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骷髅的第三只眼睛(13)

2004年06月09日12:13:53网易文化 可风

  阿瑞特圣山,巍峨而雄壮。在战胜了远古三英灵之后,我们解下马缰,伊恩的黑马嘶鸣着不忍离去。他看着我们,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即使带它上了圣山,也不可能进入巴尔大殿,不如在此地放生。终于,那匹黑马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雪地中,我看见伊恩脸上隐隐有泪光闪过。
  
  巴尔大殿在圣山的背后,我们一步一步在山间艰难跋涉。
  
  "为什么当年巴尔进入这片圣地的时候没有人阻隔他?"亚马逊按住手上的伤口,愤愤不平的说。这其实也是我心中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必须跟古代三英雄恶战而巴尔却可以畅通无阻?
  
  尤利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怒吼。普拉丁伸手拦住他。
  
  "因为巴尔本来不是来自魔界的。"普拉丁平静的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三大魔王之首的巴尔竟然不是来自魔界?
  
  我突然想起来时看到野蛮人城堡里看到的古老金牛犊图腾,一个念头在我的脑子里横冲直撞,却说不出口来。
  
  "巴尔本是天界掌管四季更替的神,他一直以一只金牛犊为自己的标志,而他的神力堪比神界的三大天神。"普拉丁继续说下去,"后来,他因为跟他亲生姐姐的一段不伦之恋而被逐出了天界的水晶门,流放到人间。因为他非凡的魔力,天使们在这座最接近水晶门的圣山为他建造了仅次于神殿的巴尔大殿,希望他能在人间有所醒悟之后重返天界。"  
  "结果当时正值人间被一个叫做墨特的魔王肆虐,因为神在人间的力量会渐渐消失,所以巴尔在和墨特对决的时候,被他一口吞到了肚子里。"  
  "啊?!"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叫出声来。
  
  "巴尔的姐姐,也是他的爱人,天界掌管丰饶的女神安德列尔得知消息,急忙向各位天使求救。可是,深知在人间和魔界对抗危险性的天使们为了保存实力拒不相救。结果安德列尔只好独自下到凡界,用自己最后的神力来换取一个神秘部族的帮助,最后,在那个部族魔法师的帮助下,她附身在一只大蜘蛛上,练成了巨毒的魔法,连同好几个邪恶教派的力量,死伤无数,最后把魔王墨特撕成了两半。"普拉丁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我却好象看到了当年那场惨烈的战争,一场混合了人神魔三界力量的恶战。
  
  "可是为时以晚,尽管巴尔的灵魂被释放出来,但是他已经混合了相当的魔性,加上安德列尔在人间造成的混乱,天使们决定永远关闭水晶门,禁止他们姐弟回去。而当年被劈开的墨特的另一半,则变成了我们打败的魔王墨非斯东。巴尔和墨非斯东名为兄弟,却彼此痛恨的原因就在于此。而在后来的岁月中,巴尔身上的魔性越来越强,加上他对天界的痛恨,他最终成为了魔界的毁灭之神。"  
  "安德列尔,安德列尔……"我轻声重复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不错,这个安德列尔就是我们在那个地下修道院杀死的那个蜘蛛女魔。"普拉丁说着,我突然觉得周围的寒气突然涌了上来,冷得我有些发抖。
  
  "她在那场恶战时候,受到重创,再也不可能恢复原来的法力。加上她原本的灵力受损,她附身的毒蜘蛛最后让她变成了一个丑陋无比的怪物,无法挣脱。她为了不让巴尔看到自己的样子,便躲入那个修道院的地下宫殿里,发誓永生不与他相见。"  
  我突然心中一阵酸楚,原来,穿过了三界,还是有人看不透爱情。
  
  巴尔大殿已经在眼前,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管是这一战是胜是败,这里都将是我们的终点。
  
  "大家进入大殿之后一定不能停止在一个地方,否则巴尔的力量会将你撕碎,大家要保持一个阵型,然后全力奔跑。大殿一共有三层,我们一定要跑到第三层才能松口气。"普拉丁说完,推开了那扇古老的大门。
  
