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11)

2004年06月09日12:13:28网易文化 可风

  城堡外,三个野蛮人城市带来的上千战士排成了方阵。年轻而强壮的身体,在寒风中赤裸着古铜色的肌肤,他们呼出的热气在这天寒地冻的时节凝成一片白雾。看的出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笔直的站在雪地里,连兵器碰撞的声音都没有。
  
  三个首领走到我面前,他们衣领上白色的兽皮在风中轻轻颤抖。
  
  "出发!"我跃上马背,向前挥手,大军整齐的回头,向流血高地进发。
  
  "法师……法师……"有人在背后唤我,我勒住缰绳,示意德鲁伊人依恩带领他们继续进发,我回过头来。
  
  漫天大雪中,一个小小的人影跌跌装装的奔过来。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的长发在雪花中飞舞,光了一双脚踩在雪地上,更显得娇小可怜。
  
  "我们的老法师呢?"她抬起头来问我,她的眼睛如同她额上的那颗宝石一般闪闪发亮。
  
  "他比我们早一步出发。"我认出她是野蛮人老法师的唯一传人,城堡里的年轻女巫安雅。
  
  "他去那里了?他去流血高地的死灵封印了?"她一把抓住我的缰绳。
  
  "是的,而且他留话让你守在城堡。"  
  "我跟你们一起去流血高地。"她的目光倔强,那一刻,她的神情像及了葬身火海的乌苏娜。
  
  "不,你回城堡。现在!"我掉转马头,准备追赶前面的大军。
  
  "我要跟你们一起,这个城堡也是我的城堡,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她追上来。
  
  "回去!!"我不能让这城里最后的法师跟我们一起冒险。
  
  "不!!!"她咬着下唇,"带我走!"  
  我伸出手去,一面坚固的骨墙在我们之间筑起。"回城堡去。"  
  我恨下心,一夹马腹,把安雅留在的雪原中。风中,有她断断续续的尖叫传来。
  
  当脚下的冻土变得炙热不堪,当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当跨下的坐骑开始慢慢举足不前,当德鲁依人的狼开始不安的嚎叫,我们知道,流血高地已经近了。
  
  "那是什么?"亚马逊指着远方一个模糊的阴影。我遥遥头,也看不出具体来。
  
  我叫首领们纷纷传令下去,各部分小心慢行,毕竟这里已经是被鲜血诅咒过的土地了。
  
  那个巨大的阴影慢慢变的清晰,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构成,通身血红,八个爪子紧紧扣牢地面,如同一个巨大的蜘蛛。而它的上面,是一只巨大的杠杆手臂。
  
  突然那个手臂快速的向前挥动,掷出一个巨大的火球!
  
  这一掷的力量惊人,而那个火球准确的落在了我们最前面的队伍中,火球一落地,迅速分解成无数小火球,再爆炸开来,一时间,硫磺刺鼻的味道,肉体烧焦的味道弥漫在了空气中,受伤濒死士兵在烟雾中惨叫,整个前面的队伍乱了方寸。
  
  紧跟着,又一个巨大的球被掷出,炸开来,深绿色的毒雾弥漫,皮肤接触到的地方,顿时起泡溃烂。
  
  没有能我们应变,又一个球体落下,里面的寒毒将周围的人顿时冻僵不能移动。
  
  "快,我们后退。"我的声音因为高声喊叫而变的走调,队伍迅速后退百尺以外,但是前面的人伤亡几近过半。
  
  每个人喘息弗定,脸上都有精怖之色。
  
  我让大军先就地休息,我带领原部人马及三个首领登高而望。
  
  "看来那个东西并不是活物,不过是用某种材料制成,通过牵引那只手臂的力量来投掷不同类型的球。"刺客一系,对于各种精巧机关设置早已了熟,不多久便下出结论。
  
  "你有办法毁掉它么?"  
  她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个纯金色的小球,"如果有人能把我送到那个大装置的底下,我能用这个小球把它的牵引装置炸掉,它就不能活动了。"  
  "看样子这样的装置应该还有不少,你能把它们一个个都解决掉么?"亚马逊的眼力是我们中最好的,顺她的手指过去,远处这样的阴影的确不少。
  
