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那年夏天的星空(6)

2004年06月16日12:52:07网易文化 Lateran

  Part 6

  当冈多林变成一片废墟,曾经的光荣只剩下回忆;当国王之塔倒塌为山丘,金银双树成为遥远的传说;当精灵们沿着环山的眼泪之路远徙,他们的种族损失了七成以上的成员;摩尔寇还是无法宣告自己的胜利。
  541年,梵拉原谅了受到重创的智慧精灵,他们带着金色精灵大军来到中洲向摩尔寇开战,中洲从南到北都浸在一片刀光剑影里,在长达43年的愤怒之战中这块大陆的字典里没有"和平"两个字,有的只是和"战争""残杀""流血"相关的字眼和记忆。
  动荡的年代里,每个人都只是一颗小小的灰尘。
  半兽人有一个鼓鼓的、打满褶子的脑袋,中间有两个绿色的眼睛,像毒蛇吐的信子一样闪闪发光。他们的手像章鱼触角一样冰凉,蠕动起来就跟蕈麻一样蛰人。它们在吸他的血,他觉得他的血正在大量地流进半兽人肮脏的嘴里,他真希望自己身体里流的是水银……莱格拉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伏在冰冷的地上,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像被毒针扎过一样疼痛难忍,他想动一动,立即就觉得那身体不是他的,而是别的不相干的什么人的,他发着烧,呼吸困难,连睁开眼睛也办不到。于是他很认命地这么躺着,这些日子以来,半兽人把他们--在这里有不少像他一样没有那个运气死去的精灵--拖出去折腾个半死又扔回来的次数明显少了,他们显得很忙很慌乱,有时从早到晚都听得见它们的嚣叫,有时则好长时间山洞里都静的跟墓地一样。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总之让它们忙的别再变着法来折腾他们就可以。现在是什么年份,他不知道,因为那对他来说毫无意义,总之离最后一次看到太阳升起来已经有年头了。他羡慕那些在头两年就被折磨死的同伴,尽管他曾为他们流过很多伤心的眼泪,以至于他现在已经没有眼泪可以留给自己了--铁笼子、猛兽的獠牙利爪、带刺的鞭子、各种供取乐的行刑仪式、伤口一点一点潰烂的感觉,还有……他不想想了,只要那些东西别来,他可以 在地板上躺他十天、一个月、一年、两年,有没有稻草都没关系,然后他还可以躺到坟墓里去。
  可是铁门又哐的一声被打开了,冲进来很多半兽人,脚步声非常杂乱,但和往常不一样,从里面可以听出惊慌失措的心跳。发生什么事了,莱格拉斯惊讶与自己思维的清晰,他觉得出事了。果然他们全部被拽了出去,没有去那间有铁笼子的房间,也没有到狮子和角犬呆的池子,他们被一直拖出山洞外面,扔在洞口的大坑里,拿着火把的半兽人在周围站成一圈。现在是夜里,久违了的带露水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莱格拉斯努力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不是半兽人的大脑袋,而是青草的影子,他看到周围的半兽人人数很少,多是缺胳膊断腿的,显然是打了大败仗,它们手里都拿着血都没干的武器。于是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他感到非常……

  愉悦?像要把一切统统记住似的,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尽力气掐断了脖子上的一跟细绳,一枚被体温浸得冰凉的树叶形坠子滑了下来,他把它含进嘴里。不知道是几年前,他也是用了这个办法,坠子才侥幸没被搜走,这是个冒险的举动,但这是那个自由自在的冈多林和一个叫格洛芬德尔的精灵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据,生命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他不想连过去也被夺去,那是谁也不能夺走的,除非他自愿忘记,但那是不可能的。做完着件事以后,他就闭上了眼睛,任凭半兽人的刀剑最后一次插进他的身体,他只是静静体会灵魂离开身体,是怎样一种微妙的感觉。
  583年,漫长的战争以精灵的胜利而告终,摩尔寇在中洲的统治结束。
