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神雕补记·郭靖之死(7-8)

2004年06月14日16:32:25网易文化 刀尖上行走的猪

  七

  黄蓉笑道:“倘若家里来了客人我都不知道,那岂不是无能到极点?是她打伤二姐的吗?”郭破虏胀红了脸,点点头,呐呐地道:“她……”
  黄蓉满脸笑意,想起他小时候偶尔被郭襄诱骗做了坏事,被自己抓住时,便是这副憨直嗫嚅模样。郭破虏虽然年过三十,在她眼里,却始终是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当下柔声道:“她是你朋友是吗?叫什么名字?”郭破虏红着脸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听得窗外一声娇笑:“我叫什么,那傻子可不知道,黄前辈,不如你直接问我,我告诉你。”
  郭破虏听得笑声,不觉一惊,叫道:“冯姑娘,你……”
  
  来人自然是那打败郭芙的女子。她在郭襄屋中换了衫子,待得无聊,便四处张望。见那《江山烟雨图》笔势险峻,画面奇绝,不免多看了几眼。正好瞧见图中几行题款小字,写道:“襄儿自江南归,言所见繁华事,其外公乃做江山烟雨图。噫吁,如此江山不忍视,画中谁悟此心痴。襄阳黄蓉题。”她看见黄蓉二字,忽然想起:“这是她二姐的屋子。黄蓉自然也在这院子里的。我要不要现在去见她?他会不会生气?”这个他,自然是指郭破虏。她一颗心砰砰乱跳,怔了半晌,终于走出屋子。
  那女子避过几个下人,走到大厅附近,正好听得黄蓉问她的姓名,于是出声答话,耳得郭破虏惊问,黄蓉道:“原来是冯姑娘。你自己说自然更好。黄某受伤不便于行。破虏,你请冯姑娘进来。”
  这女子奇道:“噫,你受伤了吗?”身形一闪,抢入大厅,却见厅中坐着一个黄衫女子,头发已经花白,但形容俏丽,只眼角有些许皱纹,望之如三十许丽人。当下笑道:“你便是黄蓉黄前辈吗?你真漂亮,可一点儿都不象是他妈妈,倒象是他姐姐。”她自小调皮跳跃,又跟师父在山中长大,于礼仪什么的可一丝都不懂,懂也不在意。郭破虏皱眉道:“冯姑娘,你不要乱说话。”
  黄蓉见她明艳无俦,活泼大胆,倒添了三分喜爱。望了郭心下想道:“我这傻小子眼光倒不差。这女子美貌不在当年小龙女之下。”于是笑道:“是吧?多谢姑娘夸奖,你也很漂亮的。”那女孩大喜,望了郭破虏一眼。却见郭破虏兀自出神。黄蓉又道:“你姓冯吗?你爹爹叫什么?”
  那女子偏着头想了想,说:“我叫冯芊芊。跟师父长大的。至于我爹爹,师父只说他姓冯,可没说过他叫什么。”郭破虏心下道:“原来她叫芊芊。”他只知道她姓冯,到现在才知道她的全名。黄蓉听她是个孤儿,心下更添怜爱。她见这女子轻身工夫甚是高明,却认不出是哪一门哪一派。又问道:“那你师父是谁?”
  冯芊芊望了望郭破虏,眼神里却有了几分担心。咬咬牙,突然抽出腰间长剑,剑尖下垂,摆了个甚是怪异的姿势。黄蓉大震,忽然想起一件事,霍地站了起来,大腿一痛,复又坐下。郭破虏大惊,抢到黄蓉跟前。黄蓉缓缓道:“你是晏西风的弟子?他呢,怎么没来?”
  冯芊芊道:“晏西风是我师祖。十年前就已经逝世了。我师父叫宋三多。”
  黄蓉点了点头,说:“晏前辈如果活到现在,该有一百多岁了。收的弟子自然不可能象你这么小。嗯,难怪芙儿会吃了大夸。是你师父叫你来找我的是吗?”
  冯芊芊笑道:“不是,我偷偷跑出来的。师父说我现在的武功连郭襄郭二女侠可能都打不过。自然不会让我找你。”
  
  郭破虏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半点也不明白。他初遇冯芊芊时是在江南。那时他奉父母之命携屠龙刀倚天剑寻找杨过,在扬州遇到郭襄。分手后,这一日来到太湖边上。大湖古时称震泽,又名五湖,东南之水皆归于此,碧波万顷,烟水浩淼。郭破虏自幼长于襄阳,成年后助父守城,即便行走江湖那也是来去匆匆,难得有机会赏景观光。平日里只听母亲和姐姐讲解江湖胜景,羡慕已极,这时只见长天远水,放眼皆碧,四十八岛风流,七十二峰仓翠。只让人心旷神怡,便思仰天长啸。旁边渔家看得有趣,有人笑道:“相公是第一次来吧?不如让小的载相公湖上转转。可比岸上观赏更好。”
  郭破虏看时,却见那船虽不甚大,却也精致。说话的渔翁五十余许,形容枯瘦,却也颇为精神。船后操橹的却是个十八岁的女子。郭破虏抱拳道:“如此大好。有劳老丈。”跃上船头,那船猛地一沉,险些翻倒。那女子咋舌道:“这般蠢重,可比大蛮牛还沉了!”那渔翁喝道:“小青儿休得无礼。”回头对郭破虏道:“相公别见怪,小女不懂得礼数,多有得罪。”郭破虏脸一红,道:“没干系。我身子比别个是重了些。”他身上带了屠龙刀,平白添了一百多斤,自然蠢重。那女子扑哧一笑,却不再说话,手中竹稿一撑,唉乃声中,船平平划过湖水,驰入湖中。

