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黑暗精灵同人]循环道

2004年06月07日14:38:28网易文化 随风

  山峦在自由的起伏间投下庞大的阴影,厉风尖啸着穿梭往来,刮起细碎的沙砾,摩擦着坚硬的山壁。在巍然不动的岩石面前只能徒劳地呼啸旋转的山风从峡谷间一掠而过,掀起山脚边匆忙路人的斗篷。
  他们正在奔跑。
  转过山脚,面前是一片开阔地。崔斯特发觉了杀手的目的:在这里,他没有办法让自己的黑暗结界张开足够大以让自己顺利离开。
  “这里将是你接受自己失败的地方!”恩崔立大声吼着,军刀和匕首在空气中精确而迅捷地挥舞,交织成完美的图案。他向黑暗精灵的侧面急速敲打,试图迫使对方的防御出现漏洞。
  崔斯特轻松地旋转,双刀上下挥舞,荡开杀手致命的打击。弯刀的刃向着恩崔立握匕首的手指切削而去的时候,杀手灵活地反转手腕挡住了这一击。
  “我不会输,就象以前每次战斗的结果一样。”崔斯特回答着,连续的短距离敲击诱使杀手的武器上抬,飞起一脚踢在恩崔立腰侧。
  恩崔立退了一步,匕首象毒蛇一样舞成光幕,封住了所有的破绽,军刀凌厉的进攻使崔斯特失去了追击的机会。
  四柄武器的光芒漫天翻飞,双方都占不到上风。
  凯蒂布莉尔正沿着山边的小路飞奔而来,她浓密的红褐色头发在风中狂乱地飞舞。她在颠簸的奔跑中抽出箭,搭在陶玛里弓上,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她希望黑暗精灵毫发无伤。他会赢,她对他有信心。
  “就这样。”佣兵头子抚摩着自己的眼罩,为刚才的会议做了一个结论。他面前的几个佣兵退向门外,去执行新的任务。
  贾拉索微笑着站在自己的秘密会议室里,脚下是柔软的熊皮地毯。他仔细思考着刚刚得到的最新情报,那个拥有圣杯的吸血鬼王正在向这里接近。
  应该和自己的计划没有冲突。他最后下了结论,然后伸手召来另一个佣兵;恩崔立不在,让他觉得非常可惜,这个计划如果有这位优秀杀手的加盟会更加完美。
  不过那不重要。佣兵头子微笑着,他知道杀手正在干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对他的计划只会有好处。
  吸血鬼很好奇地看着刚刚在山顶找到的一个密封的瓶子,里面有一只金黄色的骰子,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他拼命忍住不停打呵欠的欲望,摇了摇它。
  骰子停在四点。什么都没有发生。
  吸血鬼突然对它失去了兴趣,他随手把瓶子向山下一丢,转身躲到阴影里。虽然已经不再害怕太阳,但是阳光仍然让他觉得厌恶。
  瓶子在山石间弹跳,一路滚向山脚;瓶壁终于不堪碰撞而碎裂,骰子突然消失在空气里。
  下方就是崔斯特和恩崔立的战场,旁边正要转出红发的人类女孩。
  再向下,穿透重重的岩石,是佣兵的秘密会议室,以及单独站在房间中央柔软熊皮上的佣兵头子。
  水晶球里突然出现的这一幕奇特景象吸引了法师的注意力。
  
  弯刀再次完美地挡格了军刀的挥砍,崔斯特灵巧地跃起,闪开杀手凌厉的扫堂腿,从半空压下他的双刀。恩崔立受过良好训练的肌肉让他敏捷地向后跳开,军刀和匕首飞速反扑过来。
  地面忽然开始摇晃,杀手站立不稳,攻击完全失去了准头。大地在崔斯特即将落下的地方裂开。
  崔斯特吃了一惊,如果他还可以顺利使用浮空术,从悬崖上落下去基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危险,但是现在却是足以威胁生命的情况。
  双刀如鱼般迅即滑入腰间的刀鞘,崔斯特伸手抓住了突出的岩石,挂在离上方地面不到10尺的地方。这么近的距离,崔斯特相信自己可以轻易攀缘上去,如果上面没有那个杀手的话。
  恩崔立的脸从新形成的悬崖边露出来,他带着一个扭曲的微笑思考,究竟是把崔斯特就这样丢下去以报当日的一箭之仇,还是救他上来,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崔斯特明智地放弃了在杀手的注视下移动的企图。
  杀手收起了军刀和匕首,把手伸到腰间去拿某件工具;可能是长索也可能是淬毒的飞镖,崔斯特对前者不抱太大希望。突然崖上响起了非常熟悉的怒吼声,黑暗精灵认出了这个声音,惊讶地叫了起来:“凯蒂?!”银色的箭比声音更快,已经在仓促闪避的杀手肩头炸开,恩崔立被箭矢强劲的冲力撞下了悬崖。杀手在冲击的晕眩中凭记忆伸手,死死抱住了悬挂在半空中的黑暗精灵的腿。
