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那年夏天的星空(4)

2004年06月16日12:41:05网易文化 Lateran

  Part 4

  高原苍茫,群山屏立,环山像一个不幸的墓碑,阴霾着脸立在疲惫不堪的逃亡者面前。在他们身后是起雾的平原,燃烧的冈多林只在渐渐发蓝的天幕底下留给众人一个悲怆的背影。队伍的人数比出发时减少了将近一半。今天凌晨离开了图尔家的隧道后,人们对如何穿越环山产生了分歧:图尔主张走鹰之裂隙——虽然这条路在这之前没多少人走过。但很多人认为那里充满悬崖和裂谷的道路太过遥远和危险,坚持走原先与外界来往的那条秘密通道。
  于是逃亡者们最后分成了两路。图尔这一路在莱格拉斯的带领下向南穿越平原,在天将亮的时候到达了环山脚下。
  “我们得停一下,后面好多人还落在平原上没跟上来。”莱格拉斯说。
  “不,不能停。魔兵随时会追上来,在他们没发现我们的行踪前,我们最好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戈德尔反对到。
  “魔兵在白天不会行动。”
  “你怎么知道不会有意外?”
  “会不会有意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们一味赶快,就会有一半人因为掉队而被高斯莫戈发现、杀掉。”
  “那么就救剩下的那一半!”戈德尔吼到。
  “我们应该让尽可能多的人活着离开!”莱格拉斯跟他对吼。
  “你这个小鬼懂什么!”
  “好了你们别吵了,我们应该停一下。”图尔从后面跑上来,他刚才一直和妻子和儿子走在一起,看着戈德尔即将发作的脸,他急忙又补充,“白天暴露在光凸凸的山崖上太危险,不如隐蔽到天黑了再走,而且,所有的人都需要休息了。”
  戈德尔哼了一声,咕哝了句“这还差不多”就走开去布置警卫了。
  看他走开,图尔小声对莱格拉斯说:“当然也是为了等后面的人。”
  “我们都是在尽力而为。”莱格拉斯回答。
  队伍停了下来,除了负责警卫的,其他人在山石的掩护下就地休息。莱格拉斯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他坐在那里,手里摇着一根长长的虎耳草,每分钟都会朝平原方向张望,看是不是有人赶上来。尽管每个人都很累,但却几乎没什么人敢睡着,因为谁都不想重温一次昨天晚上的恶梦。
  
  夜色降临后,众人再次启程翻越环山。鹰之裂隙的路非常危险,一面是高耸的绝壁,另一面则是陡峭的深渊,深渊下是瓦维尔河奔腾的河水;两者之间只有三人并行的一条小路。逃亡者的队伍在这条小路上拉成了长长的一条。
  在最前面带路的是莱格拉斯和拉塞尔,他们两个多月前曾因为“好玩”而走过这里,现在到了要靠他们救命的时候了。在他们后面是戈德尔的Tree家族以及部分卫队;再后面是妇女和伤员,图尔和他的家人也在其中;格洛芬德尔的人仍然走在队伍的最后方,一路殿后收容掉队者。
  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路比较难走的话,当他们越过雪线以后,环山顶上终年不化的积雪则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危险。朔风夹着刚刀似的雪片袭击着这支单薄的队伍,不时有人失足滑下积雪的深沟,凌厉的寒风和稀薄的空气使体弱和重伤的人一个接一个倒毙在路上。然而,即使是只剩下一个人,他们也不得不继续向前。行进越来越慢,队伍也拉得越来越长。不少人开始抱怨“为什么要走这条路”了。
  “因为要活命!”格洛芬德尔从一开始就知道选这条路是正确的,即使在几十年后听说前往秘密通道的另一路人几乎全被守在那里等候的莫高斯手下杀死之前,他也知道选这条路是正确的。
  背后隐隐传来了不祥的声音,似乎有一朵暗红的云跟在他们后面,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辛辣的味道。
  “准备迎击!让一个敌人冲过去就是我们家族的耻辱!”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过,弓箭阵蓄势待发。
  格洛芬德尔跃上路边的石头“放!”长剑一挥,间发不容的箭雨立即将才冲上来的半兽人全顶了回去。然而下一个出现在精灵们视线里的东西一瞬间抽空了所有人的意识炎魔来了。
  就在精灵们千分之几秒的惊愕中,炎魔挥舞起至今已令无数精灵丧命的火鞭咆哮着冲了上来,半兽人们也精神大振似的发起了猛攻。
  “我们背后是冈多林的种子!”格洛芬德尔高声喊到,第一个冲了上去,直扑炎魔。
  “你们休想过去!”所有的斗志全被激励起来了,精灵们拔出刀剑扔掉恐惧紧跟着领主扑向敌人。
  整座山峰都为之动摇起来。
  