  经历了数次浩劫,大量精灵跟随梵拉渡海去了西方,但也有精灵选择留下来。虽然对他们来说这里是个伤心之地,但是如果他们抛却伤心渡海远去,那么珍宝、金子、永生都换取不了的回忆也就被抛却了,所以他们选择守着伤心,在中州重新建立起了精灵王国。
  格洛芬德尔在曼多斯神殿听着这种种传闻,度日如年。他已经赎清了身前不多的几个错误,现在被赋予了新的身体,在他的恳求下他被直接赋予了成人的身体,因为这样他就不必忘记过去的事情,然后再经历一次想起来的痛苦。现在他可以自由的选择留在曼多斯或是到西方和光明精灵门生活在一起。老实说,刚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确没有想过要回去,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神的身边。但是,不久以后他就发现,曼多斯众多的精灵中并没有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影子。为什么莱格拉斯没有来?也许他得救了,还有一种情况他没有去想。
  在惶惶不安的等待中希望和恐惧始终交替着出现,格洛芬德尔前往瓦里诺,盼望也许西方仙境可以让自己忘了提心吊胆的滋味。可是当他发现自己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坐在海边的山岬上眺望那看不见的中洲时,他放弃了。这行不通,我想回去,我不可能一个人坐在这里等到世界终结的那一天,我想回去,哪怕回去以后也是一个人,我想回去,至少中洲很大,有足够的地方可以让我流浪。
  请让我回去。
  第二纪051年,格洛芬德尔以"保护图尔刚的后人直至他们全部离开中洲"为理由向梵拉们提出回中洲的请求,结果得到了准许。
  第二年,一艘从西方驶来的船靠上了安达因河口附近的海岸。曾经一度从中洲历史上小时的金发精灵王回来了,这一次他将一直呆到他许诺的那一天。
  回到中洲的第一夜格洛芬德尔是躺在海滩上度过的,上百年来那些星星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境和幻想中,现在他终于又可以那么真切地看到她们了,她们像无数美丽的眼睛反光着他的心,他心里充满了难以明状的喜悦,仿佛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一样。
  然后他启程前往箩林,听说那是费那菲的幼女盖拉德丽尔建立的王国,他打算先去那里拜访,希望能找到几个旧识。途中他穿过了箩林东北面的大绿林,那里的统治者是非常不好惹的欧瑞费尔。
  企图偷偷摸摸地穿过他的领地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因为如果你意图不轨,那么在你摸着大绿林的边儿之前,这位王手下强悍的灰精灵和黑精灵就会在你的身上射出两个窟窿来。所以在格洛芬德尔原本打算在林子边缘遇上第一支巡逻队时,就大大方方地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但没想到他连这工夫都省了。
  "王!"
  "格洛芬德尔大人!"
  老远就同时扑上来的是吉尔法斯特和拉塞尔,若单论年龄,现在的格洛芬德尔在他们面前简直就还是个孩子,可他们却只管死死抱着昔日的领主任凭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
  "噢,天呐。"格洛芬德尔还能说什么呢?不过百十年时间,却真的隔了整整一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不同了,但毕竟还有一些在时间中沉淀下来,于是就有了所谓"共同的记忆"。他一边拍着他们一边说"哭什么呢?不是都过去了吗?"然而话音未落两行泪水就先滑了下来。
  他们就这样抱在一起哭了很久,才收拾起心情在山毛榉树下坐了下来。
  吉尔法斯特和拉塞尔急不可耐地问起格洛芬德尔这些年的遭遇,格洛芬德尔大略叙述了一下自己坠崖后遇上半兽人的经过以及在曼多斯的境遇。兴奋的听众并没有发觉他眼中的光一闪一闪的,说明他保留了很多。
  然后格洛芬德尔问起自己身后的状况,于是吉尔法斯特从他们逃出生天一口气说到摩尔寇被打败。当中自然也说到了莱格拉斯落崖的经过,但格洛芬德尔的反应很平静,这使得说话的人局促不安起来:为什么王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难道他们已经在曼多斯见过面了吗?难道莱格拉斯真的死了?