  "只要能把我送过去,就没有问题。"刺客肯定的说,娇小的身体里满是坚毅。
  
  "我送你过去。"伊恩冷静的说,"我的马是脚程中最好的。我们毁掉它之后,我放乌鸦为信,你们就可以带大军推进过来。"  
  "那你们小心。"我把解毒剂和急救药剂放到他们手上。
  
  伊恩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他那匹黑亮的骏马应声而来。他跨上马背,用斗篷护住怀里的刺客,她小小的身体顿时不见。他伏下身,在马耳边低语数声,那匹黑马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马蹄扬起的尘土和着火球爆炸的烟雾,很快将那两人一马的影子吞没。
  
  我看着天空,不敢眨眼,手里的法杖上全上汗水。
  
  时间过的无比缓慢,汗水流进我眼睛里,刺得发痛。
  
  突然,一个黑色的小点腾空而起,在高空盘旋尖叫。"好,大家前进。"我下出命令,趋马前行。
  
  果然那个大装置已经被毁坏,不能再掷出新的魔法球。烟雾过去,流血高地的全貌慢慢显现出来。
  
  缓慢的坡度,每一层坡度上都有拿着刀斧的怪兽发出低吼,而不远出,任能看见刺客他们的马匹在这片红色高地上疾奔骤停,向另一个大装置奔去。
  
  我和三个首领骑马站在阵前。身后的野蛮人大军发出震天的吼声。号角过后,那些凶猛强悍的野蛮人战士带着巨斧潮水般冲了上去。
  
  不时有乌鸦直冲入天,看来刺客他们一切顺利。
  
  我对着那些怪物放出一大片诅咒,让他们行动迟缓,然后有野蛮人战士挥舞着巨斧上去砍杀。我紧跟其后,把一地的尸体变成我的白骨军团和复兴怪兽,死灵魔法的凶猛在这时候表露出来:越多的尸体,越多的死亡,死灵法师的力量就越强大。
  
  时不时仍有巨大的火球在人群中炸开,把野蛮人战士和怪兽如同雪片一般炸飞出去,断裂的肢体,四散而落。新的鲜血把这片高地再次浸透。到处是砍杀的声音,到处是撕咬的声音,我突然想起老法师说过的:"流血高低的肉搏战,就是人间的地狱。"  
  突然一阵巨痛从我脚上传来,我低头,看见一只猩红的触角戳穿了我的脚背,正慢慢向上爬过来。我放出一个骨精灵打在那只触角上,它吃痛,闷吼一声缩了回去。我将一只骨矛带着伤害加倍的诅咒射出,那个带触角的怪兽被挣扎着钉在的岩石上。我抬起脚,血顺着靴子流下来。
  
  一个毒球在不远处炸开,深绿的毒雾让我不能呼吸,急忙把一瓶解毒剂喝下去,却任是头晕眼花。在毒雾中,我看见中毒的野蛮人士兵痛苦的把身上的肌肉一片片的撕扯下来,如重伤的野兽般嚎叫着死去。
  
  一只羽剪从背后射出,准确的把最后一个投掷装置的牵引绳射成两段。我回过头,亚马逊的脸上满是血污,金色的发辨也被火烧焦了不少。我冲她感激的一笑,她也不答话,手里的长矛飞出,一个怪兽被洞胸而过。
  
  这时,我手上的骨盾突然如同有生命一样颤抖起来,上面镶嵌的骷髅变得血红,烫的几乎握不住。
  
  是海门!
  