  大得好似没有尽头的一个宫殿,红棕色的墙上绘满了壁画,可我们却不能停下来。这空旷的大殿中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随时可以把我们抓在手中,然后撕成碎片。
  
  "在这边!"刺客发出尖锐的口哨声,我们赶紧向她的方向跑过去。
  
  第二层的出口更加难找,我的心脏好象要跳出胸腔一般,压的我十分难受,大家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可脚步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慢。
  
  "找到了。"亚马逊放出一只哨箭,我们上前几步,发现在一座巨石筑成的桥梁后面,一条通道如同怪兽的大口一般黑冻冻的看不到尽头。
  
  "我先过去。"普拉丁抽出长剑,一个箭步跳了进去。然后是伊恩和尤利,我把法杖挡在胸前,回头看了海门一眼,他的脸上依旧平静,我深深吸了口气,也跳进了那个洞口。
  
  洞壁滑腻无比,很快我觉得眼前一亮,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重重的撞到了地上。我向旁边顺势一滚,很快海门,亚马逊和刺客也相继下来。
  
  到处都是红色,红色的地面,红色的墙壁,红色的天顶,红的热烈,红的刺眼,红的惊心动魄。
  
  我抬起头来,大殿的中央是一个暗红色的王座,它背后的大旗上却绣了一只金色的牛犊。
  
  但是,整个大殿却空无一人。
  
  海门把长剑端在胸前,他像猫一样机警的捕捉着身边每一个细小的响动。可是,却什么也没有。
  
  我看见一向沉的住气的普拉丁脸上也泌出了细细的汗珠,在这个红色的大殿里,是一种血样的红色。
  
  突然一阵狂笑如同炸雷一样响起,在这个空荡荡的大殿中,震的我耳朵发痛。
  
  不等我们反应过来,一个金色的大球落到了殿堂中央,随后炸开来,里面藏着的怪物也争先恐后的跳出来,怪叫着扑上来。
  
  来不及闪避,我只好将手中的法杖顺势往前一送,刺穿了一个小怪物的身体,绿色发臭的血液顿时喷了我一身。
  
  一阵灼热的空气袭来,在着大殿之中如同暴风雨快要来临之际般凝成了厚厚的云层,突然,空中如同雨点般砸下无数的陨石,而在那些红热的陨石中,伊恩双手擎天,如同浴火重生的战神一般。这个被称为"末日战场"的魔法,威力奇猛奇大,所过之出,一片灰烬,偶尔有小怪还在其间挣扎,也很快被亚马逊的排箭所消灭。
  
  "你们能进到我的大殿,果然是有所擅长的。"我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宝座上已经盘踞了一个巨大的身躯。他抬起头来,我看见他脸上长满了触角,这些大如蟒蛇小如毛虫一般的柔软触角不断蠕动着,而他的脸好象被这些触角吸干了生命,型同骷髅。
  
  "我的样子吓到你们了?"他缓缓的走下王座,才发现他的身体也是由四只触角支撑起来的,而他的整个身体,像极了一个半人型半章鱼的怪物!
  
  "如果我说我当年的样子比你们见过的大天使泰瑞尔还要更胜一筹,你们相不相信?"他苦笑着,我看着他那个可怖至极的身躯,想起泰瑞尔圣洁英俊的容貌,实在不敢相信。
  
  "而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神。"我明白他口中的那个"她",说的是安德列尔。
  
  "我怕,我怕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整整两千年,两千年,我都不敢去找她。我想她想的发狂,却怕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他说着,声音里充满了痛苦。我看着他,他不知道的是,他心中的女神也同样变的丑陋无比,而她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躲入地宫,直到在孤独中死去。
  
  为了容貌,他们整整分别了两千年。我的心也无端的刺痛起来。
  
  "我一直等的就是这一天,你们终于来了。"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冷酷,"你们手中的灵魂石可以帮助我打开天界封闭的水晶门,我和她终于可以又回到天界了。"他冷冷的看着我们,"我已经厌倦杀人了,你们把灵魂石给我,我就可以放你们出去。"  
  "你觉得可能么?"普拉丁露出一丝凄凉的微笑,"为了这一天,我们也失去了我们的亲人,朋友。你觉得我们会让你走么?"  
  "那是非战不可了?"巴尔问道。
  
  "是。"普拉丁点点头,"不到我们中最后一个人流干他心中最后一滴血,你是得不到灵魂石的。"  
  "那你们先战胜了我的小朋友们再来找我吧!"巴尔冷冷的说完,转身走进了王座后面的一个小石室里。
  
  一个比先前大了好几倍的金色光球出现在了大殿中央,裂开来,里面是好几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庞然大物!
  