  几乎与格洛芬德尔遇敌同时,先头部队也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又一次与半兽人短兵相接。
  一声尖啸,早有埋伏的敌人从前方的黑暗里一跃而出,转眼间双方的距离就已经近到了不能使用弓箭的地步,精灵们手中拿着刀剑而不是长弓冲进了敌军中,双方在黑灯瞎火的狭窄山路上厮杀起来,精灵的夜视能力使他们迅速占据了优势,半兽人被一批批砍倒,或者直接被扔下悬崖。
  正在这时,左侧的峭壁上突然传来一阵半兽人特有的嚣叫,紧接着大量脑袋大的石头劈头盖脑地砸了下来,将没有任何掩护的精灵连同自己人一起击伤、砸落悬崖。“贴紧悬崖!”图尔一边带人冲上去帮忙,一边大声招呼同伴。没有战斗的人可以贴着悬崖躲避巨石,可正忙于与敌人战斗的精灵根本无法顾及来自上面的危险。一时间场面大乱,落崖的人不计其数,战局顿时向追击者那一边倾倒过去。
  “必须干掉上面那些家伙!”戈德尔隔开十多个半兽人的脑袋对图尔喊,没留神有两个半兽人包夹上来,他堪堪闪过其中一个的攻击,却再也躲不过另一个的长刀。白光闪过,只觉得胸口一阵麻木就重重地摔倒在地,要不是旁边的卫兵赶上来给了偷袭者一刀,那以大嗓门著称的戈德尔就只好上曼多斯去找麦格林继续吵架了。
  “让我来去!”图尔高声回答。
  “不!我们上去!”远处莱格拉斯断然下令,“拉塞尔留下,其他人跟我来!”
  近卫队以不惜伤亡的进攻方式对半兽人发起了冲锋,结果收效惊人,他们在一瞬间突破了敌人纵深百米的刀河剑海,杀到它们背面。
  “掩护他们!”图尔的人不顾滚滚而下的石头冲向半兽人的阵营,混乱中图尔看到披着绿斗蓬的莱格拉斯不要命地把刀衔在嘴里开始攀岩。十多分钟以后,悬崖上传来了刀剑相向的声音,半兽人的尸体开始和巨石一起掉下来。
  战局再一次被扭转过来。两天来无休止的战斗、丧家之恨亡国之痛,所有新仇旧恨在这时找到了发泄点,精灵们对纠缠个没完的半兽人发起了暴风骤雨式的进攻。
  
