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辩 机

2004年06月03日10:45:20网易文化 燕垒生

  这是午夜吧,周围静得可怕。
  噩梦惊回时,我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已湿透了。但那是汗,不是血,我知道。
  在这梦中,我是浑身浸在血水中,如入地狱。然而我并没有感到痛苦。是吧,很少有人会有这种经历,我自然也没有,因此我也并不知道腰斩的痛苦究竟是如何的。娑婆世界,本来便如地狱。
  在梦中,我在那十字街头,看到自己的身体成为两半,而后,我的下半身象一个陌生人一样离我越来越远,不再象我身上的东西。这当然不可能的,大唐大德辩机,哪里会受腰斩呢?所以一定是个梦。佛祖割肉饲鹰,舍身投虎,那也是一样的吧。
  
  “令郎会受腰斩之刑。”
  那个天竺的卜者十分严肃地对父亲说。
  父亲惊恐万状地看着我。五岁的我,肥白可爱,无论如何都不象罪大恶极的样子。
  “大师,真会有此事么?”
  卜者的脸上浮上一丝苦笑:“业也,本是天定,不是人力可违的。”
  “那么大师,可有何禳解之术么?”
  “出家吧。”卜者闭上眼。他的神情安祥而神秘,“出家为僧,或许可以逃过这一劫。”
  “出家?”父亲看了看我。的确,谁家的儿子都希望能传宗接代,不希望成为无后的出家人--除非是活不下去了。我的手里抓着一个拨浪鼓,那上面绘着飞天,衣裾飘飘,仿似俗世中的一个梦,我正盯着她看。那也是我出家的征兆吧。
  父亲想了半天,一咬牙:“纵然为僧,总好过受腰斩吧。”
  贞观九年的春天,大总持寺的院子里的树上,花已开遍枝头。
  我对着满院的花朵沉思。
  花也有佛性么?也许,这不该是我这么个才剃度一年的十六岁小沙弥该想的,我更该想的是如何抄经,如何理解大师的微言大义,而不是一个人在院子里呆想。
  “小和尚!”
  一个清脆的声音,好象玉盘上落下的真珠,每一颗都圆润而柔滑。
  我转过身。一个身影象一道虹,一抹留在浮沤上的夕晖。
  “公主!”
  我低下头。高阳公主,陛下最喜爱的幼女。今天是上巳,踏青时节,她怎么会进寺院里来的?不过也难怪,整个长安都传说着这个美丽的小公主那可爱的刁蛮。
  “小和尚你认识我?”她好象有点诧异。她当然不会注意皇上召见时站在师父身后的我,然而我却记得她。
  “你在看什么?”
  “看花。”
  “是啊,这花真好看,是梨花吧。”
  这不知是什么花,据说是寺院初祖于隋大业年间手植。当初营造寺院的大师想必也没料到他手植的这树会开花吧,白白的,开了一树。
  “也许是吧。”我并不知道梨花该是什么样,除了师父带我出去,我一直在这个院子里,扫地,抄经,读书。
  她摘下一朵,放到唇边,忽然笑着递给我,自己又摘了一朵。
  “多好看的花,香得都有甜味。”她看着花,花如人面,人面亦如花。
  “三界中,每一个存在都只是一个错误,那朵花也一样。”
  “我也是个错误么?”公主微笑着看我。我的手里拈着花,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漏下来,照在公主的脸上,明艳如春花。
  “是吧,”我的心中打了个转,“公主一定是个最美的错误。”
  “那和尚一定是个最坏的错误。”公主笑着,把她手里的花敲在我身上。花香染衣,久久不去。
  不忍浣去。
  “不对,你说得不对,”公主张开手,打着转,在阳光里笑得如此灿烂,“人活着,是造物的恩赐,天地间是为我们而存在,每一个存在都对。”
  我不语,微笑。对于公主,佛理是说不通的,我也不想用佛理来煞风景。在公主心目中,一切本也是应该美好如梦的,何必和她说什么因果?
  从墙外,几个人带着哭腔喊着:“公主!公主!你在哪儿啊?”
  她伸了伸精致得象一件玉雕一样的小舌头,道:“嬷嬷在找我了,我得回去,不然得挨父皇的骂。”她转身要走。
  “对了,小和尚,世界不是你说的那样子。”
  公主笑着,肆无忌惮地跑上前来,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印上一吻。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她已象一朵火焰,飘出了院子。
  那是春天吧。我有点晕眩。本师道岳曾告诫我,女体原如臭秽,当横陈时,味同嚼蜡。然而我无法把她那充满活力的身体和一堆腐臭的尸肉联系到一起。
  更无法忘记那带着花香的一吻。
  我的手中,还拈着那枝花。花香幽渺如歌,她的芳香也还依稀在我唇上。
  
