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真 爱

2004年06月02日18:04:46网易文化 风若兮

  我是第几个被派往地球的仙后座人?不记得了。

  母亲为我的“幸运”有些惶然,惴惴不安的央求父亲去求最高首领另换人马,理由是去地球那样落后的地方的仙后座女子,回来之后都是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脸上的笑容都少了许多。

  例如地球历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就曾有过我们仙后座的人。有称之为仙的,有说我们是妖的。

  象商朝的妲已,人家讲她是祸水,纣王无道,便统统推委到她的头上,我还记得这个素来我行我素的女子,回来仙后座的时候,脸上竟有着难得一见的忧郁。虞姬也是,那个叫项羽的男人最后竟保护不了她,抹脖子自尽了。还有那素贞,痴痴的和叫许仙的地球男人过了一辈子,还替他生了儿子,最后竟说她是妖怪,请了一个和尚作法害她。可惜愚昧的地球人,怎么可能害得了素贞?拿座塔来镇她,素贞伤心之下回到仙后座,每每见她在日落时垂泪。唯一来过仙后座的地球人是那个叫牛郎的男子,也只是一地球年一次,很快就寿尽死去了。地球上跟我们最有缘的大约是那叫蒲松龄的老儿,结果统统把我们当作鬼狐精怪写在一本叫《聊斋志异》的书里,什么婴宁,阿绣,红玉,青凤,恒娘,还有那被人误解的“画皮”,她也只不过是仙后座中长得比较特异的另类,怕骇着那王氏书生,才如地球女人似的夜夜补妆而已。仙后座的女子统统可幻成人间的绝色,但原形在地球大抵不怎么讨喜。

  那时候,我还年幼,每每缠着她们问东问西,母亲也只不过笑笑。

  结果今日轮到我去地球驻扎,她心疼。但凡生物,大抵都有这样的天性罢?

  可父亲毕竟坚强,他笑着没有放在心上,说是让我去历练一番也罢。

  最为重要的是,地球虽然落后,可听来却是那么的丰富多采,不知道多有滋有味,我在温文善良的星球仙后座呆得太久,需要一些挑战和刺激。我怎么舍得不去?

  这次出行的任务,是寻找地球上消失已久的“真爱”。

  我握着最高首领温软的双手,笑嘻嘻地告诉她:“找不到真爱,我不回仙后座来。”



  我来到地球上的时候,是公元几几年,忘了,地球人记数的习惯那样奇怪,我从来都算不清楚。

  游荡在世间,庆幸仙后座有随意变幻外形的能力,大多时候我呆在东方。有时候我是一个叫如花的女子,叶赫那拉氏在清朝时的捣蛋,是我干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有时候好象又叫阮玲玉,还有叫张爱玲的,我在地球上呆的年数太长,所有的事,我统统可以灵感百出做得很优秀。

  但我一直没有完成任务,真爱到底在哪里?

  我是在地宫里碰到他的。我属仙后座里的阴极人,比较喜欢黑暗里的阴凉,太阳底下往往会让我觉得虚弱,可是,地球人不懂得保护环境的后果就是,全球温度变高,臭氧层破裂,我常常晃悠在那些地下宫殿,阴森暗然的环境让我觉得舒适无比。直至有人举着手电叫里面的人出来,他们下班要关地宫的门了为止。我象往前一样决定躲在那个皇帝的陵里歇息,幽暗的灯光下却碰到一只温热的手:“小姐,地宫里太凉,这里要关门了,我们早点上去吧。”
  
  顺着修长的手指我往上看,耶?是一个男人,个子高高,大约一米八零的样子,脸的轮廓很深,鼻梁高挺,还有一个带些凹形的挺翘下巴,我有些郁闷地注意到他的眼睫毛居然比我还长。大概是有些外族血统的东方人吧?