  炎魔并不是一个会对顽强的对手表示敬意的种族,但它们真的非常耐打。超过二十打的半兽人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可眼前这个炎魔却依旧没有要死的意思。
  格洛芬德尔贴着山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金色的铠甲因为染上了血而在月光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靠了它,自己才能抵挡住炎魔的攻击到现在。他击中炎魔的次数应该要比对方打中他的次数多得多,可是现在伤痕累累的是他,而那家伙依然凶巴巴地扬着手中的火鞭,试图伺机袭击前面的妇女和孩子。
  突然,那燃烧着的东西跳起来妄图从他的头顶上越过。呸,休想。格洛芬德尔立刻纵身跳到了它的上方向下砍去,炎魔闪过了这次攻击,在峭壁上蹬了一下后又借力向前面的逃亡者冲去。
  跑在队伍最后的是吉尔法斯特和几个硕果仅存的战士。听到火焰烧灼空气的声音他们立即反身扑向炎魔试图挡住它的攻击,几个精灵立即就被火鞭扫中、滚落悬崖。
  就只是这么缓了一缓,给了格洛芬德尔进攻的时机——在炎魔再次扬鞭的一瞬间格洛芬德尔冲上来将它的手臂齐肘砍下。
  剧痛的炎魔惊天动地地吼了一声,转身扑向凶手。就在格洛芬德尔被扑倒在地的刹那,他摸到了自己的最后一样武器。他拔出靴筒中的匕首,用尽所有的力气把它刺进了炎魔的腹部……
  一切都结束了。炎魔惨叫着向后倒去,格洛芬德尔瘫在地上喘得肺都快裂开了,他看见吉尔法斯特和其他卫兵正向他奔来,大家安全了,所有人都安全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条火鞭嗖地从崖下袭来,拽住了格洛芬德尔的一缕金发……
  “王——”一切都结束了。
  
  
  银发和银刀都会反射月光,但现在它们都更多地反射着血光。莱格拉斯的银刀为不下二十个半兽人挥开了通向地狱之门。虽然敌人的数目比他们多了十倍不止,虽然在魔兵大量倒下去的同时,同伴也在不断牺牲。但他们是抱着全军覆没也没关系——反正他们又不是第一支全军覆没的队伍了——多拖一分钟胜算就大一分的决心而来的,靠着相互救援和拼死支撑,终于砍倒了最后一个敢于顽抗的敌人,剩下的吱吱叫着一轰而散。
  “还有多少人能战斗?”莱格拉斯问。
  “没事队长,我们这就下去收拾那些混蛋……”话音未落,远方传来一声另人毛骨耸然的嚎叫,接着又是一声,随即,还在峭壁下方的小道上继续着战斗的半兽人们突然集体发出了惊恐的尖叫,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似的,一下子逃得干干净净。
  “什么东西?”
  “一定是格洛芬德尔大人也在和追兵交战。”
  “队长?队长!”莱格拉斯脸色惨白地靠在山壁上,痛极了似的弯着腰。“我没事……只是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我们下去吧……最好马上出发……”
  