  "……后来我们决定暂时不去瓦里诺……"
  "我们一直留在大绿林,和这里的精灵一起东征西讨……"
  "为了把所有残余的半兽人城堡全部打成一堆碎片而努力……"
  "前不久我们还打了一场大仗,端掉了一个半兽人的老巢……"拉塞尔突然皱了皱眉,吉尔法斯特也停下不说了。
  "怎么了?"格洛芬德尔有备而来,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
  "哦,不,没什么,那一仗打得挺辛苦的,大家都不愿多提……"
  "噢……我有件事想跟你们打听。"
  "什么事啊?"
  "你们知道莱格拉斯的下落吗?"
  "您不知道!?"
  "我不知道。"虽然对这种回答有所预见,但格洛芬德尔还是被两个精灵的惊讶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是死了吗?难道这些年他不在曼多斯吗?他没和那些阵亡的人在一起吗?他没和您在一起吗?"
  "没有"格洛芬德尔沉着脸说,"我也以为他会来,可是他没有。"
  "这怎么可能!我亲眼……"吉尔法斯特几乎冲口而出,但声音立即变得非常轻,"看到他坠崖……"他叹了口气扭过头去,看到拉塞尔不安地咬着自己的手指。
  "你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吗?"格洛芬德尔失望地问,原本就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打听到的,可还是感到这么的……难受。"他就这么消失了?"
  拉塞尔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嗫嚅:"我们……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天晚上格洛芬德尔没睡好,他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心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似的,可脑子里杂乱得像一团野草,仿佛有很多头绪,却怎么理也理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不对劲儿呢?正想得迷迷糊糊,好不容易要睡着的时候,他突然一激泠醒了过来他们的说法不对!精灵并不害怕死亡,他们对死后的命运有着相当的了解;他们也不忌讳谈论死亡,有时候甚至会开玩笑说"我要去怎么怎么样了,我们在曼多斯再见"。可是刚才的反应着实奇怪。什么叫"您不知道",好像他们就知道似的。想到这儿他跳起来直冲吉尔法斯特的住所。
  一盏小灯在精致的桃心木桌上闪烁着,吉尔法斯特和拉塞尔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看对方。
  沉重的呼吸落在昏黄的火苗上啪地一声被弹了起来。
  "看来他们真的是错过了……"拉塞尔垂着头说,“可怜的格洛芬德尔大人,他这么千里迢迢地回来,结果却正好和队长擦肩而过。”
  "这还不是最糟的,你想想我们如果全部告诉他他受得了吗?"
  "也许一时受不了,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啊。"
  "……我觉得有所保留会比较好……"
  正在这时,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了,格洛芬德尔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精灵王没想到吉尔法斯特竟也没睡,想好了满肚子责问的话一时竟不知应从哪句说起。紧接着拉塞尔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看到格洛芬德尔的时候他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三个人六只眼睛看来看去,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然后对付格洛芬德尔经验最丰富的吉尔法斯特清清嗓子决定抢先开口:"王……我们讨论了半夜……我们觉得,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
  沉默。
  "其实我们也不确定,只是我们觉得您的样子有点怪,您说您没在曼多斯遇上莱格拉斯,可是又确信他会去,这不太合逻辑。拉塞尔说他不相信您会这么肯定莱格拉斯一定会死,除非有什么让您这么相信。"
  又是好长一阵沉默,格洛芬德尔叹息着把脸埋进手里,"我是隐瞒了一些事,因为我希望你们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不必顾忌我的感受…………遇到半兽人的不只我一个,当时莱格拉斯和我在一起,我看到它们从我面前把他拖走,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
  如果空气可以冰冻的话,现在已然冻成一个大冰坨了,而他面前的这两个精灵无疑是被冻成冰人了,直到拉塞尔一下子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原本他们有一千个理由对自己说那只是一个巧合,但格洛芬德尔的这一句话把所有的不确定变成了确定,他们苦心想维持的假象被打破了。
  "怎么了!"格洛芬德尔一下跳起来,他感觉心脏跳得很难受,非常难受。
  吉尔法斯特开始神经质地揉自己的脸。
  "说话呀!"
