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9)

2004年06月09日12:13:13网易文化 可风

  硝烟散尽的魔殿呈现出颓废的破败,到处都是火焰和鲜血的痕迹。普拉丁把手中的魔法石小心的放进腰上的兽皮袋里,他依然骄傲,只是不经意的,我看见他眼中的泪光一闪。
  
  亚马逊的伤依然很重,我知道,即使她能救回这一命,她的战士生涯也就此结束了。恶战结束,我们却感觉不到一点喜悦。
  
  感觉脚下踩了什么东西,捡起来,原来是乌苏娜脚上的金铃。由于魔法的保护,在烈焰中幸存。我心里一动,把它放进了腰带中。
  
  夜色冰冷,连营火都好象是清冷的。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如往常一样打磨自己的兵器。只是隐隐听见亚马逊不时的呻吟,还有凯恩沉重的咳嗽。
  
  亚马逊的伤依然很重,我的药剂勉强让她没有性命危险,可是,她只有回到她们族人的雨林,在本族巫师的祈祷下,才有可能恢复。可,即便是那样,她的手臂也再也没有办法接回去了。
  
  但是,比起失去一条命,她还是幸运太多。
  
  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姐走出帐篷,手里拿着她的长矛。那一刻,仿佛时间倒流了回去,回到那个圣骑士的城堡,我们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作为年轻一代魔法师的精英,带着本族最强的装备,和大天使的祝福,我们以为我们会无坚不摧。那时,我们甚至以为,打败三大魔王后,我们还能回家,过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将这段冒险经历讲给人听。
  
  可是,现在我们剩下的,不到一半的人马。我的心里突然揪起一样的痛楚,下一个,下一个会是谁呢?
  
  亚马逊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这个强悍的女人,我心里想,只有她这样的才能成为最适合这场战争的女战士。我又想起柔弱纤细的乌苏娜,我长叹一声,也许,她命中注定不能和我们在一起。
  
  看过了太多的死亡,连我这样的亡灵巫师都越来越相信宿命。
  
  我摸到腰带上的金铃,犹豫了一下,拉开普拉丁的帐篷,走进去。
  
  他的铠甲都没有卸去,事实上,他从封印完狄亚伯罗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头盔放在一边,看不见他的眼睛,他金色的长发垂在眼前,整个人散发出的不是悲伤,而是深深的疲倦。
  
  他的长剑和盾牌凌乱的丢在一边。上面的血污和灰尘混合,有点发黑。
  
  我看着他,却说不出一句话。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那个骑马少年清澈的眼睛,那第一眼的注视。像是轻烟一样在我眼前还原,然后消散。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和我一起沉默着。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这么一眼看下去,我就再也无法回头。我掏出腰带上的金铃,我看见他的手一颤,上面的伤口开始流血。
  
  "她的东西,"我轻轻的说"我觉得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保留它。"金色的铃铛在我的手中发出碰撞的清脆声音,上面还隐隐能看出魔法留下的痕迹。
  
  我递给他,手却是出奇的平稳。
  
  我看见他接过去,我看见他的血迹染上去,我看见他珍重的把它放进他的怀里,最靠近心脏的地方,我看见他身体微微一震,我的心也开始流下血来。原来,一个人的死亡,也会给我的心口上流下一个伤痕。
  
  因为,我们爱的,是同一个人。
  
  我转过身,想要走出帐篷。
  
  "你等等,"他在我背后说"我有样东西想要给你。"我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听见他找东西的声音。
  
  好象是在梦境中,我看见他拿出出发前要送我的那个金色的头盔,只是做了不少的改动,一个可以拉下来的金色面具遮住我的大半张脸。不用带上,我也知道这比我头上笨重的钢铁头罩要好的多。
  
  我背对着他,坐下来,从怀里掏出我头罩的钥匙给他。感觉他摘下了我的面具,脸上一凉,我伸出手指,新的面具已经完全契合的带在我脸上了。我回过头,没有旧面具那么多的阻挡,我能闻到他身上战争的味道。
  
