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狩猎之域

2004年06月23日14:27:45网易文化 呼呼

  祭

  我们在山坡上聚会,诗人死了,就死在这山坡上。满山遍野的醉死草随风摇曳着,无数淡紫色的花朵怒放着,空气甜丝丝的。诗人就躺在一棵很大的食鸟树下,只剩下一付骨架,白森森的。

  我可以想象出诗人是怎么死的:他脱光了衣服,躺在草地上,摘下身边的醉死花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咀嚼,直到浑身麻痹。然后闻风而动的紫虻就来了,将他啃食干净。

  死了个人,这是大事件。村里就十五个人,都在这里,十四个站着,一个躺着。村里的人可以分成三类——大耳贼、独眼、我是猎手,其他人是赚猎手钱的人,还有就是诗人。诗人属于另类,但总归是一条命,所以我们都来了。

  活神仙今天穿得很正经,手里还拿了一串念珠,他站在骨骸面前,念着诗人的遗书:“我以为这里是梦里的伊甸园,我错了。这里是美丽的地狱,美丽得像天堂,却还是地狱。我来错了地方。”

  我盯着诗人的头骨,看得有些发痴。原来去掉血肉的人就是这样。我仔细回想着诗人原来的样子——黄黄的永远洗不干净的脸,纹了刺青的光头,高高的瘦弱的身子——然后将它们和眼前的骨架拼合,这很困难。

  活神仙咳嗽一声,开始诵读悼词:

  “我们在异乡送别同胞,将这悲伤的一刻化作一点星光,保留在我们的记忆里。记忆中已有无数的光点,所有的悲伤和快乐,汇聚成了我们心里的银河。无论那星光微弱或灿烂,恒久或短暂,鲜明或遥远,都是重要的,都是我们人生的标识,将指引着我们继续征途。我们祝愿逝者,祝愿离开的人已经找到所寻觅的,得到所渴求的,明悟所疑惑的。我们祈求逝者不要离开,继续和我们一起面对未来。”

  我抬起头,看着活神仙那张干瘦的满是皱纹的老脸,他到底信仰的是什么宗教?我看看其他人,大家都没有说话,此时的悲伤是真实的,或许不见得是为了诗人悲伤——他还没那份人缘——总之是在悲伤着。这就让葬礼很像那么回事了。好好依偎在容美人身边流着眼泪,我相信好好的眼泪是清纯的,她才十九岁,纤细得像一株小草。但愿她不会成为美丽而又致命的醉死草。不过即使那样,我还是爱她。

  活神仙问:“火化还是土葬?”

  大耳贼说:“烧成骨灰然后就埋这里吧,诗人说过他不愿意回家。”

  于是我和独眼开始挖坑,很小的一个坑。大耳贼用开山刀将骨头砍碎放进坑里,浇上燃烧剂点火。火焰熄灭以后坑里就只剩下一小堆灰烬。填平土以后,容美人拿出一面小镜子盖在上面,说诗人以前最喜欢照镜子了,就拿这个当墓碑好了。

  我们下山的时候,天黑了下来。天上那两个月亮一般大小,像怪兽的两只眼睛,炯炯地俯视着我们。食鸟树上发出一声悲鸣,又有一只蝠鸟倒霉了,那声音很凄惨,我们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

  

  酒

  回到村子,我们都去了活神仙的酒馆。活神仙说,今天请客。

  酒是用麦子酿的,掺了醉死花,辣中带甜,劲很大。麦种是活神仙带来的,随便洒在地上,竟然就活了。活神仙不会农活,也懒得管,当野草一样种,现在已经是不小的一大片面积,收割的时候全村人都要帮忙。

  我不太喜欢喝酒,只是坐在那里端着杯子,另外一只手玩着诗人的副脑芯片。把记忆和经验传承下去,这是宇航员的规矩,可诗人的副脑谁也不想要,天知道读了以后会不会像诗人一样变成神经质。那芯片只有大拇指大小,黑色的一小片。紫虻真是吃家,连芯片的神经端口都吃了,除非用仪器,否则这副脑就是废物一件。我琢磨着,在上面钻个眼找根绳子穿上应该很好玩,还没有拿副脑做项链坠子的呢。

  活神仙也在忙,反正是招待,斟酒什么的就让我们自便了。他拿着诗人的头骨在屋子里到处走,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摆好。火化诗人的时候,他说把头骨留下吧,放在我店里做个纪念。我们都明白,他只不过是想拿来做个装饰罢了。

  “我还要看你玩飞刀。”好好坐到我面前说。

  我笑了笑,把芯片放进兜里,然后摊开左手。我的圆飞刀从手套的夹层里滑出来,慢慢浮了起来,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好好盯住那飞刀,猛地伸手就抓。这么个玩法其实有些危险,小丫头不知好歹,那飞刀的边缘削铁如泥,真抓住了她手就废了。不过她当然啥也没抓住,我漫不经心地控制着飞刀绕着好好转着圈子逗她玩,每次就差那么一点抓着。好好兴奋得又笑又叫,脸蛋儿红扑扑的。我知道大耳贼和独眼这时都盯着我看,我不怕。