  吉尔法斯特强迫自己从失神状态中恢复过来:"我不知道……刚才我们不知道怎么说……我们真的不确定……我们只是找到这个……"说着把手从衣兜里拿了出来。躺在他掌心里的是一枚树叶形状的吊坠。
  格洛芬德尔曾经从人类那里买过一颗绿松石,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类东西,他会买是因为很中意这块石头的颜色。后来有一天他请工匠把它磨成树叶的形状送给了人,因为有个以绿叶为名的家伙看到这颗石头喜欢得不行。它应该一直吊在那家伙的脖子上,而不是在这儿,被吉尔法斯特拿在手里。
  "从哪里来的!"
  "从一个……"吉尔法斯特咬咬牙决定把谎撒到底,"从一个半兽人那里。"
  
  我是亲眼看到他落下悬崖绝壁的,但是我们都不肯死心,因为后来在搜寻尸体时我们并没有找到他。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那场战斗中尸骨无存的人多得不计其数,没找到尸体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我们就是不肯死心。所以我们留下来,别说他还活着,就是他已经死了,就是他只剩下一根骨头,我们也要把他带回来——说到这里为止吉尔法斯特每一句都是真的,格洛芬德尔就是剖开他的身体、敲碎他的骨头也找不到第二种说法。
  我们不久以前侦察到了一个半兽人的城堡,非常大,比这几年我们遇到过的都大。有一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们发动了进攻……
  喊杀声几乎把大雨的咆哮都给掩盖了,在城堡周围卫驻的半兽人几乎没怎么抵抗就被击溃了,精灵们迅速冲进了城堡,战斗在狭长的走廊上进行,数百把刀在空中呼呼作响,很快精灵们就占了压倒性的优势。
  吉尔法斯特撂倒了方圆五米之内最后一个敌人以后招呼在自己身旁的拍档,"这些东西只会以多欺少、落井下石,真打起来一点用都没有。"说着,意尤未进的踹了脚边的死尸一下。
  "算了,它死都死了,你说了它也听不见……这是什么?"拉塞尔蹲下身,原本俯卧的尸体一踢之下翻了过来,火光下可以看到它腰带上缠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半兽人身上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别碰它,脏死了……" 拉塞尔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提起来,使劲擦了擦,不起眼的小东西立即发出了绚目的光泽,"这是!"
  哐的一声,门被撞开了,黑暗的地牢中射进了亮黄的灯光,士兵们冲了进去:"我们是大绿林欧瑞费尔王的麾下,以爱尔贝蕾茜之名,你们得救了!"
  还活着的精灵被一个一个扶了出来,有一些是被抬出来的,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自己走了,天晓得他们受了怎么样的罪啊。还清醒的人一边哭一边和大绿林的战士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抱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和兄弟一样。
  吉尔法斯特和拉塞尔在人群中撞来撞去,发疯似的寻找树叶吊坠的主人。但是一圈跑下来,他们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月光一样的精灵。
  "怎么回事?会不会还有别的地牢?"
  "不可能,我刚才问过了,他们已经将整个城堡翻了个遍了!"
  "会不会是被弄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
  "问问被关在这里的精灵看?" 正在这时,拉塞尔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奥莱加!"(他在第三章里出来过一下下,有人还记得吗)
  他半躺在地上,听到有人喊他便吃力地转过头来。"拉塞尔!"他的脸青得发黑,颧骨全突出来了,看到旧日的朋友,原本干枯的眼睛顿时焕发出了光彩,"真的是拉塞尔!"
   "噢,天!"
  拉塞尔扑上去给了生离死别之后的好友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他们抱着对方的头天啊天啊地叫个不停,半晌拉塞尔才想起初衷,他拽着奥莱加的手把它们从自己脸上拿开:"队长呢?队长在哪儿?"
  "……什么?队长也在这里吗?"
  "你没有见过他?"
  "他,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两个精灵对望了一眼,叹了口气:“这么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看你们知道的好象还多些似的,我一直以为队长已经死了。”
  "你是什么时候被抓的?"吉尔法斯特换过话题。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久,因为这里总是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日夜。但应该不会超过六个月。"
  "天呐,才六个月你就,你就这样了?"