  他们的头几乎顶到了天顶处,每一步踏出,整个大殿都为之颤抖。伊恩放出的魔法毒藤被他们像小草一般踩碎,这个原本很空旷的殿堂因为这些身躯庞大的怪物出现,而顿时变得狭小不少。
  
  被它们的尾巴轻轻扫过,尤利好象纸人一样飞了起来。
  
  普拉丁的剑狠狠的刺入了一头怪物的膝盖,它突然吃痛,一条腿跪了下来,在那一瞬间,普拉丁的长剑准确的刺入了它的心脏,而在它倒地的那一瞬间,普拉丁的身体从它的腹部中央滑出。我念动咒语,那头怪物的尸体爆炸开来。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宫殿整个的震动起来,落下不少的石屑。爆尸的威力和尸体的大小有关,如此庞大的身体,自然爆炸的力量惊人。
  
  到处都是肉体的碎片与鲜血,另几头怪物多多少少的为爆炸所伤,移动的速度比先前慢了许多。
  
  亚马逊用魔法箭和一头怪物纠缠,而身边,海门的剑割开了一头怪兽的腹部,鲜血混合着内脏流了一地。不远处,伊恩和尤利已经将一只怪物的一条腿劈了下来。原本红色的大殿,又再度被血染红。
  
  "大家都准备好了么?"普拉丁站在巴尔进入的石室入口,他回过头来,看着我们。
  
  我点点头,他微微一笑,率先进入了石室。
  
  "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巴尔看着我们,却没有丝毫的惊讶。
  
  我们周围突然冒起了巨大的"树"而"树"上的枝条乱舞,抽的人钻心的痛。尤利的巨斧重重的向一棵"树"砍过去,"树"上突然喷出一股绿色的液体,然后迅速的消失不见,我才发现,原来那些只不过是巴尔长长的触角。
  
  我们奋力的砍杀那些触角,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步一步靠近巴尔。
  
  "你以为我就是这点能力么?"巴尔冷冷一笑,突然间,一道白光闪过,他出现了另一个分身!一样的触角,一样的相貌,一样的威力,分不出彼此来。
  
  "我们集中力量攻击一个好了,不管是真是假了。"普拉丁向最近的一个巴尔冲上去。突然一阵寒气袭来,将我们硬生生的推后了好几步,不同于一般的冰冻魔法,那种寒气深入骨髓,我全身的骨骼都像被泡在了冰水中,每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痛。
  
  我在面前封起了厚厚的骨墙,然后劲我的全力下最重的攻击力反弹的诅咒,一面放出骨精灵,一下一下的打在巴尔的身体上。亚马逊的排箭如同雨点般飞出,刺在巴尔身上,如同刺猬一般,可是那些粗大的触角仍然源源不断的伸出。伊恩带着他的狼牙棒冲到巴尔身边,狠狠的打在他的腰上,他也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一只触角伸出,缠住了伊恩的身体,重重的抛出。
  
  尤利突然大吼一声,手中的战斧飞出,准确的插在巴尔的头上。巴尔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随后他的身体化为一股白烟。这个只是分身,不是本体!
  