  我一惊,拖着受伤的腿就往流血高地的中心地带跑去。
  
  靠近祭坛,地面开始不停的颤动,几乎让人站立不住。地下成千上万的死灵正在一下一下的冲击着日渐衰弱的封引。
  
  而不远处,一个巨大的怪物全身披挂着黑铁的铠甲,一手挥舞着铜鞭,而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每一下雷霆万钧的抽下中跳跃。我的心顿时抽紧了一下,因为我看见那个人影手上的白色骷髅发出的反光。
  
  我不顾一切的跑过去,脚上的伤口痛的我全身冷汗,可我却不敢有丝毫停顿,海门双目失明,在这样频繁的长鞭挥舞下,性命危在旦夕。
  
  好象远的永远不能到达,我看着海门的身影移动越来越慢,眼看就要被逼到一个角落里。
  
  "不要!!海门!!"我狂叫出声,拼了命向他奔过去。
  
  看着长鞭入毒蛇一般恨恨的抽下,我的心已经不能用痛苦来形容,那种巨大的力量几乎让我战立不住,我喘息着,几乎绝望的放出一个又一个的骨精灵,可是那种巨大的痛楚几乎将我击倒。那种恐惧让我入坠冰窖,因为第一次,我感到,我要失去海门了。多年以前,我失去了我的老师海门法师,而如今,我失去的,是另一个对我如此重要的人,原以为我会对死亡漠然,可这一刻,我还是被巨大的绝望彻底击垮。
  
  突然,那个大怪物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睁大眼睛,看见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剑,而剑柄的那个白色的骷髅闪闪发亮!!
  
  我不顾一切的跑上前去,我看见怪物到下的尘土中,摇摇晃晃的站起一个人影,他棕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海门的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说不出话来,跌跌撞撞的跑到他跟前,一把抱住他。我闻着他胸口的味道,听着他的心跳,只有这一刻,感觉才是真实的,也只有着一刻,我才知道,我并没有失去他。
  
  我就那么一直紧紧的抱住他,在面具后面,我的泪水流满了面颊。
  
  突然,空中开始飘起的雪花,我回过头来,那个先前一直颤动着的血红祭坛平静了下来,又血液从底下渗透出来。老法师跪在祭坛的上面,他黑色的披风被风扯下来,如大鸟一般飞舞,一柄匕首深深的插在他的胸口上,上面刻着的白色咒语闪闪发亮,这个祭坛最后一个活祭终于达成,而那些地下的怨灵也终于平静下来。
  
  脚下的土地慢慢由炙热变成冰冷,而这片被诅咒的流血高地,也如同野蛮人高地别的地方一样,下起了大雪。老法师的头垂在胸前,他白色的头发飘扬在风中,而他的身体也很快被白雪覆盖。
  
  一只雪白的大雕稳稳的落在依恩伸出的手臂上,他从大雕的双爪之间抽出一只羊皮纸卷,犹豫了一下,我示意他打开。
  
  我看见他的脸色慢慢的变的阴沉,两道剑眉紧紧的锁在一起,我的心也开始慢慢的沉下去。他冲我点点头:"法师,请你过来一下。"从他的声音里,我嗅到了不祥的气息。
  
  "这是从城堡刚刚送来的消息,他们说女巫安雅在我们出发之后不久,就从城里消失了,他们想知道我们是否在路上见到过她。"依恩沉着的说着。野蛮人高地经年苦寒,整族的人仅靠狩猎为生,加上野蛮人生性粗犷,好斗善战。族中的法师至关重要,从狩猎占卜,到每次战争前的献祭,甚至四季更替,都需要族中法师的全力而为。
  
  老法师刚刚在祭坛上以自己的生命巩固那个封印,族中的年轻法师安雅却又不知所踪,野蛮人城堡的首领自然心急如焚,只好放出大雕前来问讯。
  
  "我看到过她,在我们出发不久以后。"我说,顿时几道目光向我看过来。
  
  "那她人呢?"尤利深知魔法师对本族的重要,急急的问。
  
  "她想跟我们一起出征,我拒绝了他,并且放骨墙让她回去。"我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却又不能表露出来。
  