  突然加上一个杀手的重量让崔斯特纤细的十指有点吃不住劲。但是下一秒在崖边出现的红棕色的浓密头发让他心里非常欣慰,他微笑着看向凯蒂,后者因为发现他没事而高兴得发疯。
  杀手有些不安。他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汩汩地流血,而且他并不能肯定黑暗精灵是不是想要把他也一起救上去。
  的确,只要踢开他,这世界上就少了许多可能发生的罪恶。崔斯特犹豫着,手指已经在山石坚硬的棱角间磨出鲜血来。而且以凯蒂的力量,她很难把两个人一起拉上去。但是他感觉到膝盖处逐渐蔓延开的湿热,那是杀手的血。
  凯蒂已经弯下身来,向黑暗精灵伸出她的弓。
  “抓住!”她叫道,尽量向下伸长手臂。
  崔斯特尽力把重量移到一只手上,以腾出另一只手来抓凯蒂的弓。
  这时,地面突然再次开始摇晃。凯蒂被晃得一个踉跄,落向崖下的深谷中。
  崔斯特飞快地伸手抓向凯蒂的手臂,仅仅勉强抓到她的袖子,在黑暗精灵来得及松一口气之前,那布料嗤地破碎成两片,把蓦然袭来的绝望和一小片布片留在了崔斯特手中。
  “不!”黑暗精灵痛苦地大吼,手指深深地嵌进石缝中,鲜血淋漓。
  另一只手伸了过来,借着这一次失败的援救所带来的足够的时间,更加准确地拉住了女孩的胳膊。杀手痛得嘴唇开始发白,但还是勉力用受伤的手抓住凯蒂。
  “抓紧!”他向女孩吼道,他的手没有足够的力气。但是这女孩的存在也会使精灵失去将自己踢下山崖的力气。
  凯蒂不用他吼第二次,她把手臂环在杀手腰间,紧紧抱住。
  “让她爬上去。”恩崔立突然听见黑暗精灵痛苦的声音,他明白要崔斯特用十个手指撑住三个人的体重实在太困难了些。“我会撑到你也上去。”黑暗精灵补充了一句。
  不过,很可能来不及让任何人爬上去了。杀手看着沿黑暗精灵死抠在岩石上的双手流下来的血迹判断,叹了口气。
  至少你这次没赢。岩石因为过大的力量开始剥落的时候,恩崔立这样想着。他受伤的手臂猛然尽全力一拳击在崔斯特肋侧,满意地看着因为痛苦而松开的黑色的双手。
  至少是我杀死你的,杀手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贾拉索眯了一小会儿眼睛,以让自己的热视力转为正常视力。刚才的地震把自己的秘密会议室之一彻底毁了,他一边掸着帽子上的灰尘一边叹气。
  他抬起头,看着原本是天花板而现在是峡谷的一部分的地方,突然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没给他任何躲避的时间,三个黑影重重地跌进来,结结实实砸在佣兵头子的光头上。恩崔立最先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带着厌恶的表情吐出甩进嘴里的红发,慢慢用还能动的手臂撑起身体。然后他认出了下面垫在自己和柔软熊皮之间的东西。
  “谢了,‘头儿’。”他咳出一口血,微笑着戳戳贾拉索的光头。
  
  弯刀碰撞军刀的声音让崔斯特猛然一醒。肋侧仿佛还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手指也是,但是好象只是幻觉。他茫然地看着对面没有趁自己走神的时候偷袭的杀手,后者也只是保持着武器相交的姿势,脸上一个奇怪的表情。
  两人都注意到自己身体上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甚至连疼痛也仅仅存在于记忆里。
  邪恶的杀手,一定是他用什么特别的手段让我产生了幻觉。崔斯特突然用力推开杀手的武器,双刀在身前舞成一道光幕。
  竟能使我产生幻觉,果然不能小看黑暗精灵的能力。恩崔立谨慎地作出完美的抵挡,军刀在空气中仿佛绘画般灵巧而迅捷地移动,借错身之机削向黑暗精灵的左肩,匕首已经在对方的右边等待出击。
  崔斯特的双刀反转,连续敲击在军刀的尖端,彻底破坏了杀手的攻击计划,使对方胸前空门大开。他踏上一步,右手的弯刀疾如闪电般向杀手的咽喉划去。
  匕首轻松地挡在了弯刀的轨迹前,军刀压向左侧,四把武器绞在一起。