  “高阳公主下嫁房遗爱了!”
  我听到来上香的人这么传说。房玄龄的长子房遗直娶的虽然是齐梁后裔,但已是清门,不算望族了。如今房家次子要成为驸马,那么房家一定会更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家族了。
  我一手拨着念珠,一手敲着木鱼,念着心经,然而,眼前出现的,却总是那一树梨花。
  香炉中,烟袅袅而升,在我眼前幻出奇异的景象。那是心魔,一定是。我敲着木鱼,谁也不知道,我抓着念珠的那只手,指甲已深深没入掌心。
  贞观十一年。我十八岁。公主十六,房遗爱二十一。
  
  房遗爱手挟弹弓,眼盯着树丛间的鸟雀。秋日,叶子大半落了,那些可怜的鸟雀失去了遮掩,只成为他弹弓下的靶子。
  公主看着他的身影,道:“真是亵渎,在佛寺杀生。”
  “随他去吧,万物皆有定,鸟雀本该应此劫,那就会伤在他的弹弓下,若命不该绝,房公弹弓虽利,也不能伤其分毫。何况,我这草庵本就是房将军的封地。”
  公主看着我,有点冷冷地道:“果然有点大德高僧的样子了。”
  我无语。一定是劫数吧,我和公主也一样。如果后世有人知道我们的事,那我一定会被骂得体无完肤。
  有个小鬟过来道:“公主,大人想出去行猎,不知公主去不去?”
  公主扶了扶头,道:“我有点头痛,让他自己带人去吧,我歇一歇。”她看着我,淡淡一笑,道:“在大师面前尽说这些,实在亵渎。”
  亵渎么?那我的罪孽远远比犯杀生戒的房遗爱重多了。我只是微笑:“出家人不管在家事。”
  公主道:“到我帐中歇歇吧。”
  陇西李氏,本近胡地,李氏祖上也有突厥人血统,因此连公主外出也喜欢结庐而居。
  进了那帐篷,世界也仿佛变小了。公主坐下来,道:“你们出去吧。”
  侍女们应了一声,出去了,掩上了帘。现在,世界上只有公主和我。
  秋天了。一片大如人掌的梧桐叶落在穹庐之上,滑了下来,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公主在我的怀中,好似惊恐万状的小兽,而猎人,不是房遗爱,是我。
  “在你怀里,我才觉得我是个女人。”
  我抚摸着她的长发,道:“遗爱待你不好么?我看他对你也不错的。”
  “他?父皇也只是因为他那个死鬼父亲才把我嫁给他的。”
  房遗爱是名臣房玄龄次子。在房家大小心中,能成为皇亲,那是件很荣耀的事吧,而陛下把心爱的小女嫁到房家,也可以显示天恩浩荡,总之,这应该是件美满的姻缘。
  公主从我怀里挣脱了,道:“还记得我小时候你跟我说的话么?”
  我笑了:“那时的高阳公主还是个爱哭爱笑的小女孩呢。”
  “我们的存在都只是错误。那时你是这么说的吧?”
  “也许吧。”我有点懒懒地说。深秋了,天有点冷,如果人生本就是错误,那也已永远都无法改正了,随他去吧。
  “也许这错误永远都不能改了,现在不再有那个小小的高阳公主,只有已为人妇的合浦公主。”
  “既然是一个错误,那就让它错吧。”
  我揽住公主的纤腰,不知为什么,喃喃地说着。这不该是个高僧说的话吧?然而我并没有觉得从自己嘴里说出这种话来有什么不对。
  