  "谢谢你。"我轻声说。
  
  "我一直记着着件事,沿途一直想办法给你打造。还差那么一点点的。"他的手指触到我的下巴,好象有魔力一般让我的皮肤发麻。"可惜,没有时间了。"  
  我心里一紧,一种悲伤的预感浮了上来。我只能回避了他的目光,我看着地上的盾牌,上面的血迹好刺眼。
  
  我把它拿起来,"我帮你拿去擦擦,好么?"我问他,却看见他眼睛里深深的悲伤。
  
  "不用了,我想我是用不着了。"他别过头去,我看见他金发微微的颤抖。
  
  我走出帐篷,却看见门外的海门,他冲我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天亮的时候,我们回到神殿。亚马逊被连夜送回她的丛林,而她的长矛则如她所愿,留在了这片荒原。在进入城门之前,我回过头去,看见她的泰坦之矛被她姐姐用力的插在了坚硬的岩石上,矛身依然闪亮,在风中呜呜作响。
  
  像是最后的告别。
  
  和几天前离开时不同,面对大天使泰瑞尔,除了凯恩行了下跪之礼以外,别的人都站在一边。连一向谦逊的普拉丁,脸上都有一种淡淡的桀骜。
  
  我把法杖举到眼前,大天使白色的羽翼把杖上宝石映的发亮。可我还是能感觉出,天使的威严在我们这些凡人的心里一点一点的分崩离析。
  
  泰瑞尔似乎对我们的无礼不以为意。普拉丁掏出那颗魔法石,魔王的灵魂被封印在里面,发出一声长长而微弱的叹息。
  
  他把灵魂石交换给大天使,脸上却是一样的冷漠。
  
  "很好。"大天使的声音在神殿里回荡"下一步,你们要去野蛮人高地,用最后一颗魔法石封印破坏之魔:巴尔。"他伸出手来,手里的另一颗灵魂石闪闪发亮。
  
  可是,普拉丁却没有伸手接过来。
  
  我们尴尬的僵持着。空气里弥漫了紧张的气息。
  
  "这一切其实都是安排好的,对不对?"普拉丁静静的说,声音却有压抑不住的伤痛。
  
  沉默。
  
  "其实,魔界的叛乱原本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计划。三大魔王的魔力怎么可能在一夕之间被全部推翻?而所谓的'暗黑的放逐'根本就是魔界的一个圈套,是不是?"他清清楚楚的说着,却听的我心惊肉跳。原来好多不能解释的地方,好象都指向这个方向,只是,事实由他说出来,却是如此残酷。
  
  "魔王假意被推翻,被放逐人间。其实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天界的三颗灵魂石。因为灵魂石不仅能封印魔,同样也能封印神。如果魔界得到它们,就有机会彻底战胜神界,于是他们设计出这个计划。他们知道天使在人间其实是没有力量的,导致了战神伊祖尔在魔殿的惨败。冰火圣剑在他手中丢失之后,天使就对与战争,尤其是天界以外的战争讳莫如深。可是他们又不愿意放弃魔王被放逐的这一大好机会。于是......"普拉丁顿了一顿,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利用人类的力量来封印魔王!"  
  当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叙述中如退潮的沙滩一般的显露出来,而那个内核却是如此残忍而坚硬。
  
  而他却没有停止,大天使也没有打断他的话。
  
  "于是,神界把那三颗灵魂石交给人类。而同时,没有力量的三大魔王也附身在他们选定的人类战士身上,利用他们的力量来夺取灵魂石。"他的手握紧了剑柄"从那一刻起,人类其实就成了神魔交战的棋子!!!"  
  我伸出手去,却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他的声音震得我发麻,而他声音之后的无奈与悲伤更是重重的击在我心上。
  
  "我们的牺牲,其实都是为了神界的荣耀。我们的鲜血,其实是为了保全天使的实力。而归根到底,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为我们只是你们棋盘上小小的棋子,这 其实早已是注定的命运,如同被安排好的棋局!!!灵魂石也好,三大魔王也罢,不过是你们下棋的一个借口!可是我们,我们的同伴......他们的牺牲,是你们所谓的荣耀所能弥补的么??!!"在他悲愤的声音里,往日的杀场如同画卷一般在我眼前展露出来:野蛮人圆瞪双眼,割喉而死;德鲁伊全身骨头寸断,活活被摔死;乌苏娜被锁在骨之监狱中,被化为灰烬。还有失去手臂的亚马逊,断臂那一刻的决绝。
  