  “小刀别闹了。”容美人坐在独眼那一桌,似乎是看得提心吊胆了。“好好你过来。”

  “心疼女儿了?”独眼坏笑,在容美人胸口掏了一把。“我再让你生几个仔娃好了。”

  “滚一边去。”容美人白了他一眼,起身朝我走来。

  “我要和小刀比试酒量。”好好跟她妈说。

  屋子里的人都大笑,谁都知道我喝酒不行。

  “小刀你也有今天哇!”大耳贼摸了摸大耳朵,笑着灌了一大口酒。

  “今晚来不来?”容美人没有理睬女儿,拿过我的酒杯喝了一口,俯身看着我。她换了一件低胸的裙子,白花花的胸脯露出大半,在我眼前起伏。“不收钱。”

  众人哗然。独眼尖叫:“美人今天义卖喽!”

  我笑着摇摇头。然后我就挨了一记耳光。这女人的手劲还真不小。

  “别给脸不要脸。”容美人盯着我冷笑。“老娘知道你打什么龌龊主意。就凭你这下三滥,也想着我们好好?”她直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鼻子。“好好是要回地球的。”

  我低下头,看着飞刀在我的食指上疾速旋转,然后我抬眼,瞪着她。她毫不示弱,又将杯里的残酒泼了我一脸。

  在我心里面,容美人已经死了七遍八遍了,可我连手指头也没动一下,就这么看着好好将她连拉带拽地劝出了酒馆。跟着独眼跳起来,屁颠屁颠地跟着跑出去,一边说:“美人别生气,老子来陪你。”

  大耳贼一直在哈哈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端着杯子晃晃悠悠地走到我这一桌坐下,又给我斟了一满杯酒。“谁叫你从来不上美人的床?白痴都知道你在想啥哩。”

  “笑个屁!”我恶狠狠地说,一口喝下那杯酒,顿时一股热气直冲脑门,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大耳贼竖起耳朵,煞有其事地做聆听状,然后说:“下雨了。”

  这狗日的耳朵还真尖,外面果然下雨了。等我醉醺醺地走出酒馆,外面已然一片瓢泼。我走了几步,猛地停住脚。前面的篱笆桩子上,盘着一条飞蛇。

  和这里所有的生物一样,飞蛇也是极美丽的。它宽大扁平的身体盘绕在柱子上,五色的鳞片光彩斑斓,炫耀着自己的风采。它无聊地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嘴细牙,流线型的小脑袋探出来悬空摇摆着。飞蛇没有舌头,所以吐不了信子,但在鼻孔两端,两根细细的胡须像鞭子一样来回晃荡着。这鞭子是它的法宝,不但能嗅出最微弱的味道,而且会放电——七千伏的电流足以致命。这厮可能是想躲雨,居然跑进村子来了。它感觉到我的出现,头转过来,赤色的眼珠子死死瞄准了我。

  我知道这东西真的会飞,能从一棵食鸟树滑翔到另一棵食鸟树,风好的时候还能在空中扭动宽阔的身躯,做出一些很曼妙的特技。飞蛇的速度还不慢,当它用力弹射出来的时候,甚至能一口咬住飞行中的蝠鸟。

  我看着飞蛇,测算着双方的距离——十七点三五二米。它的有效攻击范围是三十米。有意思。我垂下手,两片飞刀滑落,惊得飞蛇一缩,然后就朝我疾射而来。

  我没动。对付这爬虫,两把飞刀都多余了。我瞅着飞刀在眼前三米处穿梭飞舞,像两把小圆锯,转瞬间就将飞蛇切割成一截一截的。

  雨很大,粘粘的透心凉。我的酒醒了,心里的一股邪火却没能消散。我就站在雨里,指挥着飞刀慢慢地将飞蛇剁成肉泥。

  一刀,又一刀。

  

  准备出发

  

  醒了。醒来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又怎么脱了衣服躺进睡袋的。阳光有些刺眼,我眯起眼睛,看着窗户外的天。今天多云。云是淡黄色的,很薄,一片片贴在天上,慢慢地沿着天穹移动着。

  好无聊,我想。我躺着看云,把它们想象成各种物事,想到烤蝠鸟的时候,肚子就饿了。于是我钻出睡袋,在屋子里转悠——我记得还有一套干净的便服,放哪儿了?