  我们只得转向另一个巴尔的身体攻击。又是一阵寒气,却比刚才的更为阴寒,最靠近的刺客被冻得动弹不得。
  
  "下双倍伤害的诅咒。"普拉丁轻轻的对我说。
  
  "什么?"我看着他,双倍伤害的诅咒只能对近身攻击有用,巴尔现在的防御力,即使我们能与他肉搏,我们的攻击力也不能对他造成太大伤害。
  
  "你下就是了。"他回过头来,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说完,他带着他的仍掉了他的盾牌,只带了长剑向巴尔砍去。而我和亚马逊牵制着巴尔的活动,海门和尤利则视机而动。诅咒好象真的生效了,巴尔的动作比先前明显慢了下来,好象真的是受了伤害。
  
  我一面继续加强我的诅咒,一面密切观察他们的情况。总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一滴鲜血飞溅出来,滚烫的落在我的手上,我吃了一惊,巴尔的血不是鲜红的,这只可能是普拉丁的血。
  
  我看见普拉丁脚下有一滩深色的液体在慢慢的扩散,而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我突然想起来传说中圣骑士的魔法:牺牲。这个魔法可以将攻击力加强数倍,可是在每攻击一下的同时,他的身体也会大量的出血。这种魔法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完全是一命搏一命的自杀性攻击。
  
  我突然想起普拉丁回来之后,脸上一直浮现的那种神秘的笑容。他回来的目的原来就是为了这最后的攻击!他拼了一命,就是为了和魔王同归于尽。他的微笑,是因为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不!!"我狂叫着,冲上前去,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无论如何,都不可以。
  
  海门已经快了我一步,挡在我面前。突然,海门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他伸出手来,想要扶住我,而他的身体却慢慢的跪了下去。我才发现,巴尔的一条触角毒蛇一般的穿过了他的胸口,滚烫的血一滴一滴的滴下来。我抱住他,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海门的笑容,和普拉丁的笑容一模一样,那是一种必死的微笑,也是一种满足的笑容,被死亡凝结在了他脸上。
  
  我把最好的药剂灌到他嘴里,却从他的嘴角流下,我听不到他的心跳声。巴尔的触角重重的抽在我身上,我被那种力量弹开来,撞到了墙上,一口鲜血从头盔后面喷出,落在海门的脸上,我用衣袖擦干净他的脸,感觉他的皮肤慢慢的变冷。
  
  "哈哈,原来灵魂石在他身上!"巴尔狂叫着,欣喜若狂。我看见海门胸口衣服碎裂之处,灵魂石滑出了一半。我急忙把它抓在手里,因为刚刚一击的力量巨大,灵魂石已经被震碎了一小角。
  
  "快把它给我,哈哈,我终于可以和她一起返回天界了。"巴尔的一条触角伸到我面前,丑陋的扭动着。
  
  "她不可能跟你返回天界,她已经死了。"我冷冷的说,算是一报还一报,你夺走的,也是我心爱的人。
  
  "你说什么?你撒谎!"巴尔的身躯摇晃了一下,他的脸变的更加恐怖。
  
  "我没有骗你。"我把我的骨盾向他抛出,"上面还有她最后的血迹。"我回想起安德列尔死时,她绝望的眼睛。
  
  巴尔的身体在那一刻抖动得像风中的一片树叶,看得出,他已经方寸大乱。这时,他身边的普拉丁用尽力气,将手中的剑刺入了他的身体。
  
  我摇摇晃晃的扑上去,将手中的灵魂石深深的插如巴尔体内。冰凉的石身越来越烫,而巴尔的身体终于变的冰冷。
  
  我转过头去,看着海门脸上的笑容。我心痛的几乎站立不住,泪光中,我突然发现海门死时手中仍然紧紧的握着他的长剑,而现在他剑柄上的骷髅却发出耀眼的红光,一滴如水银般的液体在上面滑动,最后停止在了骷髅眉心的位置。我才意识到,那滴小小的水银珠原来是灵魂石碎裂的那一小角。
  
  灵魂石的碎片和死灵法师的头骨,终于组成了死灵魔法的顶极法宝:三眼骷髅。
  
  我用力把骷髅从他的剑柄上抠下来,传说中,三眼骷髅可以召唤死去的灵魂,让死人重新复活。而我,现在只想要海门活过来。我把骷髅放到他心脏的地方,催动我全部的魔力将骷髅的法力推进去。
  