  队伍停在山路上,受伤比较轻的人跑前跑后地料理战场,救治那些重伤者。图尔拖着刀,踢开堵在路上的魔兵来到戈德尔身边。Tree的领主躺在地上,旁边的侍卫正在替他做简单的包扎,他胸口的伤看上去很严重,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也不是还能若无其事地战斗下去的样子。
  “辛苦了。”图尔皱着眉头说。
  “你觉得辛苦吗?我怎么没觉得?”戈德尔的声音有点沙哑,但还是很有精神。“那个银毛小混蛋呢?”
  图尔不禁失笑,戈德尔口中的银毛小混蛋永远特指莱格拉斯,“他们还没下来,我已经让人去接应了。”
  “你以为我在但心他?别开玩笑了。我是要骂他,要是每场战斗都这么不要命的话,撑不到走出环山近卫队就会拼光了,到那时怎么办?”
  “我正要找图尔商量着个问题。”莱格拉斯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图尔抬起头,看到“银毛小混蛋”正扶着岩壁慢慢朝他们走来,他身边走着近卫队的人,图尔已经不忍心去清点他们的人数了。
  “队长!”留在下面的拉塞尔一下扑上去,原本他想把莱格拉斯抱个满怀,可没想到只听见“啊呀”一声,两个人就一起摔倒在地。
  图尔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听见拉塞尔的惊叫:“队长,你受伤了!”他跑上前去,看到虽然莱格拉斯半靠着岩壁站了起来,但绑腿上已经已经被浸得一片殷红了,尽管当事人一脸轻松,但看上去好象连走路也很困难了。“你不要紧吧?”图尔不甘心地问。
  “我倒不是十分要紧,但是如果再遇上埋伏,近卫队的人数已经不足以对付了,而且我看到Tree家族的人也所剩不多了。”
  “你是想说叫我带人作先头?”
  “很失礼,但我就是这个意思。”
  “没问题,我这就把人全部拉上来。”
  “请赶快,魔兵随时会再出现,我们最好马上出发。”
  “好。”图尔说着就跑开去叫自己的传令兵去集合人。莱格拉斯一瘸一瘸地走到还躺在地下的戈德尔身边——接下来的路他大概要靠人抬或者背才能走完了——问:“王,我刚才听您说要骂我来着?”
  “不错,等下了环山我要狠狠的骂你。”
  “为什么要等下了环山呢?”
  “没有幽默感的小鬼。”戈德尔咕哝,随即问:“你刚才说要立即出发?”
  “是。”
  “不能停一停吗?受伤的人可不少啊,你自己也受伤了。”
  “恐怕不行,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在魔兵没回来前,我们最好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哼,感觉说话的立场和今天早晨调了个个儿。”
  “我们都是在尽力而为。”莱格拉斯回答。
  “知道知道,‘让尽可能多的人活着离开’对吧,没见过这么喜欢说教的小鬼。”
  