  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只听见沉重的呼吸声。
  
  又一只白色的大雕低低的掠过,又一只羊皮纸卷飘然而下,大家看着那只纸卷,不知里面的消息是好是坏,大家却没有去打开的意思,继续沉默着。
  
  "我来看看了,可能安雅只是在大雪中耽搁了,现在已经回城了。"亚马逊上前一步,打开了那只羊皮纸卷。
  
  可是,却不是我们希望的好消息,在安雅消失的同时,城中的长老尼拉塞克也同时不见,野蛮人首领班塞认为两人的失踪应该有所关联,希望我们能在前往巴尔大殿的路上多加留意,尽量将安雅找回来。
  
  "尼拉塞克……"尤利一直在口中念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他是什么人?"我问道,毕竟班塞德高望重,他怀疑两人失踪有所关联,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他是我们城堡三长老之一,主要管理城中的燃料辎重,他在城里的威望仅次于首领班塞和刚刚去世的老法师,所以如果他们两人的失踪有所关联,我想应该不是坏事。他可能是冒风雪去城外寻找安雅,结果被大雪滞留住了。"尤利以他在野蛮人城堡多年的经验做出分析,听到的人多半都松了一口气。
  
  "尼拉塞克长老是你们城堡的原住民么?"海门突然发文,我看过去,他两道眉毛紧紧的锁在一起。
  
  "这个,我以前听老法师说过一回,据说尼拉塞克长老是从一个靠近冰冻之河的小村落里过来的,很多年前,那个小村庄一场突如其来的雪暴所埋葬。后来,他被我们派出的猎人发现,救回城堡,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城堡。"尤利说着,我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冰冻之河离我们去巴尔大殿的道路远么?"我问尤利。
  
  "我们去巴尔大殿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叫过拉宾克小道的地方,冰冻之河就在那附近,如果我们的教程够快,天气也够好的话,半天时间可以到达。"  
  "那我们绕道去冰冻之河查看一下,我总觉得安雅的失踪和那个地方有关。"我看见依恩的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我接着说下去:"我知道我们时间不多,但是如果半天的时间可以救回一个人的性命,我觉得还是值得的。何况,安雅的生死对我们的朋友至关重要。"  
  我翻身上马,示意尤利在前面带路。我回过头,海门也上了我身后的一匹马,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太多的表情。我知道海门有惊人敏锐的感知力,这次我们都感觉冰冻之河的非同寻常,我们冒险前去打探应该不会落空才对。可是,我的心里还有一个不愿意说出口的原因,因为当安雅在雪地抓住我马缰的那一刻,她脸上的倔强,让我想起死在迪亚伯罗火海中的乌苏娜。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巫,不能因为节省这半天的短短时间,而失去另一个。
  
  风雪打在脸上,尽管搁了面具,依然抽的我生痛。我看看队友们,他们也都专注与眼前的道路,一言不发。被大雪覆盖的大地上,连动物跑过的足迹都看不到,荒芜而没有生气。尤利尽职尽责的为我们打探前面的道路,他古铜色的皮肤在雪地里格外显眼。
  
  "冰冻之河就在那边。"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和我们路过的地方没有任何不同,封冻的河流,终年不化的冻土,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
  
  "我们走近一些,看仔细些。"我催马向前。
  
  平平的一小块地方,我下马查看,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难道真的是我的感觉错了?我看看海门,他下马仔细倾听周围的声音,眉毛却锁得越来越紧。
  
  突然依恩的白狼在一块大石面前来回跑动,不时发出低低的吼叫。我们赶紧走近细看。"这块石头底下有微微的热气冒出,应该是可以推动的。"依恩观察良久,抬起头来说。
  
  尤利点点头,奋力一推,果然,那块白色的大石移动开来,露出底下的一个洞口。
  
  我掏出火石点燃,做成几支火把。"大家下去的时候一定小心,落地的时候不要停留,马上移动开,身上的盔甲也要拉严,很可能底下会有机关埋伏。"身体轻巧的刺客先带了火把下去,过了一会,听见一声长长的口哨,示意一切平安。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个仅供一人通过的洞口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巨大的石柱支撑起入宫殿般巨大的洞穴天顶,和外面的严寒不同,洞穴里面流水潺潺,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看了看尤利,他的脸上也震惊异常,在这片高地长大的他,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所在。
  
