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10)

2004年06月09日12:13:22网易文化 可风

  我带上鳄鱼皮的手套,从腰上取下用药物链制过的小铜勺,把刻着咒语的神石一点一点的碾磨成粉,我手上的力量慢慢加强,看着刻着的字句一点一点的消散,然后变成发出淡蓝光芒的石粉,再加入不同的药物,各种毒虫晒干压成粉末,把它们均匀的混合在一起,加入施过魔法的水,在火中慢慢的旋转,烘烤。直到里面的粉末发出妖异的淡红色,我用手指捻起一点点,用法杖上的魔力推动它们往前飞去,湖边的那棵大树旁,一阵红雾升起,连冻土都发出可怕的吱吱声,一种诡异的香气慢慢的散发出来,让人手脚发软。
  
  很好,很好。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在沼泽的日子。听见老师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死灵魔法中相当重要的一环就是诅咒,根据魔法施放的方式,毒物的运用,还有魔力附着的不同,诅咒的数量可以说是成千上万。可以让敌人虚弱,失明,流血不止。而另一种诅咒则可以控制他们的思想,但效果却有不同,主要是以被诅咒人的意志力,以及诅咒施放物品距离他身体的远近有关…………"  
  老师,你不知道,你留下的手稿其实很的很有用。我闭上眼睛,那些逝去的人和事却如同拉动的画卷一般在我的眼前滑过:我手里最后那颗控制意念的神符,我握在手心中,直到最后成了和我身体一样的温度,用我手掌的力量把它磨成粉末,我的心也在碾磨着,扭曲着,一点一点变成齑粉。我的手掌被磨的发红,热的发烫,让我的每一寸肉体都在颤抖,在疼痛,那是我一生中磨的最硬的神符,硬而且冷酷。
  
  还是是一样的铜勺,我打开那些散发着霉味的手稿,按着上面的记载,把各种药物和咒语加了进去,每一种东西的分量,都精准无比,我耐心的在火中烧烤着,让每一个小小的颗粒都混合均匀,发挥最大的效力。我割开手臂的皮肤,我的鲜血滴在上面,热热的蒸气在我眼前舞蹈。我的心也如火烧一般炙烈的疼痛,我捂住心口,反复的告诉自己,没什么的,没什么的……我把女巫遗留下来的金铃放进那些粉末中,用魔力让那些诅咒的粉末附着在上面,魔力的巨大消耗让我胸口如同压着大石一般的透不过气来,我一直忍着,直到所有的粉末都如同海绵吸水一般的吸入金铃中,除了在它本身的金色中加入了一抹淡淡的血色,再也看不出来。
  
  我扑倒在地上,没有力气再移动一丝一毫……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能站起来,踩着虚空的步子,最后把那串金玲送到了普拉丁的手上。
  
  老师,你知道么?那也许是我这辈子最成功的一次诅咒了。我看着他把那串金铃放进他的怀里,和我设想的一模一样:那个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用我的魔法去控制他的意念,直到他在大天使面前失控,直到看着他离去。老师,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教给我的诅咒真的很有用。
  
  他们都说,圣骑士是不受诅咒影响的,但我知道,就像你教给我的,在特定的时间环境下,如果下最强大的诅咒,如果把下过诅咒的物品放在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他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的,我只是在他做决定最矛盾的那一刻轻轻的推了他一把。
  
  我成功了。很完美,是不是?
  
  从我们封印迪亚伯罗的那一刻起,或者,更早一些,当我看着乌苏娜被地狱火烧死,或者,比那更早,当我第一次那么近的观察过死亡,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让普拉丁离开这场战争,我宁愿他被放逐,也不愿他被牺牲。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加可贵呢?我看不出来,也找寻不到。我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我没有办法做到那么高尚,更没有办法面对他的尸体,与其让他跟我们一起战斗,让我每次出发都经历这永远失去他的危险,一次又一次的背负这样的伤害,我宁愿他离开,至少,就像今夜,当我想起他的时候,我知道,在某个地方,他好好的活着。
  
  我是一个死灵法师,我不相信灵魂什么的说法,我只知道,人死了,就像灯灭了,什么都不能留下。
  
  我情愿想念他,而不是怀念他。想念他第一次见我时候,清澈的眼睛,想念他和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拥抱,想念他曾经为我打制的这个头盔。想念他的一切,我都会微笑,我爱他,所以要学会放弃。
  