  "你不能这么做!"普拉丁喘息着说,"骷髅的魔力太过凶险,他会坠入魔道的。"  
  "是什么更重要,是失去生命还是坠如魔道?"我看着他的眼睛,流下泪来,"如果有一种方法能让你心爱的人复活,你还会在乎那么多么?"  
  普拉丁身体一震,他终于回过头去,不再看我。
  
  骷髅渐渐融化在我的魔力里,那种滚烫的感觉慢慢也让海门冰冷的身体有了温度。我看见他的胸口开始微微起伏,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三眼骷髅的力量甚至让他又重新见到了光明。我紧紧的抱住他,喜极而泣。
  
  没有人能再夺走你了,我在心里说。
  
  这时,我胸口的灵魂石突然反常的震动起来,我把它掏出来,只见整个石头变为血红,巴尔的灵魂在里面挣扎着,呻吟着,而那条细细的裂缝越来越大。
  
  "快,把它给我!"普拉丁挣扎着向我靠近。
  
  我摘下了我的面具,在场的人除了海门和普拉丁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我微微一笑,将那颗颤动着的灵魂石插入了我的头中。
  
  真痛,我经历的所有疼痛就不及现在的万分之一。像是有烧红的铁条在我的脑子里反复搅动,迷迷糊糊中好象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而我却痛到全身痉挛。
  
  "你真傻,该我来,该我来的……"普拉丁抱着我的头,泣不成声。
  
  "其实,死灵法师才是最适合用肉体封引魔王的。因为我们承受的痛苦远比别人多。"我轻声的说,剧烈的头痛几乎让我晕过去。
  
  "普拉丁,答应我,你带海门走,他原本应该是圣骑士的,回到你的城堡,圣骑士的魔法可以克制他身体里骷髅的魔力。"普拉丁点点头。
  
  "我们出不去了。"浑身是血的伊恩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巴尔已经把这个地下宫殿的出口完全封闭了,我们都出不去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做声。本来进入这个大殿就没有想过要出去,只是没想到我们在一切都结束了,却活活困死在这里。
  
  "这样也好,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出去。"海门轻轻的抱紧了我的身体。
  
  突然整个大殿开始晃动起来,细小的石片纷纷落下,随着一声巨响,一道白光射的我睁不开眼睛。
  
  石壁被硬生生的抬起数尺,我看见大天使泰瑞尔白得发亮的翅膀。
  
  "你们快出来,我的神力正在消失,我不能坚持太久。"泰瑞尔对我们说,他的面孔让人不能直视。
  
  他们迅速的钻出了这个石室,只剩了普拉丁,海门和我。
  
  "你先走。"普拉丁伸手来拉我,我摇了摇头。与其让我带着巴尔的灵魂石出去,还不如让我永埋地宫,这样我即使入了魔,也比较容易控制。
  
  普拉丁的眼中有泪光闪动。
  
  "那海门,你跟我走。"海门摇了摇头,已经不用多说了。
  
  "你确定?"  
  海门默默的点了点头,紧紧抱住我的肩膀。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普拉丁,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将会是仇人。"  
  在普拉丁离开洞穴的时候,我看见在洞口,我昔日的战友们,跪成了一行。
  
  巨石落下,一切归于平静。
  
  ————————————————————

  很多年过去了,那颗灵魂石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而我却渐渐感觉不到疼痛,地宫中的粮食我也渐渐失去了胃口。我知道,我在一步一步被拉入魔道。
  
  每年的一个时候,我和海门都会坐到那个当年被大天使推开的大石面前,紧紧贴着石壁,听智者凯恩给我们带来外面的消息。刺客留在了野蛮人高地,她成为城里的第一位女铁匠,为无数的战士打制兵器;德鲁依人依恩和亚马逊分别回到他们的部落,操练新的战士;野蛮人尤利现在是高地最优秀的战士,班塞首领已经将他选为了接班人。
  
  而普拉丁的消息,不用凯恩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没有回到圣骑士的城堡,他成了一个游侠。每到一处,他都会吟诵自己编的歌谣,讲述一个英勇的亡灵巫师和他忠实的随从如何牺牲了自己战胜了魔王。而这些歌谣,早已被风传到了我耳中。
  
  我微笑着,伸出手去,黑暗中,我握到另一只温暖的手。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