  四周空无一人,除了火把燃烧的劈啪声和流水的声音以外什么也听不见,这种死一样的寂静更让人觉得不安。我将火把举高一些,发现墙上画满了诡异的壁画,在火光的照耀下,如同有生命一般的跳动着。那种感觉如此熟悉,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感受过,所有人的呼吸渐渐沉重,一种莫名的恐惧慢慢让人喘不过气来。
  
  洞穴的尽头,突然亮起一道白光,这个一片纯白的地下世界,一时间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这才发现原来在洞穴的石壁上镶嵌了无数的巨大水晶石,反射的光线如同白昼。也是在那一瞬间,我脑子里突然一片明亮,我终于明白那困扰着我的熟悉感觉到底是什么了,这种腐朽而陈旧的气息,这种粘稠而压抑的味道,和老师当年书房里发出的味道一模一样,这是死灵魔法的味道!而这个地下宫殿的主人,是和我一样的死灵法师!
  
  我上前一步,才发现那团白光竟然是一个用白骨构成的王座,而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慢慢的转过身来。
  
  "尼拉塞克长老!"尤利上前一步,叫出声来。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他的声音在空洞的洞穴里发出重叠的回声:"原来是你们来了,我还以为班塞也会来祝贺我呢。"  
  "班塞首领委托我们来查找女巫安雅的下落。"尽管对他在这个地方出现有所准备,但是却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友是敌。
  
  "安雅不会回到城堡了,她从今天起会成为我的王后,我的同伴。"他长袍挥过,白骨王座之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在地上,安雅身缠铁链,她的长发微微的颤抖着,而她脚下,是一块巨大的淡蓝色寒冰,升腾起来的寒气让她动弹不得。"可惜,这么重要的时刻,班塞居然不来参加,不过也没关系,我会带着我的王后去城堡看望他的。"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放安雅回城。"尤利举起战斧,冷冷的说。
  
  "你觉得我会放弃个辉煌的宫殿,而回到那个干巴巴的老城堡吗?"他冷笑着,"你大概还不知道是谁为我建成这座地下宫殿吧?"他手中法杖挥出,一声又一声的哀号从洞穴的四壁发出,声音里的痛苦如同大锤子一般打在我的胸口上,几乎让人发疯。
  
  地面也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海门突然大叫一声,往外跳出一步,长剑出鞘,在他腿旁边迅速的砍下。我仔细一看,被他长剑砍断的竟然是一截腐烂得皮肉分离的手臂!
  
  随着震动的越来越强,地面纷纷裂开,一具又一具腐烂的尸体从里面爬出来。因为洞穴里面较外面潮湿和温暖,这些尸体发出刺鼻的腐臭,白生升的蛆虫和没有完全腐烂的筋肉一条一条的挂在它们身上,空洞的黑色眼眶直直的看向我们,连看惯尸体的我心里都不禁发毛。
  
  "你驱使这些尸体为你当苦力。"我说,这么巨大的工程居然都是这些尸体来修筑的,他不仅在死灵魔法上有相当的修为,而且有相当大的毅力才行。
  
  "这些……这些……"尤利指着一具尸体上仅剩一小块的战甲,脸上的表情渐渐从震惊变成愤怒,"这些都是你的族人,他们是冰冻之河的野蛮人!"  
  "不错,他们都是我的族人。如果我没有在老族长的遗物中发现那卷保存得极好的魔法书;如果我没有闯入这个地下岩洞,发现墙上绘制的这些神秘壁画;如果我不曾发现原来尸体原来还有那么大的力量,不错,这些人都会是我的族人。但是,这些……"他抓住一具腐尸的头,用力一拧,它的脖子被折断,头也因为没有了支撑而如同一个布袋一样拖在它背上,而那具尸体只是摇晃了几下,依然直立。
  
