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神雕补记·郭靖之死(9-10)

2004年06月15日11:28:56网易文化 刀尖上行走的猪

  九

  郭破虏心想:“归云庄高手如云,陆伯母,陆二哥,还元贞兄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知什么样的对头如此厉害。”正思量间,却听得一阵响,那二人已起身下楼。郭破虏忙扔下酒钱,跟了下来。前面两人一个高高大大,一个精瘦汉子,脚下却甚是轻快,转眼走出市集,到了郊外。郭破虏眼见地处荒,人烟渐稀,心下蹰踌,正想着如何上前与那二人打听。忽听得风声有异,眼前白光闪处,两件兵刃当胸刺来。郭破虏大惊,凹胸收腹,堪堪避过。那刀剑只略阻了阻,复又攻上。郭破虏左手横挡,正好砍在他手中包裹之上,“喀喀”两声闷响,刀剑齐断。他包裹所藏,却是屠龙宝刀。
  那两人大惊。跃开数尺,全神戒备。郭破虏只觉胸前甚是凉爽,低头一看,却是衣衫被划出两道长长的口子,想到方才凶险,不禁出了一身冷汗。那高大汉子骂道:“操你奶奶的狗腿子,武功倒是不差。”他武功本高,成名又久,这次与人联手突袭,居然未伤得来人分毫,却被人举手之间弄断兵刃,心下大是佩服。那精瘦之人道:“尊敬是谁?为何跟踪我兄弟!”
  郭破虏赶紧还礼,道:“哪位是朱大恨朱大哥?在下襄阳郭破虏。”三十年义守襄阳,郭靖父子之名天下皆闻。两人听说,皆大吃一惊,那高大汉子瞪大眼睛道:“你,你是郭三侠!”看着郭破虏,忽道:“不错,刚刚你闪避的工夫我见陆庄主使过,是桃花岛武功。差点害了郭大侠的公子,该打。”伸手批了自己两记耳光,呐头便拜。郭破虏大惊,慌忙扶住。旁边那人满脸尴尬。他二人行走江湖,做的是没本钱的买卖,自然处处小心在意。下了酒楼发现有陌生人跟踪,以为是被官府走狗给盯上了。当下不动声色,引到这荒野之处,突然发难。郭破虏武功虽高,行走江湖的经验却极少。猛然间差点就着了道。
  
  朱大恨道:“这位是我大哥赵百挠,江湖人称百计不挠。”当下三人重新相见。郭破虏问起归云山庄的事,朱大恨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前几天我遇到一个丐帮朋友,说归云庄陆三爷被人给打伤了。还留下话来,说十天之内,荡平归云山庄,扫净太湖群雄。我和赵大哥都受过陆老爷子大恩,便赶来想助陆二哥一臂之力。”郭破虏拱手道:“二位高义,在下佩服。”赵百挠微微侧身,冷冷的道:“不敢,我们兄弟俩武功低微,赶来也不过是出糗而已。现在郭三侠在此,自然群霄束手,我二人可不敢再献丑了。”
  郭破虏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二人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自己震断了两人兵刃,朱大恨个性粗豪,自不在意,这赵百挠心下必定大为羞恼。当下朝二人深深一揖,道:“在下一时鲁莽,得罪两了位大哥。还请见谅。朱大哥和赵大哥的武功高强,刚才情非得已弄断了两位兵刃,实是凭仗宝刀之利。赵大哥再说这等话,那就可折煞小弟了。”朱大恨手忙脚乱,慌忙回揖。赵百挠脸色大见缓和,道:“你说宝刀?”郭破虏嗯了一声,解开包裹,取出宝刀。朱赵二人见那刀非金非铁,乌沉沉的不知何物所制,深知宝物自晦,虽然貌不惊人。但刀不出鞘却能砍金断刃,自是罕世神器。郭破虏胸怀坦荡,虽知怀璧有罪,却也不放在心上。赵百挠眼见半刻之前自己还对郭破虏兵刃相向,对方却以绝世宝刀相示,绝无介蒂戒备之意,心下大为折服。当下低声道:“郭兄弟胸襟宽广,赵某佩服。但有所命,莫敢不从。”郭破虏道:“不敢。”赵百挠又道:“郭兄弟,江湖中人心慝测。这把宝刀难得,日后还是不要随便给别人看的好。”
  