  不知道海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感觉我的泪水冻得我的面颊冰凉。我站在冰冷的天地之间,直到看到面前的篝火燃尽,成为一堆淡红的灰烬。
  
  清晨的时候,我们离开了整场战斗中最后休憩的一站。我摘下手套,握住凯恩苍老颤抖的手。我们已经不需要占卜了,如果一切早已注定。
  
  天空发出一种奇特的暗红色,巨大的风雪打在脸上,让我们挣不开眼睛。年轻的野蛮人战士在风雪中依然裸露着古铜色的胸膛,似乎感觉不到寒冷,他一步一步的走在最前面,凭着对高地地形气候的熟悉,还有惊人的感知能力,为我们探着道路。
  
  风雪中隐隐传来喊杀声,德鲁伊人的白狼最先闻到寒风中的血腥气,发出长长的,不间断的长嚎。我们的战马裹足不前,应该他们就在我们附近,可是风雪却让我们根本看不清楚前面到底有什么,白茫茫的雪地,映衬着发红的天空,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我挥手示意大家先停下来,看不见敌人的情况下,冒然出击,只会让我们尸骨无寸。"前面是什么地方?"我问我们的向导兼战士尤利。
  
  "前面是流血高原。当初我们族人曾经和巴尔的魔兽军队在那里战斗过,后来老法师用一百个俘虏的血加上他自己的生命在那里划下的诅咒之界,并且令我们族人不可入内。这才平静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那里打仗。"我看了看一边的海门,他的听力比一般人要敏锐的多,他皱起眉头,仔细分辨了好久,终于还是摇摇头。
  
  "我放我的乌鸦去看看好了。"伊恩一扬手,几只黑色的乌鸦迎着暴风雨向前面飞去。我们看着天上那时起时落的几个小黑点,一动不动的等待着。
  
  突然一只乌鸦发出凄厉的叫声,盘旋着落下。剩下的几只也跟着发出刺耳的叫声,在空中盘旋。德鲁伊人吹出尖锐的口哨,几种不同的声音,还带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混在一起,将本来毫无生气的高原染上了一层紧张的色彩。
  
  "看,那是什么?"敏锐的亚马逊指着远处一个小黑点,好象隐约是一个人型,在雪地跌跌撞撞的挣扎着。
  
  "是我们的人!是我们派去大溪谷的猎人。"尤利相当肯定的说。
  
  "我去把他弄回来。"伊恩没等我制止,他的马已经跃出了我们的团队,向那个黑点奔去。我挥手让他们继续留在原地,也骑马跟了上去。我的马速度明显的比不上他,远远的看见他把那个野蛮人战士一把拖上马背,不愧是最好的德鲁伊战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突然我看见他勒住了缰绳,好象愣住了一样,直直的看向前方。
  
  我催马向前,还不没等到跑到德鲁伊身边,我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住了。在不远处,两坐山峰的中间,有一块没有被雪覆盖的开阔地。地面都是血红色的,腥臭的味道远远的传过来,我下意识的眯了一下眼睛,一些奇怪的庞大身躯好象在铸造一些造型奇怪的工事。有人类的惨叫声撕心裂肺的传来,那片土地红的好象要滴下血来。
  
  流血的高原,终于印证这个恐怖的名字。
  
  突然我骑的马悲切的长嘶了一身,倒地不起。我被重重的摔到雪地上,我抬起头来,看见洁白的雪中突然伸出好几只巨大鲜红的触角,还来不及防备,那尖利的顶端已经刺破了我坚实的皮甲,如果不是我及时往外一滚,我的身体早已被它贯穿。
  
  那种触角发出的腥臭几乎把我团团围住,而最要命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它们下一步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也无从攻击。我只好拼命的往回跑,我听见伊恩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我伸出手去,他带着黑色毛皮手套的大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拽上马背。一只触角出现在我们眼前,几乎把我们的马绊倒,我放出一个骨精灵打在上面,隐隐的好象传来一阵嚎叫。依恩伏下身去,对他的马好象说了句什么,马突然转了一个方向,让那些追击我们的触角扑了个空。他挥出手去,一片火球在我们面前的雪地上炸开,雪融处,好象有些烧焦的肢体在里面翻滚。
  
  "我们不能再这里久留了,那种怪物的触角相当的长而且敏锐。能在雪地下面延伸,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呆在这里步步危机,我们还是先回城的好。"我对他们说,一面策马顶着风雪回到了野蛮人的高地之城。
  