  地面突然开始剧烈摇晃,两人的脚下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法师从任意门里走出来,小心地让自己不进入那个奇怪的位面裂缝,站在半山腰处继续观察水晶球里的景象,正好看到两个人带着震惊的表情落崖的情景。
  法师的眉毛扬了起来。“有意思。”他咕哝着,放弃了原先想要帮忙的想法。
  能遇见时间循环的位面裂缝已经是很有趣的事情,法师满意地想,在这舞台上进行表演的四位演员应当不会使我的研究失望才对。
  崔斯特听着自己的弯刀撞在岩石上发出的清响,有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必须抓紧岩石以停止下落,没有时间把武器从杀手的压制中抽出来再插回刀鞘。现在那两把刀都不知道弹去了哪里。
  杀手又挂在黑暗精灵的腿上。他也一样丢掉了武器。两人一起悬在崖下三十尺的岩壁边,摇摇欲坠。
  “我带了钩索。”恩崔立对黑暗精灵说,“让我腾出手来。”崔斯特不知道相信杀手的话究竟会产生什么后果,不过他认为这是当前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恩崔立向上爬了一点,单手抱紧精灵的腰,另一只手去腰间解钩索。
  “崔斯特!”凯蒂的大喊从上方传来,让下面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凯蒂发觉自己依然在小路上奔跑而没有掉下悬崖的时候大吃了一惊,差点让手里的箭提前发射出去。然后她小心地放慢脚步,等待可能会出现的地震。她象矮人一样不相信宿命,但她比矮人谨慎冷静得多。
  果然,随之而来的地震让她几乎无法稳住脚步。
  凯蒂飞快地冲向那片开阔地,她就是在那里看到杀手的背影——或许是在幻觉中看到的,她不在乎。这次可不会象上次那么失败了。
  当她冲过去却只看到空旷的断崖,彻底的迷茫让她张大了嘴。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应该试一下平时呼唤小关的方法。
  “崔斯特!”她用几乎可以引起另一场地震的音量大叫。
  “凯蒂!”崖下一个声音回答她,她高兴地冲向崖边——地面突然再次剧烈地晃动起来——她直接一脚踏空,落了下去。
  “白痴!”杀手咒骂着。
  “抓住她!”这是黑暗精灵给他的回答。
  杀手的钩索还没有完全解开,没有多余的手可以抓住女孩;但是凯蒂的反应非常敏捷,她迅速丢掉弓箭,伸长手臂,一把抓住了杀手的腰带,牢牢攥紧。
  “该死的!”杀手大叫着,果断地松开还缠在腰间的钩索,两只手一起抱住崔斯特的身体以抵消凯蒂带来的下坠的冲力,但是腰带的质量并不如人意,有松脱的趋势。“这样我们都得死!”他冲黑暗精灵大吼,又窘又急。
  “你要敢让她掉下去,你也别想活着!”黑暗精灵冲着岩石宣布;他没办法看见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即使他知道,在杀手的裤子和凯蒂的生命之间,他也会选择后者。
  杀手看见黑暗精灵嵌在嶙峋石缝间的手指又开始流血,不过崔斯特这次选择了记忆中不容易崩碎的岩石作为悬挂点,或许维持的时间能长一点。至少比我的腰带维持的时间长,他悲哀地想着。
  凯蒂看着裤子慢慢滑脱,不知道应该恐惧地尖声大叫还是爆笑出声。这时她看见了在杀手腰间摇晃的钩索,如果够到它,或许会安全许多。
  杀手感觉到女孩在激烈动作的时候惨白了脸。他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样动作的结果只会让黑暗精灵的手指更快脱力,当然愈发容易让自己的裤子的脱落速度加快。
  他努力夹起腿来试图让自己的下场不至于太凄惨;凯蒂非常满意地发现了这一点,认为杀手是在支持她的行动。或许借一下力就可以够得到……她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并且马上付诸实施。
  “凯蒂,爬上去!”崔斯特尽力大喊,马上得到了凯蒂的回答:“就差一点!”法师感叹着扬起了眉毛,非常钦佩地欣赏着人类女孩充满力与美的腾跃动作,并对她所选中的踏脚位置之巧妙赞叹不已。
  然后崔斯特感觉到杀手身体传来的冲力,随之而来的是凯蒂胜利的喊声,同时听到杀手怒吼着威胁要把她踢下去。
