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莱姆斯·卢平与精灵之钻

2004年06月09日17:17:19网易文化 CINDY

  ——[哈利波特同人]


  “欢……欢迎来到霍格沃兹!”
  引路人细小的声音跟他高大的身材很不相称,除了走在最前面的小女孩,别的孩子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海格!”
  小女孩踮起脚尖,扯了一下引路人的衣袖。所有的孩子当中,只有这个黑头发小姑娘,似乎对巨人身量形成的威慑无动于衷,敢于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而不是像同伴们那样,小心地隔开一段距离。
  “什么事?”跟方才对着一群孩子说话的紧张不同,只看着下方的一个小女孩,海格的嗓音显得粗声粗气。
  “它在哪儿?”小女孩问。
  “什么?”
  “霍格沃兹,它在哪儿?”
  “在那儿——”海格的手指向前方的一片黑暗,“转过这个弯马上就到了!”
  随着他的声音,狭长的小路豁然开朗,厚厚的云层恰在此时逸开一条缝隙,银白的月光流泻下来,像神辉般照着前方峻岭间一座巨大的城堡。
  “哗!”
  孩子们仰望着城堡,为宏伟的气势和神秘感惊叹。
  海格抬高了手里的灯,清了清喉咙,响亮地重复了那句话:“欢迎来到霍格沃兹!”
  “嘿,你们觉不觉得,海格比那些新来的孩子还要紧张?”
  说话的少年,坐在霍格沃兹魔法学院左侧一间阁楼的窗台上,他的面前悬浮着一个灰白色的烟圈,中间像镜子一样映出海格和那群孩子。
  坐在他旁边的少年一条腿盘在窗台上,另一条随意地搭在墙外,黑色的头发带着几分不经意的优雅垂在额前。他漫不经心地望了一眼烟圈中的景象,回答:“那家伙是第一次当引路人嘛。”
  “真有意思!”先前的少年兴致勃勃地说,“我是说,像海格这么个大个子,害起羞来居然像个小孩子。是不是啊,天狼星?”
  天狼星将垂在额前的头发向后甩了一下,“要我说,他还不如那个小女孩。”
  “我觉得……”在场的第三个少年,这时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并没有像同伴那样坐在窗台上,而是站在一边。说了几个字之后,停顿了一会儿,眼光从两个同伴脸上轮流滑过。他长着老鼠样头发,尖鼻子,个子很小,要扬起脸来才能望着同伴,也因此显得像带着几分敬畏的神情。
  “我觉得,那小女孩挺特别。”确定同伴没有打断他的意思,小个子少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哈!”天狼星大声嘲笑,“她才十岁呢,虫尾巴!”
  彼得微微红了脸,但他看起来不敢跟天狼星争辩,因此只在喉咙里咕噜了几声谁也听不清的话。
  “这有什么呢?”先前的少年挤了挤眼睛,开心地笑着,“过十年她就二十岁了嘛!”
  “詹姆,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彼得的脸红透了,即使在夜里也能看得出来。
  詹姆转过身,用力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跟天狼星一起更大声地笑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温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新来的人也是一个少年,年纪相仿,也在十六、七岁之间,少年浅褐色的头发,在月光下接近银白色。
  “莱姆斯,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说这个小女孩。”詹姆兴高采烈地说着,并且朝彼得看了一眼,不过没有说什么跟他有关的话,让彼得松了口气。
  “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该下去了。”话虽这样说,莱慕斯·卢平还是走过来,“哪个小女孩?”
