全在他掌控之中的亚马逊。  

  亚马逊的身体被魔法提在半空中,她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人类小小的躯体和迪亚伯罗的身躯比起来小的可怜。她金色的发辫已经散开,飞舞在空中,如同长长的帐幕,随着她身体的挣扎,痛苦的扭动着。

  她的孪生姐姐焦急的在前后跑动,可惜她的羽箭还没有碰到魔王的身体就被巨大的魔力挡了回来。刺客和我也只能放出一些外围魔法,更本攻不近他的身体。  

  在一阵放肆的狂笑中,亚马逊的手臂在魔力的控制下开始往内弯,她在半空中死命的挣扎,可是那锋利的矛尖还是一点一点的向她的喉咙逼近。她用另一只手拼命的抓住长矛往外推。  

  自己的兵器,现在成为夺命的利器。雪亮的矛尖印着她扭曲变形的脸,恐怖万分。

  我们魔法放出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是还是不能阻止她手臂的移动。一寸一寸的刺向她的喉咙,矛尖上已经染血,红白相印,刺目的残酷。她的胸脯急剧的起伏,两腿在空中疯狂的乱踢。 

  眼看她就要被自己的长矛洞穿。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这残酷的一刻,心里却是死一般的绝望。没有什么时间来让我们悲伤,乌苏娜已经烟消云散,现在亚马逊又是在劫难逃,我们可能都走不出这个魔殿了,死亡也只是前后的事情。伤心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后人做好了。

  突然,半空中的亚马逊抽出腰上的短刀,手起刀落,准确的斩断了被魔力控制的手臂!鲜血如泉水一样喷出,她趁自己的手臂还没有落地,抓起自己的断臂,大叫一声,带着上面锋利的长矛狠狠的往前掷出,雪亮的矛带着她的鲜血深深的刺进了迪亚伯罗的身体。  

  魔王大吼一身,亚马逊的身体重重的落到地上。我冲上去,把我腰上的魔法药水灌进她嘴里,她牙关紧咬,失血过多,能不能就过着一命真的没有把握。
  她的姐姐趁着魔王受伤之际,一箭准确的穿过了魔法的屏障,射进了他的眼睛里。  

  无论是神是魔,眼睛总是最脆弱的一部分。他吼叫着,四处乱撞,巨大的石柱被他撞的摇摇欲坠。我放出骨精灵,一下又一下重击着他的头部。刺客在魔法的掩护下,闪避着攻击到魔王的身体下,手上的尖刺割开了他的腹部,浓浓的腥气让人睁不开眼睛。  

  发绿的血雾中,听见有人焦急的喊:"魔法石呢?快趁这个机会把他封印!!普拉丁呢?他在哪里?"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腥雾和灰尘中,我看见三点闪光,我用魔力吹开迷雾,勉强看见那三个闪光点是魔王的两只眼睛,还有站在他头上普拉丁手中的魔法石。在魔王越来越弱的吼叫声中,普拉丁念动着咒语,他的声音很平稳,听不出任何异样。  

  那两个血红的闪光越来越弱,如同烧尽了蜡烛,而另一点却是越来越强,白光有些刺眼的闪亮着。终于,那两点熄灭了,随着肉体碎裂的声音,魔法石的光把我们齐齐的震退了好几步。然后消失。
  我们看见普拉丁手中的那块魔法石震动了一下,然后归于平静。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