  “不许你动那个女孩!”黑暗精灵警告着杀手,后者用一种绝望而痛苦的愤怒语调大吼道:“你根本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鲜血在崔斯特的双臂蜿蜒,他不明白杀手遭遇了什么痛苦,能比自己正在忍受的更甚。
  贾拉索恍惚地站在柔软的熊皮上,脑子里一片嗡嗡声,好象刚刚受过重击。但他更无法明白的是,自己是如何从普通视力一瞬间转成了热视力。
  然后在剧烈的震动之后,他发觉自己又慢慢转回了普通视力。灰土落在他的帽子上,但是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把帽子拿下来,并没有再戴上……佣兵头子困惑地抬头向上看去,一条裤子同呼啸着倾泻入房间的山风一起盘旋着扑到了他脸上。
  他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把这件飞行物品扯下来,突然发觉自己又一瞬间转回了热视力。
  他抬起头,天花板完好无损。帽子上的灰尘,刚才掉落在地面上的弓箭,匕首,军刀,两把弯刀都不见了,甚至——已经抓在手里的裤子。
  贾拉索认真地沉思着,他觉得那条裤子相当眼熟。
  
  崔斯特突然感觉到手上传来了精妙的平衡感,在瞬间的愕然中他险些让武器脱手落地。杀手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席卷而来,带着摧毁一切的狂怒。
  崔斯特放任自己的直觉控制刀的轨迹,正如艺术家在画布上挥洒他的灵感。杀手步步进逼,却始终无法抢得决定性的先机。他在愤怒中连声咆哮,军刀在弯刀的边缘迸出火花。
  黑暗精灵又退了一步。他试图跟杀手交谈,但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未见过阿提密斯·恩崔立表现出如此激动的情绪。
  地面开始摇晃,在精灵身后裂开;崔斯特注意到杀手眼中闪烁着诡计得逞的光芒。军刀和匕首一起全力压上,迫使无法站稳的黑暗精灵倒向身后的深谷。
  “去死吧!”杀手狂吼着,在大地剧烈的摇动中不顾一切地把全身的力量压到崔斯特的武器和身体上。崔斯特左脚已经悬空,他借助右脚的力量稍微旋踵侧开身体,丢掉右手的弯刀,伸手揪住杀手的衣服,把他一起拉下了悬崖。
  恩崔立在一瞬间冷静地放弃了双手的武器,抓住了崖边的地面。他可以一脚踢开崔斯特然后爬上去,在那个红褐色头发的女人到来之前好好欣赏黑暗精灵的惨状。在他有可能把类似的想法付诸实施之前,冰冷的弯刀贴近了他的喉咙。
  “小心点,杀手。”黑暗精灵毫无表情地警告着。他锋利的弯刀绝对不是好说话的。
  寒意从杀手的颈边蔓延开来,如电流般滑过他的脊椎。他盯着那双淡紫色的眼睛,欣赏里面闪动的冰冷火花,嘴角慢慢扭曲成一个微笑。他很高兴看到对手够资格跟自己较量。
  两个人对峙了几秒钟。凯蒂匆促的脚步声和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崔斯特?”当她看到杀手离她如此之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作出除惊讶外的其他反应,杀手怒吼一声,猛然伸出手抓住她的脚踝向下拖。她挣扎着倒在地面上,红色的头发沾满灰土;她竭力在平坦的地上伸长手臂拍打着,试图抓住一点可以稳住身体的东西,可惜失败了。
  崔斯特吼叫着要杀手放开女孩,他的弯刀在恩崔立的喉咙上划开了细长的血痕;但是杀手恍若未觉,一心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丢到山谷里去。
  大地再次开始晃动。杀手无法继续维持单手的平衡。
  两次晃动结束了。贾拉索在心里默数着时间,微笑着摘下他宽大的帽子,轻盈地后退一步,优雅地躬身施礼。
  “请。”他轻松地吐出一个地表通用语中的词汇。
  话音未落,三个人一起摔在他面前,震起一团尘土。
  佣兵头子眼前一亮,他看见了恩崔立所穿的裤子。恩崔立挣扎着从晕眩中起身的时候,很震惊地看见一向深藏不露的佣兵首领脸上渐渐露出一个奇怪的扭曲表情,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裤子。
  “该死的!”随着杀手的高声咆哮,贾拉索发觉自己又一次恢复了热视力。
  