  “喏——”詹姆的手随意地一指。
  烟镜中此刻是一片昏暗,载着孩子们的小船正穿越长青藤幕帘下的水道。等了不太长的一段时间,月光重新照亮了霍格沃兹的新生们。
  黑头发小女孩的脸占据了烟镜的中心,她有一双很特别的金色眼眸,正充满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然而,她身上确实有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在她幼稚的外表下,似乎涌动着异乎寻常的活力。
  “来猜猜看,她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天狼星忽然说。
  “赫奇帕奇。”詹姆不假思索,他对这问题兴趣不大。
  “拉文克劳。”卢平也随口回答。
  彼得仿佛有点儿紧张地看着天狼星。
  天狼星显得有些阴郁,微微拧起眉头,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斯莱特林。”沉默片刻之后,他说。
  彼得松了口气,“那么,我只有猜格兰芬多了。”他显得很高兴,与其说是他的猜测,不如说是他的愿望——在场的四个人都是格兰芬多的。
  “谜底马上揭晓。”天狼星轻巧地从窗台上跳下来,“让我们下楼去看……谁在那里?!”
  突如其来的呼喝吓了几个同伴一跳,同时转身去看,门旁的暗影中,的确有个人似的。
  “十个帆船币,我打赌那是鼻涕虫斯内普。”天狼星抽出魔杖,慢慢地走了过去。
  暗影里的人似乎紧张得晃动了一下,很快又僵直地站住了。
  “小心点儿!”詹姆用轻松的语调说,显然他其实并不认为这对天狼星会成为一回事。
  然而,就在天狼星逼近门边的时候,发生了变故。
  先是一道刺目的白光,刹那间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紧跟着,轰然一声巨响。
  阁楼的地板剧烈震动了几下,天花板的灰扑索索落下来,余音在耳边嗡嗡回响,卢平好一会只觉得头晕脑涨。
  “詹——詹姆?”他清醒过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望向窗台。
  还好,他的伙伴有异乎寻常的灵敏,在白光发生的刹那就已经从窗台跳回了阁楼的地面。
  “发生了什么事?”彼得紧张地问。
  谁也不知道。
  詹姆从黑色长袍中抽出魔杖,走了过去,卢平谨慎地跟在后面。彼得犹豫地看着那两人,直到他们快走到门边了,才慌忙地追上去。
  天狼星站在门边,眼神有些困惑。
  “怎么了?”詹姆问道。不过不用等到回答,他已经看见了前面不远的楼梯拐角,坐着一个人。
  在墙壁的火炬照耀下,那人的面容十分清晰。
  他年纪不大,也许三十岁出头,有一头深褐色的头发,和一双颜色稍浅的眼睛。如果不是额头破了一片,正在流血,显得有些可怖,他的长相可以说相当好看。
  “嘿,天狼星!”那人欣喜地叫着,声音低沉而悦耳。
  跟着,他的目光又转向天狼星的身后,“詹姆,你也在!”
  詹姆疑惑地望了一眼天狼星,后者也正用同样神情的目光看着他。
  “但,你是谁?”天狼星看着那人问道。
  “我……是谁?”那人慢慢地重复了一遍,脸上露出一种古怪已极的神情,“我……是谁?”
  “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那人来不及回答,他的身下有什么动了一下,然后是一声沉闷的呻吟。
  “啊,真是对不起。”那人跳了起来,礼貌地道歉。
  方才被他压在身下的人直起身子,漆黑油腻的直发、苍白的脸色以及阴沉的鹰钩鼻。
  “看啊,这是谁?”天狼星用魔杖对准他,恶毒地笑着,“鼻涕虫,我就知道你在盯我们的梢。”
  “斯内普!”那陌生人又一次惊喜地叫了出来,“你好啊!”
  这一回,连斯内普也一起愣住了,暂时忘记了应该攻击或者防卫。
  “你认识我?你是谁?”
  “是的,我认识你,不,我只是知道你的名字……”那人的脸上又一次露出了那种古怪的神情,然后他又望向卢平和彼得,却没有能够叫出他们的名字。
  “我是谁?”那人重复了好几遍,终于,他摇了摇头,“我想,我是真的忘了。”


  脚步声沿着楼梯盘旋地上来,一个长相严肃的女人,出现在火炬的光照中。她穿着绿色的长袍,乌黑的头发拢在脑后梳成髻,眼镜片后闪动的目光和她脸上的神情一样冷静。
  “嘿,我也知道你的名字!”那陌生人的语气就像一个小孩子发现了新鲜玩具一样,“你是麦格教授!”