  三人这番交谈,敌意已去,心情大畅。当下走回城中,重又寻了一处酒楼,酣饮一番。那朱大恨酒量甚豪,赵百挠博闻强记,谈起江湖掌故,武林旧事,多是郭破虏所未听闻,三人甚是相得。赵百挠道:“……四十几年前,一场离奇大火,将归云庄夷为平地。陆乘风陆老庄主一怒之下,全家搬到了大胜关,在那里定居。太湖里的那些兄弟们也因此烟销云散。直到三十年前,大胜关英雄大会之后。这一带的渔民因为受不了恶霸地主和官府的欺压,在一对兄弟的带领下重又啸聚太湖。”他喝了口酒,见二人听得入神,又道:“那对兄弟倒也颇为了得,官兵数次围剿,都被他们杀退。但终因寡不敌众,有一次中了官兵的埋伏,死伤无数。兄弟俩同时被俘而死。太湖的弟兄们不肯就这么散了,刚好有几个原来是陆庄主的属下,大伙一合计,便跑到大胜关。请陆老庄主出山,原也是万一之想。谁料陆寇英陆老庄主一口答应。于是重修了归云庄。陆老庄主过逝之后,太湖的兄弟便一直由陆元树陆二哥带领。这两年好生兴旺。江湖上提起,无不翘起大拇指叫一声好……”
  正说话间,忽听得外面一阵喧哗。接着楼梯间声响,走上来两个青衣僮子。这时是下午时分,酒楼的客人并不多。这两个僮子一齐动手,将空着的桌椅拼到一块,形成一张长长的方桌。然后走下酒楼。半刻,又走上来两名紫衣僮子,手里捧着一卷长长的事物。左边僮子将东西展开,顺着楼梯铺了下去,却原来是红色的地毯。那地毯甚长,一直从楼梯铺到了方桌边。沿着方桌又铺了一圈。紫衣僮子下去之后,又走来两个白衣僮子,这回却是两个小女孩,粉雕玉琢,甚是可爱,手中提着花篮,一边走,一边抛散鲜花。楼下隐隐传来丝竹之声。郭破虏呆得一呆,心想:“这人好大的排场!”那些酒客看得呆了,一时都忘了该走还是该留。

  十

  两个小女孩绕楼一周,又齐齐走了下去。几朵花瓣落在桌前,竟是桃花。郭破虏暗暗纳罕,正待询问,却听得环佩丁东,楼下又走上来两人,都做侍女打扮,十七八岁年纪,一着紫衫,一着青衣,俱手持长剑,身形苗条,容貌秀美,往楼口一站,引得众人暗暗喝彩。左手着淡紫衫子的女孩往前一步,躬身微一行礼,轻言细语地道:“我家公子示下:明教教尊座下桃叶使者借此楼会客,诸位若不相干,请都散了罢。”声音柔媚,甚是好听。
  楼梯口那桌坐着两人,已有三分醉意,见着又是铺地毯,又是撒花,一时目瞪口呆。这时听紫衫女子说话,一人怒道:“什么狗屁公子这么霸道。爷爷不散,他,他把我吃了啊?”另一人斜着眼望向紫衣女子,道:“他当然不敢吃了四爷您,不过这小妞长得比阿花还标致百倍,皮肤又好,被她吃了倒也不赖啊!”他靠近那青衣女子,淫笑声中,伸手朝她玉手摸去。忽听得哎呀一声惨叫,青衣女子已闪在一边,那人面色惨白,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竟是疼得晕了过去,那同伴的酒立时被吓醒。他二人原是这小镇里的地头蛇,平时欺男霸女,这一回却惹了小煞星,一支手生生被折断。
  郭破虏瞧在眼里,心道:“这小女子看上去娇娇滴滴,想不到好辣的手段。”他向朱、赵二人望去,却见二人神色凝重,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隐隐有恐惧之意。
  楼上酒客本就不多,大部分是本地寻常百姓,这时见得如此场景,不待紫衣女子再说话,发一声喊,刹时走得干干净净。那个四爷抱起同伴,连滚带爬走下楼去。那紫衣女子却宛如没见着眼前之事般,柔声道:“公子爷说:中断大家酒兴,很过意不去,所以酒资已经替大家付了。倘若哪位爷还想接着喝,这城里酒楼尽管寻着去,自有人替爷会帐。”
  这时酒楼之上已经没有其他人,这番话自然是对郭破虏三人所说。赵百挠突然嘿嘿一笑,伸手在酒桌上拍了拍,站起身道:“二弟,郭兄弟,咱们走吧。”那紫衣女婢满面含笑,道:“多谢三位爷。”郭破虏心下奇怪,但他生性沉稳,也不多问,背上屠龙刀,随同下楼。三人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得哐当一阵乱响,三人所坐那张桌子四足齐断,翻倒在地。原来赵百挠刚才那一拍,竟运了极厉害的阴柔内力,将桌子四足一齐震断。两女相顾骇然,脸上一齐变色。
  
  三人下得楼来,只见门口站着两排白衣汉,手中拿着各色乐器,垂手拱立,低眉顺首,甚是恭敬。门外四条大汉抬着一顶硕大的轿子。店小二和老板却不见去处。那轿子甚大,但抬轿的四条大汉却纹丝不动,面色如常,丝毫不见窘迫。而适才所见僮仆少女,俱站在轿前。轿帘垂下来,看不到里面的情景,郭破虏心想:“不知这明教桃叶使者什么来头,手下剑婢与轿夫武功大是不弱。轿中之人更是呼吸绵长,内力甚深!”他只觉这群人行迹诡秘,充满邪气,令人莫测高深。走出店门,背后传来楼上二婢的声音:
  “小青、阿紫,恭请公子上楼!”
  丝竹声起,其音悠扬,那公子竟不下轿,由人抬着,一步一步登上了酒楼。夕阳西下,回光照在飘扬的酒旗上,“三醉楼”这几个金字,竟似染上了一层奇异的光茫!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