  八

  船行无声,直如在水中滑行一般。郭破虏站在船头,见四野空阔,湖天一色,真是莫知天地之在湖海,湖海之在天地。那老者道:“相公,不如让小女唱支曲子,以助雅兴。”不待郭破虏答话,那女子停下船橹,站起身来,浅浅一福,唱道:“曳杖危楼去,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扫尽浮云风不定,未放扁舟夜渡,宿雁落寒芦深处。怅望关河空吊影,正人间鼻息鸣龟鼓。谁伴我,醉中舞?
  十年一梦扬州路。倚高寒,愁生故国,气吞骄虏。要斩楼兰三尺剑,莫恨琵琶旧语。谩昭渡铜华尘士。唤取谪仙平章看,过茗溪尚许垂纶否?风浩荡,欲飞举。”
  
  她容貌原本平常,因常在湖国捕鱼的关系,皮肤略黑。但这一开口,清音娇柔,低回婉转,直让人心摇神驰,意酣魂醉。郭破虏虽然长于军伍之中,但自小跟随黄蓉和朱子柳读书,只听得几句,便知这是本朝词人张元斡的名作《贺新郎》。张元斡是宋高宗年间人,曾为李纲幕府,从事抗金大业。为人刚直,世所共仰。却因得罪秦桧,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下狱除名。这首词,是他与给当时丞相李纲的。写得慷慨悲凉,沉郁雄厚,境界开阔,但被这小青一唱,却平白添了几分缠绵婉转。
  一曲既罢,湖面上突然传来拍掌之声,有人笑道:“好一个风浩荡,欲飞举。”郭破虏一震,却见旁边驰过一艘花船。那花船船身甚大,比之郭破虏所乘渔船大出十倍不止。船头立着两人,一个锦衣玉袍,似是富家子弟,神情高傲。旁边一人作书生打扮,容貌甚为清秀,郭破虏暗暗喝彩:“这位公子当真好人才!”他在军旅之间长大,何曾见过这等风流人物?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人见他望来,微微一笑,刷地一下打开了手中折扇。
  那大船行驰好快,转眼便远远划入湖心。郭破虏回头望时,却见小青目光痴痴望着那大船。那老汉轻轻咳嗽了两声,小青闻声转过头来,却见两人正望着她,刹时间满脸通红,娇嗔一声,躲进了船舱。那老汉摇了摇头,坐到小青原来的位置,准备操橹。却被郭破虏拦住,说是原也无事,且随波顺流而去,也是快意。当下两人互通姓名,坐在船头闲聊。这老汉姓吴,却是本地渔民,妻子早逝,留下一个女儿,今年已十八岁。平日靠打渔为生,偶尔也载些客人游湖。小青七八岁时,曾无意间救过一个女子的性命,那女子在他家住了几天,教了小青几支曲子。客人游湖时,小青便也偶尔唱唱小曲。
  
  到得午后,郭破虏留下一些碎银,辞别吴老汉上得岸来。寻了家客栈安顿好,方才找了家酒楼,寻着临窗的桌子坐了。叫了几样小菜,自斟自饮。酒至半酣,忽听得有压着嗓子道:“……陆庄主当年救过我父子性命,现下归云庄有难,姓朱的自然不能袖手旁……”听到归云庄三个字,郭破虏一下清醒过来。四十多年前,归云庄被西毒欧阳锋一把火烧为平地。陆冠英用了几年工夫进行重建。不过也因祸得福,东邪黄药师感激这庄子救了黄蓉一回,便亲自设计了图纸。建成后的归云庄虽然比不上桃花岛禁忌禁严,但寻常人却绝对难以踏进一步。
  陆冠英与全真派程迦遥成亲后,生有三子。长子陆元庭七年前战死襄阳。两年后陆冠英也中风逝世,归云庄便由他二儿子陆元树接掌。陆元树精明能干,急公好义,武功又高,这数年来,归云庄已隐然成为江南武林的领袖。郭破虏曾与陆元树在襄阳第三次武林大会上见过一面,两人甚是投缘。这次来江南,郭破虏除了寻找杨过之外,与陆元树见上一面也是目的之一。不过他没来过太湖,归云庄甚为隐蔽,没有人教领谁也进不去。日间游湖时他在柳林留下了丐帮暗号,想来归云庄如有人见了,自会前来带他前去。谁知归云庄的人没见到,却听得有人说归云庄有难。当下凝神细听。
  
  他临窗而坐,说话之人隔着一张桌子,坐在他背后。他们说话声音本来极低,但郭破虏内力深厚,稍一凝神,便听得清清楚楚。那姓朱的话音刚落,旁边一人急道:“朱二,这可是在城里,小心让狗腿子听了去。”那姓朱的嘿了一声,道:“听见了便怎的?左右是打架,在这里干他奶奶的也不错。”郭破虏想道:“这人姓朱,嗯,他是落地生根朱大恨。他父亲是恨地无环朱存中。当初他们两人做无本钱买卖被官府捉住,是陆大叔救的他们。” 那人说道:“嘿,你就是这么鲁莽。毫无顾忌。倘只是砍几个官兵,巴巴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再说,咱们虽然不怕官兵,但归云庄现下仇敌入侵,又何必给二哥去惹许多麻烦?”朱大恨瞠目结舌,重重地嘿了一声,喝了几口酒,便不再说话。郭破虏听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头绪。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