  崔斯特收起了弯刀。他平静的眼神让杀手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这样下去没有意义。”黑暗精灵无视杀手手中的武器,径直走过他身边,“我们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摆脱这无休止的循环。”杀手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耻辱,但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同意黑暗精灵的建议。他收起军刀,让匕首依然留在手中,转身离开容易裂缝的地面。
  精灵的背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杀手眼前,承受着阿提密斯·恩崔立锐利而复杂的目光。
  杀手的手指触摸着自己颈边的皮肤,那里已经恢复了原先毫发无伤的状态,却不会忘记锋锐的刀刃所留下的寒冷。他慢慢地走着,在黑暗精灵背后随时都可能被一柄匕首轻松刺击的范围内,平静而缓慢地走着,完全没有偷袭的欲望。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更期待看到崔斯特那一瞬间的眼神。为了自己的生存所作出的本能反应,比刀锋更冷更锐利的目光。
  他冷笑着;那样的眼神,简直像极了阿提密斯·恩崔立,不是吗?
  杀手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他不愿再深入地回忆下去;那个该死的女人!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手指在刀柄上握紧又松开,费了不少力气让自己的心情再次平静下来。
  崔斯特已经在山壁前回过身来。他看出了杀手极力隐藏的恚怒,在心里耸了耸肩。他帮不上什么忙,因为自己对使杀手愤怒的事情一无所知——
  而这正是杀手唯一的安慰。
  片刻之后,地面开始剧烈摇晃,两个人背靠着山壁,观赏这难得一遇的地震场景——虽然他们已经是同一天中第四次看见完全相同的情景。
  两次震动中有一段短暂的平静时间。崔斯特毫不意外地看见凯蒂布莉尔握着弓箭冲向悬崖的身影从自己身边一擦而过。
  “凯蒂!”他大声叫。凯蒂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向黑暗精灵绽开一个微笑。
  “这次终于不一样了!”她大叫着扑过来,拥抱着崔斯特。
  “没有一次是一样的。”杀手冷漠地说着,声音里是难以掩饰的恼怒。
  崔斯特没有心情去理会杀手说了什么。凯蒂回头看着杀手,脸上开始出现那种恩崔立在贾拉索脸上曾经看到过的,奇怪的扭曲表情。但她很快把头扭向杀手看不到的地方,尽力让自己的肩膀不要抖动得太厉害。
  杀手强迫自己装作没看见。
  贾拉索朝冲进来的佣兵们摆摆手表示没有什么,要求他们各自去干各自的活儿。
  “我发誓我真的听见了。”一个黑暗精灵佣兵走出门以后对他的同伴打着手势,“头儿在地震的过程中好象一直在狂笑。”
  法师察觉到位面裂缝的消失,很不甘心地叹了口气。四次,居然只有四次!他回忆着被卷入裂缝的四个人所做的精彩表演——确切地说,应该是所受的折磨——而少得可怜的内疚感早已被远远抛在了脑后。
  他转过身,打开任意门。水晶球已经把这事件的整个起因和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尤其是那奇特瓶子的损毁,这让法师十分痛心。当然,这种痛苦究竟是谁促成的,法师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忘记。
  吸血鬼还在沉睡,完全不知道将至的麻烦。
  “让我无法尽情研究的家伙……”后面的话消失在另一个空间。
  或许下一个研究的题目会是吸血鬼王的特别食谱,这尚需时间加以检验。
  呼啸的山风卷起沙砾,在山崖边刮扫着被时间之河冲刷移动的巨大阴影,日光遵循着日复一日的规则旋转它的方向;崖上的三个人还在徒劳地等待下一次地震的到来。
  

本文相关内容:艺术家



欢迎光临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