  “是的,我是。”麦格教授声音刻板地回答,然后她转向几个七年级学生:“现在,谁来简单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詹姆和天狼星互相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决定把这个任务留给卢平。
  “事实是,我们也不清楚,麦格教授。”卢平平静地解释,“一道白光,很亮,然后是一声巨响,这位先生就出现在了这里。”
  “他从天而降,掉在我头顶,把我压在了地上。”斯内普补充了一句。詹姆“嗤嗤”地笑,而天狼星无声地挑起嘴角。
  卢平继续说:“他叫得出詹姆和天狼星的名字,也叫得出斯内普,但是他声称他忘记了自己是谁。”
  “是这样吗?”麦格教授看着陌生人。
  “正是这样,一点儿都不错。”陌生人彬彬有礼地回答,“恐怕我得说,我很抱歉……”
  麦格教授打断了他的话:“在听你的道歉之前,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弄清楚一些事情。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邓不利多校长正等着你。”
  “邓不利多校长,我记得他,可是……”这名字显然唤起了一些记忆,但那人在拧眉思索了一会之后,还是无奈地放弃了,“我想我还是先去见他吧。”
  “还有你们,”麦格教授对几个学生说,“你们也一起来吧,我想邓不利多校长也许会问你们一些事情。”
  一行人鱼贯走下阁楼,转过一个露天平台的时候,卢平习惯性地抬头望了望天空,月亮在云层后若隐若现,不过看得出来,它只是三分之二个圆。
  走在他身后的詹姆安慰地在他肩上拍了两下,卢平疲倦而带着一点阴郁地笑了笑。
  回过头时,刚好看见那陌生人也抬头望了一眼月亮,那人的眼神中有什么让卢平心动了一下,似乎模模糊糊地唤起了什么记忆,却完全无法确定。
  阿不思·邓不利多并不在他的办公室里。这天是开学晚宴,还有照例要进行的新生分配仪式,邓不利多在简短的开场白之后抽身出来,进了旁边的一间小会客室。
  邓不利多身材高大,原本是红褐色的头发,如今已经花白,同样颜色的胡子一直垂到胸口,蓝色眼眸从半月形眼镜底下和蔼地望着客人。
  “坐吧,都请坐吧。要喝点什么?咖啡,或者茶,还是果汁?”
  邓不利多掏出魔杖,愉快地做了个手势,面前纺锤型腿的橡木桌上,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杯子。
  围坐在桌子旁的人都各自取了一杯,只有那陌生人没有动,他专注地盯着邓不利多,脸上带着苦恼的神情,看起来像是努力回忆,却又一无所获。
  “你想来一杯木瓜汁吗?这是我最新学会的一种麻瓜饮品。”邓不利多端起一个玻璃杯,自己先喝了一口,“似乎还不错。”
  陌生人顺从地拿起一个相同的玻璃杯,“确实很好。”随意的语气听起来显得他的心思仍在别的地方。
  “这真有些失礼。麦格教授,也许我们应该先送客人到波姆弗雷夫人那里?”邓不利多望着他额头上的伤口说。
  “不要紧不要紧。”陌生人很快地回答,“只是擦破一点皮,它已经愈合了。”
  “那么,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来问一问经过——”邓不利多的目光在几个人的脸上依次转过。斯内普似乎有些不自在地向后缩了缩,彼得一直低着头,其它的人都很平静。
  于是,方才对麦格教授描述过的情形又被重复了一遍,只是仔细得多,因为邓不利多追问了许多细节。
  “这么说,你认识天狼星、詹姆,还有西弗勒斯,对吗?”