  火堆发出噼啪的声音,老族长的脸越来越阴沉。听了我们的描述和带回来那个受伤战士断断续续的话语,他长叹一声:"巴尔的已经复活了,而且他利用流血高地诅咒的力量,已经造出了他自己的魔法军队。"  
  空气中似乎也多了一丝的血腥气,火焰在我们中间不安的跳动着。老师的手卷上也曾经提到过这个流血高地,据说,当年野蛮人高地的魔法师在无意中得到一块巴尔祭坛的碎片,经过许多年的参透,终于在最后一战的时候,用黑魔法中最黑暗的鲜血诅咒,将那片高地凝结成一片流血的地狱。死亡魔法在吸取上百人的鲜血之后,当场反噬过来,几乎将高地城堡化为废墟。造就这个诅咒魔法师最后把法杖插到了流血高地的中心地带,镇压住了那股邪恶的力量,但是他也被疯狂的怨灵撕扯成得灰飞湮灭。
  
  高地的雪,一年又一年的积在那片暗红的土地上。当所有的惨痛几乎都被人遗忘的时候,魔王巴尔复活了。而那片被诅咒的,弥漫着鲜血味道的土地,让他的力量迅速强大。
  
  "我们已经把这个消息用雪雕送到别的城堡去了,如果够快了话,我们明天能够集结足够的战士,在巴尔完全恢复力量之前进攻到流血高地的中心祭坛,报住那个诅咒封印不被巴尔完全打开。否则,如果封印里的禁锢的怨灵被巴尔利用,我们野蛮人高地都会被移为平地。"老法师的声音有一丝压制不住的颤抖。
  
  "现在流血高地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亚马逊冷静的问,看不出任何表情。
  
  "不知道,可能数十,也可能上百,那种伸出触角攻击的怪物是高地血怪,加上皮肤坚硬如石的石像怪,两者一个是远距离攻击,一个是近身肉搏,两者相加,杀伤力不小。"  
  "数十?数十更本不可能把五十多个训练有素的野蛮人战士狙击的片甲不留。我觉得至少数百,可能会更多。"德鲁依人依恩沉沉的分析,我觉得我的脊背开始有些发冷。
  
  "去流血高地只有现在这一条路么?我记得老师的手稿上提到还有一条岔道可以直接通到它的背面。"我面对老法师,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是有这么一条传说中的小道,但是已经被移动的冰川封闭了。"他的目光好象在回避着什么。
  
  "那条路没有被完全封死。我在去冰冻之河的路上专门查看过。"尤利脸在火光中发出金属样的光芒来。
  
  "那我们可以绕过流血高地,直接杀到巴尔大殿将他封印,如果魔王失败了,流血高地更本就用不着我们花力气去攻击。"刺客一针见血的说道,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也是我想要说的话。
  
  "不要!!!"老法师突然失控的大喊了一声。"即使绕过流血高地,你们在最好的向导指引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巴尔大殿,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而现在诅咒封印眼看就要被攻破,你们在看到巴尔之前,这里就已经是一片死城了。"他全身颤抖,脸上流下的泪水在火光下浑浊而绝望,"而且,而且……"他的喉结抖动着,试了半天也没有把那后半句话说出来。
  
  "而且,即使我们能在野蛮人城堡完全被毁之前赶到巴尔大殿,我们也不一定有能力把他完全封印。"海门冷冷的接着说下去,老法师如同虚脱一样颓然的坐到火堆前。
  
  沉默。
  
  "我们一共加起来只有五个人,即使我们拼上性命和流血高地的怪物作战,也不会改变大局。何况,我们身上还带有最重要的灵魂石,一旦遗失,不仅野蛮人高地保不住,整个人神两界都会被陷入巨大的危险中。"我说着,心里却没来由的发紧。
  
  老法师没有说话,又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中。
  
  冰冷的狂风,呼呼的猛刮着,屋子里巨大的柱子都发出"咯咯"震动的声音。
  
  "你们把我带到封印去吧。"老法师轻轻的说"其实你们来的时候,凯恩就帮我占卜过了,他说我的生命会终结在流血高地。我现在终于相信了。"  
  他如释重负似的叹了口气。"用我一生的法力和性命来给那个鲜血祭坛献祭,也许能够维持封印一段时间,如果你们这次最后不能封印巴尔,那也就是我们野蛮人高地终结的时候了。"他的眼睛灰蓝而浑浊,看不出他眼里的感觉。
  