  "看!尸体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他们不畏惧死亡,他们没有疼痛,他们会遵照我的旨意干一切的事情。他们是最好的战士!"他的笑声震动得那些尸体的骨头咯咯作响。
  
  "可是他是你的族人。你用黑魔法驱使他们的躯体,他们的灵魂则永远不得超生。"同样是死灵法师,我知道这样做的危害性。老师一直告诫我,在每次驱役完复兴肉体之后,一定要善待他们的肉体,不能把所有加上去的魔法都要抽离出来,他们的灵魂才能少受痛苦。这一训诫,我从不敢忘记,哪怕是恶战之后,我对我使用过的尸体都好好安葬。
  
  "它们应该对我心存感激才对,我让他们死去的肉体从新有了新的价值,这些愚蠢的人,他们根本意识不到尸体的作用。有了这些尸体……还有我的王后。"他抓住安雅的长发把她从冰上拖起来,"她的魔力和这些尸体的力量,我可以统治整个野蛮人高地!"  
  "你休想!你这个恶魔!"安雅死命的挣扎着,粗重的铁链在她身上留下红红的印记。
  
  "你这么做是自掘坟墓。"我看着他的眼睛,"你过度驱使他们的肉体,他们的灵魂受的痛苦每日具增。这些痛苦的灵魂危险异常,一旦他们挣脱了你黑魔法的束缚,会随时反噬过来。"  
  "是么?对了,我差点忘记,你也是沼泽地来的死灵法师。"他脸上露出嘲弄的微笑,"不错,他们都是我的族人,当初,他们不相信死灵魔法的巨大威力。反而把我赶出村子,结果我在冰川上面发现了大雪崩到来的征兆,我没有回去警告他们。因为他们愚蠢的思想让他们活着没有一点意义。他们的价值还不如一具死尸。于是我看着村子雪崩埋住,看着他们在突如其来的大雪中挣扎,这些人终于为他们的无知付出了代价。然后我在他们的尸体上一一种下最厉害的符咒,我也因为魔力的巨大消耗而晕倒在雪地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那个由无知人构成的落后城堡里了。"  
  "整整四十年,我用那种最强的符咒驱使他们,为我建造这个巨大的地宫,整整四十年的苦工,就为了这一天,我拘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肉体,还有他们的灵魂,他们会为我卖命,直到一切消失!"他念动符咒,那些腐尸挥动着腐烂的肢体向我们猛扑过来!
  
  "大家往后站,让我来。"伊恩冷静的说,他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念动咒语。一阵飓风袭来,我紧紧抱住身边的石柱,才不至于被风刮走。
  
  元素系是德鲁伊人中最神秘的一个派别,他们与山川为伴,练就了一身神秘的召唤魔法,他们能够召唤出飓风冰雹甚至陨石坠落。而这以前只能在传说中了解一点的魔法,现在在这个地下宫殿里发挥了巨大威力。
  
  六股巨大的龙卷风从两边袭向那些腐尸,一时间,腐肉和断骨在风中乱飞,那些尸体虽然无畏,但是在自然界强大的力量前,还是如同玩偶一般被撕成碎片。飓风吹过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强,风刮过的声音,混合和石壁上越来越大的呻吟声,混合成一种恐怖至极的哭号声。
  
  在伊恩放出的飓风终于停息之后,原先在尼拉塞克周围的尸体阵已经被吹的七灵八落。尤利挥舞着大斧扑上去,几下就砍翻掉一个腐尸。
  
  "大家小心,它们手上有尸毒,一旦被抓伤,及时用解毒药。"我说着,一面在骨盾的保护下冲到了王座后面,希望能在安雅完全冻僵之前把她放出来。
  
  "你以为我的魔力就只是驱使那些没有大脑的尸体么?"尼拉塞克挡在我面前,冷酷的说。他一挥手,将我硬生生推出好几步,还没等我站稳,我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好象凭空多出来的力量将我重重的抛出,我一头撞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眼前一黑,一瞬间失去了知觉。
  