  "自从大家分手以后我就去了林顿,一直到上次我们巡逻时才遇到埋伏被逮住,大多数人都死了,只有我们三四个运气不好,在昏迷中被抓来。"
  他艰难地拉起被血粘在皮肤上的衣袖,手臂上布满了伤痕,有些已经愈合,只剩下深褐色的疤痕;有些却一直在发炎溃烂,一碰之下立即有流起血来。看着面前两人一脸痛苦的表情,奥莱加无奈地笑笑:"它们高兴的时候就切切割割,不高兴的时候还有更多的把戏我真庆幸自己只是一些皮肉伤,没有碰上更可怕的事。"
  他将嘴向旁边呶了一下,拉塞尔和吉尔法斯特顺着他的目光瞥了躺在不远处的两个同胞一眼,立即闭起了眼睛,许久才恢复了呼吸:"我杀光这群混蛋!"
  奥莱加深深叹了口气,"老实说刚开始我真羡慕那些死了的人。不过……你们怎么会以为队长他在这儿?"
  拉塞尔张开手指,坠子无声无息地从指缝间滑落下来,垂到奥莱加面前。周围嘈杂的声音一时间都消失了,三个人都有一种雨水浸过头顶的感觉。
  天光已经微明,城堡四周清理和搜索工作还在进行,精灵们绝对不会放走一个敌人,也绝对不会漏掉一个被擒的族人。拉塞尔把阴森的城堡放在身后,迎着晨风立在林子边上,他一心一意地希望清晨的凉风把心里太多的感觉全部吹个干净,可到头来只是越吹越冷而已。吉尔法斯特从后面走上来停在他身边,他刚刚和别人一起审完被活捉的半兽人,现在他觉得很累,直想一头栽下去就睡,但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自己一睡就不晓得会做什么样的恶梦。
  他沉默了许久,仿佛是在选择尽量委婉的词句。"这里的半兽人以前是高斯默戈的手下,沦陷之战中他们充当了预备队,伤亡并不很大,所以至今还保有这样的战力。"
  "他们并没有参加攻城?真可惜,难得遇到这么大的半兽人城堡,我还以为可以替死在城上的朋友们报仇了。"
  "他们负责在环山阻击逃亡者。"
  拉塞儿的脸抽了两下:"……那我们是替莱格拉斯队长还有格洛芬德尔大人报了仇了。"
  "这些魔兵是愤怒之战以后漏网的,潜逃到这里继续做着杀人越货的勾当。"
  "那现在被关在这里的精灵都不是冈多林沦陷和愤怒之战时被抓的了。"
  "不是,这些都是在后来的历次战斗中被俘的。冈多林沦陷时被抓的,在853年摩尔寇战败时……"吉尔法斯特拼命让自己的目光保持向前方,"……全部被杀了。"
  大绿林的夜和曼多斯一样安静,不同的是这里的天空可以看见星星。
  格洛芬德尔背靠松箩仰望着天空,幽蓝幽蓝的夜空被婆挲的树影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打碎的水晶撒得满天都是,好像一双双眼睛望着大地。有风从树叶间吹来,带来凉凉的雾气,格洛芬德尔看到冈多林高耸的城楼前面深蓝的天空和墨绿的树林。
  "瞧,格洛芬德尔,星星多漂亮。" 是啊,莱格拉斯,星星真漂亮。
  "我听说星星是天空的眼睛,当你看着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回望着你。" 是啊,他们在看着我,他们在可怜我。
  "要是让我对着她们看一夜的话,即使是火山爆发河水倒流森林着火西海海啸,到第二天早晨我也只会很轻松地说一句——呵,那可真像个恶梦啊。" 莱格拉斯,我作了个好长的梦。我梦见冈多林沦陷了,我们沿着环山一直走,一直走,然后我掉了下去,然后我还看见你……
  有东西落下来,打在手背上。所有的星星都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在大绿林的松箩树下,格洛芬德尔流尽了所有的眼泪。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