  长发委于地。丝绸的裙裾也如一条美丽的小蛇,水一样流下,慵懒温柔地伏在床前,窥探着,仿佛要给我一个深深的伤口,在那里注入冶艳的毒液。
  她紧紧地抱住我,喃喃地说:“那即使是错误,也是个最美的错误吧。”
  她的脸贴在我胸前,温润如玉。多久了么?在她那修长的身体上,岁月并没有留下痕迹,一如往昔。
  我无神地看着帐顶。在外面,星光定然灿烂得美丽,然而我却看不到,即使那星光依然闪耀着,一如往昔。
  夜很冷,我把公主揽在怀中,她轻轻地吻我,仿佛在那个春天,雪白的梨花开满枝头,她给我的那一吻,一如往昔。
  
  寒冷的长夜里你给过我一吻,
  让我的世界永远不再有早晨。
  
  我醒过来时,公主已不见了,我只睡在自己的禅房中。
  只有在我身边的一个玉枕,告诉我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
  枕上,镂刻着细细的花纹,上面镶着金丝。那是一幅《洛神赋》,顾恺之笔下的洛神,依稀也如公主面庞。
  我抚摸着玉枕,好象,那还留着公主发间的芳香。
  我走出禅房,门外,落叶已铺满了院子,看不出什么支过穹庐的痕迹。一片梧桐叶又斜斜地落下来,敲在我肩上。
  贞观十八年的秋天过去了。
  
  “玄奘大师回来了。”
  人们传说着。
  “陛下要在天下高僧中挑选出十一人协助玄奘大师译经。”
  这些传言也不是空穴来风。大师域外十七年求经,回来时带了二十二匹马,其中大多装载佛经。以玄奘大师一人之力,要译完这些经卷是不可想象的。
  大师是正月八日来的长安的。听说,陛下马上要召见大师,商议译经的事。我虽然已是会昌寺的沙门,但毕竟年不及三十,译经的事,想必也轮不到我的吧。
  正月二十三日。
  陛下召见玄奘大师。
  二十四日,那是个下着小雪的黄昏。我读着一本书时,小沙弥清藏忽然跑进院子来说,合浦公主来看我。
  
  一支檀香燃得幽幽渺渺。
  “公主。”
  她只是淡淡地笑:“父皇选缀文大德九人协助玄奘大师译经,你听说了么?”
  我点点头。她又道:“你是缀文大德中的第一人,也知道了么?”
  我是第一人?我不由有点晕眩。也许,是公主的力量吧……这让我有点害怕。
  “你放心,”公主似乎看出我的顾虑,“你是终南山丰德寺的道宣大师极力推举的。道宣大师对你赞不绝口,还说你是释门之千里驹呢。”
  “释门之千里驹”?玄奘大师自己在年轻时从法常、僧辩二位前辈大师学时,也得过这样的评价。大师也许从道宣大师对我的赞誉中,看到了他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吧。看来,大师也不曾到心无点尘之境啊。
  心无点尘?我不由失笑。我这么评价玄奘大师的话,那我恐怕如泥中爬出的蛴螬一样满身是泥了吧。
  “公主,也许我们以后不能多见面了。”
  “是么?”她的眼里渐渐失去了光彩。尽管她已久为人妇,但她还多少有点那个春天到大总持寺来的少女影子。
  我看着窗上的影子。雪纷纷扬扬,不太小,那些影子象一群小小的灰蝴蝶,贴在窗纸上拼命挣扎,仿佛想挣脱出去,然而只是徒劳。
  “为了担心我会阻碍你的前途么?”
  公主过了好久才说。
  也许是吧,也许不是。我不愿意说,因为我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如此卑劣,但在心底多少也有这种想法。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惊慌。公主象是一口深井,引诱着我投入。但更可怕的是,我心甘情愿地想要没顶。
  “也许是吧。”我说。我还能做一个和尚么?这决心我已下了许久。鸠摩罗什曾有妻室,然而我不是鸠摩罗什,我是辩机,一个在前辈眼里前途不可限量的释门千里驹。可是这些话我说不出来。我是一个修为精深的大德高僧么?应该是吧,可是公主眼里,我可能永远都是那个在大总持寺对着一株春天的梨树发呆的小沙弥。
  公主看着我,眼里,渐渐地湿润了。她的目光凄惋而哀怨,是因为我么?我几乎要脱口而出:“公主,和我走吧,到高丽、扶桑去,到没有人迹的地方去。”
  是么?我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可笑。
  公主走出了寺院。雪正斜斜地飞落,一行人留在雪地上的足迹,也很快就被雪掩去了。
  