  我微微的朝他笑了一下,礼貌地点了点头,随他拉着我手往外走去。

  就在地宫门口,我看到一个高挑个子的女子正翘首张望,看到男人出来,急急奔了过来:“萧总,你可把我们急坏了,还以为你跑哪里去了,都在找你呢。”

  “呵呵,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不会照顾自己?”男人的笑声很好听。

  夕阳还是很刺眼,我刚从地宫的阴凉中出来,一下子到夏日炎热的空气里,接触到血红的夕阳,竟有些晕眩,身形一晃。那个姓萧的男人顺势把我扶住:“小姐,地宫里太凉了,我穿着外套都受不了,何况是你,看,脸色白成这样,先到我们车上歇一会儿吧。”

  我又是嫣然一笑,随着他半扶半走的往那辆房车走去。见鬼的,哪里是地宫太阴?都是你把我拽出来害得我头晕,我在心里嘀嘀咕咕,脸上还不忘给他一个感激的笑容。

  萧鹏,环宇集团的董事长,三十岁,英俊倜傥,风流多金,身价过亿,据说是眼下最有价值的钻石王老五。

  没过多少时间,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王艳就告诉我他的底牌,顺势很暗示的说了一声:“我是他最近身的秘书。”

  我缓缓点了一下头:“哦~~”。

  呵呵,这么好的钻石王老五,再加上他深情款款的眸子,我倒真有些动心了。泡之,或者说,被他泡之罢。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素贞会这样死心塌地的对待许仙那个臭小子了,也知道为什么小倩阿姨为了一个书生宁愿得罪另一个星球的坏蛋份子,织女在牛郎去世之后每每垂泪。原来地球上的爱情是这样美妙的?

  我一扫多年来在地球上独自游荡的孤寂,把对地球的抱怨统统扫到九宵云外。看到花儿是那么美好,凝着的晶莹露珠都是这么迷人。平日里烦杂的噪音听来都无比美妙,就连每地球年一度要向仙后座传送的报告,都不那么讨厌了。

  那样的生活,真真是美好。

  从前我都认为地球人的性交是最最无聊的游戏,当我来到地球上跟人亲密的第一次,我厌恶得差点吐出来。可是,萧鹏就是有这样的能耐让我一改几百年的观感,从此觉得爱人之间的床第之欢成为世上最妙打发时间表达感情的方式。

  萧鹏三十五岁生日,我送他一对钻花袖扣,真正的古董,路易十四时的珍藏品,我那时候在法国游荡时在一个吸血鬼贵族家的收获---他也是我们仙后座的人。

  我们认识五年了,我不见半点衰老,他的女秘书王艳羡慕地问我如何保养我那将近三十的肌肤,怎么永远象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宛若剥了皮的鸡蛋那样皮光肉滑。我一愣,暗暗拍着胸口笑自己粗心大意。咭咭地回答:“SKII啊,呵呵,打广告的那几个女人比我还老,看起来一条皱纹都没有哩,我粉底涂得厚哈。”

  眼波向萧鹏一勾,看到他会心的微笑,暗示我的调皮,枕边人最清楚,我从来不用那些鬼东西。

  王艳有些狐疑的问:“我用了几年SKII了,怎么不见有效?”

  “嗳呀,各人的肤质不同,我适用的你不一定适用,可以试试别的牌子啊,最不缺的就是保养品,况且王艳,你看起来比我还年轻哩,怎么这么早担心?”我笑。

  萧鹏端着酒杯走过来:“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啊,萧总,呵呵,生日快乐,这是我送你的领带……。”我余光看到王艳脸上的红晕,还有眼中若有若无的情丝以及更深的意味。

  萧鹏一愣,我替他接过檀木盒子,交到他手里:“发什么愣呀,呵呵,拿着。”

  王艳是个厉害的女人,从我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知道。而且,她对萧鹏的企图明明白白,我在地球上晃悠这么久,若这都看不出来,岂不太丢仙后座人的脸?换作另外的男人,我也许会毫不在意的让给她。地球女性一直过着一种不公平的生活,被动或者主动,我相当同情这种感觉。

  但萧鹏真真是我爱上的男人,我在两年前向仙后座发送了最后一份报告,告诉最高领袖我已找到真爱,并表示愿意放弃仙后座的身份,永久留在地球上,我甚至愿意为萧鹏诞下子孙后代,全然不顾对没有孕育子宫的我来说是多么大的困难。这是莫大的决心,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妲已素贞她们已陆陆续续回到了仙后座。我在影象机上看到母亲哀伤的脸,但她并没有说什么。最高领袖向我再三求证确定,最后只说了四个字:“好自为之。”

  但我心里一直存在着一份恐慌。许仙这么爱素贞,在他见到她的真身的时候,仍吓得死了过去,姓王的书生叫了道士来捉那“画皮”,那么我呢?地球上的环境愈加恶劣,迟钝的地球人毫无所觉,我却每每觉得气闷空窒息,太阳光对我来说挑战愈来愈大,我讨厌白天跟着萧鹏出门应酬,阴凉的地宫成为我每周必去的充电场所。我担心自己万一哪一天失误现了原形,叫萧鹏看到,如何是好?他会怎么样?还会接受这样一个异类作伴侣么?