  我的泪水慢慢的模糊了我的眼睛,不是为了同伴的牺牲,而是为了这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我们只是神魔两界为了保存实力,而演练的一个小小的沙盘。
  
  不值,真的不值。
  
  大天使依然一言不发,我们那么尴尬的沉默着。他手里的灵魂石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不愿再当你们的棋子了,所谓的荣耀,所谓的光荣,不过是你们蒙蔽我们双眼的幌子。就连所谓的正义,真的是那么绝对吗?"普拉丁握住他手上的念珠,用力一扯。系着的皮绳断开,象征圣骑士和神明联系的念珠散了一地。
  
  他凄然一笑:"神和魔的区别,真的那么大么?"他的手一松,盾牌和长剑落在地上,上面圣骑士的徽记,因为突然离开了主人,而黯淡了下来。
  
  我咬着下唇,默默的看他转身,坚决的离开了神殿。
  
  泪光中,我听见大天使的声音:"圣骑士普拉丁,选择离开战队,选择自我放逐。"  
  我凝视着火光,手中的法杖挥出,一连串的骨精灵飞出,击在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上,一阵爆裂声过后,树干从中间裂成两半。我叹了一口气,终于,我可以在骨系魔法中加入火球的力量,而我魔法的施放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不少。
  
  还差那么一点点,我想。尽管我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已经将我的魔法练的趋于炉火纯青,可是在最后关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没有老师那种一气呵成的感觉,也许,是我还差了那么一点普拉丁的领袖气质吧。想起普拉丁,我重重的摇了摇头,把他的形象从我的脑袋里挤出去。胸口最后那颗灵魂石像有了生命一样"扑扑"跳动。我伸手捂住胸口,好象那已经成为我的心跳一样。
  
  普拉丁已经离去很久了,至少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是漫长得不能忍受,可是,他的背影依然清晰,像是最后的烙印,带着刻骨的痛楚,印在我的记忆里。
  
  可是过去的依然要过去,我们现在已经站在了野蛮人高地上,而我,在接过大天使泰瑞尔交付的灵魂石后,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成为战队里新的领袖。
  
  领袖?我苦笑了一下,野蛮人高地的寒风早已把我的心吹冷。我看着坐在火堆旁的刺客,失去了孪生姐姐的亚马逊,还有依然冷漠的海门,想起当初离开圣骑士城堡时候的意气风发,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我们自己先显得零落了。
  
  凯恩的咳嗽一阵强过一阵,高地的寒冷气候,让他更加虚弱。我拒绝了他为我们每次出征时的占卜,既然怎么做都逃不过命运,那么还不如在混沌中接受来得容易。我悲观的想着,也许在普拉丁离去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想过我还能活着回到我的沼泽地去。
  
  海门的眼睛暗淡无光,他的脸在火光之下看起来像是铜铸的雕像。如果你能活着,就带着我的骷髅回沼泽吧,我早以在心里开始为他安排。
  
  大雪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高地的铁匠接过我们交给他的骨灰,面对兄弟的死亡,他喉咙里发出压抑的低吼。没有告诉他太多的细节,那场惨烈的战斗我们都不愿再去回想。他也没有多问,只是在后来的几天里,默默的把我们的兵器修理,磨光。
  
  "也许,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看着远处的雪山,刺客喃喃自语。留在这个地方有两种可能性,能动的,和不能动的。我没说什么,也许我们最终都会留在这里。
  
  老久的城门在绞索的拉动下,发出沉闷的声音。一个披着黑色熊皮的人,骑着马带着飞扬的雪花进入城来。我看见奔跑在马前马后的两头熟悉的白狼,情不自禁的跑下去,迎接这个神秘的来客。
  
  他手里的缰绳一拉,那匹毛色发亮的黑马前蹄微扬,嘶鸣了一声,稳稳的挺在我跟前。我抬起头来看着他高大的身型,看不清他厚重衣裘下的脸,只是闻到熟悉的味道。两头白狼闻了闻我的长袍,顺从的附在我脚下。
  