  “贫僧昭仁寺沙门慧立。”
  “贫僧丰德寺沙门道宣。”
  “贫僧……”
  轮到我了。我一躬身,道:“贫僧会昌寺沙门辩机。”
  玄奘大师只有四十三岁,但多年的奔波劳碌使得他看上去足有六十多岁。他谦和地一躬身,道:“诸位大师都是释门俊彦,共襄大举,真是佛门幸事。”
  道宣微微笑着,道:“玄奘大师万里求经,才真正是泽被后世,吾辈不过聊附骥尾,何足挂齿。”
  玄奘大师也笑了笑,道:“道宣大师客气了。”
  道宣道:“我辈马齿徒增,已是桑榆暮景。真正能光大我教,那还要靠辩机大师了。”
  我忙道:“各位大师在上,辩机岂敢。”
  译经在长安弘禅寺中进行,共召缀文大德九人,字学大德一人,证梵语梵文大德一人,一共的确是十一人。其中,译经的主要是九缀文大德。我名列缀文大德第一,负责译的经书也最多,其中的《瑜伽师地论》百卷,我要译的竟达三十卷。也许一个大德该勘破名相,但我想到我的名字日后也会与那些前辈高僧并列,心中也有难以告人的欣喜。
  译经要等人到齐了正式开始。现在上巳,恐怕要到端午时另几位才能来齐,现在我只是和已在长安的道宣大师下下棋打发时间。而玄奘大师却除了经书,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许只有他那样,不务杂业,才能历尽艰辛,自天竺取回真经吧。
  上巳。
  阳春二三月,草与水同色。
  这首小歌总是在踏青的人们嘴里唱出来。那种抒发男女之情的艳曲本不是我这种僧侣该听的,所以我只能在心底默默地唱着。无论如何,在我心底,我总是不能忘怀那大总持寺里梨树下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和那草庵中疯狂的一夜。也许,我的血液里,还有着太多郑卫人的放浪吧。
  佛祖,原谅我的无耻。
  看着聚精会神会神思考一个劫的道宣大师,我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有如修罗。
  “杀!”
  道宣忽然落了一子,随即笑道:“老僧妄动杀机了,呵呵。”
  我还未细看,就听得有人进来道:“道宣大师,辩机大师,左卫房将军前来还愿。”
  右卫房将军,就是房遗爱。弘禅寺因为有玄奘大师在此地译经,一般不让人进香了。不过房遗爱是驸马都尉,自然不同。可能一般人会觉得房遗爱故意趁此时来还愿,但我知道那准是公主的主意。
  现在在弘禅寺的大小僧众都站立在大殿上。玄奘大师也有点哭笑不得吧,合浦公主的娇纵任性,他回到长安未久,却也已有耳闻。
  公主亲手给每个和尚袈裟一领,佛珠一串。许愿斋僧,向来是高官们祈福的惯例,倒没什么奇怪的。
  我和道宣大师是来这里暂时挂单的,因此站在主持和玄奘大师身边。公主分送到我时,没有看我,只是有点冷冷地把东西交到我手里。
  然而我知道,她的心在颤抖。
  