  我的原形……我的原形……我与婴宁阿绣她们同属一类,似地球上的一种生物,狐,雪雪白的毛发,尖尖的耳朵和下巴,绿莹莹的眼珠子,四肢较手脚为短。萧鹏抱着的,是温香软玉的人形,丰满性感,妖艳不可方物,但那不是我!我实实怀念原形时的自由自在。

  我曾经对我们的爱情充满信心,那一次陪着萧鹏看电影,《异型》里那个女子,我对她充满了同情,电影手法太过夸张,不知仙后座的哪个姐妹给了那个导演灵感,可惜将她拍得作恶多端。

  我偎在萧鹏怀里,娇娇的笑:“萧,若你老婆长得象异型,你还会不会爱她?”

  萧鹏一脸骇然:“乖乖,千万不可开这样的玩笑,异型里这样的怪物,我会活活吓死的。”我默然。

  一同看聊斋,我旁敲侧击,萧鹏对于书生之类看上狐这类低等生物嗤之以鼻,他的观点死板板,觉得唯有人类才是最高生物。我无法跟他讲他身边的女子就是他口中的异类。

  阴郁愈来愈充斥着我的脑海,我渐渐排斥人多热闹的地方,讨厌各种各样言不由衷的应酬,每每推却,于是需携伴出席的场合,王艳便成了最佳伴侣。

  不是不觉得奇怪的,但想想,自古男人哪个不是花心风流的?于是也就懒懒随他们去了。

  我没有想过我认定的爱情这般经不起推敲。

  不能说事情是坏在王艳手上的。

  那天是我最最疲倦的时候,萧鹏一连几天拖着我参加各种宴会,我甚至没有空去地宫里休憩。还得承欢迎合他的索取,那天趁萧鹏睡沉了之后,我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开了车就往地宫狂奔,没有顾及到身后那辆隐着车灯的黑色轿车。

  匆匆开了车门,手一挥,地宫的门静悄悄的打开了,愈往下走,阴凉的感觉愈甚,这才稍稍舒服了些,但透支的体力仍未恢复,我走到地宫中心,唔的一声伸了个懒腰,现了原形,在那华丽的棺椁上舒舒服服的躺下。

  才闭上眼睛,就听到一声惊呼,我骤地睁开双眼,指尖一弹,点亮壁上的油灯,看到王艳那张惊骇得象鬼魅的脸,有些头痛的闭了闭眼睛。

  这个女人可真够大胆的,居然敢跟到地宫来。

  我无奈的用仅剩的气力回复了人形,掠了掠凌乱的鬓角:“见鬼,你跟着我干什么?”

  “原来你不是人?你是狐狸精?!!”王艳的脸色跟我一样惨白,发抖的指尖直直的指向我,“怪不得你永远都不会老的样子!”

  我的天,地球的女人就是这样子,都到这种局面了还不忘记妒忌。

  我拍拍那张价值连城的古董椅子:“坐吧,放心,我不害人,要害早害了。”我该怎么去跟她解释仙后座人的事?就让她把我当作狐狸精罢。

  “萧鹏知道不知道?”这大概是她最关心的事,刚才吓得忘了。

  这个女人,太厉害,一下子就找到我的罩门,我脸色变了,她立刻反应过来,一脸兴奋,都顾不上害怕:“他不知道对不对?”