  我看见他手上虎口处一个青绿色的文身,凶狠的狼头对我亮出一口巨齿。那是德鲁依人的标记。
  
  他跳下马背,头微微后扬,熊皮从他头上滑落到肩膀,露出一张年轻的,桀骜不羁的脸,一道伤痕从脖子一直连到胸口,随着他有力的呼吸一起一伏。
  
  他走上前一步,对我低头行了一个礼,抬起头来:"伊恩奥瑟,暗黑森林德鲁依人元素系魔法战士,受大天使,泰瑞尔之使命,前来帮助你们封印魔王巴尔。"我抱住他,隔着头盔闻到他身上残余的森林气息。
  
  我松开他,感觉一滴眼泪落下,"谢谢你。"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晚上,围着火烤着鹿肉,我们都为这意外的外援惊喜不已。伊恩用腰间带着的小刀割开半熟的肉,把骨头丢给那两头白狼。他的牙齿如兽一般闪闪发亮。"我们收到前德鲁依战士的遗体之后,全部落的人都被召集起来,挑选最好的战士来和你们一起战斗。"他的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自豪。"我带了狼一路顺着你们的路径追到魔殿,大天使泰瑞尔告诉我,你们刚刚封印完迪亚伯罗,我马上马不停蹄的赶来,一路上大雪,还好我终于赶上你们了。"  
  "辛苦你了。"我对他说,对他充满了感激。
  
  "泰瑞尔要我转告你们,他的神力将永远与我们同在。"他说着,声音里满满的自信。我微笑了一下,想起普拉丁离去时的决绝,也许他是对了,其实神的力量在凡界并没有什么特殊,一切的一切,只是我们的心理在作祟而已。不过,有这么一点力量也是好的。
  
  "你来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人?"火边的海门突然发问。我一楞,随即心脏开始不争气的狂跳起来,连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我知道他问的是普拉丁,如果他刚好在我们离开之后到达的神殿,他很有可能在路上遇到他。
  
  "人?没有,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人,也许看到了,我急着赶路,也没太注意。"伊恩吃了一大口肉,含混不清的说。
  
  "哦,那没什么了。"海门没有任何感情的说,头却没有往我这边偏一偏。我只觉得脸上开始发烫,却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冷漠的他竟然会突然发问。
  
  没有人多说话,只有柴在火堆里发出劈啪的声音来。
  
  门突然被推来,一阵扑面而来的冷风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尴尬。我抬起头,门口是两个高大的身影。
  
  他们进了屋,关上门。我认出是高地野蛮人的老法师,和一个非常年轻的野蛮人。他们也没什么客气,在火堆边上坐了下来。
  
  "这是刚刚从冰冻之河给探路回来的尤利,我们族里现在最好,最灵敏的战士。他愿意加入你们的战队,和你们一起战斗的同时,也当你们的向导。"我打量着那个年轻的野蛮人,这么严寒的天气,他依然半敞着胸怀,露出坚实的胸肌来。一双眼睛却是异常灵活,腰上明晃晃的别着两把大斧。
  
  "我愿意跟你们一起战斗,这片高地就是我的家,我对它了如指掌。"他话不多,却异常坚定。
  
  我点点头。"好,谢谢你们。大家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  
  高地的夜。冰冷而漫长,我看着满月下的群山与大湖,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平静。明天就要出发了,无论胜负与否这雪山都会成为我们的终结之地。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身影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从他的呼吸声中,我知道是海门。我没有说话,我们之间也许早已习惯了沉默。
  
  "明天就要出发了。"他静静的说。
  
  我没有说什么。看着完美无缺的月亮把它的光辉撒在几乎冰冻的湖面上,其实夜晚比白天来得更平静,也更美丽。
  
  "有一块召唤系控制魔法护符我怎么也找不到了。"他的声音依然如旧。我心里却是猛的一抖,幸好海门是瞎的,看不出我脸上的变化。
  
  "打迪亚伯罗的时候,被他的火球震碎了。"我还没有习惯撒谎,语气里的紧张一览无遗。
  
  "哦,是吗?那样的护符很不好筑成,可惜了。"他轻轻的说,一直觉得,他才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我心里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张了张嘴,可是却说不出话来。那个护符,那串金铃,还有普拉丁离去时候的眼睛,在我的脑海里连成一片,挥之不去。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