  我睁开眼睛,看见海门一脸焦灼的想要把我的头盔摘下来,我急忙按住他:"我的伤口没事,你不要管我。"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眼前一阵发花,几乎又要跪下去。我急忙用法杖支撑了一下,我看见尤利挥舞着战斧向尼拉塞克冲过去,我急忙大喊:"大家快退后,他会爆尸!"我话音刚落,一具尸体在尤利面前爆炸开来,把他强壮的身体掀到几十步以外。大家往后退了几步,尽量不让自己站的地方太靠近地上的尸体。
  
  "哈哈,现在知道尸体的厉害了吧!"他狂笑着,抬起手来,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三个完全由骷髅组成的白骨护体,上面无数个骷髅怪笑着,白色的牙齿咬得嚓嚓做响。
  
  我身边的海门突然站起来,举着长剑向他刺过去,可是还没有近到他身边,护体上的一个白色骷髅突然飞起,一口咬在海门的手腕上,顿时鲜血淋淋,几乎连剑都握不住。他狠命的把那个骷髅扯下来,丢到地上,狠狠的踩碎。
  
  我斜斜的靠在一只石柱上,以恢复一下魔力,我们无法攻击到他身边,唯一能用的只能是魔法攻击了。我微微转过头,却无意中发现,尼拉塞克刚好站在一块巨大的水晶前,那片水晶光洁如镜,我看到一个小小的破绽:他身上的三片骷髅护体尽管一直不停的在他身前转动,但是在他背后却一直有一小块地方却一直覆盖不到。
  
  他最大的弱点!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右手抬起,对准那个空隙,发出了一只骨矛。这只骨矛带着我炼制的寒毒洞穿了他的身体,他挣扎了一下,还是支持不住倒下。
  
  "你还是投降吧,回到城堡,也许班塞可以放过你。"我说着,上前一步。他喘息着,举起法杖,却没有任何响应。
  
  "已经没有尸体可用了,你还是放弃吧。"我说,没有了载体的死灵魔法无比虚弱。
  
  "谁说我没有尸体?哈哈。"他狂笑着,吐出一口血来。"我还有一具,哈哈,我还有一具尸体。"他一把抓过身边的安雅,手里一只明亮的骨刀顶在她的喉咙上。"我杀了她,她就是我最后一具尸体,哈哈……"  
  我听见亚马逊弓弦拉紧的声音,我挥挥手,这还是有些冒险。
  
  突然,石壁发出的呻吟声突然加大了几倍,那种痛苦的声音几乎让人发疯,而那种呻吟声好象也有了生命一样慢慢移动过来,我仔细看去,空气中出现了成百上千青绿色的灵体。那些被压抑的痛苦的灵魂,在肉体被完全毁灭以后,终于得到了它们想要的自由。
  
  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灵魂,一点一点的向尼拉塞克靠近,而那些痛苦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尼拉塞克的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我在那些灵魂向他扑过去的那一刻避开了眼睛。
  
  在老师的记载中,有不少的死灵法师被愤怒的恶灵反噬。它们会把他的皮肉一片一片的撕下来,把他全身的骨头一寸一寸折断,而最后,他会在巨大的痛苦中神形具灭。我听见那种噬咬皮肉的声音,还有尼拉塞克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直到一切声音消失,只剩每人沉重的呼吸声。
  
  "法师。"骑在马上的安雅回过头来,"你们一定要好好保重,我会在城堡为你们祈祷的。"她的眼睛闪闪发亮。
  
  "好的。"我点点头。
  
  "我在城堡等你们回来。"她深深的看着我们中的每个人,"谢谢你们。"  
  马蹄扬起的冰屑中,她黑色的长发如同旗帜一般飞舞在雪地里。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