  我闷哼一声,不理她。

  “我就说呢,你下了什么蛊迷惑他?我都愿意为他生孩子了,他居然还不肯娶我!他若知道你是狐狸精,肯定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她一歪脑袋。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地球女人,对她的想象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下蛊?亏她想得出来。

  “我要去告诉他,他一定不会再跟你一起!”她脸上的阴毒叫我浑身寒毛直竖。爱屋及乌,我曾她替挡了多少灾难?空难那一次,若不是我叫她改期,她早就葬身大海,她也曾亲亲热热叫我妹子,说是无论如何都要把我当亲妹子对待……这就是地球女人?真他妈见鬼。

  可是一提到萧鹏,我的气定神闲荡然无存,我几乎有些凄惶的望着她。

  我实在没有把握萧鹏知道真相之后会对待我的态度,看到他对异类厌恶的态度,我真真有些心虚。但我仍不会气馁。沉了沉气:“那好,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你离开萧鹏,我就不把你的秘密说出来,若不信,你可以试试,看萧鹏知道真相后会如何感想!我要那件酒红色的礼服穿在我身上!”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浑身冰冷。

  三十岁的生日,萧鹏为我举行盛大的生日宴会,那件酒红色的晚礼服是他花了昂贵的代价请名师为我度身订做,低胸的领口缀满素色珍贵的钻石花,线条简洁大方,鱼尾式的裙摆,露背的晚装,我看到王艳眼里的怒意。

  楼下大约已杯光觚影了,悠扬的乐声穿过墙壁透到我的耳朵里,心乱如麻。萧鹏兴冲冲的开了门:“乖乖,客人们都在等你,怎么还不下来?你已经够美了!别再化妆了!”

  我看到王艳的身影在门后一闪,脸色瞬间惨白。

  拉住萧鹏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冷得吓人。“萧,我有事跟你说!”

  “一会儿说不行么?现在没空啊?”

  “不,很重要,非说不可!”我坚持。

  “好吧,宝贝,今天你生日,你最大呵!”萧鹏笑着在椅子上坐下来。

  我看着他英挺的面容,心痛如绞。

  “萧,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若你的妻子是个异类,你是否会接受?”我咬着嘴唇,难以启齿。

  萧鹏一脸的诧异:“乖乖,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就是你说的很重要的事?你还没喝酒已经醉了?”

  “不是!”我有些凄然的望着他,手指关节紧紧扣住椅背,发白,“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真是异类呢?”

  萧鹏的脸色更怪异了,眼神里满满的难以置信。我终于知道当年素贞看着许仙的感觉了。我将过肘的手套一脱,臂上满满是银色的毛发,那曾在仙后座被称之为美丽的毛发,但在萧鹏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惊骇。我将手一伸,他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的心都凉了,绝望的感觉满满这笼罩着我。

  “萧,既然这样,我……走。”心如死灰大抵莫过于此,我知道从地球上回仙后座的女子们,为什么都这样忧郁了。许仙负了素贞,王书生让画皮凉了心,而今,萧鹏又让我深深恨自己是仙后座的女子,无非是一个外形而已,为什么异类就这般难以接触呢?

  身形渐渐隐去,酒红色的礼服逐渐褪出我的人形躯壳,一道银色的光笼罩着我的身体。最后一次接触到萧鹏温热的双手,是那一刻,我听到他的呼唤,迟疑的,可是,王艳冲到他身边,死死拉住那双往银雾里伸的大手。我狠狠咬破自己的嘴唇,血红的泪水滴在酒红色的礼服上,一滴一滴……



                                    两百年后


  我在展厅里悠闲漫步,臂弯里是那英挺俊美的男子,这一次,我金发碧眼,笑靥如花。不管多少年,找的始终是这样的男子,光洁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深深的眼窝,还有微微凹进去的挺翘下巴,形似或者神似。

  噫?多么眼熟的礼服?

  低胸的领口缀满钻花,酒红的料子,鱼尾的裙摆,后背开得恰到好处,正好露出背部的柔美线条,还有,还有领口处那几滴暗赭色的痕迹。

  “喜欢么,宝贝?一会儿的拍卖会,我们买下它罢?据说这是几百年一位豪富的收藏品,他终身未娶,这身礼服本来是他的新娘的……。”

  我微笑着摇摇头:“亲爱的,我个子高,穿不了这么娇小的礼貌呢。”

  转身离去了,眼角瞥到那副钻扣,心里仿佛有些遥远的记忆被勾起。

  我始终没有回仙后星,因我没有完成任务。

  真爱在哪里?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完全张爱玲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