  “不能说是认识……不完全是,”那人迟疑着回答,“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确实有种熟悉的感觉,名字也就一下子跳了出来,可是说实在的,我完全不记得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认识了他们。”
  邓不利多没有对他的话发表评论,只是又问:“可是你不认识彼得和莱姆斯,是不是?”
  他说话的时候,分别在提到的两个人脸上注视了片刻,那人的目光便也跟着从彼得转到卢平身上。
  “卢平?……等等,莱姆斯·卢平?”
  “是的。”卢平惊讶地回答,可是他完全不记得曾见过眼前这个人。不,不对,他的心头又怪异地动了一下,并不是完全陌生的,好像,确实在哪里见过他似的,但无论怎么回想,也毫无印象……
  那人也用同样怪异的眼神望着他,“我想我并没有见过这位先生,可是……”
  “啊,”邓不利多无视他的犹豫和苦恼,用轻松的语气打断:“那么,你毫无印象的,只有彼得一个喽?”
  那人很快地又看了彼得一眼,冷淡地点点头:“似乎是的。”
  “而且,你应该是一个魔法师吧?虽然你可能也没有印象了。”
  那人穿的衣服有些破了,不过很明显那是巫师的法袍。而且在邓不利多说到魔法师的时候,他很熟练地抽出了魔杖,盯着它看了一会,然后承认:“大概是的。”
  邓不利多蓝亮的眼睛带着笑意,他慢吞吞地说:“看来,我们也许是遇到了一位迷失的老朋友。”
  “迷失?”
  这个字眼提示了在场的人。
  “是的是的。”和陌生人的苦恼相反,邓不利多的神情简直是充满愉悦,“先生,我想你是一位迷失者,更有可能的,是一位跟我们都很熟悉的人。”
  迷失者,在实施移身术时发生失误的人。虽然绝大多数移身术的失败都意味着身体的分裂——某些部分被留在了原地,不过也有很特殊的情况,在受到特别的干扰的情况下,实施者会失去记忆,正像眼前的人这样。
  “可是为什么我们大家都不认识他?”詹姆问。
  “因为他变形了。”邓不利多回答,“我想应该是这样。要破坏一个熟练的魔法师的移身术,一定是受到了强大的干扰,在这样的情况下,实施者也许会变形,可能性很小,但确实存在——他的头发、眼睛的颜色,他脸部骨骼的形状,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无法立刻认出他来,啊,眼睛有时候是不可靠的。”
  “如果是这样,问题很容易解决。”麦格教授接下去说,“安全执行部会有每次移身术失败的记录,很快就能确认你的身份。”
  “那就太好了!”陌生人由衷地高兴。
  “不过在那之前,可以称呼你为达罗先生吗?”邓不利多建议,“那是你出现的那个阁楼的名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样也许会方便一些——在安全执行部确认你的身份之前,你可能得在霍格沃兹做客几天。”
  “不会打扰吗?”无论陌生人原本是什么身份,至少他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也许近乎拘谨。
  邓不利多微笑地回答:“完全没有关系。”
  麦格教授看了他一眼,但这是校长的权力,她没有说什么。
  “好了。”邓不利多用解决了一个问题的语气说着,“下面我们该回到宴会厅去了,说真的,我饿了。达罗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用餐。达罗先生?”
  达罗愣了片刻,才适应自己的新名字。“啊,好的。”他匆忙地回答。
  “当然,在那之前,你可以先洗个脸,休息一会,我想你是长途跋涉来的。”邓不利多像小孩子一样瞬了瞬眼睛。
  离开会客室,斯内普很快一个人走得没了影,格兰芬多的四个好朋友则默默无语地走在一起,都显得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詹姆拍了拍天狼星的肩。
  天狼星的回答有点儿出乎意料:“我在想,那小女孩分到了哪里?”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穿过宴会厅的大门,他们很快看见了那个黑发金眸的小女孩,她坐在绿银相间的印着大蟒蛇的旗帜下——斯莱特林。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哈利·波特 你好』 『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欢迎进入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