  "你说什么?"尤利不敢相信的问,"你是我们族里唯一的一个魔法师了,如果你牺牲自己去维持那个封印,我们族人今后怎么办?"  
  "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封印被恶灵冲破,那我们就是有十个城也保不住。而魔法师的鲜血才是那些恶灵真正需要的东西,才能暂时满足他们膨胀的欲望。这是权宜之举,以后的事情,只好拜托你们各位了。"他一一巡视过来,我看定他,他微微颤抖了一下,一滴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滑落出来。我点点头,现在已经别无选择。
  
  "至于族内的事情,安雅尽管还年轻,但是我已经把绝大多数的魔法传授给她,今后她可以主持大局。"他顿了顿"但是这次我要去维持封印的事情,我请你们不要告诉她。"  
  一只高地雪鹰带着雪花从外面飞进来,它发出尖锐的叫声,脚里紧紧的抓住一只铜管。老法师抽出里面的羊皮纸卷,上面有一个金色的印记。"很好。"他点点头"明天另外两个城堡的战士会跟我们在城外汇合,你们带领着他们从流血高地的正面进攻,我和尤利从那条小路绕到高地的后面,找机会接近那个祭坛。"他的眼睛里突然发出亮光,是一种最后的决绝。
  
  "那好吧,你们先好好休息,明天将会是漫长的一天。"我疲惫的挥了挥手,头痛欲裂。我看着他们站起来,依旧沉默的离开。"海门,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等他们都离开了,我看定海门的脸。他的脸上依然有一种冷漠的高傲,而他没有光彩的眼睛不知为什么让我隐隐有些心痛。"你明天跟法师他们去封印。"我说,喉咙发紧,多说不出一个字。
  
  "不。"他的回答也很简短。
  
  "跟他们一起去。"我坚持道"你手上的剑可以帮助他们。"  
  "我不会离开你的,如果要去,你跟我们一起去。"他的声音有些轻轻的颤抖。
  
  "我要留下来用我的召唤魔法为你们拖住敌人。海门,你跟他们去。"  
  "为什么?你现在还是我的主人,我的责任是保护你,不是保护别人。"他的声音里满是倔强。
  
  "因为留下来会更加危险?"他的嘴角浮起骄傲的微笑,那一瞬间,他和记忆中普拉丁的脸完美的合在了一起,分不出彼此。
  
  "因为你不属于这场战争!"想到普拉丁,我的心痛的几乎要抽搐。"你不属于这场战争,这一切和你无关。我不会让你搭上一条性命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子发酸,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你也不属于我,你是你,你甚至不是海门,那不是你本来的名字……"  
  "我就是海门,离开这场战争,我就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奴隶。奥布莱恩,我会一直跟随你,流干最后一滴血。"他的声音无比坚定。
  
  "我不是要你离开。"我的泪水在头盔后面静静的流淌。"你保存好这个。"我从怀里掏出最后那颗灵魂石,明亮的宝石发出的光把我们的脸照亮。"如果我们失败了,也没人会想到灵魂石在你的身上。你手上的魔法骷髅和我的骨盾是同一系的魔物,如果你手上的骷髅开始发烫乃至破裂,那就说明,我们……失败了。在那时候不管封印成功与否,你都要尽快离开流血高地,在你们去往冰川的路上,会有一个魔法传送门,用灵魂石的力量,你可以回到泰瑞尔神殿,他的神力会保护你。"我一口气说完。"这是你最重要的任务,别担心,即使我们失败了,我也一定会回神殿见你。"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眼睛却还是有液体涌出来。
  
  "那好吧。"他接过灵魂石。"我们不会失败的,我们一定会见面。"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夜,依旧冰冷。
  
  远处的天空,是一种诡异的血红色。
  
  我把身上的兽皮拉紧,却还是抵挡不住那种刺骨的寒意。
  
  推开房门,老法师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闪闪发亮。"出发吧",我对他说。"另几个城市的援兵已经到了。"  
  门口是全副武装的尤利和海门,我对他们点点头。"你们乘天还没有大亮先走。"我看着海门,心里却突然有种疼痛。从我们在沙漠小镇相遇的那时起,我们就一直没有分开过,而现在的分离,也许就是永别。
  
  我突然有种想要拥住他的冲动,可是抬了抬手臂,却又无力的放下。
  
  "保重。"我说。
  
  "保重。"  
  他们三个人的背影慢慢在大风雪中变小,然后消失不见。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