  玄奘大师的话不太好懂,不过写下来,把不连贯的话前后贯通,把太过直白的改得文一些,这些并不很困难。
  写完了《大唐西域记》,又开始译经。不知不觉,日子也一天天过去。
  这一天,我译了几章经,觉得有点累。站起身,敲了敲背。坐在对面的慧立笑道:“辩机大师,累了么?”
  “是,有点。”
  “难怪,你要译的经最多么。对了,你听说了么?房公过世了。”
  “是么?”我心中一动,“那合浦公主岂不是寡居了?”
  “哪是房将军,”慧立有点古怪地看我,“是梁国公房公。他是七月二十四日过世的。”
  是房玄龄。我不由有点失望。奇怪,我是希望着公主寡居么?当然不是,一个僧侣,如何可有这等想法。我摇摇头。
  院子里,一片梧桐叶斜斜落下。又是一年初秋了。
  
  “辩机,你可知这是何物?”
  我抚摸着玉枕,好象,那还留着公主发间的芳香。
  “这是一个玉枕。”
  那上面,宓妃哀婉地看着陈王,仿佛正凌波而去,只留下凄怨入骨的回眸。水面上,波纹潾潾,木叶尽脱,似有风吹起衣带。
  “好个伶牙利齿的秃驴。”大理寺卿有点恼怒地瞪了我一眼。的确,这桩案子也难为他了,让他十分难办。
  “那盗贼已说是从你房中盗去的玉枕,你一个出家人,如何会有这等大内之物?”
  “故非我之物。”
  他露齿一笑:“贼秃,你道旁人都是瞎子么?”他扔下一张纸,低声道:“辩机,你可知那盗贼所供出来的是什么?你看看那盗贼的口供吧。”
  那盗贼想必是受过严刑,从纸上记下的话里也看出他的害怕。当我看到结尾时,已觉得万念俱灰。我垂下头,道:“大人不必多说,辩机伏罪。”
  大理寺卿道:“来人,把他押下去。”
  
  过了几天,我听到了对我的判决。本来我不至死罪,但陛下闻听此事,极为震怒,判我腰斩之刑。
  听到这个判决,我并没有什么意外,相反,我只觉得好笑。也许,因为太早以前就听到了这两个字了,以帝王之尊,也无法与之相争吧。
  
  “辩机大师,你不必多想了,来世可要记住,不要再相信女人。”狱卒老胡给我端了碗酒,又道:“大师只怕一生尚未饮过酒吧,就喝一碗,好上黄泉路。”
  我端过酒来。那粗瓷大碗中,酒色淡黄,喝下去,只觉得腹中如一团火在燃烧。
  “我大概会入地狱的吧?”
  我把碗放在老胡手里,笑了笑,道:“来世再见吧。”
  “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只是笑了笑,也许,太苦:“人世间,我无一可恋,每一个存在,原本都只是个错误。”
  也许是无一可恋了吧。作为一个僧侣,最重要的是戡破红尘中的万千色相--但如今只怕没人会认为我是个高僧了,我只怕已成为参军戏里那种遭人取笑的角色。人们在茶余饭后也许会谈论我和公主的事--当然是趁金吾卫不在的时候。我也许会被说成是一个不守清规的和尚吧,我译过的经书也许也不再署上我的名字,玄奘大师那部《大唐西域记》会不会有我的名字呢?不知道。不过,公主恐怕会承受比我更多的骂名,因为关于一个女人的香艳故事,更会不胫而走,山阴公主就是一个先例。公主也许会在人们口头被传说成一个专门勾引和尚的淫妇。她会不会想念我?当然,我相信那一定会,因为,我不会怪她。
  天暗了下来。我一定又在做梦了,周围一下就变得这么安静。我的身上湿透了,但那一定是汗,不是血,不会是……
  
  在一间静室里,合浦公主独自坐着。没有灯,屋里暗得如夜深。
  一个心腹侍女在门外叩了叩,道:“公主,那小窃的家人要给多少善后?”
  “你看着办吧。”
  她只说了一句,便默然坐着。
  “辩机。”
  公主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恍惚中,许多年前那一树梨花仿佛又在她眼前开放。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