  只在战场上停了几分钟,逃亡者们的队伍在拉塞尔的带领下又上路了。
  拉塞尔,从现在开始你是队长,你带着大家继续向前走。
  你说什么队长,我听不懂。
  你应该认得路吧,两个月前我们刚刚走过,不过如果你忘了我可以在跟你说一遍。
  队长队长我们可以架着你走啊,我们可以背着你走啊,戈德尔不是也让人架着他走吗。
  别紧张啊拉塞尔,我又不是不走了,我只是想休息一下。前面的战斗力我很放心,我想等到断后的格洛芬德尔他们跟上来和他们一起走。
  队长!
  行了,不要让那么多人等。
  后来拉塞尔一直说自己是鬼迷心窍了才会被莱格拉斯一脸轻松的神情给骗住,他对格洛芬德尔说要是他当时硬把他拖走的话也许后来就不会那样了,但是格洛芬德尔说也许情况是会有些不一样,但结局是不会改变的。
  队伍的行进速度比刚才快了,因为人数只剩下原来三分之二。莱格拉斯靠在崖上目送同族们一个一个从他身边走过,在红色的雪地上留下悲凄的脚印,和平的生活和美丽的城市仿佛已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了。
  差不多整整两个小时,他就靠在那里,不动、不想。他原本是想祈祷的,可又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祈祷、祈祷些什么,他就这么发着呆,直到殿后的卫队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一个、两个、三个……莱格拉斯低下头默默地数着从自己眼皮底下走过去的脚,祈望会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喊:“莱格拉斯,你怎么在这儿?”经过的人当然看到他了,但他们只是把头埋得更低把脚步加得更快……三十五、三十六,最后一个了!还没有吗?莱格拉斯实在忍不住了,他猛地抬起头,正对上吉尔法斯特的眼睛。
  “你怎么在这儿!”
  “格洛芬德尔呢?”两个人同时叫起来,又同时闭嘴沉默。
  莱格拉斯急切地扫了一眼吉尔法斯特身后,但那里只有灰色的山峦和空旷的天空。“格洛芬德尔呢?”他又问了一遍,吉尔法斯特咬着嘴唇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
  “……你不用说了,我已知道……”莱格拉斯试图站起来,结果一头栽倒在雪地里,但他立刻爬起来转身向队伍前进的方向走去,他不觉得腿还在疼,他的心比这更疼。
  吉尔法斯特地跟上去,掺住莱格拉斯的胳膊,害怕他一个不留神就翻下悬崖去。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默默地走了一段,直到身后又一次传来半兽人叽叽咋咋的叫声。
  “又来了!”莱格拉斯仿佛一下从睡梦中惊醒一样立即恢复了战士的警觉,“一定是刚才逃走的那些又回来了!”
  “来吧,我们还剩下的箭足够为它们找到好出路!”他们的箭都是每次战斗后从敌人身上拔回来的,就是这样也没剩下多少了,但吉尔法斯特还是摘下弓来,其他人也纷纷搭箭。
  “把你的箭分我二十支。”莱格拉斯说,“它们数量不多,我们先尽可能射倒一批……”
  “剩下的就交给刀和运气吧。”吉尔法斯特把箭装进莱格拉斯的箭筒。
  “没错,我们的运气已经坏到底了,在也不会有更坏的了。”一个卫兵说,“让他们尽管来吧。”
  一群半兽人探头探脑地从拐角处钻出来,看见数十个挡在队伍前的精灵大叫了一声就往前冲。站在最前面的莱格拉斯在自己的同伴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三箭齐发,一声弓响直取左中右三个半兽人。其他精灵的箭也跟着直扑下去,前面的半兽人顿时哗哗倒地,压得后面的不得不后退,跑得慢的就被倒下来的尸体撞下悬崖。
  绝对优势维持了数十秒,五成以上的敌人已经解决,但接下来就看“刀和运气”了。半兽人嚷嚷着挥刀杀了上来,精灵们来不及换手就被卷进敌群各自为战了。
  莱格拉斯背靠岩壁几乎没有办法移动,全靠灵活机敏的上身动作躲过半兽人的刀枪,再抓住破绽反击。他的弓在打倒了两个半兽人以后,鞠躬尽瘁地断成了两截,他用手中剩下的半截猛击了第三个的腹部以后终于腾出手来拔出了刀。月光和血顿时包围了他。
  吉尔法斯特是满怀着复仇的怒火来进行战斗的,剑光所到之处绝对不会剩下活的敌人,而且他专往敌人多的地方冲杀,好像要连阵亡的领主的那一份一并算在他帐上。等到他发觉自己被九个半兽人围在中间的时候,他已经离同伴太远了。即使陷入孤军奋的战境地,他依旧毫不胆怯地把剑插进每一个胆敢靠近他的敌人的身体,但毕竟是寡不敌众,很快他身上就添了数道伤口,开始左支右拙抵挡不住了。一个企图侧面袭击他的半兽人被他刺了个穿,但他握剑的手臂也因此结结实实吃了对方一刀,剧痛之中剑脱手,而另一个敌人已经从正前方袭到。“完了。”
  正当他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左侧突然飞来一把骨柄长刀,扑地一声刺穿了那家伙的脖子。吉尔法斯特来不及多想,先是一个鱼跃将剑抢回手中,又顺便挥倒了正好在他面前的一个魔兵,这才想到那把刀不是莱格拉斯的吗?
  尽管莱格拉斯抛掉手中的长刀以后迅速拔出匕首,但它架不住半兽人势大力沉的剑,一触之下即刻被震飞。现在他已经手无寸铁了,而敌人的大剑又一次砍了下来,明白自己已无生还希望的莱格拉斯顺着剑势一矮身,用肘部狠狠地撞向了面前的魔兵……然后他感到了凌空飞起来的恶心,他的确有伸出手试图抓住些什么一棵长在峭壁上的草、一块突出的岩石、一双追来的手、空气……但就像拉塞尔说的那样,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只是徒劳地在灰色的岩壁上留下一串血迹。
  月光一闪就消失在深渊中了,当吉尔法斯特抬起头来惶然四顾的时候,战场上已经失去了银发精灵的影子。
  莱格拉斯坠崖的时间和他的金发好友只相差两小时十五分。



欢迎进入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