  我的屋子很小,像个小口袋,里面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枪、电池、子弹、防护服、电脑、空气净化器、药包、瑞士军刀、一大堆脏衣服、几个猎物标本……还有一台挖掘机——这本来应该在院子里的,怎么跑进来了?我拍拍脑袋,在一个箱子里翻找衣服。好好曾说我是猪变的——容美人告诉过她,猪是地球上一种又懒又脏的动物。她说我们这些猎人都是猪变的,一个比一个邋遢。

  邋遢又怎样?这里可是我的家呢。我是在宇宙飞船上出生的,这里是我第一个家。房子是村民们帮着建的——空心砂砖墙,食鸟树木板地,全套生活设备。除了没有女人,基本上比较完美。可恨容美人,我不明白她为啥非要一心想着把好好送回去。地球有什么好?又挤又脏。地球人还看不起我们这些移民。

  我气哼哼地,找着了衣服就去洗澡,心里还琢磨着,如果好好嫁给我,我就把她当公主看了,又何必到地球去受人歧视?

  洗完澡,拉门出屋。门也是食鸟树木板的,这种树食肉,木质瓷实滑腻,地球上没有。诗人说扎拉克行星是地狱,可笑,不就是生物凶猛了些么。我可是猎人,这个星球第一流的猎人,这里对我来说,就是天堂。

  “天堂啊天堂!”我叫了一嗓子,然后朝活神仙的酒馆走去。酒馆是这村子的饭店、酒吧、议会、银行、贸易大厅。如果说每一户人家都是一个城堡,那么酒馆就是首都了。

  诗人说过,没有人就是风景,有人就煞风景。又说但凡人类聚集之地,无论规模大小,都是垃圾堆。我听不懂这话,我喜欢这村子,这里是我家。诗人拿自己不当人看,所以会自杀。

  路是老木瓜铺的。从河滩运来的鹅卵石。大河离村子不远,沙滩上好多五彩的石子,被水流经年冲刷得珠圆玉润,用来铺就成路,走在上面很惬意;或是切片抛光贴在房子外墙上,把村子打扮得跟童话王国似的。也只有老木瓜有这份水磨工夫,一车车运来石子木材,精雕细琢地建成房子,连门板的木纹都要配对的。听说老木瓜以前是建筑工程师,本事大着哩。我觉得咱们村子里除了诗人,没一个废物。可容美人不这么看,我知道她很爱诗人,那傻瓜自杀一定会让她有些伤心。容美人说诗人是上等社会的公子哥儿,那份气质我们这些粗人八辈子都修行不来。她这话大家都不以为然,却也没有反驳,大家都爱她宠她。就连算盘和憨大个子这两个结了婚的男人去找容美人,家里的媳妇也不曾说过什么怪话。

  其实我也爱容美人,她真的很有女人味,可我更爱好好。

  “好好啊好好!”我想喊一嗓子,不过最后还是压低了嗓子,呐喊也就变成了慨叹。我怕容美人听见。

  我进了酒馆,村里人就到齐了。是的,都到齐了,诗人的头骨在那里摆着呢。大家知道我是睡懒觉的,早饭早就摆上了。

  好好说:“懒猪又来吃凉饭了。”

  我看了她一眼,她却将目光闪到一边,然后我就遇上了容美人警惕的目光。我一笑,至于么。

  “算盘媳妇,帮我把衣服洗掉好么?”我一边刨饭进嘴一边说。

  “得加工钱。”算盘说。“你的衣服越来越脏了,毛孔会拉屎怎的?”

  一屋子的人闷声笑。

  “少来算盘。”我有些窘。“我跟你媳妇说话呢——眯眯眼儿好姐姐,可怜我这穷汉子吧。”

  “谁叫我男人是算盘,该着你倒霉了好弟弟。”眯眯眼儿笑眯眯地说。

  “你们又要出去了?”容美人看看独眼。“你怎么没说?”

  “他只顾着穷忙活了,哪有功夫说闲话?”大耳贼嘿嘿一笑。

  “是该出发喽。”活神仙等大伙儿笑完,点头说道。“再过一个月商船就要来了,这次咱们得多备些好货。”

  “现在龙蚓越来越狡猾了,真不好捕。”大耳贼皱眉叹道。“奶奶的都成精怪了。”

  “这次我们走远些,麻烦大家把给养多备点。”我掏出瑞士军刀,开始剔牙。我不知道要存多少钱才算够,我也从来没有问过容美人这个问题。如果我有很多钱了,容美人应该会把好好嫁给我的吧。只要能过上好日子,在地球在扎拉克不都一样?

  “是哇,没钱了没钱了。”独眼一搂容美人的小蛮腰。“都奉献给美人了,可惜就没结出啥果子来。”

  众人哄笑着散了,屋里只剩下容美人举着灰扫追杀独眼。

  “要出发喽!要出发喽!”好好一蹦一跳的追着我和大耳贼。捕猎小队出发和狩猎归来都是村子里的盛事,大家都忙活了起来。也只有这种时候,好好才会显得特别尊敬我们。大耳贼丢了个眼色给我,然后就跑去给老木瓜帮忙了。老木瓜把他的平板飞车开了出来。算盘看着电脑,吆喝着:“帐篷呢?二少爷你把雷达调试好了!老妖!老妖人呢——你把净水器拿六套来!”

  整整一天,我都忙得要死,可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却都没印象了,因为好好一直就跟着我哩。

  这就叫幸福吧?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空气净化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